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六十四节:该撤了 - 蛊真人

第五百六十四节:该撤了

?“井斓前辈!”紫薇仙子发出一声悲鸣。 陈衣、凤九歌二人的脸上亦都流露出悲伤、仇恨、愤怒等等情绪。 井斓的死,出乎他们意料。因为他们也没有料到,琅琊福地当中竟然还收藏着偷生仙蛊! “不是说,盗天魔尊在神秘失踪之前,感念偷生蛊太过厉害,落到别有居心的人手中,会遗祸世间,便连同蛊方一起毁了吗?”紫薇仙子紧皱眉头。 很显然,这是一个错误的情报,但却被天庭误以为真。 紫薇仙子想要搞懂其中内幕,只有俘虏了琅琊地灵去拷问了。 毕竟当年,盗天魔尊请长毛老祖出手炼蛊,他们有什么内部的交易,又是如何放出风声,把天庭都哄骗过去的,也只有他们当事人才清楚了。 “哈哈哈!”琅琊地灵大笑,“真以为我琅琊派是那么好欺侮的吗?这一次你们个个都要死!” “小心!”方源却忽然大呼提醒。 “什么?”下一刻,琅琊地灵发出惊呼。 因为他看到井斓虽已阵亡,但她的心脏却开始绽放出刺眼的雷霆光辉。很快,井斓老朽的身躯就被雷霆心脏的炙热电流,全数融化。 这些电流充斥整个漆黑铠甲,随后无人主持的铠甲,竟然高高扬起头颅,昂首挺胸,恐怖的气势爆发出来,大有擎天踏地的威仪! “这?!” “她不是死了吗?” “不妙,大大的不妙了!” 异人蛊仙们纷纷惊呼失色。 方源满脸凝重,说出自己的推测:“雷鬼真君的确是死了,但是她的黑甲本质上是魂道。她虽然老死,但铠甲健在,等若留下了一个特殊魂魄。最关键的是她的心脏,似乎是最后的底牌,威能浩荡,必须小心防范!” 说时迟,那时快,雷鬼真君的铠甲猛地暴射,宛若一道流星,冲向银色巨人。 无边的湛蓝电流,从漆黑铠甲的缝隙,不断泄露,汇集成长达数丈的焰尾。 快快快! 铠甲的速度极其迅猛,经过方源的提醒,毛民一方心里都有防范,但他们根本就没有时间催动杀招闪避。 因为铠甲冲得太快! 雷鬼真君最擅长的,是腾挪转移,本身实力是八转一流,但速度方面一直都是八转巅峰。 而如今雷霆铠甲暴射,这样的速度,已经脱离了八转巅峰,达到准九转的地步! 银色巨人避无可避,闪无可闪,被雷霆铠甲击中。 “我们撤!”紫薇仙子眼皮子直抖,想要撤退,但也来不及! 轰——! 剧烈的炸响,在下一刻陡然爆发。 亿万道闪电,交织狂舞,中央地带更是因为雷电太过浓郁,形成雷池电浆! 一时间,天地皆白,光线刺眼至极。无数仰望天空的毛民凡人们,在这一刻痛嚎哀哭,紧捂双眼,或是满地打滚,他们只是看了一眼,都成了瞎子。 光线迅速消散,无以伦比的气浪,开始卷席四面八方。 就连紫薇仙子等人,也都被推散开去,身不由己,宛若大海中狂风暴雨下的小舢板。 整片云盖大陆从中央,炸出一个巨大的空洞,数万里方圆。 整个琅琊福地都在剧烈颤抖,原本肉眼可见,散发出道痕光晕的炼道道痕,在爆炸的范围内,尽数消弭,被摧毁得一个不剩。接近爆炸范围的炼道道痕,数量上亦都大幅度减少,剩下来的都是暗淡无光。 爆炸的中心地带,一片空白,只有数位蛊仙宛若蚂蚁般,悬浮在偌大的空中。 “咳咳咳!”幸存下来的异人蛊仙,都是七转修为,战力雄浑之辈。他们不断咳嗽,大吐鲜血,狼狈不堪。 琅琊地灵更是浑身虚幻,缥缈若光影泡沫,处于涣散的边缘。 唯有方源一人,毫发无损,面色铁青,全身笼罩着逆流护身印,也是虚弱见底!至尊仙窍中的逆流河,因为这一击,瞬间消耗了完整总量的一成! “不愧是曾经抗衡幽魂魔尊的八转强者!就算是死了,都能反扑!” “这一招是将她全身的雷道道痕,浓缩在心脏一点,全部爆发,威能恐怖绝伦。” “而事后战场上,却是一点雷道道痕都不存在,说明她已经将雷道道痕运用到了极致,绝对有雷道大宗师的境界。” 方源脑海中,思绪如电闪雷鸣一般。 他虽然没有受伤,但也损失不轻。 雷鬼真君的这最后一击,绝对有准九转的程度。爆炸发生时,首先是银色巨人抵挡,银色巨人瓦解之后,才是方源的逆流护身印来抵抗。就算这样,逆流河也瞬间损失了全部总量的一成。 逆流河一直在支撑着逆流护身印,并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,方源多次运用,如今也只剩下总量的六成了。 方源的情况还算好的,其他人的情况就很惨重了。 银色巨人崩溃,杀招反噬,再加上雷鬼真君的最后雷爆杀招,超过一半的异人蛊仙当场阵亡,尸骨无存,魂消魄散,只有仙窍遗留。 