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五十节:睡姑吐血 - 蛊真人

第五百五十节:睡姑吐血

?“现在我需要蒙家给我一个解释!否则,我睡姑虽是散修一人,也决不罢休!”睡姑猛地转头,双目鼓瞪,看向蒙家二仙。 她这一次的损失,实在是太惨重了。因此气急攻心,愤怒至极,即便是对方是蒙家也杠上去。 不像方源,方源失去了胆识蛊贸易,还有龙鱼生意,还有灵蛇贸易、长恨蛛买卖、幽火龙蟒等等。 睡姑失去了这个正反狙神针后,就直接失去了经济支柱。尽管刺神猬还在,但要重新培养出正反狙神针,不仅是时间,还有资金的巨量投入! 睡姑并非没有长远眼光,每一次收割正反狙神针,都从不涸泽而渔,而是留下大多数继续栽养。 但盗取正反狙神针的人,实在是太可恶了,直接一根毛刺都给睡姑留下。 睡姑这一次损失之大,不仅是临近收割,生长到极限的那些毛刺,还有今后的发展前景。 “可恨我没有手段,将这太古荒兽刺神猬挪进自家仙窍里啊!放在外面,真的是太不安全了!”睡姑双手直抖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 但其实就算她挪进去,也很麻烦。 首先,刺神猬她不能彻底掌控,这头太古荒兽若是在她的仙窍中闹起来,必定让她损失惨重。 其次,若是睡姑渡劫,天意感知下,恐怕会加重灾劫,更对刺神猬针对下手。 最后,刺神猬也是睡姑周旋于蒙家、慕容家两大超级势力之间的底牌,若是放在仙窍里,将来战斗时,未必能及时地将它再放出来对敌。 “睡姑,冷静,还请你冷静一下。”蒙家太上二长老连忙劝解道。 “冷静?你叫我怎么冷静?你说有凶案发生,蒙屠战死,好,我睡姑信任你蒙家,没有查证的情况下,将你们放进来,热情款待。你们又说有痕迹,我没有侦查得到,全靠你们手中的问鼎院。后来的确是有痕迹显露,但真的是凶手留下的?问鼎院难道没有动手脚的能力?” 说着说着,睡姑的额头也垂下冷汗。 她冷静下来,满脸戒备之色地看着蒙家二仙,浑身上下大量的蛊虫气息四散洋溢。 睡姑紧紧逼视蒙家二仙,缓缓后退。 蒙家二仙苦笑不已,但同时也非常理解睡姑的心里想法。 现在,刺神猬失去了全部毛刺,战力下滑到了谷底,便等若睡姑战力削减到了极致,一直以来和超级势力打交道的底牌毁了一大半,这叫睡姑如何不警惕? 蒙家太上二长老苦叹一声:“睡姑,若是这真是我族设计你,算计你,暗中将这刺神猬的毛刺都扒光盗走,我们又何苦和你回到这里呢?我们早就应该,以追踪凶手痕迹的借口,将你哄骗到一处陷阱里去,比如仙道战场之中。你说呢?” 睡姑沉默下来,抬眼道:“那恐怕是因为,你们蒙家乃是正道,要遵守规矩,不好正面向我出手。另外一方面,我也是早就和你们蒙家定下了盟约,你们因此设计此事,先削我战力,再巧言令色,欺哄我入瓮!” 蒙家二仙闻言,不禁面面相觑。 睡姑所言不无道理,心思敏捷叫蒙家二仙,都不知说什么好。 “哼!”睡姑继续道,“你们正道玩的那一套,以为我不清楚吗?此事是因你们而起,你们蒙家不给我个说法……那好,我就将这事捅出去,让世人评评理!” “且慢!”蒙家二仙顿时脸色剧变,蒙家太上二长老连忙低喝。 但已经迟了! 睡姑直接在宝黄天中,泄露了此事,又赶紧通过自己的人脉,将此事告知了慕容家。 一瞬间,蒙家苦苦遮掩的,蒙屠被杀,追击凶手未果,又连累睡姑丢失了正反狙神针的丑事,就彻底曝光。 “你,你,你!”蒙自在手指着睡姑,双眼简直是要喷火,气愤至极。 蒙家太上二长老也是铁青着脸,眯着眼盯着睡姑,一时间杀人的心都有了。 睡姑面色冷酷,其实心底却在苦笑。 她当然知晓,自己的这番举动,会大大恶了她和蒙家的关系。但没办法! 她必须这么做。 任何的盟约,都有被单方面破解的可能。今日发生的事情,也太过重大,睡姑必须自保。 战力下滑到谷底的她,如何自保? 就算蒙屠死了,蒙家作为超级势力,仍旧不是睡姑一个七转散仙能够对抗的。 在睡姑认为,最好的办法无疑就是借力,让其他蛊仙,让蒙家的竞争对手慕容一族,关注这里,在某种程度上为睡姑撑腰。蒙家就算心有不轨之意,也要收手,毕竟它是一个正道的势力! “睡姑,事已至此,多说也无意义了。