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七节:陈衣受死 - 蛊真人

第五百零七节:陈衣受死

?“好厉害的杀招,死中有生,生中有死,集毁灭与新生于一体。桃花迷林乃是我房家的底牌,居然被这招侵蚀,若任其发展下去,最终必定会令整个战场杀招破解!”房睇长心中暗暗震惊。 一旦这战场杀招被破解,三大仙蛊屋必然会承受反噬,遭受创伤。 房睇长原本很自信桃花迷林的威能,但是现在却看到了它被破解的可能。 “果然不愧是八转仙蛊屋豆神宫啊!”房睇长兴叹一声,对于夺取豆神宫的心意,变得更加坚定起来! 豆神宫越强,房家诸多蛊仙的斗志就越加旺盛。 “那么就进行第三变化!”房睇长心念一动,立即下令。 房家蛊仙听命行事,将那剩余的花间风流士立即自爆,整个桃花迷林中,花瓣飘零,旋即消散全无,绿叶变得棕黄,枝丫又渐渐变得光秃起来。唯一不同的是,这些枝丫的端头,开始凝结出一颗颗的果实红桃。 万生春雷炸在这些桃林身上,大部分的威能居然被桃林吸收,转化为营养,最终凝聚成一颗颗的红桃。 “哦?这招变化……”陈衣双目一闪,万生春雷攻势立即变缓。 很快,他瞧出端倪。 原来这桃花迷林的第三种变招,就是将万生春雷大部分吸收储藏起来,不叫它爆发出攻伐威能。 虽然不能化解,但是也不会让这些万生春雷立即见效。 这是拖延之法,但对于此时战局,却相当有效。 因为桃林广袤,要达到存储极限,相当困难,尤其是陈衣分心他顾,无法全力出手。 房家施展此招之后,存心拖延,使得万生春雷杀招效果大减。 陈衣能够影响豆神宫,只能施展三大手段,分别是青甲菜园、嫁木、万生春雷。现在这三大手段,都被房家一一化解,陈衣一时间也技穷了。 “不妙!眼下青仇还在顽抗,我要加强影响,获得豆神宫的第四种手段,需要很长时间。房家却绝对要加强攻势,不会留给我这样的机会!” 陈衣心头一紧,颇为捉襟见肘。 他现在要一心多用,一面镇压逼降青仇,一面影响操纵豆神宫,另一面还要对战房家。 他又在豆神宫中,无法自由出手,很多手段都和这座八转仙蛊屋相互妨碍。 因此一身本事,竟都被牵扯! 房家果然抓紧了攻势,这个时候,桃花迷林已经不能产生花间风流士,房睇长保险起见,也没有派遣房家蛊仙真身出战,而是直接将那三座仙蛊屋显现出来,从三个方向杀向豆神宫。 轰轰轰! 三座仙蛊屋漂浮在半空中,对准豆神宫狂轰滥炸。 豆神宫剧烈震荡,凡蛊不断损失,很快就有仙蛊受创! 到了这一步,房睇长也算是图穷匕见,桃花迷林中的三大仙蛊屋都直接出动,攻势磅礴猛烈。 败军老鬼、鹰姬早已被吓得脸色刷白,不敢对抗。 陈衣知晓二人心思,就将两人再次收入豆神宫中来。 这两人也不能以肉身薄躯,挡下三座仙蛊屋的恐怖攻势,此刻牺牲毫无价值,反不如放进大殿中来,等到豆神宫宫门破开,那些房家蛊仙闯进来时,还能依赖他们两个抵挡一番。 时间! 陈衣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。 只要给他足够充裕的时间,他绝对能够掌控豆神宫,逼降青仇,让整个局势翻转。 若是寻常对手,或许就正中陈衣下怀,但是陈衣面对的却是智道大宗师房睇长,他已然看清陈衣的打算,施展全力猛攻。 陈衣心中苦叹一声,虽然支撑了这么久,但房家领袖目光犀利,让他的计划变得相当艰巨。 不过就算沦落到这等境界,这位天莲派的太上大长老也丝毫不见气馁之色,仍旧坚持计划。 皆因他还有一招未用。 仙道杀招——因果神树! 下一刻,陈衣双目圆瞪,浑身上下爆发出冲天的气势。他的头顶、双肩升腾出浓郁的青烟。 青色烟气上升,在陈衣的头顶处,凝聚出一棵高大的因果神树! 此树一处,整个豆神宫都开始颤抖,似乎是在欢迎陈衣的到来。 与此同时,陈衣影响豆神宫的速度迅猛暴涨,对青仇的逼压力度更加磅礴。 青仇心中警兆大生,它抬眼望去,只见那因果神树散发着令它心惊胆战的气息,尤其是那茂盛的树枝树叶当中,结着一颗巨大的恶果。 这恶果上黑烟缭绕,缓缓形成它青仇的形态。 青仇本身成形,也有因果神树的一丝奥妙,因此它一眼望去,心中就有了一股直觉:一旦这恶果上的黑烟停止流转,变成它的完整模样,那么就是它万劫不复,被陈衣彻底降服的时刻! 这怎么能行? 这怎么可以! 