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六节:这是陷阱! - 蛊真人

第六百零六节:这是陷阱!

?仙窍门户洞开,但吸摄进去的天地二气规模,已经减少许多。 “嗯?大敌就在眼前,诸位何故犹豫不进?”铁家蛊仙扬起眉头,喝问南疆群仙。 许多人脸上微微一红,立即惊醒,当即就有人大叫:“我们一起冲进去!” “方源这魔头还在渡劫,此战我们必胜!谁临阵脱逃,谁就是我南疆正道的最大耻辱!” “没错,冲进对方仙窍去。就算是死,我们也要让方源这个魔头损失惨重!” “呵呵呵,何必如此悲观?这魔头勒索了那么多东西,仙窍中定有绝世奇珍。别的不说,天地秘境就有好几座呢!” “我族蛊仙,还被他俘虏着,就是不晓得是在哪一处地方关押。” “我已经查过了,周围根本没有任何仙阵。”猴子耍抚摸着八耳猴的小脑袋,十分肯定地道。 南疆群仙顿时放下心来。 方源的大阵,让南疆正道吃够苦头,这个顾虑一去,南疆群仙士气飙升,当即各展其能,纷纷冲向门户大开的仙窍。 呜呜呜! 但就在下一刻,异变陡生。 一连串极其刺耳的蜂鸣,响彻战场,尖锐得几乎要刺破群仙耳膜。 与此同时,耀眼至极的光芒,猛地绽射开来,许多南疆蛊仙猝不及防,一下子眼前白茫茫一片,竟都暂时失明。 南疆群仙大惊失色,慌忙戒备。无数杀招打向光辉的中心。 光辉中心的人并不是方源,却是君神光! 他心中充满了惊怒和震骇之情:“我这杀招乃是惊觉光,只有当我要面临致命危机的时候,才会爆发出来,并不受我主动操纵。我刚刚是要潜进方源的仙窍,结果就触动了惊觉光!怎么回事?!难道说,这仍旧是方源布置下来的一个巨大陷阱?” 他乃是八转蛊仙,一边挡住南疆群仙的狂轰滥炸,一边爆退。 “呵呵呵,阁下好俊的身手,不过既然来了,何必这么快就走呢?”方源的笑声,悠悠传到君神光的耳中。 君神光心中狠狠一颤,失声惊呼:“不好!” 他当即感到一股无形的吸摄之力,狠狠地拽住他,想要将他拖进方源的仙窍中去。 一瞬间,君神光心中的那点质疑彻底消散无踪,他万分确信,这就是方源设下的陷阱! 君神光大吼一声,不顾五界山脉中的反噬,狂催仙道杀招,抗衡住方源施展在他身上的无形吸摄之力。 旋即,君神光又施展得意手段,身形化作一道奇光,就要暴射出战场。 但杀招虽是成功,奇光喷射向外,却速度缓慢至极,堪比蜗牛和乌龟。 “该死,这是宙道的手段!”君神光旋即辨认出来,因为这个宙道手段,他的时间缓慢了近百倍。 君神光心中震骇不已:“我乃是八转蛊仙,拥有八转道痕,为何还能被延缓如此多的时间?方源的宙道手段,竟是八转层次,完全超出之前的情报,他是如何做到的?” “怎么回事?” “我中招了!” “时间缓慢无比,宛若陷入泥浆沼泽,快想想办法!” 和君神光一样遭遇的,还有附近的南疆群仙。 “呵呵呵,诸位不请自来,如此盛情,本人自当百倍奉还。”方源说着,降临战场。 只见一位蛊仙,白衣飘飘,青发飞扬,面容英俊至极,近乎娇丽,一双眼睛深邃如潭,目光寒冷如冰,充斥恐怖杀意。 如此容貌,在场的蛊仙都太过熟悉,皆是身躯狂震,大惊失色。 南疆群仙当中,更有人惊呼出声,舌头打颤:“是方源!” 方源却不理这些南疆七转蛊仙,而是目光森森,投向君神光。 君神光面色涨红,拼尽全力,正在解决身上的宙道束缚。他手段丰富,努力之下效果斐然,方源施展在他身上的宙道束缚越来越少,君神光的速度也越来越快。 