不过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,你不必多心,我们此番恐怕是被那人利用了!”蒙家太上二长老声音低沉。 眼下情势,其实很明显。 就算蒙家二仙不是智道,也推算得出来:那凶手穷凶极恶,莫名其妙地杀掉蒙屠不说,还故意留下线索,将蒙家的追兵引到神针谷里来,又借助他们蒙家,将睡姑引走,然后自己方便下手,居然将刺神猬的所有毛刺都拔个精光! “我们蒙家会给你一个交代的!”临走前,蒙家太上二长老留下了这句话。 蒙家二仙一走,睡姑就立即围绕太古荒兽刺神猬,开始布置蛊阵。 蒙家失去了线索,只好往回走。 就算现在他们得到线索,恐怕也要怀疑,这是不是对方又一次的奸计? 问鼎院在飞行,蒙自在忽然开口,眼中凶光缕缕:“这凶手好生狡诈,现在事情曝光,天下皆知,不如干脆一点,将那睡姑认作凶手罢。” 不管睡姑是不是凶手,蒙家若是将她办了,并且一口咬死,也就重振家族声威,解决了这场名誉危机。说不定,还能够得到太古荒兽刺神猬。 蒙家太上二长老叹息一声:“此事我也想过。但一来,以问鼎院对付睡姑和刺神猬,恐怕一时间拾掇不下。这里又靠近慕容家族,没有把握。二来,我们和她之间,还有着盟约,冒然动手,要承受严重的反噬。三来,现在北原的局势和往常是不一样的呀。” 如今,长生天现世,药皇接替成为南荒仙人,长生天统领各大黄金部族。在这段时间里,一直致力于,整合北原蛊仙界的力量。 正道力量,基本上都是黄金家族,这几乎不需要整合。长生天第一步计划,就是先将散修势力,和正道整合起来。 只是之前,被天庭用计,伪装方源,破坏了一次,有些受阻。 不过,长生天仍旧没有放弃,一直在做着这方面的努力。 因此,蒙家作为黄金部族,冒然对付散仙睡姑,一个处理不好,恐怕就会迎来上面长生天的调查和责难。 这一点,才是蒙家太上二长老最为顾虑的地方。 蒙家往回走,方源也在赶路途中。 在他的至尊仙窍之中,静静地躺着一堆正反狙神针。没错,正是他前后设计,也是他下的手。 蒙家的情报,方源知晓的不少,又有智道造诣,设计下来的陷阱,虽然简单,但却有效。 再加上本身运道强盛,睡姑真就被引走,让方源第一次就得手了。 寻常蛊仙,或许难以接近刺神猬,毕竟气息不对。 但方源却有着见面曾相识,完美伪装成睡姑,期间就算刺神猬缓缓睁开双眼,也是临危不乱。 刺神猬又缓缓睡去,方源将它的毛刺都扒光。得手之后,方源也没有对熟睡中的刺神猬再做什么,直接走了。 在他五百年前世,睡姑也是抵抗天庭的强者之一。至于刺神猬,干嘛要抢走? 这对方源而言,是一个鸡肋,反倒不如将它继续留在睡姑手头上,将来睡姑培养出全新一批的毛刺,方源再去偷就是了! 恣意屠戮他人,方源都没有丝毫的心理负担,更别谈区区偷盗了。 “盗天魔尊的确厉害,居然开创出偷道这个流派。”方源尝到了甜头,反思一下,顿时心中感慨不已。 方源和蒙屠一战,就是大盗鬼手一举奠定胜局。若是按部就班,绝不会让方源这么轻松地取得蒙屠的人头。 “在偷道出现之前,蛊仙们打生打死的,也未必能收获多少战利品。但是偷道一出,不用生死激战,就能获取资源。成本降低,效率提升,简直太棒了!” “可惜我现在,却还不是四处偷盗的最佳时候。一来,偷道仙蛊稀少,只有七转大盗蛊顶着大梁。二来,之前在西漠时,就暴露了大盗鬼手,现在若四处作案,恐怕会让人联想起来,又会再算出我的真实身份。” “万我仙蛊方中,还差一份关键仙材。做完这一票,我就收手,赶回琅琊福地,炼制万我仙蛊。” 方源虽然掌握了一些偷道的手段,但目前不能做得太过火。 因为魂魄修行,才是当务之急。 魂魄底蕴一提升,阎帝就能运用更充分,方源战力和计划就有了保障。但魂魄修行,需要胆识蛊,需要魂核,也就需要青鬼沙漠那边供货,算不尽的身份也跟着要继续保密。这是一连串的需求关系。 “哦,对了,也不能让这次事情轻易就暴露出去。”方源嘿嘿一笑,当即在宝黄天传播谣言,说睡姑监守自盗,设计蒙家,其实正反狙神针都让她自己得了,好用来准备渡劫,冲刺更高修为! 真相这样一混淆,更有利于方源隐藏自己了。 至于睡姑,察觉这个谣言后,当即一口老血喷了出来,气急攻心啊! 当然了,这就不是方源关心的问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