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六节:二战白凝冰 - 蛊真人

第一百六十六节:二战白凝冰

?白衣独臂,雪发蓝眸。 不是白凝冰,又是何人? 冰刃还未及体,方源就感到一股森冷的寒气扑面而来,仿佛寒星坠地,杀机冷酷。 方源双眸黑幽,临危不动,终身后跃,同时真元灌注到天蓬蛊中,撑起一片白光虚甲护身。 砰的一声闷响,冰刃重重地劈在地上,于刹那间爆发出一堆白色冰刺,从地面激凸而出。 跨擦擦! 尖锐的冰刺一路突出,向方源退走的方向直线蔓延,形成一道冰路。 方源轻轻一侧翻,闪避开来。 山道狭窄,他顺势向山谷中滑落下去。 “呵呵呵……方源啊方源,为什么一见到你,总是不由自主地想杀你呢?嗯,告诉我!”白凝冰兴奋地浑身颤抖,癫狂大笑。 笑声吸引了山谷中其他蛊师的目光。 看到白凝冰和方源的身影后,他们神色不一。 “白凝冰大人,我来助你!”白家一位蛊师,原本站在一旁掠阵,口中大喝,向方源扑杀过去。 “族长,是我族的方源!”古月一族的蛊师叫喊着。 “我知道。”族长古月博脸色阴晴不定,他闪过白家族长的一记攻击,心思一定,沉声喝道,“先料理手头上的再说!” 方源在狼潮来临前,一直神秘失踪,致使古月高层对他十分猜疑。再加上白家蛊师带来的庞大压力,没有人去支援方源。 白凝冰看着帮手到来,却是大怒,对来人吼道:“你走开,这是我的战斗,别插手!” “白凝冰大人,你失去一臂,有损战斗。你是我们白家的希望,不得轻动。就让我来为你扫清障碍!” 白家蛊师一边吼叫,一边纵跃,冲杀到方源的面前。 他催动蛊虫,双掌各涌出一团橙黄之光。 砰。 他轻拍大地,黄光没入地面,顿时隆起一个土包。 土包向方源急速移动,且越变越大。 忽然土包爆裂开来,现出一只黄土泥手。 这手巨大无比,和成年人一般高矮,向方源遥遥抓来,威势令人感到窒息。 方源却不屑地冷哼一声。 眼看着巨手抓来,就要将自己擒杀。忽然一道暗金之光,从空窍中喷涌而出,形成一道绚烂光带,缠绕在方源的身上。 巨手及身,却被这暗金光带扭曲几下,就绞断溃散。 “嗯?这是什么蛊虫?”白凝冰面临惊异之色。 暗金光芒散去,露出蛊虫真容。 它一米多长,有双拳之宽。甲壳暗金彰显霸气,锐利银齿分列身躯两侧,闪烁寒光。 锯齿金蜈! “来。”方源沉声一喝,把右臂一振,右手呈掌。 锯齿金蜈数不清的节足,在他身上灵活攀爬。身躯如蛇般扭曲,缠绕上他的右臂。 它口器一张,将方源右掌尽数吞下,一直吞到前臂一半。 方源手臂一甩,一米多长的金蜈甩动尾巴,在空中划过一个弧线,发出啪的一声轻响。 在这一瞬间,金蜈猛地将身躯收缩到极致。原本近两米的长度,顿时缩减成一米五。同时它的两侧节足,都缩到甲壳当中。只余下两排的银边锯齿。 乍一眼看去,方源仿佛手持着一柄暗金银刃的无尖大剑! 那支援来的白家蛊师脸现惊容,他从未想过这锯齿金蜈还能这般用法。 蛊师养蛊、炼蛊、用蛊,俱都博大精深。方源此用法,堪称天马行空,极尽想象力的极限。 事实上,这般用法却不是方源发明。 前世三百年后,出了一位魔道新秀,人称“电锯狂魔”,用的四转电齿杀人蜈,就是三转锯齿金蜈的晋升方向之一。 不过今生方源此时用来,倒的确是前无古人。 “就让你们好好的见识一下。”方源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,鼓动空窍真元,灌注到着锯齿金蜈身中。 嗡!嗡!嗡! 锯齿金蜈的两排银边锯齿,顿时疯狂地转动起来,发出狂躁无比的声音,令人听了心弦颤抖。 雷翼蛊! 方源双眼猛地绽射厉芒,一对幽蓝雷翼噗的一声,在身后瞬间成形。 哗! 雷翼一振,带动他如电般射出。 快!快!快! 这速度之快,让白家蛊师瞳孔猛缩,寒芒乍起。 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,他惊呼一声,动用最强蛊虫,身上闪现出一股厚重的黄光。 黄光如甲,只是还未彻底成形,方源就已经冲脸而来。 他黑发狂舞,双眸如电,宛若魔神从梦魇中杀入人间! 他动作狂猛,彻底拉伸开来,肌肉贲发,双猪之力爆发到极限。 