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八节:蒙家追凶 - 蛊真人

第五百四十八节:蒙家追凶

?两位蛊仙在空中疾驰,他们俱都相貌粗犷,身形魁梧,正是蒙家蛊仙蒙自在、蒙召。 正如方源所料的那样,在他首次现身的时候,蒙屠便将有敌来犯的情报,在第一时间传了出去。 至于后来,蒙屠掀起刀道道痕,将整个秋刀原置入类似仙道战场的环境中后,至死他的消息就再不能传出去。 有敌来犯,又如此堂而皇之,蒙家方面自然不会轻视,立即调动了一位七转蛊仙蒙自在,一位六转青年蛊仙蒙召,前往策应。 “叔父,你说这究竟是谁如此不长眼睛,居然想要触犯我蒙家虎须?嘿嘿,依我看,恐怕是那种闭关必得太死,和外界失去联络,又有些小成果的魔道蛊仙了。”蒙召一边疾飞,一边对蒙自在笑着道。 蒙自在板着脸,不过这时他的常态,他的眼神也流露着轻松之色,嗯了一声:“分析得有理,但凡事也要做一些坏的打算。当今时局,长生天出世,统领我北原各大黄金部族,雪胡老祖败走消匿,百足天君由散转正,正道昌盛至极,居然还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,前来找寻我黄金部族的麻烦,不是疯子,就是定有所恃。所以家族才派遣我等,前去支援,以防不测啊。” “叔父说的是。不过……”蒙召说到这里,顿了一顿,哈哈一笑,“那人也真是倒霉,竟撞着蒙屠大人镇守秋刀原。蒙屠大人可是专修刀道,有准大宗师的刀道境界,我族七转太上家老中名列前三的强者!” “未必是准大宗师了。”蒙自在感慨一声。 蒙召的双眼顿时一亮:“叔父的意思是?” 蒙自在笑道:“我这位族兄,是我生平最为佩服的,他在刀道上的才情家族中无人能及。这些年他在秋刀原苦修,按照他的天赋,恐怕已经是大宗师了吧。” “刀道大宗师!果然不愧是蒙屠大人呐!”蒙召兴叹道。 “哈哈哈,是啊。”蒙自在也笑起来,他在修行中多次受到蒙屠的照料,对蒙屠最为敬重。所以这一次蒙屠告知敌袭消息后,蒙自在便主动请缨,要来支援蒙屠。实际上,他内心深处,也对蒙屠非常有信心,这一次前往,主要还是想和蒙屠叙叙旧,然后介绍蒙召给他认识。 蒙召乃是蒙自在精心挑选,为家族栽培的蛊仙后辈。在这蒙家里头,也分有各个派系,分别代表着各自的政治利益。 蒙屠、蒙自在就是当中一派,蒙召则是蒙屠挑选出来,补充到这个派系当中的新鲜血液。 蒙召自己也知道,此行的重要意义,所以心情也兴奋得很。 “秋刀原已经不远了,过不了多久,就能见到族兄了。唉,我也是数年未见到他,若是他能够成为刀道大宗师,对于我们这一派系将大有裨益。”蒙自在心中思量着。 但就在这时,他忽然雄躯猛地一震,然后脸上神情突变,双眼瞪大,充斥震惊至极的神色。 “怎么了?叔父。”蒙召见着蒙自在的神色变化,非常疑惑。从接触蒙自在以来,他还是首次见到这位稳重的叔父,如此势态的样子。 但蒙召旋即就见到蒙自在更加失态的模样。 蒙自在不知不觉间,将自身的速度降低下来,最后整个人就这样悬停在高空中,一动不动,宛若石像。 他面色也变得苍白,眼眶泛红,竟是有一抹眼泪。 蒙召心中越发震惊,这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,但他却不敢继续出声询问,只得陪伴在蒙自在的身边,打算陪着他一起在空中吹冷风。 蒙自在呆愣了好一会儿,忽然间,神色又再次剧变,变得狰狞恐怖,一双赤红的眼眸中充斥着熊熊燃烧的怒火。 蒙自在大吼一声,仿若雷霆,声振千里,然后他暴射而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前方飞冲而去。 蒙召被这惊变打得措手不及,反应过来之后,连忙追赶。 但他的速度,哪里比得上七转蛊仙蒙自在? 很快,他就被甩得没影了。 蒙召心中不断冒出疑问: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 他心中生出浓重的不祥:“等等!叔父前往的地方,正是秋刀原的方向。难道是说,蒙屠大人他遭了不测?” 想到这里,蒙召浑身一个激灵,打了一个寒颤。 若真的是这样,那对他而言,无疑是一个噩耗,对于整个蒙家而言,也是一个大大的坏消息。 七转巅峰战力的蒙屠,若是折损了性命,对于蒙家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损失! 