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九节:反攻 - 蛊真人

第五百三十九节:反攻

?“死吧!”井斓大喝,看着光柱轰向方源,她的瞳眸中尽是快意之色。 她虽然是八转修为,战力极强,但一生都活在幽魂魔尊的阴影之下。在天庭中,她因为荡魂山自爆而惊醒,看到魔尊幽魂负隅顽抗,心中埋藏在最深处的情绪都因此激荡而起。 “震动、愤怒、悲悯、幸灾乐祸,还有……恐惧!幽魂啊,你曾经是如此的强悍,如今却成为天庭的囚犯。现在你的传人也要被我斩杀,我的苏醒果然时机恰当。杀了你的传人,我要把你根植在我内心最深处的恐惧,也一并斩除了!” “然后,我会带着方源的人头来见你,最终你也会被我杀死。哈哈哈,有朝一日,你也会死在我的手中。难以置信,如同梦幻啊,哈哈哈!” 这一刻,雷鬼真君井斓在心中狂笑。 “不对劲,快住手!”就在这个时候,井斓忽然听到一股声音。 “迟了!”井斓眼中充斥着杀戮和嗜血,但旋即她也微微一愣。 “这声音有点耳熟……对了,是那后辈紫薇!原来不是方源的援军,等等,她是什么意思?”井斓脑海中一道思绪,像是闪电一般,划过天空。 井斓眼中的嗜血之意,顿时消散大半,露出理智和清明。 她连忙要撤退。 “已经晚了!”方源忽然神色大变,之前的惶惶和慌乱在刹那间消失无踪,却而代之的是势在必得和冲霄的斗志! 他摆动龙躯,不仅没有丝毫闪避,而且还逆天冲上去,直接对准井斓的必杀一击,然后轰的一声,撞上去! 光柱狠狠地打在方源的身上,但方源龙躯上覆盖的一层逆流护身印,在这瞬间竟改变模样,不仅恢复原状,而且还流转着丝丝奥秘玄光。 逆流护身印在关键时刻,产生了全新的变化! 变招! 光柱竟丝毫突破不了这层逆流护身印,悉数被逆反回去。 “这?!”井斓瞳孔猛缩,饶是她身经百战,此刻也面色骤变,显露出惊容。 她之前和方源战斗,动用的手段都非常克制,即便反弹回来,她也能回收或者承受。 但是这一击完全不同! 这是她倾尽全力的一记,本身也是高达八转层次的仙道杀招。 这一击,她势在必得,料定一招下去,必能突破逆流护身印不说,还能将方源斩杀。 但现在,她全力施展的杀招,居然全都反弹回来。 井斓将方源逼迫得毫无闪避时机,两者距离非常接近。此时井斓想要闪躲,时间上不足够,情绪上也因为幽魂魔尊根种在她心头的阴影而出现了剧烈的波动,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原因,那就是她的状态也不妙! 她身为八转,虽是有深入界壁中的能耐,但到底不是至尊仙体,本身仍旧受着反噬和伤害。 这一路追杀方源,快意恩仇,占据上风时,井斓还不觉得。但现在当她想要躲闪,她这才猛地惊觉——原来自己状态已经如此不堪! 如此种种,叠加起来,井斓面对光柱,也是躲闪不及,只能硬抗。 轰——! 光柱轰击在井斓的身上,爆发出刺眼至极的光辉,好像是太阳降临战场,即便是方源化作上古剑蛟,这一刻也不得不死死地闭上双眼。 但下一刻,光辉稍稍减弱一些,方源就忍痛强行睁眼。 杀! 他勉强辨认出白炽的无量光辉之中,井斓那微小不堪的娇躯。 她原本笼罩全身的铠甲,狰狞厚重,此刻已经全然消解崩溃,露出肉身仙体。 被自己全力一击轰中,井斓双眼翻白,浑身毛孔都在向外喷血,竟陷入短暂的昏厥状态。 方源张开巨口,龙牙尖锐如枪,龙身猛地一窜,就扑到井斓的面前。 肌肉隆起到夸张的弧度,方源的龙爪狠狠地撕下! “该死!该死!我竟中了他的计。”天庭中,紫薇仙子双眼瞪大,愤怒且又自责,“他竟然将逆流护身印推算到这样的程度,居然还有变招。原先的逆流护身印,是专门针对我的陷阱。一旦我推算成功后,他就变招,变招之后的逆流护身印,完全不同,焕然一新。这个方源……不可思议……他的智道造诣怎可能这么深?!” 紫薇仙子一直都尽量高估方源,但眼前的现实,却是狠狠地扇了她一个巴掌。 她原本以为自己占据上风,从逆流河战役时,她就开始收集情报,努力推算逆流护身印,随后的过程中,包括凤九歌追捕方源,她都是在幕后全力推算,直至雷鬼真君此次出马。 