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八节:武庸之败 - 蛊真人

第六百零八节:武庸之败

?方源的表现,让陶铸意志震惊不已! 这是哪里冒出来的魂道蛊仙?仅仅一击,就让同为八转的蛊仙遭受重创!此等赫赫魔威,当年魔尊幽魂年轻的时候,也不过如此吧。 “这少年郎看起来柔弱清秀的样子,没想到居然如此心狠手辣,手段超绝。他一定制造了不少的杀孽,要不然怎么会引动南疆正道蛊仙如此规模的围杀?” 意识到这一点,陶铸意志顿时怂了。 头一次,他觉得身边的光芒巨柱,是如此的耀眼。 “本体当初布置这个,是为了方便传承,唉!没想到传承真正开启,竟然是这种情况。” “我招谁惹谁?辛辛苦苦地布置个传承容易么?” 陶铸意志顿感孤苦无奈,这种情况别说是他区区一股意志,就算是当年的本体在世,也要退避三舍啊。 这趟浑水太深了,水浪也太过凶猛,轻易掺和不得! 陶铸意志怂了,灰溜溜地顺着光柱缩下,同时心中默念:“不要看我,不要看我……” 蛊仙们哪里有精力和心情去看他? 方源当众俘虏了八转蛊仙君神光,战力惊世骇俗,让几乎全部的七转蛊仙都口干舌燥,就连八转都有些蒙。 “如此强敌,该怎么打?” “我若上去拼杀,遭受了不测,家族怎么办?其他八转残留了性命,我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?” 若方源是七转,靠着逆流护身印,可敌八转,这种程度的战力,南疆八转蛊仙们还能承受。 但现在,可完全不一样了! 方源不仅是八转蛊仙了,而且还拥有了一招神秘而又强大的手段,似乎是魂道手段,和引魂入梦杀招形成了良好的配合。 君神光的例子就在眼前,南疆八转蛊仙也是极有可能,会遭受方源的毒手! 关键时刻,南疆正道的老毛病又犯了。到底是山头林立,各自为主的时间太久太久,相互防备之心,已经深入骨髓,就算是意识到了联合的必要,但在关键的抉择时刻,犹豫是所有八转蛊仙的心结。 这些南疆八转蛊仙犹豫,方源可丝毫没有犹豫。 他哈哈大笑,返身杀向武庸。 “武庸!你刚刚说什么?这是我的葬身之地?哈哈哈!我看恰恰相反,这里是你的坟墓才对。来来来,我们新仇旧恨一起算!” 方源口中爆喝,声若雷霆,响彻整个五界山脉。 他一身白衣,大袖飘飞,青丝飞扬,魔威滔天,冲天的杀意震慑群仙。 池曲由、商无界等八转蛊仙,见到方源矛头直指武庸,一瞬间心中情绪复杂,既有紧张,又不由地微微松了一口气,随后各种阴暗的念头就萦绕脑海。 方源虽是凶悍,但到底是孤家寡人一个。且不说,池曲由还和方源做过交易。 如今南联新建,盟主之位一直空缺,武庸乃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选。这要是让他当成了盟主,今后对各家如何,还真不好说。 南疆各族林立,已经太久了,真正要联合起来,困难的是蛊仙们心里的万千山壑险峰。 两虎相争,必有一伤。 不管是方源还是武庸,都对其他家族有利。 再者说,我们也不是不来支援,只是这不有太古年兽纠缠着吗? “乌合之众!”武庸匆匆一瞥,见没有人来支援自己,心中大骂一声。 但面对冲来的方源,他也丝毫不惧,反而被激发出无限的勇气和战意! “我倒要看看,你是用了什么法子能俘虏八转蛊仙!”武庸放出玉清滴风小竹楼,驾驭这座仙蛊屋,夹裹无边磅礴气势,狠狠地撞向方源。 方源虽有神秘仙蛊屋,但万万撞不过玉清滴风小竹楼,他眼中忽然闪过一抹阴险的寒光,整个人忽然方向一折,俯冲下去。 玉清滴风小竹楼冲势过猛,撞了一个空。 “武庸,你有仙蛊屋傍身,足够安全。