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六节:俘虏 - 蛊真人

第五百八十六节:俘虏

?万山苍翠连绵,苍穹晴朗无云。 忽然天光乍现,奇光散发又旋即收敛,化成一位身材高挺的奇人。 这人有一对雪白细长的眉毛,眉梢一直延伸面额之外。雪眉下的双眼却是紧闭。他身着一身白衣,纤尘不染,衣袍上以及他的皮肤、毛发,都散发着一丝丝的光晕。 这种光晕并不耀眼,却衬托得他宛若神明。 此人名为君神光,修为高达八转,专修光道,乃是中洲十大古派的太上长老,最近这段时间被紫薇仙子招纳,成为天庭一员。 “刘浩最后消失的地方,就在这里。”君神光双目紧闭,但却仍旧洞若观火。 旋即,他就发现不少战斗遗留下来的痕迹。 “不妙,看来刘浩凶多吉少。此处定有激烈的大战发生过,可惜刘浩没有传出任何一丝求援的消息出来。是仙道大阵,还是仙道战场呢?” 君神光面色阴沉下来,眉头微微皱起。 刘浩乃是天庭借助武家之手,安插在南疆队伍中的内奸。他手中掌握着定空仙蛊,专门针对方源的定仙游。 至于君神光,则是紫薇仙子安排的后手,若是南疆蛊仙追杀方源,大战之后,令方源重伤逃遁,那么擅长追踪的君神光,就是方源的致命杀手。 “此次追捕方源的南疆队伍,几乎都是各家的好手,七转中的强者,就算单对单面对太古荒兽,往往也能保存性命。” 铁家的铁区中,在当今南疆蛊仙界有着赫赫战绩,号称铁大先生!出道以来,追捕绞杀了十多位魔道蛊仙。他的威名,令南疆魔仙闻风丧胆。 商家的商虎杖,变化道、木道双修,有着类似雷鬼真君的手段,使得两道道痕不互斥,手段繁杂全面,乃是商家七转顶尖人物! 羊家的羊枯,更是南疆蛊仙界中,魂道巅峰的代表人物之一。他曾经以一人之力,捣毁一群上古荒兽的巢穴,随后在太古荒兽的追杀下成功逃生。 可以说这些七转蛊仙,都是南疆蛊仙界的精锐,任何一人拿出去,都是本方势力的招牌强者 “更何况这个队伍当中,还有当代乐土传人陆畏因,以及夏家的太上大长老夏槎!” 这两人就不必详述了,单说一点,他们都是八转的修为! 君神光深深地叹息一声。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豪华阵容,君神光心中还是很放心的。碰到方源,就算打起来,也能留给君神光充分的反映时间,让他偷偷地潜到附近来。 君神光忌惮陆畏因、夏槎的手段,又担心被他们俩发现,闹出不必要的误会来。所以一路上,他是远远地跟在后面,并不敢过于接近。 “两位八转,以及数位七转强者,又经过充分的准备,专门针对方源的种种布置和手段,居然会败!而且不只是惨败,而是大败亏输,亏得底裤都没有了。” 君神光不断地摇头。 “方源应该是利用了梦境!”旋即,他的目光就定在场中仅有的一小片梦境之上,心中却是越发肯定,“除了利用梦境,方源的其他种种手段,就算再犀利,也不能造成这样的战果。嗯?” 正待君神光想要详细探查一番的时候,他忽然回首,望向南方天空。 苍穹空旷一片,别无他物。 但在君神光的侦查范围中,却是闯进来一座仙蛊屋。 君神光不用分辨气息,第一时间就断定,这必是南疆来人。 仙蛊屋速度奇快,但仍旧有一段时间,才能到达这里。不过,君神光却知道自己必须抓紧时间离开此地。 因为这座仙蛊屋可是大名鼎鼎,并且南疆蛊仙亦拥有许多奇妙的侦查杀招,若是令君神光暴露出来,引发误会可就不妙了。 君神光消失片刻之后,南疆蛊仙驾驭的仙蛊屋,就开赴到此处地点。 这座仙蛊屋既不辉煌也不雄阔,从外表看上去,只是一座吊脚竹楼。 竹楼分为两层,全是竹子构造。竹子上还生长着青色的竹叶,一颗颗露水,附着在竹叶上,青翠欲滴。 正是声威赫赫的八转仙蛊屋——玉清滴风小竹楼! 武庸正是借助此楼,悍然反击,将武家第一宝座的位置牢牢稳住。 竹楼门户大开,一位八转蛊仙首当其冲,飞到楼外来。 此人中年模样,相貌普通,体格强健。细长且微微耸搭的眼眉,给他整个人增添了一分阴鸠之气。但他行动举止,却是透露出一股威武之势,叫人无法轻忽。 正是武庸,当今的武家太上大长老。 随后又有一人,紧随武庸,飞出竹楼。 这人年龄老迈,但精神矍铄,黑眸深邃,颧骨凸出,同样是八转气息。