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二节:埋伏反算 - 蛊真人

第五百八十二节:埋伏反算

?宝黄天中,价值越高的货物,散发出来的宝光就越是巨大明亮。 在这块摊位上,这里的宝光一直都保持着高亮的状态,和周围摊位比较起来,它就像是大量火炬旁的篝火。 南疆蛊仙铁区中的神念,就在这个摊位上停留环绕。 “我要买三千头铜龙鱼。嗯……”略微犹豫了一下,铁区中又接着道,“还有两百头银龙鱼。” 交易很快完成,铁区中为此付出了一笔不菲的仙元石。 当他抽回神念,本体还在南疆的天空中飞行着,视野中一片云雾缭绕。 铁区中心里的担忧,放下了大半。 “有了这些龙鱼,我的七转刃蛊喂养问题,就暂时解决了。不过龙鱼只能算是临时的替代品,要真的一劳永逸,自给自足,还是得在仙窍里建设出白钢汁的资源点啊。” 白钢乃是六转仙材,地脉精华之一。白钢汁则是七转仙材,往往只有大规模的白钢中心,方有那么一小碗的白钢汁。 铁区中要建设出能够自产白钢汁的资源点,却是任重道远的大计划了。 但若不从根本上解决,一次次购买龙鱼喂养七转刃蛊,长期以往,成本很大,极不划算。 蛊仙修行,不只是打打杀杀,这种经营后勤,往往还更加重要。 想到白钢汁,铁区中不由地将目光投向身体右侧,在数百步之外,就有一位蛊仙与他同行。 “商虎杖仙友。”铁区中传音。 商家蛊仙立即回应,神情紧张:“铁家仙友可是发现了那方源老魔的踪迹?” 原来,铁区中、商虎杖两位七转蛊仙,乃是南疆正道势力抽调出来的人员,专门来通缉追缴方源。 因为陆畏因的主动参与,使得追击方源的队伍,一直都吊在方源的身后,时不时地得到方源的最新踪迹。 这一次群仙赶赴到南疆东南,陆畏因建议之下,八转宙道蛊仙夏槎便下令,蛊仙两两联手,四处搜寻,找寻新的线索。 商虎杖、铁区中正是其中一对。 铁区中微微一笑:“商家仙友不必紧张,我只是想询问一下,有关白钢汁的事情。” 商虎杖听了大概,微微放松下来,也笑道:“原来区中仙友是想建设白钢汁的资源点,满足喂养刃蛊所需。这不难办,商家的确可以办到。只是价格方面……” 两人讨价还价一番,商家最终的开价不算低,但铁区中心意已决,咬牙接受了这个价格。 做成了一笔大买卖,商虎杖的笑容又多了几分,他交口称赞道:“区中仙友此次决心建设资源点,实乃明智之举。虽然一次投入很大,但长期看来,却是实惠得多。” “是啊。就像这次我收购龙鱼,来替代一部分的白钢汁。长期下去,花销甚大。”铁区中感慨道。 商虎杖忽然目光一闪:“龙鱼?实不相瞒,我商家也在宝黄天中有着龙鱼的摊位。里面不仅有普通龙鱼,还有铜龙鱼。哎呀,区中仙友和不早说,我还能给仙友一些实惠呢。” 铁区中呵呵一笑:“原来商家也做龙鱼买卖?” “我们商家对任何生意,都感兴趣。这龙鱼买卖,铁区中仙友也应当清楚,最大的龙鱼生意巨头就是那方源!我们买卖龙鱼,可不能便宜了这个魔头去!来来来,这摊位我介绍给你,绝对是自家人。和其他人交易,恐怕都有资敌的风险呀。”商虎杖态度十分热情。 铁区中只好连声道谢,尽力敷衍,心中却不以为然。 就算商家有折扣优惠,但龙鱼的价格,还是偏高。并且摊位上,只有铜龙鱼,没有更高一层的银龙鱼。 方源斩杀秦百合、尤婵,夺得龙鱼生意第一巨头的宝座。此时,紫薇仙子自然清楚。