第五百零五节:大盗仙蛊 - 蛊真人

第五百零五节:大盗仙蛊

?房睇长虽然生气得很,不过豆神宫近在眼前,房家世世代代的大计不容失败,而方源收服太古魂兽的手段,正是打破僵局的最好方法。 房睇长便笑道:“算不尽仙友想要什么酬谢?只要你说出来,房家力所能及,必定会全力资助” 方源问他有什么重谢,房睇长却是反问。 方源哈哈一笑:“房大人果然快人快语,我并不贪心,一只七转仙蛊那是可以有的。” 方源说到这里,语调迟缓,目光闪烁,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。 “七转仙蛊!”房睇长心头一震,越加生气,不过脸上却浮现笑意和诚挚,道:“依凭仙友镇压全部太古魂兽的功绩,房家酬谢一只七转仙蛊那也是应当的。若是最终我族收服了豆神宫,仙友还能再获第二只七转仙蛊!” 房睇长不仅一口答应了方源的要求,而且还继续用重利诱惑他。 “惭愧,惭愧。”方源叹息不止,“这第一只七转仙蛊,我却需要先得手,否则真的难以下定决心,付出那么巨大的代价,去冒险镇压收服那剩下的太古魂兽。” “你这人怎么如此性急?如此不信任我房家?!”旁边的房家蛊仙看不下去,怒喝出声。 方源连连拱手:“诸位房家仙友,实在是我继续施展,代价太大,必将底蕴大损。非得有七转仙蛊到手,我才能定下这决意!” “也罢,我这问津坞中便有手段,可以沟通外界,让大本营处送来一只七转仙蛊,不是问题。这是我族的七转库藏,仙友尽管挑选吧。”房睇长话音刚落,从他的袖口中就飞出一只信道蛊虫来。 居然还是七转级别的信道仙蛊! 这种仙蛊难得一见,方源不禁心想:“我的情报都得之不易,信道仙蛊正可以帮助我采集情报,获悉秘密。重生之时,是依靠前世记忆,这当中必定有天意做手脚,埋设陷阱,并不可靠。最近这段时间,是依赖影宗传承中的情报,可惜这些情报都会越加过时。这只信道七转仙蛊,正合我用。” 方源接过信道仙蛊,心神一览。 便见其中只显示了七转仙蛊,稍稍一数,有六只。 “房家好深厚的底蕴!七转仙蛊绝不只有六只,当中的某些定然是被房睇长隐藏起来,不会让我来挑选。” 单单眼前的六只仙蛊,也让方源有些眼花缭乱。 这里的每一只仙蛊,他都很感兴趣,因为他继承了影宗真传,任何仙蛊到了他的手中,都能得到很好的利用。 但是很快,当方源见到其中一只仙蛊之后,他心头都为之轻轻一颤,立即就下定决心,就挑选此蛊! “七转大盗蛊?”房睇长得知方源的选择之后,感到非常意外。 这可是偷道的仙蛊,而算不尽明明是智道蛊仙才是。 方源却没有解释,也不需要解释。房睇长将这些七转仙蛊展露出来,就说明这些仙蛊房家是可以舍弃的。而当下的情形,是房家着急,方源不急。所以房睇长要想借此克扣,压着不想给,方源就不出手便是了。 “或许……此人是害怕我借此拿捏他,所以先故意抛出一个答案出来?等到我推托的时候,他就干脆舍弃?”房睇长猜测,智道蛊仙的心思就是太灵活。 “仙友真的是想要这只仙蛊吗?”房睇长再三确认道。 方源犹豫了一下,然后才答道:“就是此蛊了。” 房睇长点头:“如此,我便允了仙友这个要求。” 当即,他便催动杀招,从房家的大本营中提取了这只七转仙蛊,传送到了问津坞中。 整个过程相当迅速,方源很快就得到了这只大盗蛊,并且在房睇长的协助下,轻松地将它炼化。 这大盗仙蛊乃是一头宽头独角的甲虫,足有成年人那般高大,浑身甲壳黝黑,散发着金属光泽,给人强硬的感觉。 方源得了这只仙蛊,心中暗暗激动:“这次的收获,真是叫人惊喜!我在偷道上已经有了大宗师的境界,独缺偷道的仙蛊。