不是池家太上大长老池曲由又是哪位? 由两位八转蛊仙领头,随后又有数位七转蛊仙,从玉清滴风小竹楼中鱼贯而出。他们来自各家,一个个都带着焦急之色。 “他们就是在这里失踪的!”巴家蛊仙面色阴沉。 “速速查看,究竟发生了什么。我族已经联络不上太上大长老了。”夏家蛊仙焦急万分。 于是,各种侦查杀招接连使出,片刻后,此地就被彻彻底底的搜索了数十遍。 这一下,包括两位八转蛊仙在内,每个人的脸色都凝重如铁。 “这里好像曾经是有一道光阴支流存在的。” “还有宙道的仙级大战,我们的人闯入这里,然后在这里展开了一场程度极其猛烈的大战!” “这片梦境是怎么回事?”有人看到了方源残留下来的那一小片梦境。 就像之前的君神光一样,南疆群仙的目光都投注在这片梦境上。 除了这片梦境之外,其余的痕迹都被方源打扫干净,剩下的都毫无利用价值,所以唯一的线索,就在于这片梦境了。 “小心一些。”南疆群仙渐渐分散,将这小片梦境团团围住。 “这片梦境在不断地缩减。”有人忽然道。 随后,南疆群仙们便发现,梦境果然是在缩减,并且缩减的速度越来越快。 片刻后,数只蛊虫从缩减的梦境中,遗漏到了外界。 南疆蛊仙们连忙接过,细细查看。 他们发现这些蛊虫,都是野生的信道凡蛊。然后他们又发现,这些信道凡蛊当中,居然还残留着消息。 消息的内容很是简单,但却让南疆群仙们脸色剧变,震惊得难以复加! “敬告诸位南疆同道,诸位族人皆已落入我方源之手。若想赎回,请静候消息。” “这,这,这……”有人瞠目结舌,指着手中的信道凡蛊,浑身颤抖,说话都不利索。 “妖言惑众!这怎么可能?我们的追剿队伍,居然会被方源尽数俘虏?哼!”有人狠狠摇头,连声否决,“这一定是个巨大的骗局!!!” “可是我们当中,谁能够联络到各家的族人呢?”有人反问。 一瞬间,南疆蛊仙们沉寂如死。 他们定格在远处,一个个像是石头雕刻的人像。 起风了,一丝丝的微风,吹动群仙的衣摆。 池曲由的苍白胡须,在风中微微颤抖。 武庸的脸色一片铁青,他沉重地闭上双眼,好一会儿后,他又缓缓睁开。 尽管难以想象,但事实就摆在眼前! 让他们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真相。 那就是——南疆正道兴师动众,组建起来的,专门追辑方源的强者队伍,不仅没有击败捕杀方源,反而被方源给俘虏了! 啪! 这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巴掌,狠狠地甩在这些南疆正道蛊仙的脸上。把他们打得怔住,把他们的脸颊打肿得高高。 “当我们发现,和夏槎等人失去联络,到我们集结队伍,赶来支援,前后时间不过数个时辰。池大人,你看这是否是有宙道大阵的作用?”武庸忽然开口,打破沉默,声音带着一丝沙哑。 他说得含糊,但其他人都明白,武庸的意思是什么。 池曲由缓缓点头,沉重地道:“方源以及影宗余孽的实力,我们早就推算过,也详细地评估过。依凭夏槎等人的战力,绝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就被方源击败俘虏。这里的确是建立过一座宙道大阵,并且规格惊人,乃是八转层次,远超凡俗。” 池曲由乃是阵道大宗师,能够单凭自然存在的道痕布置仙阵。方源打扫战场,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不可能将所有的道痕都打扫干净,所以战场中残留下来大量的宙道道痕。 凭借这些宙道道痕的规模和走向,池曲由很肯定,这里曾经布置过宙道大阵。 武庸微微点头:“这就对了。陆畏因、夏槎二位都是八转修为,除非是九转仙道战场,否则难以约束这两位存在。也只有八转程度的仙道大战,才有这种可能。我们赶来支援,虽然时间短暂,但在这宙道大阵中,恐怕却是过了一段相当长的时间。” 这时,商家蛊仙开口:“我记起来了,宝黄天中天庭曾经披露过,方源有着一种大阵,可以建设在光阴支流上,勾引出大量年兽出来作战。” 此言一出,许多蛊仙的神色皆阴沉如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