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五节:夏扇 - 蛊真人

第五百八十五节:夏扇

?越来越多的年兽,闯入战场,和南疆群仙们绞杀在一起。 时间逐渐流逝,南疆群仙们的战斗状态,在不知不觉间,又悄然下滑一大截。 这些年兽,他们都要杀吐了,但杀不胜杀,绵绵不绝。原本针对方源而精心准备的杀招,还有蛊仙之间的绝妙配合,都用在了这些愚蠢的年兽身上,叫人无奈至极,又疲累欲死。 年流伏诛阵可算是三阵合一,而这里的光阴支流,又规模庞大,再加上方源等人全力主持,威能浩瀚,叫这些追兵吃尽苦头。 片刻后,就连陆畏因都气喘吁吁起来。他不仅是以一人之力,对抗两头太古年兽,实际上还在暗中支持那些七转蛊仙。 太古年兽败了一头,就被方源收走,在幕后奴役。然后很快,就会有另外一头太古年兽被吸引,参入战场。 陆畏因、夏槎的肩头,始终都保持着巨大的压力,战况一直都很激烈。 不过,南疆群仙亦有不少进展。夏槎至那次之后,又发现两处阵眼,一一摧毁。这两处阵眼毁掉,却没有再化成漩涡巨门。如今的年流伏诛阵,最多只有三个漩涡巨门,这是能力的上限。 这样的激斗,又整整持续了一天。 方源麾下共添了七头太古年兽,而阵眼也被夏槎摧毁了九个。 整个年流伏诛阵已经开始摇摇晃晃,远不如之前那般严整稳固。 “火候到了。”方源冷笑一声,终于亲自出手。 仙道杀招——大盗鬼手! 一只狰狞大手,掀起阴风,从一头上古年兽的嘴巴里猛地飞出。铁区中猝不及防,被这大手捞中,当即失去一只仙蛊。 “我的七转刃蛊!”他猛地大吐一口鲜血,杀招反噬,身受重伤。更叫他心中滴血的是,那只七转刃蛊竟被方源夺走,损失惨重! “哈哈哈,不错,不错,果然是刃蛊。”方源欣慰一笑,这只刃蛊正是他目前所需,光阴飞刃杀招的核心仙蛊之一。 “铁家仙友,支撑住,我来救你!”商虎杖等人见铁区中遇袭,连忙拼命杀出一条血路,赶来支援。 方源隐于幕后,冷笑连连。 他没有对铁区中赶尽杀绝,而是围点打援。 “不好!” “糟糕,这是埋伏!” “我们中计了!!” 赶来救援的南疆蛊仙纷纷遭袭,被大盗鬼手得逞,盗来数只仙蛊。 “大家小心,这些年兽当中有的受方源奴役,十分危险!!”商虎杖来不及为自己失去的仙蛊惋惜,被吓得一声冷汗,在战场中高声喊叫。 若是开战之初,南疆群仙战力完整,大盗鬼手根本靠近不了他们身边。但现在,他们疲累欲死,战力下滑非常严重,注意力也降至谷底,方源的大盗鬼手就有了发挥空间。 大盗鬼手本来就相当隐蔽,方源又耍弄诡计,将它们藏身在上古年兽的口中。 南疆群仙被这一手都惊得炸毛,纷纷加紧攻势,全神戒备,任何年兽想要靠近身边,都会提前打杀。 一时间,南疆一方又占据上风。 方源好整以暇,不再出手。 很快,南疆蛊仙们的攻势又下滑下来,他们战斗得太久,这样狂猛的攻势根本无法保持多久。 方源瞅准战机,再度开始下手。 南疆蛊仙陆续遭殃,很快就有数只仙蛊被方源盗取出来。 方源的大盗鬼手,一次只能发一只,但在年流伏诛阵中,他却能借助大阵威能,同时催发三记。 不像是在紫宸断命这样的仙道战场中,大盗鬼手会受到战场环境的压制。这大阵空间,别无道痕,大盗鬼手虽然不会受到增幅,但至少能发挥出最基本的实力。 那杀招流年不利,随着年流伏诛阵,早已经施展出来。方源运势压制之下,这些南疆蛊仙被盗走的仙蛊,要不是他们杀招的核心,就是方源正需求之物。 这一轮盗取,数位南疆蛊仙因杀招催动失败,遭受反噬而身受重伤。 但令方源遗憾的是,陆畏因、夏槎二人的防御仍旧是滴水不漏,两记大盗鬼手刚刚出现,就被他们二人囚禁扼杀。并且二人还有余力,去支援救护其余七转蛊仙。尤其是陆畏因,虽是没有攻伐手段,但护卫七转同伴却是极其到位。若非他存在,早就有蛊仙陨落了。 方源此时没有去施展引魂入梦。 引魂入梦杀招暴露的时间有些久了,五域蛊仙都有了一些针对的防备手段。更关键的是,若是此招施展失败,方源自己反而会被带入梦中去。