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八节:春夏秋冬 - 蛊真人

第五百八十八节:春夏秋冬

?至尊仙窍时间,数日之后。 方源的宙道分身,再次来到小绿天中的仙阵前。 “小心一点,我要开始了。”宙道分身满脸肃穆之色。 “嗯。”阵灵显形,连忙点头。 一旁还站着一位蛊仙,正是影无邪,此时也是满脸的紧张之色。 一位纯梦求真体,进入梦境,不一会儿,他就抓住夏槎的脚,将她拖出来。 整个过程,都是小心翼翼。 夏槎仍旧陷入沉眠之中,没有丝毫的感觉和异动。 饶是如此,方源操纵着纯梦求真体分身,也只敢将这位八转蛊仙拖出一半的身躯。 夏槎的上半身仍旧在梦境中,而下半身则裸露在梦境之外。 最关键的仙窍,就在腹部这块儿,所以做到这种程度就可以了。 接下来轮到方源的本体出手,酝酿一会儿,催出仙道杀招大盗鬼手。 大盗鬼手幽沉幽沉,直接飞向夏槎的仙窍。然而还未接触到,夏槎表面就浮现出了一缕缕的道痕之光。 这是宙道的被动防御手段,就算夏槎陷入沉眠之中,也能被激发出来。 本来在梦境中,这种防御手段是无法起效的。但是方源的大盗鬼手,在梦境中也没有效用。 只有拖出来,在梦境之外施为,方源才有盗取夏槎仙蛊的可能。 见到大盗鬼手被抵挡,方源一丝意外都没有。 数日以来,这已经不是方源第一次针对夏槎下手了。 这种宙道防御的招数,的确很麻烦,但现在方源已经依靠宙道境界,利用智慧光晕,推算出了解决之法。 于是,另一记杀招被方源催动起来。 杀招的效果十分明显,夏槎身上的道痕之光旋即暗淡下来,大盗鬼手成功地没入仙窍,迅速消失不见。 “幸好夏槎的这防御手段,并不如天庭那些人出色。恐怕也是临时铺设,专门针对大盗鬼手的。所以,我才能在短时间内,破解了此招。” 这一招宙道防御,在层次上还达不到八转,只有七转。方源凭借手头上的宙道仙蛊,搭配不少凡蛊,终于是组成杀招,将它化解。 “这一次铺设宙道大阵,埋伏南疆追兵,虽然重要的宙道仙蛊没有损毁,但绝大多数的凡蛊,还有数只六转宙道仙蛊都折损了。这对我接下来前往光阴长河的大计,颇为不利。接下来,就要看看在夏槎身上能收获一些什么了。” 方源对此满怀期待。 不一会儿,他忽然神色一动,旋即大盗鬼手摇摇晃晃地飞出来。 它本来五指张开,现在却是握紧拳头,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,不断地挣扎着,想要冲破而出。 看到这样的景象,方源不惊反喜。 一旁的影无邪,多多少少了解一些大盗鬼手,此时脱口而出,喜道:“好家伙!第一次就盗取出一只八转仙蛊来!” 这时阵灵却道:“主人,不妙!夏槎魂魄似有波动。” 方源宙道分身顿时神色一肃,连忙操纵纯梦求真体,将夏槎整个人都再次塞进梦境之中。 纯梦求真体就停留在夏槎身边,观察了片刻,见夏槎稳定下来,再次深深沉眠,这才回转而出。 普通的蛊仙,半个身子陷入梦境当中,也会不稳定,有脱离梦境的迹象,但时间要长得多。 夏槎似乎是修行宙道的原因,这段时间大大缩减,少得可怜。这一点,方源在第一次挪移她,把她塞进至尊仙窍的时候,就察觉到了。当时把影宗群仙,都吓出一身冷汗。 解决了夏槎的隐患之后,方源等人这才有功夫,去查看被大盗鬼手盗取出来的仙蛊,究竟是什么样子的。 这只仙蛊强烈挣扎,但大盗鬼手可是借助了九转杀招鬼不觉的威能,当初盗取过魂兽令,所以盗取八转仙蛊,完全是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。 再加上方源的丰富手段,炼化它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不会存在任何意外。 耗费一番功夫,方源将此蛊成功炼化,化为己用。 这只蛊虫,是一头乳白色的蚕儿,有成年人的食指般大小。托在手中,只有鸡蛋的重量,并且蚕体粉嫩,像是摸着婴孩的脸。在蚕的头部,还长着一片翠绿的小叶子,叶子看上去像是桑叶。有趣的一点是,当蚕蜷缩身体的时候,桑叶也随之将它的身体包裹起来。 