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九节:阎罗鬼手 - 蛊真人

第五百零九节:阎罗鬼手

?房睇长愣住了! 方源扮做算不尽,不过是七转蛊仙,怎可能解决如此难局? 但旋即房睇长就反应过来,朗笑一声:“仙友尽管开口,有什么要求可以让你出手相助呢?” 他到底是智道大宗师,不管方源有没有什么办法,他都要试一试。而方源故意这么说,也是为了谈条件。 方源也笑道:“此时情况紧急,我们无法细聊。不过,豆神宫乃是八转仙蛊屋,我若能助房家夺得此屋,什么样的酬劳能够配得上我的这份贡献呢?” 房睇长没有犹豫,而是郑重其事地向方源一礼,无比诚恳地道:“我在此以我名誉担保,房家必定给出足够仙友贡献的酬劳!” “好!那就定下盟约,依照我的贡献,将来给予我酬劳。”方源抚掌道。 双方立即定下了盟约。 “还请打开问津坞,让我亲自出手。”方源又道。 房睇长诧异了一下,他原本以为方源是发现了什么破绽,毕竟方源是智道蛊仙。没想到他居然要亲自出手。 亲自出手也就算了,关键是还要离开仙蛊屋问津坞。 一旦离开这里,外面可不安全。尤其是那豆神宫中,三大八转存在在激战,七转蛊仙层次相差很大,进去了很可能就被战斗的余波带走性命。 房睇长犹豫道:“仙友亲自出手,可不太安全。不若让我出手,转变桃花迷林杀招,召唤出花间风流士,仙友可借用此招,施展才华!” 方源哈哈一笑:“我这一招,非得我亲自出手不可。仙友勿忧,我此次绝不会做出不利于房家之事。” 房睇长倒没有这方面的担忧,毕竟不管是之前的盟约,还是刚刚定下来的盟约,都有着相关的规定。 一旦方源做出了违背房家利益的事情,就算违约,必定会遭受严惩! 不过既然方源都说到这个份上,房睇长也不好继续拦着,当即开放问津坞。 方源一飞冲天,来到了桃花迷林之中。 房睇长一眨不眨,紧紧地注视着方源的动作,他倒要看看方源究竟有什么手段,能够帮助房家夺得仙蛊屋豆神宫! 下一刻,房睇长就猛地双眼瞪圆起来。 原来,方源竟然直接闯入到了豆神宫中去。 “他这是要找死不成?”一时间,房家的诸多蛊仙脑海中,都只有这样的想法。 但方源这一次,却是有备而来! 仙道杀招——阎罗! 他催动出刚刚不久前,在问津坞中构思出来的仙道杀招。 这一招使出来,从他的魂魄表面的那一层“丝绸内衣”中,涌现出一股玄妙的华光。 随着这层华光,波及魂魄外衣,就是那一身鬼官衣中去。 鬼官衣迅速膨胀,蔓延过方源的肉身,瞬间化为一套黄褐色泽,又透着一些惨绿的巨大皇袍。宽大的袖口,腰间是玉带,袍身上下左右都似乎用金线描绘了各种鬼怪的形象,同时头戴冕冠,前后都垂下珠帘。 这招一施展出来,方源的气息就彻底变了,变得幽沉,深不可测。 “这人来做什么?”陈衣双眼眯起,闪烁寒芒。 “那位七转智道蛊仙?!”房功辨认出来,也不明所以。 两人都谨慎,没有随意出手。 房功是得到了房睇长的通知,而陈衣则是按兵不动,想要静观其变。毕竟若是他随意出手,会被房功抓住机会。 方源正式进入豆神宫,三位八转存在一直在交手,他们的战力、精神都被牵扯了大半。 陈衣没有出手,这让方源松了一口气,他速度再增,直接杀向青仇。 “嗯?”见到方源如此目的明确,陈衣、房功的攻势都为之一缓。 “他究竟想要干什么?”房家蛊仙的目光几乎都集中在方源的身上。 “一位智道蛊仙,居然主动接近传奇太古魂兽?!这,这,这……”见到方源如此莽撞,许多房家蛊仙都不知道该怎么说。 青仇怒吼! 它扑向房功。 青仇再怒吼。 它扑向陈衣。 方源直接来到了它的身边,它不闻不问,根本就没有察觉! 这就是阎罗杀招的效果! 这一招很特别,因为它的核心就是仙道杀招鬼不觉。 一直以来,方源的鬼不觉都未能发挥出良效,就是因为和方源的其他手段没有配合。青仇之前能发现方源,主要是方源动用杀招,进行战斗。这算是方源主动暴露。 但现在不一样了。 方源拥有偷道大宗师的境界之后,虽然还不能完全洞悉鬼不觉杀招的全部奥妙,但是却有足够的能力,能够好好地利用这一九转大杀招! 阎罗杀招,就是方源推算的成果之一。 它是将鬼不觉和鬼官衣结合在一起,双方再无分别,相互之间也没有互斥的状况。