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二节:非方源莫属!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七十二节:非方源莫属!

?酒席上,一时间鸦雀无声。 所有人都愣住,呆呆地看向方源。 他们没有想到方源这么回答,直接承认,还如此坦诚。 “还是太年轻啊,居然这种话都说出了口。” “哼,这话一说,就意味着整个政治前途的毁灭。” “今后这方源再也不足为虑了……” 家老们心中思绪翻腾。 狼潮进行到这里,大局已定了。接下来的几个月内,只会有小股狼群出没,并且随着狡电狈的不断召回,以及蛊师们的清剿,到了年末电狼将会基本消失。 但争斗却从不会停歇。 有人的地方,就有利益。有利益的地方,就有争斗。 狼潮下,是人和狼的争斗。如今狼潮中最艰难的时刻已过,家族之间的内斗则露出水面,转为主要矛盾。 狼潮冲击山寨,很多蛊师身死,旧有的势力被打破,这些势力原先掌控的利益,失去原主人,自然需要重新分配和瓜分。 在古月一族的高层,原先众多家老,分食着整个山寨的利益蛋糕。但如今只剩下方源等不到十位家老,蛋糕却仍旧在那里。 要瓜分这块大蛋糕,自然就需要较量。政治上的斗争,虽然没有狼潮这般刀光剑影,血雨腥风,但是阴谋算计,冷风陷阱,亦是深沉艰险。 原本方源作为唯一的新晋家老,势头很足,风头极盛。但如今他坦然承认,自毁政治前程,就等若放弃了和其他家老竞争利益蛋糕的机会。 一下子,方源在众家老心中的威胁程度,就降低了很多倍。 看向方源的众多目光中,蕴含的压力明显在减缓。 这时,族长古月博轻叹一口气:“既然方源你已经承认,那么身为族长,不得不对你此番的临阵脱逃进行处置。按照祖宗传下来的家法,临阵脱逃者,将剥削家老的职位。但最终的结果,将由我和其他几位家老联合商议,酌情处理。但不管结果如何,都希望你能够接受。” 其他人脸色各异。 方源点点头,没有开口,似已认命。 古月药姬自断一臂,保住性命。这样的狠辣和决断,方源亦有。只是他舍弃的更多,将家老的身份都舍去了。 他现在最大的麻烦,是突如其来的铁家父女。若是掺和到政治漩涡当中,受到政治倾轧,势必情形将更加危险。 “舍得,舍得,取舍之间,就是人生。家老这身份,本来就是为了更好的修行,才拿来用的。我为了永生而踏上魔道,连命都可以舍弃,还有什么不可舍的?家老之位,哼……” 方源心中没有一丝懊恼和后悔。 这是最明智的抉择。 而且,虽说会有惩罚,但力度必定轻微。 毕竟现在家老稀缺,他身为三转蛊师,力量必须得到重视。族长一方面要惩罚,另一方面也要借助方源的力量,来稳住山寨大局,因此也要安抚他。 至于其他家老,方源已经退出了这场关键性的政治博弈,已经没有威胁性了。更不会对方源赶尽杀绝,万一逼得方源反击,岂不是自找苦吃? “虽说有着家族制度,但制度是什么?呵呵,制度都是上位者维护利益的工具。一方面它主宰和分割下层群体的利益,另一方面也是上位者之间协调彼此的游戏规则。”方源心中冷笑,对于这些方面,他洞若观火,看得极为透彻。 “现在最关键的,还是铁家父女。真是该死,居然比我预料中来得更快。狼潮还未退去,他们就到了。哼,不过这样的举止行径,倒是符合铁血冷嫉恶如仇,奋不顾身的性情。” 一想到这里,方源就心生压力。 尽管铁血冷受了伤,但其战力绝非方源可以比敌。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就是这个道理了。 “我要离开山寨,又需要避免铁家父女的追捕,该怎么破局?” 方源苦恼。 这铁家父女,绝非贾富那般容易糊弄。再者,他方源修为低微,纵然有千般妙计,但没有实施的能力,为之奈何? 三转和五转,这实力差距很大。 “诸位我有话说。”就在这时,一直沉默的古月漠尘忽然开口。 他脸色苍白,拖着重伤之体来此,也没有能饮酒,只是喝茶。 但他接下来,却是语出惊人死不休:“有一件事情老夫必须坦诚,方源大人之所以未能及时出现战场,乃是老朽所为。” “什么?” 一时间,其他家老都微微吃了一惊。 “哦,此话怎讲?”古月博问道。 方源亦投去一道目光,只是隐藏住了惊讶。 这古月漠尘怎么会为自己说话? 要知道自己和漠脉早有旧怨,之前甚至杀了一位漠脉家奴,分尸送礼过去。 