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三节:白相仙蛇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七十三节:白相仙蛇

?暮云收尽溢清寒,银汉无声转玉盘。 白凝冰透过窗棂,遥望夜空。 一轮明月,晶莹剔透,悬挂在夜幕之中。远山时不时传来的几声狼嚎,为这月光平添几分凄凉。 书房中,白家族长就坐在一旁,此时脸上显露出失魂落魄的神色。 就在刚刚,白凝冰将北冥冰魄体的事情,告知了他。 “北冥冰魄体……十绝资质……”白家族长口中喃喃不断。 “我已感到时日无多,空窍已经渐渐不堪重负。这些年来,实在给您添麻烦了!”白凝冰轻轻叹息着。 他神色平静,昔日的病态的恣意和癫狂,已经消散不见。取而代之的,是一种宁静平和。 这种宁静平和,源自于心。 他白凝冰已经找到自己的路,再也不为生死而困惑。 人都会成长的。 在生死的刺激之下,更能促使人的成熟。 月光如水,倾泻而下,照耀着白凝冰白皙的肌肤,光辉流转中,他的一双蓝眸中有了一丝深邃。 画一般的美少年,雪发白衣,宛若云中仙,令人侧目。 “怎么会这样呢?昔日为你测试资质,明明是甲等九成九,根本不是北冥冰魄体啊。”白家族长仍旧有些接受不来。 “的确是这样。但是在修行过程当中,忽然有一天,就晋升了资质。我查阅了族中典籍,书上也记录了这种情况。九成九的甲等资质,都会有可能在修行中,成为十绝资质。”白凝冰道。 “十绝逆天,大道不容。就算是人祖十子,没有一个是好下场。唉,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挽回吗?”白家族长看着面前的美少年,感到极为可惜和遗憾。 他是家族的骄傲,崛起的希望。但是他已经时日无多,生命将要走到尽头。尽管越来越璀璨辉煌,但却如烟火一般,只能绚烂最后的一瞬间。 “根除的办法没有,但是拖延的办法倒是有一些。只是这些方法无一不要准备多年,而我却已经没有时间了。” 白凝冰说到这里,反而微微轻笑。 他云淡风轻,仿佛此时谈论的不是他自己,而是一个不相干的外人。 “没有关系的。哪个人不死?真正的永生是不存在的!只要活得精彩,就足够了。”他反过来安慰族长。 “我不甘心!绝不甘心!!可恶啊,我白家数百年都被古月一族压着,好不容易盼到了希望,结果竟是这样的结果!不,还有一丝希望,还有的!” 白家族长声音越来越大,忽然一顿,神色坚定,似乎是下了某种决心。 “你跟我来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……”他站起来身来,说道。 片刻之后。 月光如水,映照一方深潭。 “这里难道就是元泉?”白凝冰问道。他被白家族长领着,走过一道长长的密道,来到此处。 “不错。这里便是家族的禁地,元泉之所在。你也知道,每一个家族屹立的根本,就是一道天然元泉,可以凭此产生的元石供给修行。我们白家只算是中小型的家族,只有将古月家、熊家吞并,拥有至少三道泉眼,才能算得上大型家族。”白家族长喟叹道。 “那族长你带我来这里是?” 白家族长的脸上却流露出复杂的神色,他转头看向白凝冰,神情又变得有些犹豫起来:“原本我从未想过带你来这里。但是世事难料啊,想不到你成了北冥冰魄体。你唯一的机会,也就在这泉眼之中了。” “这泉眼中有什么?”白凝冰问道。 “有大仙!”白家族长沉声道。 “大仙?”白凝冰诧异。 “大仙是对它的尊称。它是我们白家一代先祖留下来的蛇蛊,生性好洁,以元泉之水为食,一直秘密栖息在元泉里面。”白家族长介绍道。 “当年一代先祖逝世之前,设下了传承密藏,然后留下这只蛇蛊作为线索。如果你能够得到大仙的承认,那么它就会领着你,开启传承密藏。如果得不到承认的话……”说到这里,白家族长欲言又止。 “那会如何?”白凝冰问。 白家族长脸色凝重:“那它会杀了你!” …… 同一时刻,古月山寨。 房间里,铁若男收起侦察蛊虫,满意地点点头:“这里环境不错,比较干净。” 她所说的干净,倒不是指的房间卫生,收拾得很清爽。而是周围没有监视手段。 但绝对没有,那是不可能的。 毕竟铁血冷高达五转,太具有威胁性了,必须得有防备。 但古月一族的防御和监控,恰到好处,程度很低微,并不惹人反感。甚至可以理解为,过于殷切、热情的招待。 