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卖书不卖笑! - 蛊真人

我卖书不卖笑!

?有一年发生饥荒,百姓没有粮食吃,只有挖草根,食观音土,许多百姓因此活活饿死。消息被迅速报到了皇宫中,皇帝高高坐着,听到奏报,大为不解。“善良”的皇帝便苦思冥想,想出了一个解决之道:“百姓肚子饿没米饭吃,为什么不去吃肉粥呢?” 在我们的生活中,永远有那么一部分人,表面上看上去很是善良,很是能理解别人,其实不然。 我最近这段时间,每天都带着媳妇跑去南京陪她看病治疗,虽然是小毛病,但治疗过程比较繁琐。早上坐火车去,下午坐火车回来。有时候火车还没有座位,可能要站着,一个多小时。或者是做汽车赶回家,时间更久。 真的是很累,你们想象一下自己的长途旅行,想想自己坐长途汽车或者火车,再想想将这个过程,扩散到一个月,每天这样做。 写作状态因此不佳。 这个事情我早就打过招呼,但很多人仍旧不理解。或者说他们觉得自己理解了。 几天前,我因为失误,断更了一天。事情的经过我已经解释了,也致歉了,的确是自己失误,其实已经存稿放在起点后台,只是定时更新没有设定好。正巧哪天晚上有急事,我很晚回家,发现有人就开始骂爹骂娘起来。 当时一气之下,就索性没有更新。 同时,我也很有疑惑,是什么原因导致这种现象的发生?我该如何应对这件事情? 第二天我便宣布停更一百年,所有的更新都是意外。 然后我开始一天一更,一天两更,一天三更。 我发现,那些骂爹骂娘的人销声匿迹了,不再闹腾了。甚至书评区里还有些热闹和喧哗。表面上,这是更新的问题吧,但实质上呢? 我宣布停更一百年,却连续更新这么多天,这是不是意外?有时候还多更,这个意外是不是比那天断更更大一些? 为什么这些人不因为这些意外,而闹腾呢?而骂爹骂娘呢? 有人会立即这么回答:“这是因为你这个作者更新了呀。” 是啊,是更新了。但本质上呢? 同样是意外,怎么这些人不能一概而论呢? 这是因为,我做出来的事情,符合他们的利益而已! 所以这部分的人,看起来很善良,很理解人,很支持我,其实不过是支持他们的利益罢了。这些“支持”,并不是真正的理解你作者的苦楚,只是像那个皇帝一样“善良”。 这些天里,也有一部分的读者抱怨,说:蛊真人你这样做太过分,为了少部分人,殃及了所有人看书。我看你很不爽。 我在这里回答:我怎么殃及所有人看书了?我说过停更一百年,我哪天停更了? 这部分人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在抱怨,并不是真正地去试图理解我。 当然。 我知道这是人之常情,很正常的。我写书,你看书,为什么我要强行地要求你们去理解我呢?你一个作者,写书的而已,是我什么人?朋友?家人?呵呵。 这是正常的情况,我当然是接受的。实际上,我也从不强行要求别人来理解我。 但我不能接受的一点是,骂爹骂娘,脱口成脏!!! 我写书卖书,凭什么让我爹娘挨骂? 你在商场里卖东西,你就要让你爹娘挨骂吗? 我写书,付出我大量的心血、时间,我付出劳动,我获得成果堂堂正正。我卖书,千字几分钱,一章看下来几毛钱,甚至还可能不如一根烟的钱。 你开烟酒店卖烟,有人买烟,你告诉别人,今天断货明天可以来买,或者可以去别家买。这个时候,顾客大骂,恣意侮辱你和你的家人,你什么感受? 你肯定不爽,我也不爽! 我告诉,没有人会爽,所有人都会不爽! 我不爽,我就要抒发出来。 我写书为的是什么?是完成梦想,同时赚钱养家。 是生活! 不是生存。 这个世界上,有的人生存,有的人生活。 我是后者。 我追求的是高质量的生活,舒心的生活。