余下众仙亦都各个带伤,脸色惊恐,也有一些甚至被炸懵了,此时还面无表情。 雷鬼真君这一爆,可以说让整个异族大联盟都元气大伤! “全力保护琅琊地灵,我们掌握着偷生蛊,还可再战!”方源大声提醒,同时迅速飞到琅琊地灵生前,护住他。危急关头,还得靠方源来主持大局。 “没错,我们……还有偷生仙蛊!”战局终于到了最关键的时刻,这个时候,琅琊地灵也知道不是悲伤愤怒地发泄情绪,而是立即着手,开始第二次催动偷生仙蛊。 “快动手!!!”紫薇仙子、陈衣二人杀奔过来。 眼看着偷生仙蛊就要再次被催动,他们怎可能不急? 仙道杀招——因果神树! 陈衣殿后身躯猛震,无数青烟缭绕升腾,汇聚成一棵巨大的神树。 而紫薇仙子则发动猛攻。 仙道杀招——哀莫大于心死! 她直接催动最强的攻伐手段,哀愁之意,迅猛扩散,不见丝毫绚烂的光影,守护在琅琊地灵身边的异人蛊仙们,就都一个个浑身抽搐,下意识地捂住心口,随后双眼一翻,神秘死亡! “毛六!”方源低呼一声,紫薇仙子的攻击防不胜防,毛六在雷爆中勉强幸存下来,已然是重伤濒死,此刻再受一记紫薇仙子的拼命手段,终于顶不住,牺牲了。 方源面色剧变,他虽然仍旧毫发无损,但至尊仙窍内的逆流河,再次狂降一成。这说明紫薇仙子的杀招,完全能和雷鬼真君的死后自爆相提并论! “不——!救我!”琅琊地灵怒吼,他用力抓住方源的胳膊,动用防御杀招全力抵抗紫薇仙子的攻势。 方源看着他,却是爱莫能助。 因为逆流护身印只能护持他一人,不能蔓延到琅琊地灵的身上去。 “太上大长老,你此刻已经不能兼顾,无法催动偷生仙蛊。为今之计,只有一个,那就是将整个琅琊福地搬迁到我的仙窍里去,方能有一线生机啊!”方源苦劝,情真意切。 但琅琊地灵却断然拒绝,他把双眼圆瞪,怒视方源:“不,此法不行,我还能战!” 砰。 下一刻,他达到极限,防御手段被悉数攻破,整个身躯都爆炸成无数碎片,当场灭亡,分崩瓦解! “干掉了!”紫薇仙子见此,顿时心头一松,差点一头栽倒下去,当场昏死。 哀莫大于心死杀招的后遗症极大,紫薇仙子心中苦笑,这次催动之后,还不知要休养到什么时候。 “琅琊地灵,真该死……”方源眉头紧皱,狠狠咒骂一声,“但我并非丧失了全部机会!说不定……” 下一刻,在琅琊地灵爆炸身亡的地方,又浮现出一个身影。 他白胡子白眉毛,正是前任白毛琅琊地灵。 琅琊福地中有着两种执念,地灵也就分了两种,黑毛地灵被杀死,白毛地灵便再次登场。 “什么?第二个琅琊地灵出现了!”紫薇仙子眉宇紧皱,她并非不清楚这个秘密,但对哀莫大于心死杀招自信,觉得两个地灵同为一体,可以一齐除去。 但事实摆在眼前,琅琊福地的玄妙还要超出她心中的估量。 紫薇仙子虽然还能催动哀莫大于心死杀招,但时间上却来不及。而寻常手段,能够袭杀了有方源护卫的琅琊地灵吗? 紫薇仙子却不慌张,反而嘴角微翘,转攻为守,护卫同伴。 她的同伴正是陈衣。 陈衣催动的因果神树上,已经结出了一个硕大的果实来。 “有因才有果,有果来灭因!”陈衣咆哮,猛地伸出右臂,抓住这颗果实,狠狠一捏。 噗。 果实被瞬间捏碎,紫色的果汁宛若毒液,不可避免地洒在陈衣的脸上和身上。 嗤嗤嗤嗤…… 剧痛袭来,陈衣发出惨嚎,脸上身上都被果汁剧烈腐蚀,一块块的皮肉烂掉,几个呼吸间就融化了筋肉,露出森森白骨。 陈衣付出如此惨重代价,不惜弄得自己伤重濒死,强行催动因果神树杀招,自然是有着目的! 琅琊地灵神色剧变,沉声道:“偷生仙蛊竟被他们毁了!” “唉!”方源深深叹息,再劝,“为今之计,只有将琅琊福地都融入到我的……” 话还未说完,就被白毛琅琊地灵打断:“不用,我琅琊福地还有底牌!这是曾经我的本体和巨阳仙尊的协议。若今后福地有灭亡危机,就可求助长生天,令巨阳后辈出手相助。而我福地则要并入长生天,依附于它,地位平等!” 说着,一道仙门在福地深处轰然打开。 几个呼吸之后,传奇太古荒兽毛里球首当其冲,冲破层层土地,杀奔上来。 在它身后,又有数位蛊仙,俱都八转气息,来势汹汹。 “琅琊福地已经是我长生天的地盘了!” “天庭!你们的爪子比我毛里球还要长啊,今天我都给你们剁掉,哈哈哈。” “方源也在,杀了他,报八十八角真阳楼倒塌之仇,还要夺回运道真传!” 一时间,强援到来,战局被彻底颠覆。 “唉……”方源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,他在心中对自己道,“该撤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