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五节:威胁整个南疆正道 - 蛊真人

第五百九十五节:威胁整个南疆正道

?“要赎回仙蛊?怎么可能!”方源呵呵冷笑。 仙蛊唯一! 这种东西,天底下独一份儿。方源拥有,就代表其他人没有,因此价值难以估量。 虽然方源也曾经卖过仙蛊,收购海量鹰兽。但那时是情况危及到生命,不得不这样做。 方源拥有海量杀招,无数仙蛊方,绝大多数的仙蛊他都能利用起来。 唯一麻烦的是喂养负担。 但之前,方源已经基本解决。现在虽然得了一大批的仙蛊,但这些仙蛊的喂养资源,几乎都在南疆这群蛊仙的身上。 这些蛊仙强者,乃是各大家族的战力招牌,底蕴深厚,怎可能养不起自己的蛊虫?正是因为自己可以独立喂养仙蛊,才使得战力稳定,令蛊仙能风头无两,镇守一方。 目前,很多仙蛊方源的确利用不多,但现在用不到,将来呢? 未来是不确定的! 义天山大战,方源能够翻盘,除了星宿天意指点之外,最关键的是方源掌握着换魂仙蛊。 可以说,没有这只小小的七转仙蛊,方源早已经阵亡,影宗仍旧得逞,逆天成功。 前后差距,有天地之分,云泥之别。 谁也说不好,在未来的某一个,这些仙蛊当中存在着类似换魂仙蛊的,可以令方源翻盘。 更说不好,若是方源将某些卖掉,有人得到后会像方源在义天山大战那样,匪夷所思的翻盘! 方源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交易仙蛊的提议。 商家的蛊仙也不着恼:“那我们可以换蛊。” 这个全新的提议,倒是令方源心中一动。 对于南疆正道而言,他们肯定是想尽量地挽回损失。谁都知道方源穷凶极恶,极可能撕票,将俘虏斩杀,所以也都做好了最坏的准备。 南疆俘虏身上的这些仙蛊,对于各大家族,都有巨大价值。因为他们知晓运用之法,很多仙蛊都是蛊仙从家族的库藏中领走的,家族方面也有配套的杀招。甚至很多杀招都是招牌手段,但缺乏相应的仙蛊后,就难以施展。 所以,对于南疆正道而言,宁愿放弃自己库藏中的一些仙蛊,因为这些仙蛊对他们的价值并不高。然后,他们再用这些仙蛊换取方源手中的仙蛊,这是一个很合算的交易。 方源琢磨了一下,这个交易本质上是双赢,对他而言,也颇为有利。 很多仙蛊,南疆各族用不上,价值不高,但对方源,却恰好是关键啊。 “这个提议,我有些兴趣。不过你们各家又能拿得出什么蛊虫来呢?”方源旋即询问。 商家蛊仙早有准备,立马将一份清单通过宝黄天,转交给了方源。 哪知方源接过清单后,却道:“这份清单先让我考虑考虑。接下来我也有一份清单,是给你们各大家族的。” “方源,我已经说过了,除非你展露诚意,否则我们南疆正道是再也不会接受你的勒索的!”商家蛊仙语气顿变。 方源便笑:“你们南疆正道想要交易仙蛊,可以。但我的条件是,先将清单上列出的这些仙材都给我,如此一来你们才有交易的资格。” “方源,你不要欺人太甚。你这样,我们是谈不下去的。” “呵呵呵。”方源笑起来,“你们商家此次落我手中的蛊仙,是商虎杖吧。你说我把此人卖给浮生仙,会怎样?” 商家蛊仙顿时愣住。 浮生仙乃是南疆魔道七转蛊仙,和商虎杖有着深仇大恨。他曾不止一次宣扬,若是商虎杖落到他的手中,他一定将他抽筋扒皮,挫骨扬灰。 “我相信,若我将商虎杖卖给浮生仙,他一定很感兴趣。”方源慢条斯理地道。 “方源你敢!”商家蛊仙大怒。 “哈哈,我有何不敢?”方源反问,“就连天庭我都敢得罪,又怎怕你区区商家?” “你,你!”商家蛊仙面对方源这样的悍匪,怒不可遏。 方源继续道:“你不要高看自己,你只是被推选出来和我谈判的人。你真以为,你能代表得了整个南疆正道?我再举个例子,罗家的罗霏也落在我的手中。你说,我现在将她的衣服全扒了,丢到粪坑中去,会怎样?或者,我把她丢到一群发情的巨猴群中,再用信道凡蛊记录下接下来的一幕幕,挂到宝黄天中大肆贩卖,又会怎样?” 商家蛊仙咬牙切齿,眼中闪过深深的厌恶之色:“方源,你好歹是一代魔头,逆流河之主,继承红莲、幽魂等等真传,名传天下,你怎可如此无耻卑鄙?” “不不不,你错了。”方源摇头,“不是我如此卑鄙啊,是你态度不对,一心想要激怒我,更挑拨离间,说了其他家族的很多坏话,比方说罗家是如何如何咒骂我,想要针对我,谋害我的。