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九节:一百万块仙元石 - 蛊真人

第五百八十九节:一百万块仙元石

?南疆。 延寿山。 夏家大本营见闻福地。 福地中,凡蛊屋广厦万千,形成绵连宫殿,锦绣恢弘。 在这宫殿群落的最中央大殿,夏飞快双足踏地,行色匆匆。 他是七转蛊仙,专修光道,战力稍弱于武家的武雨伯,十分不俗。只是因为修行了某个仙道杀招,导致性情急躁。 方源伪装成武遗海,曾经和他交手,并定下五年之约。如今方源身份暴露,又有八转战力,这个五年之约夏飞快自然是直接抛之脑后的。 “这个消息是从哪里传来的?”夏飞快一边疾走,一边问道。 在他身边,有一位羽民侍女,五转蛊师修为。 夏家豢养大批的羽民奴隶,在这大本营见闻福地中,数量最多的就是羽民。 这位羽民侍女身份不凡,乃是这片宫殿的总管之一,知晓不少消息。 夏飞快虽然明知接下来,进入中央大殿,就能得知一切,但他已经等不及,先询问这位羽民侍女。 羽民侍女连忙答道:“是半天前从宝黄天中传来的。方源那个大魔头主动找上门。在我宝黄天的紫灵光摊位上,送上一只信道蛊虫。蛊虫里面,就是勒索信。” 紫灵光乃是七转仙材,并非从白天中采摘,而是出自于地下深处的矿石当中。 这是夏家第一经济支柱,夏家掌握着五域中最大的紫灵石矿脉,因此牢牢占据这个生意的龙头宝座。 虽然说宝黄天中做交易,任何的蛊仙都能随意改变身份,不怕被人发现。但类似夏家这种情况,当然是要维持身份,建立声誉,创造出招牌来,才是最有利可图的。 所以,夏家的这个摊位,身份明确,方源一找一个准。 “哼!他真是胆大包天,居然敢勒索我堂堂夏家!”夏飞快气极。 羽民侍女不敢说什么,唯唯诺诺地陪伴着他来到宫殿大门,便停下脚步。她可是没有资格跟进去的。 宫殿大门早已经敞开,主位空着,往常自然是夏槎端坐,或者是她的意志。 而在左侧的第一个位置上,坐着夏家的太上二长老夏兆。 他身型敦厚,性情也沉稳,专修土道,此刻是夏家的主心骨。 在夏兆的对面,右侧第一个位置上,则坐着夏家的太上三长老夏沉渊。他同样是土道蛊仙。 除此之外,其他座位上,夏流佩、夏擎苍、夏琢磨、夏繁等蛊仙,不是本体到来,就是意志替代,都已经到场,就差夏飞快本人。 “俗礼就不要做了,快去坐吧。”夏兆低声道。 夏飞快按捺住性子,点点头,默默地入了座。 一只信道凡蛊从左侧的位置上,传递过来,交到夏飞快的手中。 夏兆目光扫视一圈:“既然都到齐了,那就商议一下。” 夏飞快则分出一丝神念,沉入蛊虫当中查看。这只信道凡蛊正是方源留下的勒索信。 勒索信的内容,只有短短几句话,言简意赅。 不过后面,却还有一段影像,记录着夏槎被困在至尊仙窍中的情景。 夏飞快彻底浏览一遍,心中的怒火就燃烧起来,气得差点要将这只信道凡蛊生生捏碎。 “方源贼子,罪大恶极,该死!该杀!”夏飞快低吼出声,满脸狰狞之色。 夏家的其他蛊仙却没有附和什么,他们个个面色铁青,难看得很,皆保持沉默。 大殿中气氛凝重压抑。 这些人除了气愤之外,还有着难以置信的恍惚感觉。 堂堂夏家,超级势力,居然会有这么一天,被一位魔道蛊仙勒索! 最令人震惊的还是夏槎,堂堂太上大长老,夏家的掌权人,八转修为的存在,不仅没有追捕得了方源,还被他活生生俘虏了!! 是,方源的确是战力突出,能匹敌八转。 夏家蛊仙也看过他痛揍雷鬼真君的影像。但那又如何呢? 击败一个八转蛊仙,和俘虏一位八转,这完全是两个概念。