嗷吼! 青仇张口怒吼。 它那原本奄奄一息,被镇压得紧紧贴地的头颅,在这一刻高高扬起。 四足缓缓地撑起雄阔沉重的身躯,脖颈上的蛇鳞片片竖起,人头上长发狂舞,它双眼赤红,对着陈衣怒目圆瞪!嘴巴张开,舌头断裂,怒吼的声音好像是咆哮的海啸! “好家伙!这青仇不愧是传奇魂兽,居然之前一直在示弱,酝酿力气,如今见我施展了因果神树,逼不得已,这才猛地爆发!”陈衣大吃一惊。 这青仇居然还有余力,并且还酝酿阴谋,企图翻盘。 陈衣连忙加强镇压。 青仇顿时身躯猛地一颤,四肢一弯,如山的龟壳刚刚升起,又猛地向下沉去。 但旋即,青仇身上也升腾起无数蛊虫气息,它施展出了仙道杀招。 它是由人的残魂组装融汇成形,自然会修行,会施展仙道杀招。 之前对付方源,它失去了大半理智,陷入疯狂和暴躁当中,战术并不恰当。但是现在他面对陈衣,理智占据主导,却是能够做出最适合当下的应对。 青仇顽抗! 陈衣深呼吸一口气,脸上变得青绿交加,紧紧咬牙,上半身都在颤抖,奋力催使因果神树杀招。 他头顶上空的因果神树,又变得庞大三分。 青仇压力丛生,低吼一声,施展出第二记仙道杀招,继续顽抗。 如此交替往复,两人不断加力,仍旧僵持,而各自的余力都渐渐被压榨殆尽。 “想奴役我,做梦!”青仇深呼吸一口气,拼尽所有力气,施展出最后一记手段。 八转魂兽令充当核心,一股玄妙至极的波光,猛地扩散开去。 这杀招名头不知,波光却是直透豆神宫而出,然后又透过桃花迷林,向着整个青鬼沙漠扩散开去。 波光速度极快,几个眨眼,就遍及整个青鬼沙漠。 青鬼沙漠为之一静,随后整片沙漠大地竟开始颤抖起来。 然后,一道又一道的魂道道痕,显化而出,无数道光纹,点亮整个青鬼沙漠。 吼吼吼…… 随后,无数的魂兽受到感召,向着青仇支援过来。 房家蛊仙俱都脸色大变。 “不好,这是什么杀招?整个青鬼沙漠都被影响了!” “青鬼沙漠中藏有多少的魂兽,难以计数!却被这一招影响,都杀奔过来。” “桃花迷林乃是战场杀招,应当隔绝内网,居然遮不住这一招啊。” 一时间,房家士气大降,人心惶惶。 “我知道了!”房睇长不惜耗损寿元进行快速推算,很快他就睁开双眼,“豆神宫中的那头太古魂兽,乃是当初青家残魂融汇成形。它很不简单,拥有人智,乃是传奇太古魂兽!而这青鬼沙漠的来历,就是当初青家蛊仙被幽魂魔尊屠戮,使得魂道道痕刻印下来,形成这片奇异险地。” “若是将青鬼沙漠看做半个战场杀招,那么这头传奇太古魂兽,就是此招主人!它现在施展了手段,将整个青鬼沙漠的魂道道痕都发动起来,从而形成这旷古高觉的恐怖招数。届时,不仅会有难以计数的魂兽来围攻我等,而且桃花迷林也会被这些魂道道痕不断侵蚀,最终分崩离析!” 房睇长不愧是智道大宗师,推算了一下,就得知真相。 他当即下令,全力攻击,不再有丝毫留手,房家也要抢时间! 房家要抢时间猛攻,攻破豆神宫,杀掉青仇,就能解除此招,大获全胜。 陈衣一面要对抗房家,一面要逼压青仇,更要影响豆神宫,他也在抢时间。 而青仇不敢被逼降,极力反抗,最具威胁的一击,正是用魂兽令仙蛊为核心,收效不快。 一时间,三方陷入到微妙的僵持局面! 任何一方都有可能获胜,也都有可能失败。 这场围绕豆神宫的多方争斗,终于到达最关键的决胜时刻,谁才是最大的获利者? 砰! 一声爆响,豆神宫的宫门终究被房家轰碎。 “杀进去!”战机稍纵即逝,房睇长情不自禁地嘶吼起来。 几位房家七转强者鱼贯而入。 一进大殿之中,他们都微微一愣。 陈衣、败军老鬼、鹰姬、青仇都展露无疑,这四者的关系也相当复杂。 尤其是那陈衣,浑身洋溢着八转气息,叫人心惊不已。 陈衣哈哈一笑,用不屑的目光扫视几位房家先锋:“送死的来了。” 房睇长稳居大后方,一眼就看破陈衣的虚张声势,冷笑一声,下令:“杀!此人分心三顾,一身战力都被牵扯。” 房家蛊仙顿时一同扑了上来。 鹰姬、败军老鬼无奈上前抵挡,房家蛊仙人数更多,分出一部分来仍旧扑向陈衣。 当然要先解决掉这位八转存在! “吃我这招!” “纵然八转,也要饮恨!!” “乖乖受死!” 以房化生为首,数位房家蛊仙轰出毕生最强招数。 陈衣站在原地,无法动弹,被这些七转层次的杀招尽数轰中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