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七节:第四头?! - 蛊真人

第一百六十七节:第四头?!

?“是你逼我的!”白凝冰狠狠咬牙,凝出一柄冰刃。 同时,他暗暗催动旋踵蛊、狂风蛊。 白色的冰刃风暴再起! 起先只是一小股,但很快,体积就膨胀起来,冰风呼啸,霜雪横溢。地面上坚冰蔓延覆盖,有效地克制了锯齿金蜈的地底突袭。 这冰刃风暴,乃是白凝冰独创之招数。亦是彰显了这个北冥冰魄体的战斗才情。 这乃是冰刃蛊、旋踵蛊、狂风蛊一齐使用,形成攻防一体的奥义。没有两个以上的防御蛊虫合力,根本无法抵挡。 狂风咆哮,剑刃冰封,白色风暴旋转而来,宛若巨兽苏醒,张开大口,要将方源吞没。 这是三蛊齐发,攻势之凌厉狂猛,能冻结一切生机。方源纵有天蓬蛊防御,恐怕也难以抵挡。 风暴卷席而来,方源反露出不屑神色。 身后雷翼一展,顿时电般倒射,和这股冰刃风暴拉开老大距离。 今时不同往日,若换做以前,他的移动速度根本不及这风暴,但如今风暴却撵不上他。 方源眼中精光一闪,身形在半空中一个轻巧转折,就向山谷飞去。 身后的冰刃风暴紧追不舍。 “不要过来!” “快滚开!!” …… 不管是白家蛊师,还是古月一族都在怒骂,大叫。 方源冷笑不语,埋头直冲。 身后声势惊人的冰刃风暴中,隐约传来白凝冰的大笑声,对方源紧追不舍。 “休想再前进!”一位白家蛊师站在方源面前。 方源手一勾,从地上跳出一道粗大的金线,落上他的右臂,仿佛是一柄大剑。 嗡嗡嗡! 暴躁的锯齿转动声传来,让这位白家蛊师眼皮子禁不住抖动起来。 方源右手持锯齿金蜈,左手血光闪烁,血月蛊引而不发,浑身罩着一层白色虚甲,背后雷翼狂震,黑发在风中张扬,身后则是小山般巨大的白色风暴。 他这威势简直滔天,双眼绽射凌厉的杀机,仿佛成了纵横沙场,七进七出的猛将。要把一切敌人踏成糜肉,将任何对手砍成碎骨。 “啊啊啊!”那白家蛊师感受到无以伦比的压力,他额头青筋直冒,忽然大吼起来,为自己鼓劲。 但喊着喊着,眼看着方源一往无前地冲撞过来,他忽然收声,拔腿就跑。 他害怕了! 心中的胆怯,让他斗志涣散。 方源并不管他,强势冲过,直朝山谷中濒死倒地的雷冠头狼而去。 劲风呼啸,冲势凶猛,他所到之处,蛊师们无不避散。 雷冠头狼强振精神,转过头颅,对准方源。它锐齿中电光闪耀,万兽王的尊严让它要不甘受死,临死也要反扑! 眼看着方源就要如陨石撞击大地般,撞上雷冠头狼。但千钧一发之际,他忽然脚下一蹬,冲天而起,斜斜地飞出山谷。 他刚刚飞出山谷不久,就听到身后传来剧烈的轰鸣。 雷冠头狼的惨嚎声,以及冰刃风暴的咆哮声绞在一起。 冰刃风暴这样的招数,可以说是白凝冰的匠心独运,但它亦有缺陷,就是难以收放自如。 当然,这风暴撞上雷冠头狼,也有白凝冰的心性因素。 雷冠头狼被白色风暴,狠狠地压制住。 它本来就伤重濒死,如今更是难以抵抗。鳞甲被切割成碎片,血肉纷飞四溅,白骨嶙峋裸露出来,又很快被冰刃割成骨渣。 “该死!”看到这一幕,古月一族无不骂娘。 白家蛊师也露出心痛之色。 白凝冰如此搞法,雷冠头狼死后,身上恐怕剩下不了什么有价值的战利品了。 但白凝冰并不介意,反而越转越疾,似乎享受着凌迟万兽王的快感。 一只只蛊虫,化作一道道光,从雷冠头狼的身上飞射而出。 这些野生蛊虫,都是寄生在雷冠头狼的身上,互利互惠,协力生存。如今雷冠头狼即将灭亡,它们便如失事海船上的船员,自然要舍弃掉这艘正在沉没的船,各自逃生。 “抓住它们!” “快,截住这些蛊!” 两位族长几乎同时大喝。 场面又是一阵混乱。家老们相互出手,企图绊住对方。两位族长均抽不开身,最终,只有两三个家老拥有移动蛊虫,侥幸飞出山谷。 野生蛊虫四散奔逃,方源凝神望去,极力分辨。 “可惜我的侦察蛊乃是地听肉耳草,不能增强目力。这头雷冠头狼身上,肯定寄居着治疗蛊,能否捉到它,就看我的运道了!” 这纯粹是瞎碰运气,不过方源也没有办法。 用于侦察的蛊虫,千千万万,他此时手中只有地听肉耳草。 雷翼一展,他冲向最近的一只蛊。 