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七节:落魄印 - 蛊真人

第六百零七节:落魄印

?震撼! 见证方源以一敌众的八转威势,在场的蛊仙均感到了一种震撼。 群仙此来,就是想要阻击方源,干扰他渡劫,防止他成为八转。 但没想到,再一次照面,方源已然是八转修为。 这个变化,打了所有人一个猝不及防。 “他什么时候成就了八转?!”池曲由微瞪眼珠,难以置信。 “能够动用春剪、夏扇并不出奇,关键是这两记杀招受到宙道道痕强烈增幅,挡下所有攻击。就算方源成为八转,短时间内怎可能有如此充裕的宙道道痕?我看更有可能的是,他顶替夏槎肉身,再用见面曾相识杀招伪装,企图哄骗我们,让我们误以为他已经渡劫了。”商无界强自冷静,迅速地分析道。 “不对!我族太上大长老的春、夏两大仙蛊,都是八转层次,非得是有八转仙元才能运用啊。”夏家太上二长老夏兆叫喊道。 “这个……”商无界顿时犹豫起来。 仙元蕴含本人意志,非得是本人,亦或者死后形成的天灵、地灵,方可运用自家仙元。 唯一例外的是仙蛊屋,仙蛊屋可以不计较任何来源的仙元灌输。但方源此前的两大杀招,显然不是仙蛊屋。 如果方源只有七转,只有红枣仙元的他,绝不可能催动得了春、夏两大仙蛊,就算是他顶替夏槎肉身,获得夏槎的仙元。 “多思无益,杀了方源,兴许就能知晓了。”武庸呼喝。 他电射而出,身后的太古年兽则轰然倒地,再也爬不起来。 关键时刻,武庸展现出强大的战力,率先斩杀了方源部署的太古年兽,全力以赴来战方源。 “方源!”武庸目光森寒,战意疯狂涌动,爆喝声如雷霆绽放,“就算你真的晋升八转,今次你也在劫难逃。你精心挑选的五界山脉,就是你葬身之地!” 话音刚落,整个山脉都竟开始剧烈的震荡起来。 一时间,地动山摇,碎尸飞溅。 “怎么回事?”群仙惊疑不定。 武庸的声音旋即传入众仙耳中:“诸位勿忧,这是我特意安排的后手,能改变整个五界山脉下的地脉走向,令整个山脉崩溃!” 众仙心中疑惑更增。 改变地脉走向,又能如何? 但很快,他们就惊喜地看到,伴随着山脉逐渐崩塌,五界山脉特有的五彩光气,也跟着迅猛崩解,烟消云散。 “这?!”一时间,就连君神光都流露出惊愕的神色。 “太好了。没有这些束缚,我们的战力就能恢复如初,再不会受到限制!”南疆蛊仙们大喜。 “这武庸果然和武独秀不一样,居然还藏着这个后手!”商无界眼中精芒闪烁。 “武家怎对五界山脉如此熟稔?单纯改变地脉走向,绝不能达到这般的效果。必定还要知晓陶铸当年布置这座山脉的内容关窍!”池曲由脑海中念头频动。 五界山脉的边缘,由武家、乔家蛊仙组成的大阵,在不断地轰鸣着,乃是整个五界山脉剧变的源头。 乔丝柳、武雨伯等人坐镇于此。 武雨伯眼望战场方向,呵呵冷笑:“方源这魔头想要依赖五界山脉,这一下,看他地利丧尽,如何能对付我南疆正道的围杀?” 乔丝柳沉默不语,神情有些复杂。 她曾和“武遗海”走的很近,一度认为自己会和他成为夫妻。结果之后的惊天剧变,远超她的想象极限。武遗海居然是方源假扮,每当她会想到曾经和方源这个巨魔走得这么近,就不寒而栗。 她和方源之间,倒没有什么余情,心情复杂是在于五界山脉本身。 世人皆以为,陶铸对于五域界壁的研究,没有什么成果。但事实上,却非如此。 乔家意外获得了陶铸传承的线索,一直在隐秘探索,企图发掘出来。 没想到这个情报,被武庸所知,在他压榨之下,乔家不得不贡献出来,结果就用于此处。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线索,才令武庸方面对五界山脉有了深刻的了解,才能通过改变地脉,来使得五界光气消散。换做他人来做此事,胡乱改变地脉,除非运气极佳,瞎猫碰死耗子,否则正常情况下,五界光气仍旧会大量存在。 “唉!这可是一位八转蛊仙的传承,结果却被用在这里,五界山脉一毁,几乎葬送了后续希望。”乔丝柳叹息不已。 表述这么多,其实时间并未流逝多少。 自君神光身上的惊觉光杀招爆发,随后方源出现追杀君神光,再后南疆群仙出手,方源硬是挡下,暴露出八转修为,再到南疆群仙迅速交流,武庸冲锋向前,五界山脉崩溃,方源地利消失。 整个过程,种种惊变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。 方源拼掉南疆群仙的攻势,初衷不改,哪怕武庸迫近,他仍旧在追杀君神光。 君神光爆发了底牌杀招,全身气息衰落到了极点。他的日照阳神威能恐怖,不仅是消耗大量的白荔仙元,更永久耗散他本身的光道道痕,本身就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拼命招数。而他又在五界山脉中催使,遭受强烈反噬。虽然是暂时逃脱,也因此身受重伤。 