古月漠尘接着叹气:“实不相瞒。我的孙女古月漠颜已经深深地爱上了方源家老,在此之前,她亲自哀求我,跪在地上哭泣,不愿看到方源去战死沙场。老夫就这么一个小孙女,起了私心,就将方源强留在府内,迷昏了他。直到追击雷冠头狼,老夫才放其出去。所以千错万错,都是老夫的错。和方源家老没有关系。” “什么?” “哦,真的是这样?” 家老们露出怀疑之色。 古月漠尘的话,也太扯了点,可信度一听就不高。 “年轻人的情情爱爱,实属正常。”古月博点点头,意味深长地看向方源,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些端倪来。 但方源已经垂下眼帘,脸色平静,看不出任何喜怒。 “先前方源和赤脉走的很近,怎么这一次也漠脉也搭上关系了?”族长心中暗忖,有些不大托底了。 其他家老也在交换眼色,一时间没有搞清楚古月漠尘为何这么偏袒方源。 他这样说话,为方源开脱,是在牺牲自己的名誉,毁坏自己的政治前途! 古月漠尘接着道:“方源家老,为了维护老夫的名誉,甘愿自己承担骂名。但老夫之前已经错过一次,怎么能再错一次。真相就是这样,该怎么处罚,请族长大人明示。老夫认罪伏法。若是要剔除家老身份,老夫也是甘愿。” 族长连忙摆手:“漠尘家老劳苦功高,这么做也可理解,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?如今家族百废待兴,正需要您这等肱骨之臣。只是这到底是私情,如何处罚,还需要商量。今日有贵客临门,先不说这些,来,铁兄,在下和全体家老一齐敬您一杯!” 说着,古月博就站起来。 其余家老也跟着站起,举起酒杯。 “诸位客气了。今后还要叨扰诸位,希望诸位能够体谅。”铁血冷不端架子,亦站起来,饮下一杯酒。 …… 漠脉大院内,草木芬芳,假山清泉,流水潺潺。 夜空中,明月如盘而高悬。 酒席早已结束。 方源端坐在院中的凉亭内,倾听着耳边的泉水之音,面色平淡地放下手中的茶杯。 在他对面坐着的,正是古月漠尘。酒席散场后,他便邀请方源来此坐谈。 “来,再喝一杯茶,这竹叶青水茶,正好解酒。”古月漠尘微笑着,亲自为方源斟水。 方源神情平淡,看着茶水又添满,只说了一声:“的确是解酒的好茶。” 说完,他就把视线移向亭外。 只见明月苍白,洒下一片清辉。月下庭院静谧幽雅,但风中阴影斑驳,隐约可见这赤脉大院的正由盛转衰的落魄气象。 在酒席期间,方源已经窥破了古月漠尘的想法。现在看这景象,更是心中笃定。 漠脉没人了! 在先前的狼潮中,作为漠脉继承人的古月漠北,不幸丧生。 战场上,总是意外最多的地方。尽管漠脉已经尽了最大可能,对继承人进行了保护。但在狼潮之下,人人自危,很多时候连自己都照顾不了,更何谈照顾他人? 古月漠北一死,整个漠脉就失去了继承人。 虽然漠北还有亲姐姐漠颜,但家族体制,祖宗传法,历来重男轻女,家业亦只传男不传女。 就算将来古月漠颜,成了三转,晋升为家老。但她的家业,亦不代表赤脉正统,只属于她自己。若将来嫁人,这家业就转为她的夫君名下。 一个家族中的政治势力,若丧失了继承人,那就是没有了前景,不会有人追随的。 漠脉已经陷入了艰难处境,面临着崩溃的危机。 但天机常留一线,漠脉并非绝境,还留有一丝希望。 这丝希望就在古月漠颜的身上。 她虽是女儿身,但却可以嫁人。 这女婿若是入了漠脉的门,在身份上就能说得通,也能继承漠脉! 古月漠尘一边品茶,一边等候着方源发问。 但方源一直没有开口的迹象,这让古月漠尘有些沉不住气了,不禁在心中暗骂小子狡诈。 他有求于人,不得不首先开口,问道:“不知道方源家老,对我漠脉如何看法?” 他身上有说不得的苦衷。 自从重伤之后,他的修为就已经落到二转境地,再无一丝重回三转的可能。 他现在只是靠着蛊虫,遮掩了真实气息。但纸遮不住火,总有暴露的一天。 唯一的继承人已经陨灭,自己落到二转,也会失去家老身份。古月漠尘现在急需一位撑得住场面的外援,来镇守住场面。 昔日,他位高权重,漠脉占据了庞大的利益蛋糕。如今家族势力重新洗牌,他不求更多的利益,只要将手中的这部分守住,就是最大的胜利。 他左思右想,最理想的人选非方源莫属!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