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节:你信命吗? - 蛊真人

第六百节:你信命吗?

?至尊仙窍,梦境迷离。 方源已是进入了梦境之中。 夕阳下。 “你信命吗?” 一位人族女仙,肤若白雪,一身黄衣,弯弯的柳眉下,一双烟雾笼罩的美眸,忧愁地遥望着那美不胜收的残霞。 方源扮演的则是一位石人蛊仙,却是不受他的掌控。 梦境在自行推演,石人蛊仙瓮声瓮气地道:“我土基修行律道,自然是信命的。自从我见到若离仙子您,我就知道您就是我命中的注定,是要用一辈子去追求去爱的人呐!” 若离仙子微微一笑,眉头却微微一蹙,随后她转头看向身边的石人蛊仙土基:“的确是这样,我们在命中注定就是一对仙侣。” “呃……什、什么?我、我、我……”石人蛊仙惊愕,旋即狂喜,难以置信地低吼道,“若离仙子您是答应我了吗?!” 若离仙子轻轻地点了点头。 “天哪,天哪!哈哈哈哈!我不是在做梦吧?我的天呐!”土基手舞足蹈起来,随后振臂朝天狂呼,“失败了三千多次,我终于成功了啊!哈哈哈!若、若离仙子,从今往后,您就是我的妻了。” “嗯,你就是我的夫君。” 土基激动得浑身颤抖,颤抖的幅度是如此剧烈,以至于他身上都开始抖落下碎小的石屑。 第二幕。 若离轻轻地躺在土基的臂弯中,轻的宛若一根白羽。 她望着天空,天空中云卷云舒,而她的眼眸中清澈如水。 土基的双眼却是迷离,他的目光一直都没有转移,集中在若离的脸上。 他口中呢喃:“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几年,但我感觉这一切都好像是一场梦!若离呀若离,我的妻,我发誓我必定爱你护你,你若有什么愿望,我倾尽所有都要满足你。” “是么?”若离轻轻地追问。 “当然!”土基的回答毫无一丝犹豫。 若离的脸上罕见地流露出犹豫之色,好半天,她才带着一种艰难的意味开口道:“那你就为我杀一个人吧。” “杀谁?哪怕是八转存在,相信我,我拼尽性命也要杀了他。”土基一口答应下来,神情郑重无比。 “只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孩而已。”若离笑着道,笑容中充斥着一种苦涩。 土基一愣:“婴孩?” 若离深吸一口气:“你信命吗?” “我专修律道,当然是信这世间种种规矩。万物万事都有它特定的轨迹,也就是命。”土基回答。 若离便继续道:“那么我便告诉你,这个婴孩极可能就是未来的蛊尊,号称狂蛮。而我将来,必定会死在他的手中。” “什么?!”土基震惊,“若离,这个预言你,你算了多少次?” 若离苦笑:“其实只要一次足矣,但我的确算了很多次,每一次的结果都是如此呢。你知道智道蛊仙的预言,为什么都这么准吗?那是因为宿命的轨迹都是固定的。我死于狂蛮之手,便是我的宿命吧。” 土基口干舌燥,平静的内心波涛起伏,难以平静。 但旋即,腾腾的杀气蓦地从他身上喷涌而出,他缓缓站起:“那我就去杀了他!虽然这是命……但我不信,我堂堂土基,八转蛊仙,居然杀不死一个婴孩!!” 方源的魂魄底蕴不断消耗,第三幕。 土基重伤,回到若离仙子的面前,他嘴角颤抖,面带愧疚,还有残留着的震惊:“我……” 若离仙子微微一笑:“我知道,你是在去往的途中,碰见了你的宿敌,而正巧他刚刚有所突破。” 土基一喜:“你是算到了?” 若离仙子点头:“从你遇袭的那一刻,我便算到了。” 土基愣住,犹豫了一下,还是问道:“那么若离,你既然早已经算到,为什么不赶来支援我呢?我们夫妻二人联手,必定能杀退那厮!” 若离摇头苦笑:“你还不明白吗?这都是宿命的安排。我不告诉你推算的结果,你不会去杀那婴孩。不去杀那婴孩,你也就不会碰到你那宿敌。任何想要改变宿命的尝试,都会遭受宿命的惩罚。你此刻一身的伤势,就是惩罚。而我若是支援你的话,也会有另外的阻力出现。” 土基眨了几下眼,反应过来,庆幸不已地道:“原来是这样。那太好了,若离你的决定是对的。你可不能受伤,我宁愿自己四分五裂,也不想你断一根头发呀。” 若离苦笑看着土基:“现在你知道厉害了吧?不必再去尝试了,留在我身边,静静地陪伴着我,陪我度过我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。我相信有你在我身边,我一定会很幸福。” “不!”土基雄躯一颤,狠狠地道,“绝不!我绝不会坐视这种事情发生,我绝不会让你死。我答应过你,发过誓言,我要爱你护你一辈子。” “可是我的死,是宿命的安排。土基啊,我的夫君,你也说过,你信命。”