她觉得这是自己积累多次,终于能收得成果的时候,但没想到这一切都是方源的陷阱和算计。 方源从中表现出来的智道造诣,远远超出紫薇仙子所料! “但这怎么可能?等等,难道他借助了智慧蛊的威能?但智慧蛊明明就是野生之物啊。唯有九转的尊者,才能炼化此蛊,将它化为己用。方源根本只是七转,纵观琅琊派,也绝没有人有这样的能力。即便是留着九转仙元,也需要尊者的意志和智慧蛊相斗。天庭中明文记载,星宿仙尊九转之后,曾经为了炼化收服九转智慧蛊,前后耗费了近一百年的光阴啊!” 紫薇仙子百思不得其解。 她的额头密布细微汗珠,短短一瞬间,竟是有了一层冷汗。 “井斓前辈承受这样一击,必定遭受重创,挺住,千万要挺住啊!”紫薇仙子推算出的八转杀招,自然清楚知晓此招的厉害。她曾经种在井斓身上的侦查杀招,也因为这一击,顿遭破坏,紫薇仙子此刻已经彻底丧失了对战局的侦查。 她立即派遣陈衣等人,前往界壁战场,支援雷鬼真君。 但她自己仍旧要坐镇天庭。 龙公一心栽培凤金煌,已经不在这里。魔尊幽魂负隅顽抗,需要时刻监视,天庭方面还需要她紫薇仙子坐镇,总揽大局。 喀嘣喀嘣! 一连串的响声,在井斓的身上响起。 方源的龙爪,尖锐如刀,狠狠地刺在井斓的胸口。 但是关键时刻,井斓胸前浮现出一层密密麻麻的,电丝纠缠交织的雷电护甲。 龙爪抓在这层护甲上,就像是抓在最坚硬的钢铁。 这是八转杀招,被动防御,即便是蛊仙昏迷,也能因为外在攻势而激发。 换做平时,方源就好像是老鼠斗牛。不过现在,这层雷电护甲却是因为刚刚一击,而残破不堪,不是完整状态。 所以,方源拼尽全力,狠狠一撕! 龙爪坚定不移地砍下,一路上刺破井斓的肌肤,从她的左肩一直劈砍到腰的右侧。所到之处,雷光激闪,雷电护甲被撕破,井斓的胸骨更硬,也被方源龙爪砍断了三根。 龙爪完好无损! 仙元迅猛消耗,一直撑起来的逆流护身印,一直在忠心耿耿地保护着方源。 若是没有这层防护,单凭龙爪,恐怕撕扯到一半的距离,就要骨折无数,支离破碎了。 剧痛刺激得井斓睁开双眼,她不愧是身经百战,能抵抗幽魂魔尊的八转大能,在一瞬间,她明白了自己的处境,发出一声尖锐的尖叫。 这尖叫当然不是毫无意义,而是仙道杀招。 方源只是皱了皱眉头,安然无恙。 反倒是这招攻势,被逆流护身印全数逆反,打在井斓身上。 井斓耳膜被瞬间摧毁,脑海中念头一片混乱,头颅中大量内出血,眼珠子中都涌现浓郁的血液出来,视野中一片血红。 井斓具有非常优秀的战斗素养,但也许是她从沉睡中醒来不久,还未活动筋骨,第一场就和方源争斗。又也许,她被痛醒之后,认识到自己重伤,下意识就要自卫,总之她的反应太快了一点,忘记了方源的逆流护身印已经有了全新的变化,从而导致了这一次失误,让她自己再一次遭受重创! 趁她病要他命! 方源龙瞳中满是冷酷和狰狞的凶光。 他猛地甩摆龙尾,啪的一声,将井斓从高空中狠狠地拍击下去。 轰的一声,地面颤抖,井斓像是皮球被砸在地上,硬生生地砸出一个半径一丈的深坑。 “可恶!”井斓咬牙,挣扎欲起。 她的伤势非常沉重,铠甲无误,胸骨断了三更,从外面就可见到她跳动的心脏和不断鼓胀收缩的肺。 嗷吼! 下一刻,方源将龙口猛地张开最大,从咽喉中喷射出龙息。 剑光龙息! 澎湃至极,犀利无当! 银白色的龙息,宛若瀑布,冲天而降,重重地冲刷在井斓的身上。 井斓刚刚站起身来,脑海中的念头大半平定,就被剑龙龙息轰中,啪的一声,单膝跪倒在地上。 “我居然被一个七转蛊仙,打得跪地上?!”想到这里,一股强烈的屈辱感充斥井斓的心头,愤怒和仇恨旋即涌现上来。 “啊啊啊啊!”井斓仰头咆哮,怒吼声中,从她身上万千毛孔中喷射出蓝色的电光。 电光交织在一起,猛地膨胀开去。 轰隆隆——! 无尽的雷光形成半球状的光罩,将周围一切都排斥开来。 所到之处,不管是方源的龙息,还是周围的瘴气,都尽数被雷电摧毁得干干净净。 “八转之能,果然不同凡响。但这一击,也是最后的力量了吧?你已经是强弩之末!万蛟!”方源大吼。(未完待续。)

下一篇   第五百四十节: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