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六节:搜魂 - 蛊真人

第五百九十六节:搜魂

?方源的话,虽然令南疆正道恼怒又惶恐,但还是实现了方源的目的,他成功地说服了南疆正道。 虽然这种坦诚,让南疆正道无不更添对方源的憎恨,但他们都选择相信方源在这方面的“诚意”。 事实上,他们也愿意相信这种诚意。 因为,对于他们来讲,失去一位蛊仙,损失更大! 若是六转蛊仙,才干普通的,也还罢了。关键是被俘虏的这群蛊仙,一个个都是七转强者,乃是招牌人物。夏家的夏槎,更是太上大长老。 这样的人物,一旦失去,对于整个家族都有很大的影响。 灵缘斋曾经失去过凤九歌,立即所属的资源点,就受到周围十大古派的觊觎,饱受压力。 十大古派之间,可是有着同一个源头——天庭,论关系可比南疆正道要近得多,仍旧如此。南疆正道若是陷入如此情况,自身局面无疑会更加不利。 若是南疆正道各个家族,都一同失去这些蛊仙,也还罢了。令他们暗暗担忧的是,方源若是杀了一批,又放了一批呢? 时值地脉翻动,之前一段时间,各种仙材、野生仙蛊层出不穷,早已经令南疆各大势力之间,争斗得水深火热,就差头破血流。 南疆正道之间,本来就山头林立、矛盾重重,地脉翻动更加剧了这些内部矛盾。 若是方源杀一批,放一批,可想而知,正道势力之间原有的平衡就被打破,整个南疆大局必定会再次动荡不安起来。 南疆正道接受方源的勒索,是单纯地害怕方源,亦或者心忧被俘之人吗? 不纯粹是这样子。 他们还担心自己。 方源释放谁,杀死谁,已经能够改变整个南疆局面。 他们的确恐惧方源,尽管他们不承认。但是他们更忌惮彼此! 正是对这个时局洞若观火,方源才如此肆无忌惮地勒索敲诈南疆正道。 “正道冠冕堂皇,但动起手来,绝不会含糊。北原黑家就是最好的例子,黑家孱弱,有了八十八角真阳楼真凶这个借口,立即引发全部黄金部族的讨伐。” “和我这个散兵游勇相比,就算勒索再多,地盘也夺不走,也不可能仓促之间,建立出超级势力,霸占这些地盘。反倒是其他正道势力,人手众多,有着扩张的本能,所以威胁更大。” “说起来,这还是因为南疆势力林立,缺乏一个强有力的领袖。若是我在中洲这样搞,十大古派鸟都不会鸟我!” “南疆、西漠、东海,都是山头林立,只是南疆这段时间,因为地脉翻动,内部矛盾最深。至于北原……” 方源想到这里,眼中精芒一闪,嘴角溢出一丝笑意。 和他前世相比,北原长生天已经提前现世,目前正在积极地统合整个北原蛊仙界。 之前,这项大计被天庭暗中阻止,不知是哪个天庭的暗子,冒充方源斩杀了云公子酝良,使得长生天对于北原散仙方面的招揽计划受挫。 但不久之前,长生天方面却迎来了契机。 那就是琅琊派的投靠。 长生天吸纳了整个琅琊派,并且做足了宣传功夫,令全天下都知晓长生天接纳整个琅琊福地,按照巨阳仙尊曾经和长毛老祖的协议,给予琅琊福地平等的地位,并且负责保护他们的安危。 这一手千金买骨的举动,实在是漂亮! 五域蛊仙界都为此震动。 琅琊福地中的这些蛊仙,都是异人,长生天居然如此宽厚。那么对待人族蛊仙,想必是会更加优待的。 长生天因此事,扭转人心,改变了整个北原蛊仙界的看法,招揽散仙的进展一日千里,和之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。 “说起来,琅琊地灵在这个时间段投靠了长生天,也是傻人有傻福了。” 长生天如此积极表现,将来五域乱战,北原方面必定带给中洲更多的麻烦。 而西漠的萧家、南疆的池家,也在暗中受到方源的扶持。 方源做的还不只这些,这段时间以来,他不停地在宝黄天中宣扬天庭威胁论,星投杀招、宿命仙蛊的威胁,被他屡屡提及。逆流河一战、梦境大战、琅琊派攻防战的诸多影像,都被方源挂在宝黄天中,不停地演绎着,无声无息地述说着天庭积极干涉其他四域的野心和霸道。 这样的举动,似乎是没有什么反应。但方源相信,其他四域中,没有任何一个超级势力心中,对这样的天庭会没有反感!只是暂时按捺不发而已。 中洲十大古派接受天庭,是因为他们本是就是天庭下宗,由天庭成员创建起来的。 北原的正道势力能够接受长生天,是因为他们血脉同出一源,而长生天乃是巨阳仙祖的洞天,代表着正统。 而南疆、西漠、东海这三域,这些超级势力霸占一方,作威作福惯了,谁想头顶上压着一个势力,对自己指手画脚? 数天后,至尊仙窍。 仙道杀招——搜魂! 方源从羊枯手中,获得七转搜魂仙蛊,此刻已经构思出杀招来,就以搜魂仙蛊为核心。但是威能效用,单比催动一只搜魂仙蛊,要膨胀了十多倍。 在这杀招的作用下,种种信息从各个蛊仙的魂魄中,被抽取出来,灌输到方源的脑海当中去。 有关各个蛊仙的生活景象,修行的秘诀窍门,还有各自势力之间的派系之争、秘密的库藏等等,都被方源一览无余。 方源原本对南疆的情报,就很有了解。一方面是影宗真传中的记载,另一方面是他伪装武遗海,加入武家,借助武家的渠道,了解了更多。 在这样的基础上,此刻再增添诸多蛊仙的第一手情报,使得方源立即对整个南疆局势,了解得更加深刻。 即便是武庸、池曲由这种八转蛊仙,也不如方源对南疆局面的细致了解。 “这么说来,各家给我提供的仙蛊清单,都是正确的,只不过都有些缺斤少两而已。” 南疆正道各大势力,要求换蛊,自然给出方源一份份清单。方源此刻搜魂这些蛊仙,立即明白了各大势力的底细。换做六转或者普通七转,恐怕都不成,但这些七转蛊仙可都是强者。力量就意味着权势,所有他们无不都是各家权力核心。 对各家的隐瞒,方源也不以为意。 因为他清楚,这些仙蛊隐瞒下来,都是各家不愿意拿出来换,对各家都有很高的利用价值。方源若要换取清单上的仙蛊,当然是更容易成功的。 事实上,他也很想换蛊。 “我需要组建出一座仙蛊屋来,在光阴长河我需要一个歇脚、休整的基地。并且有了仙蛊屋,影宗的那些蛊仙也能参战,发挥光热,祝我一臂之力。” 有些仙蛊,方源用不到,大可以换掉。毕竟南疆正道实力增强,将来对付天庭,也更加有利。 当然,有些仙蛊方源有大用,自然不会换走。 仙蛊唯一,价值很大,但更重要的是整个大局! 天庭。 仙阵轰鸣,紫薇仙子手持着铁龙鱼,俯视着魔尊幽魂。 一幕幕的相关记忆,从魔尊幽魂身上涌现而出,浮现在紫薇仙子的眼前。 紫薇仙子微微带笑:“有了这部分的食道真传,天庭也能产出金银铜铁四大龙鱼,改变宝黄天中的局面。魔尊幽魂,你已经完了。之前荡魂山自爆,的确令你苟延残喘了一段时日。而现在的你,还有什么依靠?” 魔尊幽魂仍旧凝缩一团,沉寂似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