金蜈如剑,在空中划出一道斑斓的金影。锯齿疯转,顺势狠狠地劈在白家蛊师的腰际。 咔咔咔! 黄色光甲被锯齿碾磨绞杀,本来就未彻底成型,几乎顷刻之间,就溃散瓦解。 锯齿入肉,宛若切入黄油,方源顺势一甩,血肉被绞成肉末飞溅,脊椎崩断,内脏在瞬间被绞烂。 白家蛊师上半身飞起,下半身却还停留在原地。 扑通一声。 他瞪大双眼,惊恐万状地看着自己的下半身,在极度的惊吓中死去。 这番动静,让激战中的众人都攻势一滞。他们纷纷看向方源,投来震惊、愤怒等等的目光。 这白家蛊师,也是三转家老,颇有薄名。 但方源攻势狂野,一往无前,竟在瞬间直接将其斩杀。 他浑身血迹斑斑,还沾着白家蛊师的肉末骨渣,手中锯齿金蜈两排锯齿在嗡嗡狂转,如此凶威,令人不得不侧目。 “真是好蛊虫!”白凝冰大叫一声,双眼忽然贲发出疯狂的兴奋。 “方源,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!来战吧!”他大吼着,神情热烈如火,向方源扑杀过来。 “聒噪。”方源面色冷酷如冰,转身反杀过去。 砰! 锯齿金蜈和冰刃狠狠地撞击在一起,然后咔嚓嚓的声音响起,锯齿切入冰刃当中,冰屑四散飞溅。 下一刻,锯齿金蜈绞断冰刃,向着白凝冰的脸面横扫。 白凝冰面色一变,果断舍弃冰刃,向后猛退,拉出两米多的距离。 锯齿金蜈收缩起来只有一米五,算上方源的右臂,还差一丝才能够得上白凝冰。但方源心念一动,锯齿金蜈猛地舒展身段。 “这?!”白凝冰脸现惊容,未料到还有这般变化。 他被蜈蚣甩尾,击中胸膛。饶是有冰肌护身,仍旧被割开一个豁大的伤口。 在刹那间,他感到一股大力涌来,他不可避免地向抛飞,砸落在身后的一块巨石上。 鲜血溅落在石头表面,但冰肌很快就替他止住血流。 白凝冰剧烈地咳嗽几声,正要爬起来,忽然听到一阵如雷般的风声。 风声在他耳边狂啸,史无前例的危机感充斥他的心头。 白凝冰瞳孔猛缩,顾不得抬头,连忙就地狼狈一滚。 轰! 下一刻,锯齿金蜈从天而降,夹裹汹汹气势,重重地劈在他刚刚趴着的巨石上。 银边锯齿疯狂转动,巨石轰然崩解。 “这一击要是落在自己身上,恐怕……”白凝冰看得心中一寒,旋即一股不甘屈服的愤怒就涌上心头。 自从和古月青书一战之后,他就再没有压制修为,任由修为增长。 他现在虽然失去一臂,但却是完整修为,居然会被方源这个三转初阶压制! 不甘!屈辱!愤怒! “杀!”他怒吼一声,手腕一转,真元灌注到掌心冰刃蛊中,顿时又是一柄全新的冰刃。 见白凝冰冲来,方源冷笑一声,彻底展开攻势。 他得过黑白豕蛊,力量凌驾于白凝冰,此时挥舞锯齿金蜈,轻巧得宛若挥舞一根树枝。 切、砍、劈、绞、搓,金蜈锯齿狂转,在方源手中时而灵动如蜂,时而沉重如象,时而凶猛如虎,时而阴柔如蛇。 更关键是,金蜈随着方源心意,时而收缩时而伸长,忽长忽短,忽直忽曲,叫白凝冰很不适应,防不胜防。 他哇哇大叫,节节败退,浑身布满伤口。一身浑白的战袍,已经成了褴褛的乞丐装扮。 方源黑风狂舞,面色冷酷,展现出炉火纯青的剑技、刀术、斧技、棍法。他将这些融合一炉,锯齿金蜈化身成索命凶器! 蛊虫也要看谁在用。 “好个方源!”白凝冰大叫一声,冰刃损毁无数柄,终于令他认识到自己无法和方源如此硬拼。 他浑身浴血,冰肌的防御也几乎溃散,但这反而让他更生出无边的战斗热情。 近战不行,那就远战。 蓝鸟冰棺蛊! 白凝冰拉开距离,张口连吐。 一只只飞鸟,扑棱着翅膀,向方源飞来。 方源毫不慌乱,神色不变,左手翻腕,血色月刃一一拦截这些冰鸟,引得它们在空中自爆。 别人通常只擅长一只手的月刃,但方源战斗经验何其丰富,左手月刃亦是游刃有余,妙到毫巅。 白凝冰见此不成,又增用冰锥蛊。 一根根冰锥飞射,混合蓝鸟,形成密集攻势。 方源远战手段单一,只能选择拦截威胁更大的冰鸟。对于冰锥,他一边闪避,一边利用天蓬蛊硬抗。 白凝冰终于赢得一丝上风,正想要扩大战果,忽然就见方源冷笑一声,右手一甩,锯齿金蜈就脱离落地,麻溜无比地钻入地里去了。 这隐藏的威胁,实在太大了。 白凝冰看得一呆,破口大骂一声,赶忙纵跃后退!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