之间的难度,天差地别。 夏家群仙万万没有想到,事情的结果会是这个样子的! 说实话,直到现在,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还心中恍惚,感觉像是在做梦,这着实太匪夷所思了。 方源只有七转修为,一位七转蛊仙,俘虏了一位八转,同时还俘虏了十多位七转蛊仙强者! 这些七转蛊仙,几乎都是各大家族的招牌战力。 每一个人都有独到手段,在八转不出的情况下,是影响整个南疆大局的重要因素,能雄霸一方,镇压局面的庭柱。 南疆正道追缴方源的决心很大,组建出了这么一支强大的队伍。 但现在,这些人都被方源俘虏了。 和其他家族相比,夏家的处境最为艰难。因为他们失去的,不是一位七转蛊仙,而是家族中唯一的八转! 这已经不是威望大降的事情,而是直接动摇了整个夏家的根基。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中,一人安危,就关系全局。夏槎对于整个夏家,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。 “把你们召集起来,不是让你们在这里干瞪眼的。我族正面临关键时期,处境十分危险。此时此刻,正需要诸位同心协力,共渡难关。”见群仙沉默,夏兆再次开口道。 事情刚发生时,整个夏家的蛊仙都懵了,夏兆也不例外。 说心底话,这些天来,他身为太上二长老,压力最大,心中充斥阴霾。 不过,当勒索信真的到来,他的心中反而轻松了一些。 “那凡蛊你们都看了,方源要求我们拿出一百万的仙元石。诸位有什么想法,都说说看吧。”夏兆道。 又沉默了一会儿,夏家太上三长老故意咳嗽一声:“一百万仙元石,不是个小数目,但也不大,我们夏家还拿得出。但最让我介怀的是,这信中只提了要求,根本就没有任何交出夏槎大人的意思啊!” 这话令群仙都微微点头。 夏飞快烦躁地扬起眉头,脱口而出:“要不要通知其他家族?我们遭受勒索,他们恐怕也是如此啊。” 夏流佩顿时冷笑一声,瞥了夏飞快一眼,没有说话。 夏飞快恼怒,瞪向他:“你有什么想说的?直说好了。” 夏流佩乃是七转蛊仙,专修智道,并且智道造诣十分厉害,乃是南疆当今数一数二的推演高手。 他冷笑道:“那些外人怎么靠得住?现在他们巴不得我们失去太上大长老呢。你既然明白,方源那魔头定然不是勒索我们一家,但你可听到其他家族的反应?你可见到,其他家族想要联络我们?” 夏飞快哑然。 夏家骤然失去了八转支柱,所占据的地盘和资源,顿时就显得多了。 这种情况,可比之前的武家还要危险得多。 想想武家,当时还有着武庸一位八转蛊仙,只被影宗在幕后推波助澜一番,就陷入困境当中,四面楚歌,差点翻不了身。 南疆山头林立,正道势力之间,都勾心斗角,互别苗头,矛盾重重。武家长期占据第一势力的宝座,都没有能力领袖全局。 所以对于夏家而言,他们绝不能失去夏槎! 当方源意志再次来到紫灵光的摊位上,他便收到了夏家筹集来的一百万仙元石。 “我们需要好好谈谈。”夏兆亲自接待方源,神念不断拨动。 方源哈哈大笑,来者不拒:“可以谈。不过我现在忙得很。你有什么想说的,就用信道蛊虫,交到这处摊位上去。” “请等一等,听我说……”夏兆想要挽留方源,但方源的意志掉头就走,夏兆愤怒不已,又十分无奈。 他眼巴巴地望着方源意志离去,心情沉重至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