所以铁若男评价说“比较”干净。 铁血冷微微点头:“若男,你跟随我这么久,的确学到了许多东西。但是有些事情,必须自己做,单单旁观是不行的。所以这次的案件,就让你来破。” “父亲,我一定努力,尽力而为!” “嗯,很好。那么我问你,接下来的第一步,你该怎么做?”铁血冷故意考较道。 铁若男笑了笑,忽然侧身望向窗外的月亮:“今夜月光明亮,父亲可有雅兴,随孩儿游一游这古月山寨?” 铁血冷听了这话,嘴角终于流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。 着手一桩案件,并非是先急着去了解案件内容。勘察周边环境,才是破案的第一步。 铁家父女在街道上慢行散步。抵御住狼潮最恐怖的冲击后,古月山寨一派落魄场景。 竹楼倒塌,血迹斑斑。杂物四处堆放,不时有伤残者低微的呻吟声传来。 铁家父女走了一大圈,期间双人皆沉默不语。 “方源,你个臭小子,快给老夫滚出去!”忽然间,从一处院墙内传来一声咆哮。 铁家父女不由驻足。 半晌后,大门敞开,方源摸着鼻子,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,走了出来。 “是方源小兄弟啊。”不远处,铁血冷主动问候道。 “小子见过神捕大人,有礼了。”方源笑意一收,拱了拱手。 “小兄弟,我们二人初来乍到,有些地方不太熟悉,不知可否为我等讲解一二呢?”铁血冷忽然邀请道。 铁若男看了父亲一眼,并未说话。 方源目光微微一凝,正要会一会他们,想不到这机会就送到了面前来。 “二位万里跋涉,不辞辛苦而来破案,全寨都理当协助。二位,这边请吧。”方源侃侃而谈,丝毫没有做贼心虚的表现,迈步走在了前方。 …… 元泉如沸水般汩汩翻腾。 忽然间,哗的一声,泉水如浪,向上涌起一块。 达到一定程度后,这块泉水分裂开来,四处飞溅。一只浑身雪鳞的修长白蛇,踏着浪花,显露出优雅的身姿。 它双目如玉,淡然翡翠一般,透着冷漠。头部两侧,长有一对长须,飘飞如仙衣绶带。 五转——白相仙蛇蛊! “拜见大仙!”白家族长激动地跪倒在地上,同时焦急地叮嘱,“白凝冰,你还不一起跪下。” “我从不向一只蛊下跪!”白凝冰冷哼一声,身躯挺拔如枪。 尽管白相仙蛇蛊散发着一股飘渺冰寒的气势,隐藏着森森杀机。但白凝冰毫无畏惧,一双蓝眸直直地凝视着白相仙蛇蛊的蛇瞳。 时间仿佛静止了下来。 元泉,白家族长皆成为无关重要的背景。 皎洁的月光下,蓝眸少年如画,银须白蛇似仙,相互凝望。 良久良久,白蛇忽然长鸣一声,化作一道白虹,猛地撞上白凝冰。 白凝冰身躯一震,虹光落入他的空窍当中,化为一只白蛇。 白蛇占据真元中央,有霸主之姿态,立即将周围的蛊,都挤到了旁边去。 “这个情况……”白家族长站起身来,表情疑惑,“和家族秘典记载的并不相符啊。” 家族秘典中,有着相应记载。 一旦蛊师得到承认,白相仙蛇蛊就会托着继承者,飞升上天,得到天空中的秘藏。 但是现在这情况,却有些古怪。 白相仙蛇蛊主动投入到白凝冰的空窍当中,没有杀他,应该是承认了他。但它为何却没有驮着白凝冰,直接飞升上天呢? 难道说,秘典中记载有误? 一时间,白家族长也搞不懂了。 …… 光阴在悄悄流逝。 “古月山寨大体就是这样了。再还有,就是地下溶洞。不过那里乃是家族禁地,外人是不能进入的。”方源说着。 他看了看夜空中的明月,又接着道:“时候不早了,二位不妨早点休息,明日才有精神破案不是?” “呵呵呵,方源家老说的极是。感谢方源家老这一路的指点,方源家老也请回吧。”铁血冷道。 “既然如此,那告辞了。”方源拱手一礼,走的很干脆。 铁血冷饶有兴趣地望着方源的背影,直到方源转入拐角,他这才收回视线。 “若男,这个方源你怎么看?”他忽然问道。 “我很不喜欢他,直觉告诉我,他背后似有阴影。”少女铁若男皱起眉头。 铁血冷点点头:“我知道你有直觉蛊,能增幅自身的直觉感应。但我们破案讲究真凭实据,单靠直觉是不会让人信服的。不要太依赖你的直觉,这一次破案,你不要再用直觉蛊了。” “是的,父亲。” (ps:前文出现了一个错误,“古月赤练”已经改为“古月漠尘”,之前码字时,因为间隔时间较长,将这两人搞混了。造成了阅读障碍,向诸君道歉!)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