不是让你们辱骂的。 我不是卖笑的,我只是一个写书卖书的。我不是什么偶像,你骂我得受着,担心掉粉。 对于我而言,掉粉就掉粉呗,什么订阅、收藏,掉就掉呗。 有什么关系? 几年前,我写《蛊真人》书时,我就没想过赚钱。我要是想赚钱,不会这种更新状态,也压根不会写这种题材。 这是因为我和别人不一样,我写书的最主要的目的,就是写书本身,赚钱是附带的,次要的。 《蛊真人》之前,我写过许多本书,我曾经多次骄傲地宣布:每一本都完本,从未太监过! 这是不争的事实。 可能很多人还不了解,这个事实背后的真正含义。 那就是——我不管写什么书,不管这书成绩如何,卖不卖座,我都将我心中的概念都写完整了。 我要是写书,都奔着赚钱去,我会这么干么? 《蛊真人》陆陆续续更新了好几年,直至最近才显露出一些成绩,让我有专职做这件事情的希望和可能。 我本人也很感兴趣,因为这很可能是一直高质量的生活方式。 但就算是做专职,难道我会改变初衷,专门奔着钱去写吗? 我追求的是有质量的生活,钱是次要的。 我对钱财的观念是,贫困杀人,富贵也能杀人。鲍鱼海参我能吃,稀饭白粥我也能吃的下去。 我童年的时候,过的是苦日子,也不怕将来过苦日子。 现在就算有了儿子,我也没有大多数家长的想法,要想方设法地给他过富日子。他若有才,清贫能养其志向,他自己就能赚钱,何必需要我的钱?他若无才,给他再多的钱,也会给他败光,他身上的缺点,会因为过多的钱财而放大。 富贵是好事,但清贫也有利处。 退一万步讲,将来真的写书不行了,实在养活不了自己和家人,我大不了出去找份工作呗?我有手有脚,正当壮年,难道不能养活自己和老婆孩子么? 所以,我不会受这种窝囊气。 我写书卖书,不是为了受气来的。 对于这部分骂爹骂娘的读者,我在这里告诉你:我蛊真人的书,不卖给你们! 送你一个字:滚! 两个字:快滚! 三个字:速度滚! 四个字:麻溜地滚! 五个字:灰溜溜地滚! (写完这一段,我认真地数了数,发现我的数学还是很好的。) 或许有人会问,蛊真人你是不是太装比了?这样不好啊。你看看那些大神,他们都没有你这么装比啊。你何德何能装这个比呢? 那么我告诉你:我平时不装比,也不擅长装比,但我今天一定要装这个比! 一是因为别人在向我装比,我蛊真人向来投桃报李。我是卖书的,不是卖笑的。我的笑容是给朋友的!朋友来了,我给笑容给热情,敌人来了我举起刀枪和剑! 二是我和许多作者都不同,因为我的追求,我的性情不太一样。我若心情不畅,写书怎么能畅快呢?我也就写不出好书来了。 三是我今天装这个比,没有什么何德何能,就是穷横! 另外我还想问你:那些骂爹骂娘的读者,又有何德何能,这样做呢? 就因为他们买我的书,“支持”我,就可以辱骂我,辱骂我的家人吗? 诸位,你们什么见过这样的一群人,一边说:我支持你呀,一边又骂你爹你妈的呢? 这群人还有通病,就是觉得:我如此这般这样的“支持”你,我奉献很大啊,我吃亏很多呀,我骂你几句怎么了?我不也是为你好么! 所以,这种“支持”在我眼里,它压根就不是支持!这种“支持”我不要也罢! 我再重申一遍:我蛊真人写书,以前的书,现在的书,今后的书,都不卖给你们这种人。你们有种别看! 其实我写的书也就这样,你们何必来看我的书呢?其他有好多优秀的书,都去看其他人的吧。 我的这篇单章,也算是一张自白书,我相信对于我整个写作生涯,都有重要的意义。 可能你们这部分人看到今天的单章,会很不爽很不爽。 对不起,这不是我的主要目的,让你们不爽只是附带的。 最后点个题吧—— 我蛊真人卖书不卖笑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