这蛊浑身罩着一层蓝芒,正向远方飚射。 方源追上它,大手一张,向它抓去。 哧! 它浑身爆发出一股强烈的电流,向方源袭来。 雷翼乃是电流凝聚,速度有之,但并不灵活。方源闷哼一声,靠着天蓬蛊,硬吃这一记电流。 他完全可以强逆而行,抓住这蛊,但他明智地选择放弃。 这蛊能力已经暴露,能激发电流催敌,显然是用于进攻的蛊虫,不是方源想要的治疗蛊。 方源舍了它,又扑向另一只蛊虫。 靠的近,他看见这蛊全貌,浑身仿若淡蓝琉璃,悬空飞行,半圆形的甲壳浑然一体,有着龟壳的纹路。 雷盾蛊! 这是防御蛊,能成为一张半圆形的电光护盾。 方源已打算放过,目光一扫,发现第三个目标。 但就在这时,一个白色身影从山谷处奔袭上来,手持冰刃,大叫着方源的名字。 方源叹息一声,知道运气不在自己身上。只好退而求其次,大手一抓,将这近在咫尺的雷盾蛊猛地抓住。 雷盾蛊撑起一面雷光护盾,幽蓝电芒闪烁不定,企图抵住方源的大手。 方源冷笑一声,春秋蝉的气息一泄,这雷壳蛊顿时萎了,如死去一般,护盾消散,向下方山林落去。 方源轻轻一抄,将其捞在手中,真元一吐,瞬间就炼化。 隐鳞蛊! 他身形如水般波荡一下,消失在原地。 “方源!”白凝冰大喊一声,眼中电芒闪烁。 这是三转电眼蛊,能借助雷霆之威,窥破隐形之身。 但它不具有透视之能,方源这次注意了,虽然是隐着身,但也借助山石丛林隐蔽行迹。白凝冰目光四扫,气得怒吼,毫无所得。 方源寻了个隐蔽处,立即盘坐下来,催动兜率花,吐出元石。 他虽然晋升三转,但是空窍中真元储备只有四成二,刚刚一战虽然占尽上风,但是却不能持久,如今空窍中已经只剩下一层薄薄的真元,只有三分不到。 蛊师需要真元,才可催动蛊虫。 没了真元,蛊师的战斗力将暴降一大截。甚至在极端的情况之下,连凡人都斗不过。 元石不断缩小,天然真元不断地灌注到方源体内,空窍中真元海开始徐徐上升。 以前一转二转的时候,利用元石补充真元的速度很可观。但是到了三转之后,因为蛊师的真元质量大大提高,以至于需要消耗更多的元石,更长的时间才能补充完毕。 蛊师之间的战斗声不断传来,大约过了八九分钟,方源这才将空窍中的真元填充到极限。 他从隐蔽处钻出来,发现已经战死了五位家老。 其中古月一族三人,白家两人。 每一位家老都是家族的柱石,没有想到,居然一下子牺牲了这么多。 古月博和白家族长拼得很激烈,都在为这损失心疼无比,均杀红了眼。 除此之外,围绕着野生蛊虫,分了三个战团。 寻常蛊师可没有春秋蝉的帮助,要捕捉野生蛊虫,相当麻烦。 既要捉到蛊虫,又不能下重手,其中分寸需要拿捏。 雷冠头狼身上飞出八九只蛊虫,不晓得这些家老捕捉了多少,但场中还剩下三只。 家老们围着这三只蛊虫,围追堵截,一方出手,另一方必定极力干扰。这就导致场面一直僵持着,谁也讨不了好。 “水笼蛊,给我罩!”一位白家蛊师猛地大喝一声,喷出一口水球。 水球猛地涨大,直径超过两米,罩住野生蛊虫,将其困在当中。 砰! 下一刻,一记金黄月刃就斩上水球牢笼,将其生生射爆。 蛊虫扬长而去,逃之夭夭。 看到这只蛊虫飞远,白家蛊师破口大骂,眼看到手的蛊虫,居然就这样放跑了。 古月一族的蛊师更怒,本来所有的蛊虫都是他们的战利品,结果被白家横插一手,什么好处都没有捞到。 “白家的孙子,卑鄙无耻,给老子死来!” “古月一族,你们已经不行了。我们白家必将崛起,将尔等踩在脚下!” 双方皆怒气冲天,愤恨欲狂。战得双眼通红,惨烈厮杀。 方源看着蛊虫飞远,只好将目光集中在场中其他两个战团。战团中央,还各有一只野生蛊虫,也许会有治疗蛊,但这可能性很小。 方源深知这个世界上绝没有心想事成的好事,但即便如此,他仍旧想要试一下。 然而正当他要冲杀上去的时候,忽然狼嚎声如军号,此起彼伏地传出。 紧接着,密密麻麻的电狼如潮水般冲刷过来。 不乏豪电狼、狂电狼的声音,最让人变色的是一头小山般的巨狼。 雷冠头狼! “难道有第四头雷冠头狼?!”家老们齐齐动容,惊惶出声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