方源在施展了阎罗之后,不管什么举动,青仇几乎都不能发现得了他。 看到方源贴到青仇的龟壳背上,不管是房家,还是那两位八转蛊仙,都愣了。 “怎么回事?” “居然就这么简简单单的,来到青仇身边了?!” “这青仇可是堂堂太古传奇,又拥有仙窍,能够修行的啊!!” 许多房家蛊仙大跌眼镜。 然后接下来,方源要做的事情,就差点让这些房家蛊仙惊爆了眼球。 仙道杀招——大盗鬼手! 方源直接站在青仇的背上,伸出右手,对着它猛抓下去。 他不过七转形象,居然敢如此虎口拔牙,挑衅一位八转存在。许多房家蛊仙心中,都浮现出这样的两个想法。 一个想法是,这个人是要找死吗? 另一个想法则是,虽然莽撞,但也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气! 青仇怒吼。 它扑向了房功。 房功:“你还来?” 青仇怒吼。 它又杀向陈衣。 陈衣:“你这夯货,你背上有人!” 陈衣感觉很不对劲,方源自从出现开始,一切的行动都太反常了。所以,他开口提醒青仇。 青仇还是有理智的,刚要回头,方源的大盗鬼手杀招已然发出,形成一个蒲扇大的黑幽大手,直接没入到青仇的身体里去。 青仇回了头,看了看后背,方源就在那里,但它看不到! 随即它一声怒吼,带着一种被欺骗的愤怒,再次扑向陈衣。 陈衣也怒,大吼:“你这白痴,快住手!” 房功也跟着动容,暗道:“这算不尽手段厉害!居然明明就在对方的眼中,但这青仇居然死活都察觉不到!这究竟是什么手段?还有他落到青仇背上,绝不简单,他想干什么?” 下一刻,房功心中的疑惑得到了解答。 只见方源面色一变,又将那没入青仇体内的鬼手,猛地提取出来。 那鬼手飞出的时候,五指张开,宛若蒲扇。这次回来速度更快,并且五指握紧,好像抓着什么东西似的! “这得手了!”方源心中大喜,立即开启仙窍门户,把那鬼手收了进去。 青仇巨大如山的身躯,则是陡然一震,整个身躯都出现了裂纹,龟背的边缘更是碎裂无数,当场崩散出去。 它乃是魂兽,自然吐不了什么鲜血,但此番景象,足以表明它遭受重创! 狂怒!暴怒! 青仇嘶声力竭,仰天长啸起来。 愤怒的音浪,激荡豆神宫,一时间竟然将整个豆神宫都震荡得颤抖起来。 “怎么回事?算不尽究竟干了什么?” “这家伙好像拿走了什么东西!” 房功、陈衣都惊疑不定起来。 陈衣眯起双眼,想要出手,对付方源,但房功立即掩护,将他拦下。 轰! 下一刻,青仇整个身躯都撞了过来。 房功、陈衣连忙躲闪。 青仇咆哮:“是谁?你们两个,究竟是谁偷走了我的魂兽令!” “什么?!”一瞬间,听到青仇的咆哮,在场的蛊仙们均都心中狂震! “他居然有这样的手段,把八转仙蛊魂兽令都偷盗出来?!难怪他之前索要大盗仙蛊,这手段!”房睇长双眼瞪得溜圆,满脸都是震撼之色。 “这人不简单,隐藏得好深!青仇拥有仙窍,他居然也能盗取仙蛊,还是八转!”一瞬间,陈衣想到了历史上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,那就是——盗天魔尊。 “难道此人获得了盗天真传不成?”陈衣心中暗道,同时嘴上大喝,“青仇,你这夯货,早就提醒你了,你背上有人。不是我们盗的,是那家伙,他就在宫门口!” 青仇回头一看,方源正飞到了宫门口处,但青仇看不见! 青仇又施展仙道杀招侦查,同样发现不了! 侦查杀招发现了方源,但落到青仇的感知中,仍旧没有。 青仇怒上加怒,这一次专门对准陈衣猛攻,口中连连咆哮:“你个瘪三,我看就是你!!!” “你个蠢货!”陈衣愤怒、委屈,还以颜色。 双方交火,战斗升级。房功看出不妥,之前三方战斗都有节制,但现在青仇痛失八转仙蛊,简直是要疯了,怒火充斥胸膛,哪里还谈得上什么节制? 房功开口相劝,但哪里劝得住?不仅没有劝得住,陈衣不愿意自己单独面对青仇的怒火,直接飞到他的身边。于是,房功也被殃及,三大八转存在再次战斗一团。 但这次却非同以往,三方都开始不做保留,动用杀招手段。 Ps:本书已经停更一百年,今天的更新只是一场意外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