现在居然瞌睡了送枕头,这只大盗仙蛊来得太及时了。不仅可以将我偷道方面的优势发挥出来,而且就连鬼不觉杀招也能利用了!” 方源有偷道境界,创造偷道仙级杀招,那是相当轻松的事情。 最关键的是鬼不觉! 这仙道杀招乃是由盗天魔尊亲自出手施展,乃是九转层次的杀招,威力非同小可。但是一直以来,对于方源而言,它就像是一个鸡肋。 为什么呢? 它虽然能够让方源免除鬼魄、魂兽等等察觉,但是当方源每次施展仙道杀招的时候,他就会暴露了。 一根爆竹埋在地下,不会有人看出来,但是当爆竹喷射焰火,那就能察觉到了。 并且鬼不觉杀招,一直都是和鬼差衣相互干扰的。甚至,鬼差衣一直被鬼不觉杀招,压制在下面,效用大减。 鬼不觉杀招不需要仙元消耗,就能自行流转,这是偷道无上大宗师的手笔。也之有无上大宗师,才能在某些方面,超脱这个世界的制约和极限。 方源是偷道大宗师,但却不能施展出鬼不觉来,对于鬼不觉,他虽然认知得比之前要深入得多,但仍旧有不少的疑惑。 不过,这些疑惑已经不足以阻止他,利用鬼不觉了! 如何利用鬼不觉,将这个杀招真正为自己所用,七转大盗仙蛊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钥匙。 “只要在辅助一些凡蛊,再耗费一些时间,我就能从鬼不觉杀招中抽取出威能,随意运用!” 方源眼底一抹精芒迅速闪过。 “不过现在,还是先将这些太古魂兽解决掉,房家蛊仙可没有多大的耐心了。”方源还想和房家建立联系,为了青鬼沙漠筹谋,不愿现在就恶了房家。 于是在至尊仙窍当中,他立即就将收服过来的两头太古魂兽杀死! 这两头太古魂兽,本来极难斩杀,但方源操纵它们,不仅不会反抗,而且还会配合,自然就引颈受戮,乖乖去死了。 死了之后,方源便得到两个大如马车的魂核。 八转仙材,太古魂核! 这真的相当罕见了。 若非是这等微妙情形,方源也不会将这两头太古魂兽杀掉。但没办法,采用百八十奴杀招,是需要大量的魂兽作为基础。 方源手中有海量魂兽,还有许多荒级魂兽,上古魂兽,但这些魂兽帮助方源操纵两头太古魂兽,已经是极限。 现在还要方源操纵其他更多的太古魂兽,根本是不可能的。 逼不得已,方源只好先将这两头太古魂兽杀死了! 这也正是方源之前对房睇长所说的“巨大代价”。 这不是欺骗,完全是事实,死了两个八转战力,怎么可能不是巨大代价? 不过,方源做了这些之后,又立即催动手段,运用态度蛊,令自己浑身剧颤,脸色煞白,还从嘴角、鼻腔处流出了两股鲜血。 “看来算不尽所言非虚,要继续动用那手段,会付出很大代价。”一时间,看到此幕的房家蛊仙们,心情都舒缓了一些。 “虽然不忍心,但战情紧急,还请仙友出手。”房睇长催促道。 “我必当竭尽全力!”方源轻喝一声,强振精神的样子,再次向花间风流士中灌输百八十奴杀招。 连续灌了三招后,方源如法炮制,将那头牛神豹尾的太古魂兽夺到手中来。 噗。 方源张口,吐出一口鲜血,身体摇摇欲坠,脸色如纸,褪尽血色,差点一头栽倒下去。 “算不尽仙友,小心!” “还望注重身体,剩下一头太古魂兽,还得靠您呐。” “伤势如何?我可为仙友治疗!” 房家仙友接连出声道。 “不碍事,不碍事。”方源连连摆手。的确不碍事,这些都是他的伪装而已。 房家蛊仙听他如此回答,之前的生气、愤怒已然削减大半。 之后,方源再次出手,将那最后一头太古魂兽收服。 说起来,还要感谢花间风流士。若非它能够装载杀招,一齐爆发出来,单凭方源自己,怎可能抢夺得了太古魂兽?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