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六十三节:雷鬼陨! - 蛊真人

第五百六十三节:雷鬼陨!

?琅琊地灵一脸肉疼之色。 他望着不断下降的海平面,眉头紧皱,心在滴血。 这海水看似普通平凡,其实不然,乃是长毛老祖晚年期间,精心打造成的炼水。眼下只是一海的存量,若是有四海,就能通过秘法,使得量变引发质变,形成人造的天地秘境! 为此,长久以来,琅琊福地就寄托在月牙湖中,通过那里的水道环境,再利用仙劫锻窍杀招,引来水道灾劫,为琅琊福地增添水道道痕。 但现在,为了对抗天庭蛊仙,琅琊福地所有的积累都在迅速消耗,此战之后,必然是消耗一空。 “啊啊啊啊!”琅琊地灵咆哮怒吼,领袖一干毛民蛊仙,驱动天婆梭罗。 银色巨人扑杀过去,一记记仙道杀招发出,照准天庭蛊仙狂轰滥炸。 攻势狂猛凶悍,竟都有八转层次,一时间天庭蛊仙都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,雷鬼真君铠甲破散,缩成一团。陈衣、紫薇仙子接连吐血,凤九歌更是不堪,面白如纸,咬紧牙关,依靠命甲仙蛊死撑! 四海皆准杀招,本质上还是炼道,发动整个琅琊福地中的炼道道痕,这是长毛老祖一身的积累。 此招敌我不分,方源置身其中,也要中招,但毛民却活动自如。归根结底,乃是因为毛民身怀炼道道痕! 而琅琊地灵一席人发出的杀招,亦都是炼道杀招,因此受到四海皆准的增幅,每一击都势大力沉,威能浩荡凶恶,有着八转一流的水准。 至于银色巨人也是活动自如,皆因此阵乃是上古战阵,并非仙蛊屋。天婆梭罗因人而异,此时毛民蛊仙们联手催动,就是炼道巨人。 也正因如此,方源和其他三族的异人蛊仙,都没有参与进攻。 若是动手,反而会受到四海皆准的压制,讨不了什么好。 “杀,杀光他们!” “琅琊底蕴,果然深不可测。” 三族异人蛊仙纷纷惊叹,方源却是眉头紧锁,对琅琊地灵道:“太上大长老,你们全力出手,攻势虽猛,却无法一锤定音。四海皆准更不能持久,时间有限得很,还有什么手段,再不用的话……” “我知道,你闭嘴!”琅琊地灵怒吼,双眼充血,龇牙咧嘴,表情凶狠,心中焦躁不安。 场面上,他虽然占尽优势,但天庭四仙却怎么也杀不死,宛若海岸上的礁石,任凭浪潮如何汹涌澎湃,仍旧岿然不动。 十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去,尽管银色巨人爆发出史无前例的攻势,但天庭四仙仍旧健在,而琅琊福地中的海水已经彻底干涸,一滴炼水都不剩下,露出难看的海床。 “该我们还击了。”雷鬼真君深呼吸一口气,满脸狞笑,浑身上下开始重新凝聚漆黑战甲。 “不愧是长毛老祖的遗地。”陈衣兴叹,治疗自己,伤势迅速回复。 天庭蛊仙的底蕴同样雄厚,顶住银色巨人的攻击,仅仅只是受了一些小伤。 “是你们逼我的,是你们逼我的!”看着天庭蛊仙欺近,琅琊地灵口中呢喃,忽又狂啸,“来吧,嫌命长的就来吧!” 四海皆准无法克敌,琅琊地灵又悍然掀出另外一张底牌。 轰隆! 一声雷响,妖艳的红光猛地爆闪,转眼间,覆盖整个琅琊福地。 “这是?!”天庭四仙纷纷面色剧变,惊骇绝伦。不管是运筹帷幄的紫薇仙子,还是力战过幽魂的雷鬼真君,还是曾位高权重,执掌一派的陈衣,亦或者惊才艳艳的凤九歌,都再无一丝淡定之色。 方源也看得呆住,记忆中的一幕在他的脑海里迅速浮现出来,他脱口而出:“偷生?” 其他毛民蛊仙一脸懵懂,他们也不知道这张底牌是什么,琅琊地灵则诧异地望了方源一眼:“不错,这就是盗天魔尊的八转偷生仙蛊!你居然也知道?” 方源心头一震,琅琊地灵手中居然就藏着偷生仙蛊。 方源知道偷生蛊,还是在盗天梦境之中。没想到盗天魔尊将这只仙蛊,留给了长毛老祖。 防御! 天庭四仙拼尽全力,防御自身。 他们此刻心中紧张,是之前的成百上千倍! 因为他们也辨认出来,这是偷生仙蛊散发出的红光。 下一刻,充天彻地的红光猛地收缩,宛若万千利箭射出去后,又时光倒流似的,回到弦上来。 红光带走的,不是别的,正是一切生命体内的寿命! 眨眼间,凤九歌就从一位丰神俊朗的青年男子,变成了头发霜白,面皮耸搭的老头子。 紫薇仙子大吐一口鲜血,满脸皱纹丛生。 陈衣亦狼狈不堪,满头青丝寸寸断裂,发丝四处飞扬。 而雷鬼真君则捂住心口,原本她是少女模样,娇嫩如花,红光回收之后,她已经彻底转变成老妪,白发苍苍,老眼昏花,虚弱无比,张口艰难呼吸,嘴里已经没有几颗牙齿。 “好!”见到这一幕,方源大喜。 天庭蛊仙虽然强大,但他们多数在仙墓中沉眠,不到万不得已,绝不苏醒。因为他们几乎用尽了延寿之法,本身寿命有限,活不了多久就会老死。 而现在琅琊地灵利用偷生仙蛊,简直是照准了这个弱点,把天庭四仙往死里整!一下子抓住了天庭蛊仙的命门。 “不过,琅琊地灵终究只是催动偷生仙蛊,不是杀招,效果单一。天庭蛊仙急切间催动的手段,都有防护之能,只是不能全数防护。” “还有,这偷生蛊也是敌我不分,这一次连银色巨人都防护不住,我方蛊仙也都中招了。”方源看向自己,他也是满头华发,苍老不堪。 不过没有关系,他有四千多年的寿蛊。当即用了多只,又恢复成少年模样。 至于其他异人蛊仙,本身就比人族长寿得多,就算没有延寿法门,也能支撑得住。甚至那些凡人毛民,都能支撑。 这也是为什么,琅琊地灵将这偷生仙蛊压在手中,直到现在才用了。 “天庭蛊仙再强,又能如何?我们和他们拼命!太上大长老,再用偷生啊!”方源眼中凶芒爆闪,催促琅琊地灵。 琅琊地灵却苦笑:“当初,盗天魔尊害怕这偷生仙蛊为祸世间,虽然留给本体,却布置了手段,只能催动三次,就会自毁。” “什么?盗天魔尊竟有这等慈悲心肠?”异人蛊仙们惊讶无比。 反倒是方源,联想到曾经的盗天梦境,心中了然。 “不管两次还是三次,现在不用,还待何时!”方源再催。 琅琊地灵狠狠点头,再次催动偷生仙蛊。 转眼间,红光一放一收。 “呃……”雷鬼真君发出一声虚弱的叹息,“想不到我……井斓……竟战死于此地啊。” 她强睁着双眼,但终究太过无力,眼皮子又缓缓合上。 她——老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