若离意味深长地道。 “那……那我就不信了!”起先,土基在挣扎、犹豫,但当他说到最后的时候,他忍不住嘶吼起来,双拳捏紧,怒气冲霄。 第四幕。 土基再去寻找那关键婴孩,地灾忽现,那处城池倒塌,流民四散,婴孩已消失不见。土基只要逮着凡人就杀,结果撞见数位正道人仙,一场大战之后,土基虽然杀了几位,但彻底成为人族蛊仙的通缉要犯。 第五幕。 数年后,灾劫诡异绝伦,土基艰难渡劫,险死还生。当他躺在病榻上,无法行动的时候,却听到若离终于推算出了结果,得到那婴孩的具体位置。 “我要去杀了他!”土基挣扎着起身,但是刚走了几步之后,就昏死了过去。 醒来后,他望着满头白发的若离仙子,呜咽哭泣:“都怪我,都怪我,若离你闭关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算到的……若不是我本事这么不济……” 若离仙子温柔地笑着,安慰道:“没有关系,我还可以再推算呢。” 第六幕。他们遇到兽潮。 第七幕。若离仙子推算失败,承受反噬,青春耗尽,成为老妪。她躺在土基的怀中,苦笑:“我这样的样子,一定糟糕透顶了,是不是?” 土基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,目光一如既往的深情:“不会,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,你仍旧是我爱的那位若离仙子呀。” 这份独特的梦境在继续,方源始终是一个看客。 不管土基和若离如何追杀,种种尝试都遭受失败。有一次,他捉到了婴孩,但因为意外又让他跑了。有三次,他追上了婴孩,几番出手终因为阴差阳错,令婴孩逃跑。 而那婴孩也逐渐成长起来,成为蛊仙。 局面坚定不移地沿着宿命的轨迹发展,终于接近若离仙子的死期。 土基越来越紧张,他知道最关键的时刻到来了。他整天谋划,刻苦修行,任何一个提升自己的方法他都要去尝试,不管风险又多大。 反而若离仙子却放松下来,她并不再热衷推算。她劝说土基,不要这么拼命。土基不听,越加焦躁。土基一有时间,她就陪伴他,躺在他的臂弯中,然后温柔地注视着自己的丈夫,久久不转移目光,仿佛始终看不够。 最终,第八幕。 最致命的一击,被土基用身体挡住,并且他拼死反击,将那大敌击退。 土基要死了,他第一次躺在若离仙子的臂弯中,却很开心:“我,我们终于战胜了宿命。若离……我的妻……我做到了,我真的做到了,咳咳咳……” 他高兴得想要高呼、欢叫,但他太虚弱了,他只能不停的咳嗽。 他知道自己已必死无疑,命不久矣,趁着最后的一点时间,他艰难地握着若离仙子的手,无比深情地注视她,极其郑重地嘱咐道:“我去了,请你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,活下去……” 晶莹的泪珠从若离仙子的眼中流淌下来,划过她的脸庞,滴滴而落。 她紧紧地抱住石人蛊仙土基,在他的耳畔轻声呢喃:“你知道吗?我虽然专修智道,却是不信命的。当我算到宿命对我的安排,但谁会想去死呢?于是我找到了你,其实,你我的结合根本就不在宿命之中啊。我并不爱你,只是想要利用你而已。” 土基却微笑,用微弱到极致的声音回应:“我知道的,但那又怎样?我爱你……被你利用,我相当的开心呢,我心甘情愿。谢谢你,给我这样的机会,让我被你利用……我曾经信命,但我现在不信了。你看,你还活着,命已经改了,多好……” 说完这句,土基再无力支撑沉重的眼皮,缓缓闭上,再无反应。 若离仙子大哭,在她的生命中从未有这么一刻如此失态,她摇头不止,哭泣:“我曾经不信命,但我现在信了!” 说着,她浑身绽射出洁白的光,光芒如流水,缓缓地注入到石人蛊仙土基的身上。 石人蛊仙的气息从最微弱的状态,渐渐壮大起来,而若离仙子却是越来越虚弱,身影越来越淡。 石人蛊仙再次睁开双眼,当他看清楚状况,他满脸的震惊和恐慌,他大呼道:“不,停下,我不要接受治疗。你会死的,你会死的!!” 可惜的是,他浑身无力,无法阻止。 若离仙子的影子已经很淡,她露出最后一丝微笑,无比的温柔,还有一丝的狡黠:“你也知道,我这杀招一旦开启就无法停止的。” “我想对你说最后一句话,你心底最想要听到的话。” “你这个笨石头……我……” “我爱你。” 话音刚落,若离仙子彻底化为光影泡沫,消散在天地之间。 “不!不——!”土基发出嘶吼,像是受伤的野兽,充满了愤怒和悲伤,无力而又痛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