不过现在,五界光气迅速衰落,君神光如释重负,感到越发轻松,最大的后顾之忧顿时解除。 看着武庸杀向方源,一个念头在君神光的脑海中升腾起来:“是否和南疆蛊仙协同作战,围剿方源?” 这个念头刚刚冒起,就被君神光迅速否决。 “继续逃!” 现在的场面十分复杂,他到底不是南疆的蛊仙。更关键的是,方源追杀自己,自己逃出生天了去,就意味着方源的失败。 君神光以退为进,选择十分明智。 方源对他仍旧紧追不舍,对武庸不管不顾。 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异变突生。 一股强大的气息,猛地升腾而起,巨大的五彩光柱直冲九霄,同时一个宏大的声音响彻整个五界山脉:“后来的小辈,做的不错,居然能通过老夫的最后一层考验,将整个五界山脉摧毁。现在,老夫留下的五界传承就是你的了!你可要好生修行,来日纵横天下,不要堕了老夫的名头啊。” 五彩的光柱当中,一股意志如烟云般汇聚起来,形成一个徐徐如生的蛊仙模样。 无数道目光不由地投注过来,当即就有人认出:“没错,这就是陶铸老头生前的相貌。” “不是吧?”山脉边缘,乔丝柳都能看到光柱,也能听到声音,她面泛古怪之色,“陶铸的最后考验就是摧毁五界山脉?这误打误撞之下,居然开启了陶铸的传承!” 陶铸意志这边听到有人叫他老头,顿感不悦,倨傲地道:“什么老头,小辈既继承老夫传承,怎如此不懂礼貌?” 轰隆! 狂风卷席,天地咆哮。 回答他的是武庸的一记八转杀招,不过并非对准他,而是方源。 方源受此杀招,浑身仙衣浮动,荡漾阵阵如水涟漪,正是仙道杀招逆流护身印! 此招逆反威能,武庸却硬生生承受下来,继续迫近。 方源速度顿遭遏制。 原来武庸这招,范围极广,逆流护身印只能逆反方源承受的部分。方源一路飞行,一路逆反,虽安然无恙,但速度却受到极大削弱。 方源依仗逆流护身印已经多时,武庸岂会没有针对、克制的手段? “呃!”陶铸意志遭此一吓,连忙扫视周围,见到数位八转蛊仙厮杀,同时这么多的七转强者在场,他震惊得差点浑身崩散! “怎、怎么回事?”这和他原本料想中的场面完全不一样,没有恭敬至极的后辈小子,只有如狼似虎的凶恶蛊仙! “不要管他,一个死人而已。” “传承就在这里,战后再取!” “当务之急,是杀了方源这个魔头!别说是陶铸的传承,就算是蛊尊真传,宁愿舍了,也要把方源杀死啊!!” 群仙们怒吼,注意力又再次集中到方源的身上。 陶铸意志:“……” 他完全傻眼,这和他的剧本根本不符啊。 旋即,他又一个激灵,反应过来:“到底是谁,这么多蛊仙围杀他。为了杀掉他,就算是蛊尊真传也不要?” 陶铸意志也看向方源,很快发现他根本不认识此人。 “这人是谁啊?难道是我本体死后,才成就的蛊仙?” 就在这个时候,方源终于追上君神光。 君神光紧张得浑身冒汗,强烈的警兆在他心头如战鼓轰鸣! 他极力逃窜,同时在心头大骂:“武庸你这个混账东西!这是什么杀招,连我都困住?” 武庸的杀招范围极广,自然将君神光也“照顾”了。武庸的精妙手段岂是易于?君神光实力大降,受此阻碍,速度下降的比方源还要严重得多。 “结束了。”方源轻声呢喃,出招的一瞬间,他的双眸古井无波。 手掌中的落魄谷虚影,缓缓自转。忽然五指狠狠一握,将虚影握在手心之中。 一团灰色的奇光,从五指指缝间涌动而出。 方源旋即张开手掌,对君神光遥遥一拍。 奇光电射而出,速度奇快,君神光极力闪避,宛若无头苍蝇,疯狂躲闪。 武庸在后面追逐,眼眸中阴芒一闪。 君神光周围忽然狂风打起,阻力暴涨。 “武庸,你擦你姥姥!”君神光还未来得及破口大骂,就被方源的灰色奇光射中。 一瞬间,他飞行之势戛然而止。肉体上毫无伤势可言,但魂魄却遭受重创,几乎要当场陨灭! 仙道杀招——落魄印! 君神光正浑浑噩噩之间,方源身边一座仙蛊屋忽然浮现,屋内影无邪酝酿的杀招旋即射中君神光。 仙道杀招——引魂入梦! 君神光根本来不及反应,一下子就沉入梦境之中,不能自拔。 仙蛊屋飞出,模样影影绰绰,并不分明,一下子将君神光吞进去,又飞回到方源的身边。 武庸大惊失色! 他原本干扰君神光,不过是想试探出方源此招究竟是何种威能,毕竟君神光并非南疆蛊仙,利用一番有什么不可以? 但武庸万万没想到的是,方源居然将君神光一举俘虏! 之前,方源俘虏南疆群仙,乃是设计埋伏,苦心布置宙道大阵。但现在,他却是单凭几种手段,就将君神光擒拿! 战力飙升到这种程度,简直是骇人听闻。 “他那什么杀招,好像是独自针对蛊仙的魂魄?威能恐怖绝伦,必须严加防范!” “还有仙蛊屋!那是什么仙蛊屋,隐藏起来,几乎察觉不到!” 南疆数位八转,原本气势汹汹,包围过来。 但当他们亲眼见到方源俘虏了君神光后,顿时都惊疑不定起来,心中战意暴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