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八节:要求房家 - 蛊真人

第五百九十八节:要求房家

?至尊仙窍,小南疆。 轰隆! 大地狠狠地颤抖了一下,随后土道杀招的氤氲光斑,覆盖了附近方圆百里。 像是一只无形的大手捏动着软泥,周围的地貌开始内凹,外围的土壤则上凸,最终形成一片圆形山谷。 山峰一座座围成一圈,将里面的凹地包裹起来,形成内外隔绝的环境。 而在这凹地当中,并无植被,土壤也稀少,大量的钢材裸露在外,直面天地风云。 这正是白钢巨碗山谷。 方源敲诈勒索了商家之后,获得了白钢汁资源点的构造法门,并且相应的建设物资。 白钢巨碗山谷乃是中型资源点,建成之后,便能在山谷凹地的最中心,凝聚七转仙材白钢汁。 有了这个仙材,方源完全能自己喂养七转刃蛊了。 之前他在铁区中的仙窍中搜刮,并未找到喂养刃蛊的资源,再搜魂铁区中之后,方源才明白原来他自己还在打算建设这种资源点,并且已经和商虎杖谈妥了价码。 方源索性再度勒索商家,没有耗费任何代价,就将白钢巨碗山谷建设起来了。 这一边的工作完成,方源的宙道分身又马不停蹄地来到荡魂山处。 一座水晶山川,巍峨耸立,通体粉红,散发着梦幻光泽。 一颗颗的魂核被方源抛到荡魂山去,不一会儿,就在山体表面产生大量的胆识蛊。 荡魂山终于修复完成,呈现最接近完整的状态了! 修复到百分之九十九这一步,就可以了。真正完整的状态,方源是不会达成的。荡魂山的完整状态,早已经为天庭熟知。虽然定仙游已经落入方源手中,但是说不准天庭当中有什么仙道杀招,催发出来后拥有类似定仙游的效用。 “从此以后,我又能自产大量胆识蛊,胆识蛊贸易又恢复了。”方源吐出一口浊气,心中感慨不已。 做到这一步可不容易,消耗了方源海量的仙元! 之前荡魂山也被摧毁过,不过被和稀泥仙蛊摧毁,化为一滩滩的烂泥,却仍旧保留着魂道道痕。 而这一次,方源保存在手中的只有一小块的荡魂山石,绝大多数的魂道道痕都随着荡魂山本体炸毁了。 从这次修复荡魂山中,方源深深体会了一把井井有条杀招的玄妙。 这记九转仙道杀招,由幽魂魔尊本体施展,奇妙绝伦。没有它的帮助,方源绝不能修复好荡魂山。 “有了胆识蛊贸易,天庭方面就更不可能遏制我的收入。” “不过,因为从南疆群仙仙窍中搬迁来这么多的资源点,我完全可以不依靠胆识蛊贸易继续修行下去,并且一直保持着良性循环。” “还是将这些胆识蛊,用于自己的魂道修行罢。” 方源的魂魄底蕴,之前一度超越的亿人魂,但现在已经大大的跌落下来。 再次展开魂修,将魂魄底蕴提升上去,意味着方源能奴役更多的太古年兽! “只可惜青鬼沙漠的开发计划并没有成功。青仇逃跑,算不尽的身份也暴露,捕猎魂兽也成了一项空谈。” “不过,或许我可以借助房家之手……” 方源心中一动。 他想要魂修,自然需要更多的胆识蛊,也就意味着要消耗更多的魂魄。南疆蛊仙的魂魄,是不能滥用在这里的,太过大材小用。魂核最为恰当适宜。 从哪里能搞到大批量的魂核? 宝黄天中的魂核价格,已经被炒上去,尤其是最近这段时期,被抬得很高。 方源自然清楚,这其中定有天庭搞鬼。 房家。 议事厅,太上长老们济济一堂。 “这封信,大家都看看吧。”主位上坐着一位老者,身材魁梧,白发张扬,宛若狮鬃,正是房家太上大长老房狮。 房家太上二长老、智道大宗师房睇长,太上三长老房化生,以及房芝、房沉、房棱、房云,皆在厅内。 众仙一一阅览,各个神情不一。 房沉咬牙道:“我早就觉得那算不尽不是好人,没想到竟是方源假扮。如今他的身份被天庭揭破,更指责我房家勾连魔道中人。现在我族受到其他正道势力的排挤和围困,都怪方源这个魔头!他现在居然还想我房家为他提供魂核?呵呵,简直是异想天开!” 房沉乃是房家赘婿,曾经和方源有过口角。此刻立即表态,不愿和方源这个魔头同流合污。 七转毒道蛊仙房芝瞥了房沉一眼,神情淡漠地问道:“这么说来,房沉你是想要拒绝方源这个要求了?” 房沉愣了愣:“难道我房家还怕了方源不成?现在各大正道势力都齐齐发力,对付我房家,所用的理由便是我房家勾结魔道中人。如今若我族还和方源交易,恐怕这把柄就更大了。” 房芝沉默不语。 房家自从青鬼沙漠一役之后,击退天庭八转蛊仙陈衣,成功俘获豆神宫,并且还将两位七转散仙败军老鬼、鹰姬,都强行压服,成为房家奴隶蛊仙,可谓收获巨大。 