方源微微一笑,慢慢从大袖中伸出左手。 他左手白皙如玉,五指以一种优美的姿态缓缓张开,宛若白莲绽放。 澎湃的魂道气息陡然爆发,又在一瞬间猛地收缩,凝聚成方源左手手掌中心一个虚影。 这虚影栩栩如生,就是缩小了千万倍的落魄谷。 落魄谷的虚影悠悠自转,方源的左手五指开始缓缓收拢。 君神光心中警兆狂响,无以伦比的危险感觉笼罩他整个身心。他瞪大双眼,紧张得睚眦欲裂。 “这是什么杀招?!恐怖,太恐怖了!我的感觉绝不会错,我若中了这一招,必定无幸!逃,必须逃,快逃!!” 君神光满脸血红之色,一双细长白眉疯狂地颤抖起来,再无之前的夺人风姿。 仙道杀招——日照阳神。 他大吼一声,悍然施展出最强手段。整个人化为一团光,无量光明爆发而出,整个战场上仿佛多出来一颗小太阳! 炙热的白光,大有照天射地的无穷威能,所到之处,方源的宙道手段分崩瓦解。 南疆群仙刚刚脱困,又被耀眼至极的白光尽数吞没。 弥漫在每一片山地上的仿造界壁,在白光的猛烈冲刷中,尽数消散。整片五界山脉都开始颤抖起来,尤其是战场中心地带,大量的山石碎裂崩塌,一片天翻地覆。 日照阳神的余波,更是冲击到其他战场。 南疆八转的队伍正在和太古年**战,都被严重干扰。 “这是中洲八转蛊仙?” “哼,恐怕是天庭的成员!” 光芒消散,中央战场的视野变得无比清明,忽然间有一位南疆蛊仙惊呼起来。 “等等,那仙窍……是我族蛊仙的仙窍啊!” “什么?不是方源的仙窍?!”众人顿时悚然。 “这是一个陷阱!”君神光嘶吼,强提精神,疯狂撤退。 “想逃?”方源忽然出现在君神光的上空不远处。 心头狠狠一震,君神光瞳孔猛地缩成针尖大小,死死瞪着方源。刹那间,他忽然明白过来,与其说方源埋伏南疆蛊仙,倒不如更准确地说,是专门来针对他这样的天庭成员! “原来你的真正目标,是我!” “哼!你那一招已经暴露,我已有防范。你的陷阱也垮了,还能拘束住我吗?” “区区七转修为……我可是八转蛊仙!更且还有援兵卫风,正极速赶来。” “除非这群南疆蛊仙和你一伙,否则你能杀得了我?” 君神光大口呼吸,身上无数光芒如水般流转,把自己防守得固若金汤。 果然,下一刻南疆群仙纷纷出手。 目标一致,直指方源! 武庸领衔出手,池曲由、商无界紧随其后,任凭太古年兽轰击自身,也要对付方源。随后还有大量的南疆蛊仙强者,各施精绝手段。 君神光哈哈大笑:“方源,你这魔头,多行不义必自毙!你还想杀我?今日你必死无疑!” “是么?”危难之际,方源却云淡风轻,甚至嘴角微微翘起,露出一缕嘲讽的淡笑。 轰! 下一刻,他七转的气息陡然发生变化,无比的气势直冲九霄,辐射八方。 一干人等无不大吃一惊。 “什么?!” “八转气息!” “这不可能!!” 方源身形微微一顿,伸出手指,轻轻一指。 仙道杀招——春剪! 随后,他双臂环抱,大袖飘飞,凝成一扇。 仙道杀招——夏扇! “这是?!”亲眼目睹这样一幕,池曲由、商无界目瞪口呆。 “这是夏槎大人的……”夏家几位七转蛊仙无比痛呼,一股极其不妙的感觉笼罩各自心头。 轰隆隆! 春剪对付君神光,把他狠狠压在下风。夏扇则在方源手中,迅速扇动,悍然击溃南疆群仙的种种杀招。 一时间,方源以一敌众,魔威滔滔,风头无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