蛊虫浓郁的气息,时时刻刻都在昭示它不俗的身份——八转宙道仙蛊! 但具体究竟是什么仙蛊,方源还不能肯定。 他只能猜测:“这恐怕是八转宙道仙蛊春。” 春蛊若是单独使用,会令一片地域,进入到春天时分。冰雪消融,暖风和煦,新芽生发。 蛊师养、用、炼,用蛊方面亦是博大精深。得到一只陌生仙蛊,需要不断试探,推算出它的威能效用,这方面往往也有不可测度的危险。 方源虽然炼化了这只仙蛊之后,但并不急着去验证心中的猜想,因为他有更可靠的途径,来获取准确的答案。 这个答案,就落到夏槎的身上。 只要搜刮她的魂魄,方源不仅能获知这只仙蛊的身份、用法,甚至连夏槎催动过的春剪杀招,方源都能一清二楚。 方源也没有急着搜魂,夏槎的魂魄受到她肉身的保护,八转修为搁在这里,搜魂并不容易。方源计划严谨,他打算先将夏槎的魂魄摄取出来,令她肉身和魂魄分离,然后在针对魂魄下手! 但要把夏槎的魂魄,摄取出来,也相当麻烦,需要方源准备一段时间。 并且在此之前,方源第一步要做的,是先将夏槎仙窍中的蛊虫,都尽量全部盗取出来。 按照之前的法子,方源接着对夏槎下手。 第二次大盗鬼手却只盗出一只五转凡蛊,和第一次的巨大成果形成鲜明的对比。 “看来流年不利的效果已经消失,我的运势和夏槎本身的运势,落差缩减了许多。”方源旋即明白过来。 八转蛊仙能够有这样的成就,本身就代表有着不俗的天然气运,或者也有后天增加的手段。 方源借助残缺的运道真传,能够拥有高出寻常八转的气运。但对于凤九歌这种人而言,这种程度的气运,就构成不了太大的威胁了。对于凤金煌,那就更加谈不上。 方源清楚原因之后,便继续对夏槎使用流年不利杀招,频繁动用大盗鬼手,盗取她的仙蛊。 至尊仙窍时间,十多日一晃而过。 方源收获了大量凡蛊,还有夏槎的四只仙蛊。 这四只仙蛊形成一整套,分别是春蛊、夏蛊、秋蛊、冬蛊。 春蛊如白蚕,头部长着翠绿的桑叶。 夏蛊则像是一只黑色蚊子,巴掌大小,但背后的薄翼却是多达三对,飞舞中闪烁着七彩斑斓的光。 秋蛊如同一只贵重古董木材雕刻出来的暗红蟋蟀,叫声极其响亮。 冬蛊则是一只灰白色的虫蛹,散发着阵阵寒气。 其中,春蛊、夏蛊有着八转层次,而秋蛊、冬蛊稍弱一些,只有七转而已。 方源把这四大仙蛊盗取出来后,屡屡动用大盗鬼手,就只能盗取出凡蛊来。因此推测,恐怕夏槎手中,就只有这四只仙蛊! 这和黑凡的情形很相似。黑凡手中的仙蛊也很少,当初方源收获的不过是八转似水流年,七转年蛊、以后蛊。 两者比较起来,应当是不相伯仲。 虽然夏槎的八转仙蛊多达两只,但黑凡的似水流年蛊带来的是巨大收益。拥有它,就是天底下年蛊生意的第一巨头! 一下子多出四只仙蛊,并且都是宙道,两只八转两只七转,层次都很高,大大填补了方源在这方面的巨大需求缺口。 不过如何运用它们,还得针对夏槎搜魂。 方源得到这些仙蛊的同时,心中的压力也消散了许多。没有了仙蛊傍身,就算是夏槎意外苏醒,也等若猛虎没有了爪牙,实力下降极多。 把这些蛊仙俘虏的仙蛊,都弄出来,这是首要任务。 其次才是摄魂出来,让他们魂魄和肉身分离。毕竟肉身的操控,除了魂魄之外,还有意志可以解决。随便在仙窍中留下几股意志,就能暂时替代魂魄,操纵肉身。 最后,方源才准备对他们的仙窍下手。 不过接下来,方源盗取仙蛊的工作,还不得不暂缓一下。 仙元不足了。 之前就已经显出枯竭的趋势,最近又铺设仙阵,一场大激战,回到至尊仙窍,又铺设仙阵,屡屡催动纯梦求真变、大盗鬼手等等杀招。 方源的仙元储备,已经薄弱到危险的程度。 宝黄天中,年蛊生意十分惨淡,就算是方源有着龙鱼生意,此刻也支撑不住方源如此巨量的消耗。更别说,荡魂山也一直在不断地修复着。 不过这一切,都未脱离方源的掌控。 他冷冷一笑:“呵呵,是时候让那些南疆势力出出血了。” 接下来的过程,一定会愉悦身心。 不仅是勒索仙元石,方源还会勒索大量的资源,来帮助他喂养新得来的种种仙蛊。 没有修行资源,如何崛起? 崛起个屁! 有一句话说的好——杀人放火金腰带。烧杀劫掠,敲诈勒索,才是魔道中人的风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