我听信了你的话,所以才对罗家如此报复。” 这下商家蛊仙说不出话来,只能浑身颤抖,脸色惨白,额头布满冷汗。 方源哈哈一笑:“现在,你还觉得你能够代表整个南疆正道吗?” 半晌,商家蛊仙向泄了气的皮球:“好吧,你赢了,方源。我会将这份清单拿回去,但是他们如何反应,我就不能保证。” 方源大笑一声:“我无需你保证什么,你也没有资格向我保证。就算你向我保证,我也不会相信。去吧,你大可把我刚刚说的那些话,都添油加醋地告诉他们。哦,对了,三天之内,我必须收到令我满意的答复。若是不行,我首先就将商虎杖卖给浮生仙去。” 商家蛊仙顿时慌张起来:“方源,你不能这样做!我现在可以单独代表商家,和你私底下谈谈……” “我不谈!” “方源?方源!该死!!!”商家蛊仙再联系不上方源,顿时气得额头青筋直冒,当场暴跳如雷。 还没到三天的时间,南疆正道便将方源清单上的物资,统统地交出来。 人质在手,方源掌握着太大的主动。 不消其他手段,只需要一些卑劣的把戏,就能够将南疆正道各大家族千年万年累积下来的名声、威望,都摧残下去,令南疆正道沦为五域蛊仙眼中的最大笑柄。 当然,在过往的无数年里,也不是没有正道蛊仙落入魔道手中的例子。 但这些魔道蛊仙,有的并不像方源这般丧心病狂,更多的人是没有方源的智道手段。 智道蛊仙非常稀少,南疆正道势力就算自家没有智道蛊仙,也可以依托关系,寻找到智道大能出手相助。 但是落到方源身上,方源本身就修行智道,阎帝杀招能够防备紫薇仙子的推算,真正躲起来,南疆正道根本找不到他的具体位置。更关键的是,方源可敌八转,本身战力出众,性情凶残,且又阴狠狡诈。南疆正道除了接受方源的条件,还能有其他办法么? 当然,这一切都是在方源的勒索,还未达到南疆正道的底线。 若真达到底线,这些南疆正道就绝不会这么好说话了。 “方源,现在我们可以好好地谈一谈了吧。”上一次的商家蛊仙,再次找到方源。 方源淡笑:“你还真不受待见,这种麻烦的差事,都推托不掉吗?” 商家蛊仙面色阴沉如水,的确如方源所讲,这种差事有损他的名誉和声望,但又能怎样?他此次是不得不出面,商家太上大长老亲自点了他的名。 “闲话咱们就不多说了。我们已经满足了你条件,现在……”他话未说完,就被方源抢过。 只听方源道:“现在轮到我展现诚意了。给你。” “这个是什么?” 方源笑道:“这是一只信道凡蛊,专门给翼家所用。我动用了一些血道的手段炼制出来,所以只有翼家蛊仙,才能炼化。其他人就算炼了,也会以失败告终。就算动用手段炼成,也不会收到我接下来的准确传讯了。” “这个……” “无须多问,你拿回去便知。” “方源?方源!该死,又走了!”商家蛊仙气闷,只要依据方源所说,将这只蛊虫递交回去。 翼家蛊仙得之炼化,很快得到一个地址。 他们担心这又是方源的诡计,汇同其他家族,一同前往。 最终,他们发现了蛊仙翼扬。 “翼扬!这是我族蛊仙翼扬!” “天呐,方源这厮居然将俘虏释放了一位回来。” 一时间,南疆群仙又惊又喜,更多的是难以置信。 “等等,别高兴的太早。这翼扬说不定有问题!”不消其他家族蛊仙提醒,翼家早已经开始全面检测。 最终得到的结果是,这的确是翼扬,并非方源假冒伪装,只是这并非完整的翼扬,只是他的一具肉身。 翼扬的魂魄,仍旧在方源的手中。 方源的诚意,令南疆蛊仙看到了拯救俘虏的希望。在随后的交流中,方源直接坦诚道:“我之所以放了翼扬肉身,当然是为了收获更多的好处。说不定将来我还会俘虏你们,所以不会坏了这方面的名誉招牌的。你们大可放心,只要你们出得起价,我就将俘虏尽数还给你们。” “方源这个贼子……”一时间,南疆正道都不知该如何回应。 群仙心中五味陈杂,既有看到拯救人质希望的欢喜,也有对方源的厌恶、愤怒、憎恨、无可奈何,还有一丝不安和恐惧。 方源神出鬼没,依凭他的实力,很有能力俘虏了落单的正道蛊仙。只要他得手,远遁千里,南疆正道根本探查不出他的位置。 整个南疆正道都被方源威胁了,哪怕是八转蛊仙心中,都警惕起来。面对方源这个魔头,他们也不安全,毕竟夏槎就是最好的例子! ps:今天更新完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