蒙召一路追赶,奋尽全力,终于抵达秋刀原。 “这里……发生了什么?!”蒙召震惊不已,他还未抵达秋刀原,就在高空中感受到澎湃的刀道道痕。 原本秋刀原的地貌,已经彻底毁灭,取而代之的是亿万刀痕,胡乱而又疯狂地劈砍在地面上,形成一个个纵横交错的坑道和长沟。 蒙召很快发现了蒙自在,后者跪在地上,静如雕像。 蒙召小心翼翼地落到地面上,这里充斥着浓郁的刀道道痕,刺得他皮肤一阵阵生疼。 蒙召来到蒙自在的身边,震惊地发现后者的脸颊上,有着两道泪痕! 他来到秋刀原,只见到蒙自在,未见到蒙屠,心中的那份猜测顿时鲜明无数倍,蒙召的神情便不由自主地变得有些惊恐起来。 蒙自在缓缓抬眼,看向蒙召,声音低沉而且沙哑,让人一听,就知道他正压抑着自己内心当中最浓郁的痛楚和愤怒。 蒙自在缓缓地道:“蒙屠我兄……战死了!” 蒙召浑身一颤,尽管他心中已经有了猜测,但当蒙自在真正证实的那一刻,他还是忍不住震惊万分。 蒙屠居然战死了?! 他有如此战力,究竟是谁,能够杀得了他? 蒙召张了张口,努力了好半天,这才道:“叔父,蒙屠大人战力雄浑,怎可能轻易就战死?说不定他还生还,只是转移了战场而已。” 但蒙自在却缓缓摇头道:“你我刚刚在路途中时,家族方面就传来讯息,告知我蒙屠的魂灯破灭。但我还留有一线希望,直至我来到此地……” 说到这里,他哽咽住,通红的眼眶中又流淌下泪来。 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! 蒙自在断断续续地道:“我知他有一杀招,名为留刀去命,乃是爆炸自身,将身上的仙窍、仙蛊等等都摧毁,爆发出史无前例的恐怖威能。此招一出,他必定阵亡,有死无生。” “这么说来……”蒙召连忙扫视整个战场,这一次他的内心更加震撼。 蒙屠战死了! 这么强大的一个蛊仙,居然死了,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头,被逼得自爆而亡。 对方究竟是什么人?! 往事的种种,曾经的记忆,都浮现在蒙自在的心头。 蒙屠战死,这也是他万万没有料到的局面。 蒙自在又哭一阵,缓缓站起身来。 他变得面无表情,对蒙召道:“你回去吧,蒙屠战死,我蒙家必誓不罢休。但此次敌人之强,已经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!蒙屠遭遇敌袭,就立即传讯回来,我们立即出发,一路上并未停歇。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蒙屠就支撑不住,被敌人逼得自爆身亡。” “我知晓他的性情,恐怕是想依靠此招,来拖敌人下水。但现在看来,根本不见任何踪迹,表明敌人阵亡。这是留刀去命都未能杀死的强敌!” “我必定要追踪下去,即便穷尽我这一生,我也要把这真凶捉拿!但此事已经超出你的能力,你回去家族,好生修行,不要将这个消息泄露出去。” 蒙召心中沉重无比,点头道:“道理我懂,叔父,你一定要小心啊。” 蒙屠阵亡,蒙家痛失大将,损失不轻,同时又惹上一个来历神秘,目的不明的强敌,蒙家高层为了维持稳定,选择暂时将此消息封锁。 至于蒙召,修为太低,层次不高,一直都没有接到家族方面的传讯,告知他这个消息。 “放心吧。这一次将有二长老亲自出动,更有仙蛊屋问鼎院傍身。”蒙自在拍拍蒙召的肩膀。 蒙召这才点点头,放下心来,走的相当干脆。 有了仙蛊屋问鼎院,就算是遭遇到八转存在也是不怕的。 蒙召停留在原地,没有等待多久,就见到问鼎院出现在天边。 不久后,问鼎院悬停下来,蒙家太上二长老走出院门,一脸沉重地向蒙自在点点头,然后迫不及待地勘察战场。 但方源怎可能留下什么线索? 蒙家太上二长老检测了一遍后,脸色变得更加阴沉。 蒙自在道:“这神秘强敌手脚极其干净,处理痕迹,非常老练,我之前已经查过。” 蒙家太上二长老点点头:“不妨事,我这次带来的可是问鼎院!” 问鼎院乃是信道仙蛊屋,最擅长收集情报,蒙家太上二长老当即催动其一项杀招手段。 还真叫他们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。 “是往这个方向去的,追!”蒙家两位蛊仙跃入仙蛊屋中,夹裹着愤怒和仇恨,向方源离开的方向追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