但收获的同时,房家也付出了不菲代价,参战的三座仙蛊屋都损失惨重,而炼化豆神宫却一直不得其法。 房家因此实力大减,天庭又曝光此事,使得房家立即遭受西漠其他正道实力的联手刁难。 但是真要拒绝方源? 类似的问话,早已经盘桓在房家蛊仙心中久矣。 房家如何拒绝得起? 房家遭受各族刁难,压力极巨,堪称风雨飘摇。在这个关键时刻,得罪方源? 现在全天下,谁不知道方源此人穷凶极恶,狡诈多端,偏偏又战力强猛,就连天庭都奈何不了他。 这样的人物,偏偏又孑然一身,毫无亲朋爱人的羁绊,也无任何势力地盘,房家要拿捏他,根本没有任何把柄! 房家蛊仙此时的脑海中,纷纷浮现起前段时间的情报,方源是如何动用定仙游,辗转游击,连续捣毁了南疆池家的资源点的。 真的要拒绝方源,方源打过来,像对付池家一样对付房家,房家该如何是好? 在南疆,池家乃是正道势力,遭受方源的袭击,没有任何一族来支援。而房家的情况,远比池家更糟。 房家不仅没有援兵,还会引来其他正道势力的夹攻!稍不留意,房家就会成为下一个北原黑家,大本营沦陷,族灭身死。 “房棱、房云,你二人是如何看待此事?”房睇长忽然开口,打破沉默。 房云一愣,他们二人只有六转修为,一般在这种场合,都插不上嘴,只有旁听的资格。现在他忽然被问起,顿时有些猝不及防:“这个……我也不知道怎么办。毕竟方源救过我的命,是我的救命恩人。而且……我族和他结下的盟约不都规定了吗?他要求魂核算作报酬,也未尝不可呀。啊,当然,我都听义父大人您的,您推算一下不就行了嘛。” 房睇长脸色微沉,瞪了养子一眼,又看向房棱。 相比较跳脱的房云,房棱性情稳重,受到房家诸多蛊仙的看好,认为他是未来房家的希望之星。 房棱沉吟片刻道:“不知诸位有没有看到,此封信笺中方源并非以算不尽的名义开口,而是直言不讳动用方源本名?” 房沉冷哼一声:“一来,天庭曝光此事,方源若用算不尽的身份,也根本无用了。二来,他恐怕还想威胁我族。直接动用本名,就是在说:我就是方源,你房家若是不按照我的要求办,就要承受我方源的怒火和报复!” 房棱笑了笑:“的确是有这几层意思。方源很有自信,他能够给我房家带来麻烦。我也相信这一点,所以我认为应当答应方源的要求。” “什么?!”房沉声调一扬,竖眉瞪眼,就要反驳。 但这时房睇长却挥了挥手:“让他继续说下去。” 房沉顿时不敢吭声。 房棱深呼吸一口气,继续道:“诸位,我族陷入困境,遭受四面八方的刁难,真的是因为我族和方源这个魔头合作过吗?” “并不是!真正的本质是我族得了豆神宫,一旦让我族消化了这个战果,那么西漠正道第一的席位,恐怕就要转让给我房家了。力量代表权势,更代表利益。我族崛起,自然要踩在其他家族的身上去。这才是各大家族不容忍我族,齐齐出手要对付我族的真正原因。” “若是我族不满足方源的这个要求,和他划清界限,其他正道势力能放过我族吗?不可能!反而会让我族和方源交恶,方源有八转战力,这样的一个魔头巨擘报复起来,恐怕哪一家超级势力都会头疼不已的。” “而满足方源的信中要求,不只是我族和他之前的盟约,更能拉近双方的关系,甚至有可能借助方源的力量,来对付其他超级势力。” “当然,我们只是暗中交给方源魂核,并且和他商量妥当,在表面上和他决裂。失去这些六转、七转魂核有什么关系?左右不过是一些仙材罢了,只要我们房家渡过这个难关,将来什么仙材会没有呢?” 群仙沉默。 房睇长抚须微笑。 房狮哈哈大笑:“好,此事便这么办,由房云去和方源沟通吧。” “啊?哦哦!”房云楞了一下,明明是房棱分析和建议,为什么执行者却轮到他。不过太上大长老的命令是不能不听的,房云只好接受下来。 “这房棱明辨是非,对大局洞若观火,大长老、二长老都在刻意栽培他,想要将他培养成未来房家的接班人。这种人物,怎么可以有勾连魔头的污点?所以只有让房云来接手了。”房沉看了懵懂的房云一眼,眼中闪过一抹怜悯、同情的光。 这种怜悯同情中,又有些同病相怜的意味。 为什么要让房云来做这事? 那是因为房云乃是房睇长的养子。 房家最大的两个派系,就是太上大长老房狮以及太上二长老房睇长。 至于房沉自己,当然对局势也非常了解。可惜他是外人,房家的赘婿,因为身份这种才华不能显现,只能扮做肤浅,充当踏脚石,给房棱来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