之前她在宝黄天中大肆暴露方源的情报,除了大盗鬼手等等之外,龙鱼生意这块自然也不会放过。 所以,全天下的蛊仙便都知道了,方源在宝黄天中贩卖龙鱼生意,极其红火,规模世间第一。 于是很自然的,方源又狠狠地收获了一批其他蛊仙的“羡慕嫉妒恨”。 影响是不可避免的,但是龙鱼生意因此受到的实际冲击,却小得可怜。 铜龙鱼之前已经被仿造出来,但生产的成本,却比方源的要高得多。如此一来,便导致其他货源的铜龙鱼,价格普遍高于方源,根本就竞争不过方源。 除此之外,银龙鱼几乎是方源独有之物,目前有志于龙鱼生意的蛊仙们还仿造不出。这就是方源的巨大优势。 有这两者因素,方源在龙鱼生意这块的第一地位牢不可破。 当然,方源也不可能始终只用一个身份贩卖龙鱼,他分开多个摊位,造成许多蛊仙仿造出银龙鱼的假象,大肆贩卖,日进斗金,轻松捞取一笔笔的仙元石。 “即便如此,我手头上的仙元石,反而越来越少了啊。”方源叹息。 修复荡魂山,消耗了方源大量的仙元,而仙元则主要是由仙元石汲取过来。方源消耗猛烈,单靠仙窍自产,根本跟不上。 不过,让方源欣慰的是,在他全力投入之下,荡魂山已经修复到了六成。魂道道痕由量变引发质变,已经可以产出胆识蛊了。 只是胆识蛊的产量,非常低下,惨不忍睹,还需要方源继续修复荡魂山。 “龙鱼生意,利益太大。不提越来越多的势力、蛊仙都插手此处,单单天庭必定是要来打击我的。只是目前,银龙鱼难以仿制,普通龙鱼、铁龙鱼、铜龙鱼的生产方式,他们也不如我的优秀。” 假以时日,方源的优势会越来越薄弱。尤其是天庭俘虏了魔尊幽魂,一旦搜魂出相应的食道传承,那么方源在龙鱼生意上,比将遭受最严峻的挑战。 方源知道,他需要开拓新的财源了。 龙鱼生意不可期待,胆识蛊更是早已经曝光,就算独一无二,但因为青鬼沙漠那边计划搁置,方源缺乏大量魂魄,胆识蛊的产量不会可观。 虽然方源早已经着手准备,比如雪怪,又比如灵蛇,但这些项目都差强人意,并不出色。 尤其是方源还打算炼制宙道仙蛊。 光阴飞刃杀招,需要特定的宙道仙蛊。方源思前想后,决定在这方面尝试一番。毕竟原版的光阴飞刃,攻伐威能十分可观,还有发展前景,方源并不甘心就这样放弃。 “嗯?”就在这时,方源忽然神色一动。 下一刻,南疆蛊仙的身影,就浮现在他的周围,将他重重围住。 为首的老妪,正是八转宙道蛊仙夏槎,她望着方源冷笑:“方源小贼,你终于还是落到我的手中了。” “陆畏因大人出手,果然非同凡响,真正这次就找到了这魔头!”商虎杖大笑起来。 “杀,杀了这魔头,永绝后患!”铁区中舌战春雷,杀气腾腾。 天庭内应刘浩面色阴沉,仙窍中的定空仙蛊蓄势待发,此蛊正克制定仙游,能使得它在一定范围内,无法催用。 陆畏因则沉默不语。他戴着斗笠,谁也看不清他此刻的神情。 方源却也笑了:“你们来的有些慢,但终究是来了,不枉费我一番算计。” 南疆群仙原本气势汹汹,听闻此言,气氛顿变。 夏槎眯起双眼,眼中阴芒闪烁:“哼,小贼,你此番死到临头,还想诈我?” “不错,他定是虚张声势!我们此行可是有着夏槎大人亲自出手,为我们遮掩了行迹。”有人叫道。 方源嘴角溢笑:“我当然没有察觉到你们的踪迹,不过呢,我却可以察觉到你们推算。你们觉得,我故意留在南疆,留下线索,又让你们频繁推算我,是为了什么?” 下一刻,轰然一声,大阵开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