那么我杀了你南疆正道的这些七转小仙,你能一一地救下来吗?哈哈哈!”方源狂笑。 “该死!”武庸连忙催使玉清滴风小竹楼,掉转方向,追赶方源。 方源又道:“武庸,你好大的野心,想要建立南疆的联盟,是想当盟主吧?我杀了这些人,看你还有什么脸面充当盟主去!” 方源并未和武庸有任何实质性的交锋,但句句话语,就像是刀子深深地割在武庸的心头。 武庸率领南疆群仙,围杀方源,一方面固然是和方源有着仇恨,不共戴天,但另一方面,也是为了给登上盟主之位铺路,累积声望。 但若是真让方源杀伤了这些七转蛊仙,而武庸却端坐在玉清滴风小竹楼里毫发无损,又始终拿方源没有办法,那他势必声望大降,距离盟主之位,反而更加遥远。 武庸又急又怒,差点要在玉清滴风小竹楼跳脚。虽然玉清滴风小竹楼速度极快,和方源的距离也在急速缩短,但方源已经先一步杀到了那些七转蛊仙的面前。 “顶住!” “我要死了吗?” “未必!这里的蛊仙这么多,我还是有生还的希望的!” 方源攻势未发,这些七转南疆蛊仙已经士气散尽,一丝反击的念头都没有,只想着如何保命。 方源硬生生俘虏了中洲八转蛊仙,这样的一幕实在太过骇人。 “死吧!嗯?”方源的咆哮声忽然一滞。 危机关头,南疆群仙脚下忽然喷涌出一股浓郁的土黄光晕,将众仙团团护住。 这是八转层次的防御手段! “方源,何必再造杀孽?你杀我,我杀你,这样的循环多么可怜可悲。你是一时英豪,唉,为什么就看不破这一点?” 陆畏因的身影,在不远处浮现出来。 “哼!又是你!”方源的目光如刀如剑,狠狠地剐了陆畏因一眼。 轰! 下一刻,玉清滴风小竹楼宛若流星陨落,夹裹着武庸的浓烈仇恨和愤怒,重重地撞在方源后背。 仙道杀招——逆流护身印! 方源安然无恙,攻势完全被逆反,令玉清滴风小竹楼承担。 但巨大的冲击力量,难以豁免,使得方源好像炮弹一般,被撞飞出去。 武庸心头骤然放松下来,把方源驱赶走,远离这些南疆七转蛊仙,他将更难对这些人下手了。 但旋即,陆畏因的声音传来:“不好!这是方源的计,他是要逃!” 武庸顿时脸色铁青,无奈地看到方源顺势撞进之前的那座仙窍当中。 当他进去的一刹那,仙窍门户轰然关闭。 “方源狡诈无比,既然在这里设伏,怎可能不安排后路?进入仙窍,必定是有着逃生之法,比如定仙游之类!” 一瞬间,武庸脑壳上青筋直冒,胸口烦闷至极。 仙窍向来易守难攻,尤其是门户紧闭的仙窍。当然,南疆正道群仙在此,必定能攻破这座福地。但方源争取到的时间,已经完全足够他逃出生天! 武庸气势汹汹,召集出的规模浩大的围杀大队,结果仍旧失败,不仅没有伤到方源的一根毫毛,还被他当众俘虏了一位中洲八转蛊仙! 这简直是在武庸的脸上狠狠地踩了一脚。 “更可恶的是这个家伙……”武庸目光阴沉,狠狠地瞪向陆畏因。 他蓦地开口:“陆畏因,你为何不阻止他?” 陆畏因连忙施礼,声音缓缓:“惭愧!我已经拼尽全力护住南疆诸位仙友,实在是力不从心啊。” 一瞬间,陆畏因收获南疆蛊仙感激无数。 武庸狠狠地喘息一声,怒到极点,双拳捏得死死,却拿陆畏因完全没有办法。 陆畏因乃是乐土传人,这个背景非常恐怖,乃是武庸登上盟主之位最具威胁的竞争者。 武庸率领群仙,围杀方源,独独撇下陆畏因,就是不带他玩,好方便自己积累声威。 结果,大战之后,方源逃出生天已成定局,而武庸劳而无获,声望大降,反观陆畏因却是截然相反! 武庸双眼目光激闪,如同电闪雷鸣。 半晌,他吐出一口浊气,浑身放松下来,脸上怒意彻底消散,心中斗志激增,嘴角反而散发出一丝微笑,抚掌道:“好一个方源,好一个陆畏因!我这一场,是败在你们两人的身上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