所以一直以来,他对此招使用都很谨慎。 除非是学习当初的影无邪,动用纯梦求真体,再来施展此招。此招即便反噬,纯梦求真体也不会有什么大碍。 任何杀招都不是无敌的,都会渐渐被克制。大盗鬼手将来也会受到同样的待遇,被针对遏制,除非方源及时加以变化和改良。 不过现在,大盗鬼手暴露的时间和次数,远比引魂入梦要少得多。又在流年不利杀招的配合下,南疆群仙且都状态低落,大盗鬼手大发神威,使得场面一下子对方源极为有利。 但就在这时,夏槎猛地尖啸一声:“给我破!” 她周围骤起狂风暴雨,电闪雷鸣,这些幻象又骤然浓缩成一柄扇子,握在她的手中。 夏槎对前方一扇,方源闷哼一声,七窍流血,所在阵眼崩溃,显露身形。他主持大阵最多,又操纵三记大盗鬼手,以及奴役太古年兽,年兽大军排兵布阵,所剩心思已无法支撑逆流护身印。 夏槎再照着左边一扇,白凝冰顿感大难临头,连忙催起白相杀招,下一刻就被扇得支离破碎。 夏槎又对准右边一扇,白兔姑娘闪避不及,阵眼崩碎,她亦全身爆成一团细碎的血肉骨渣,香消玉殒! 战况剧变,南疆群仙甚至来不及欢呼。 仙道杀招——夏扇! 三次扇动,年流伏诛阵濒临崩溃,方源等人重伤,夏槎狠狠喘息了几口气,手中黯淡下来的夏扇复又明亮如新。 若让她再扇第四下,方源等人必败无疑。 “想不到夏槎居然将年流伏诛阵,探察得如此深刻。她明明可以提前解开数个阵眼,却按捺不发,积蓄下来,狠狠出手一次。若非我利用大盗鬼手,使得战局倾覆,还逼不出她这样的手段!”方源心头震动。 夏槎的表现,远超影宗情报中的记载,她的宙道境界,恐怕不是简单的大宗师!甚至有可能,她在阵道上也有涉猎,只是外人不知道罢了。八转蛊仙的底蕴,岂是那么容易就可探查清楚的? 这年流伏诛阵,乃是货真价实的八转仙阵,方源借助此阵,围困了南疆追兵,当中有陆畏因、夏槎两位八转。 这正是阵道流派的长处。 只要大阵建设起来,就能以一敌众,令蛊仙发挥出远超自身水准的战力。 但阵道的弊端在于,一旦大阵的奥秘被敌人洞悉,大阵被破坏,主持大阵的蛊仙必定要承受严重的反噬。甚至有时候,还会伤重而亡。 眼下,方源就面临着这样的险境。一旦大阵彻底崩碎,他的伤势恐怕难以想象。而且现在催动逆流护身印,也很尴尬。反噬伤害逆反到组建大阵的蛊虫身上,方源的这些蛊虫基本上就都会完蛋大吉。 大阵空间已经开始瓦解,南疆群仙们用肉眼都能看见各种围绕他们的蛊虫。 “方源,你死到临头了!”刘浩兴奋怒吼,图穷匕见,使出定空仙蛊。 一瞬间,方源中招,在这个范围内,无法催动定仙游。 “逃吧,不过就算你逃到光阴长河当中,我亦能将你就地法办。”夏槎手握夏扇,傲然一笑。 “逃?我为什么要逃?”身处绝境,方源眼中忽然闪过一道诡谲的光。 南疆群仙一怔,下一刻,他们身边的许多上古年兽,忽然动作僵滞如石,大股大股的梦境像是狂风一般,从上古年兽的体内,由内而外地迅速席卷开来。 南疆群仙大惊失色,连忙躲闪。 夏槎也被惊得眼皮直跳,立即出手,夏扇猛扇。 但这强悍无比的仙道杀招,扇到梦境上,却是劳而无功,一点效用都没有。 有人疯狂逃窜,但大阵并未真正消散,阵内空间仍旧禁锢着群仙。 梦境迅速合拢,将夏槎、陆畏因等人直接包裹进去,又向周围蔓延,开始侵蚀整个年流伏诛阵。 很快,整个年流伏诛阵就都被梦境淹没,彻底失去了作用。 原本喧嚣激烈的战场,在这一刻,忽然就平静了下来。 就连那些年兽,也都受困于梦境,沉入梦乡。 “这就是梦道的威能!”妙音仙子惊叹不已。 “无怪乎几乎所有的超级势力,都在积极钻研梦境。”白凝冰恢复过来,她的白相哪怕只剩下一小片碎块,都能重生复原。 可惜白兔姑娘在此战中牺牲。 一招鲜吃遍天。 梦道是全新流派,就像当初的偷道、变化道、运道等等,刚刚问世,几乎无往而不利。在短期内,旧有的流派很难有针对和克制的措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