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一十二节:宙道雄威 - 蛊真人

第六百一十二节:宙道雄威

?根据君神光的情报,四旬子修为一致,都是七转,并且练就了合击之术,威能非凡,就算是面对八转蛊仙都有一拼之力。 当然,也只有一拼之力。几个回合下来,必定会被八转蛊仙所败。 不像是之前的方源,或者凤九歌那样程度的战力,能够力抗八转。 即便如此,这也相当了不起了。四旬子栽培出来之后,一直都被灵蝶谷当做底牌,绝不轻易调动。 “天庭要在光阴长河中做出布置,灵蝶谷也不得不听命。四旬子……这四人都是宙道,并且配合默契,的确是操纵今古亭的上佳人选。” 方源微微皱起眉头。 四旬子、今古亭,都没有出乎方源的意料。 八转蛊仙又恰好是宙道的,的确罕见。天庭原本有一位黄史上人,可惜,他在上一次的光阴长河中,已是被方源利用红莲岛设计杀害了。 天庭对付方源,在光阴长河中设防,宙道方面的人手也只能从七转蛊仙中挑选。除非天庭仙墓当中,又主动蹦出一些老怪物出来。 让方源在意的是,除了今古亭之外,天庭方面还有一座宙道仙蛊屋恒舟。 “今古亭极擅侦查,又恰好在附近,所以第一个赶来阻截我。我不能停留在此处,一旦被四旬子成功拖延了时间,恒舟就会赶来支援,造成二对一的战局,对我相当不利!” 天庭方面优势很大,虽然拿不出宙道八转,但其他流派的八转肯定是有的。同时还有两座仙蛊屋今古亭、恒舟。 反观方源这边,只有一座仙蛊屋雏形。方源虽然晋升成八转,但黑楼兰、白凝冰等人的修为都很薄弱。 方源当即出手,打开仙窍门户,放出第二批太古年兽。 他在五界山脉中布防,布置的第一批太古年兽,已经是被南疆正道伤的伤,杀的杀,方源也没有来得及回收。 但没有关系,方源手中还有第二批。 吞并夏槎仙窍后,方源有了第二座年华池,这里面就有夏槎的两头太古年兽。另外,数月以来,方源也一直在通过太古年兽钓来阵,引诱上钩许多太古年兽,一一俘虏拘束在年华池中。 所以,方源陆续积攒了两批太古年兽,并且第二批太古年兽,也多达九头。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方源没有凑齐十二种不同的太古年兽,组合成上古战阵。 他在整个过程中,也尝试过收集。但是真的努力施行的时候,他才发现这种收集的事情,真的很难达成。钓来最多的还是太古年·鸡,在最近这段时间,光阴长河中盛产这种年兽。 方源的第二批太古年兽中,就有五头太古年鸡,数量已经超过了总数的一半。 九头太古年兽嘶吼着,向今古亭扑去。 今古亭中四旬子满脸凝重之色,合力施为,一齐催发出今古亭的威能。 呼啦! 一阵大浪掀起,足有三丈之高,向九头太古年兽涌去。 太古年兽本就是在光阴长河中生存的猛兽,今古亭掀起的水浪并不能阻挡它们的冲锋。一瞬间,它们身形微微一滞,便就冲破阻拦,撞碎出无数璀璨浪花,继续杀向今古亭。 今古亭表面,华光异彩,光芒冲霄如柱。 哗哗哗…… 一阵又一阵的巨浪,掀动起来,宛若一道道移动的城墙,亦攻亦守,接连不断地撞向太古年兽。 方源心中一动,太古年兽受到他的指挥,相互配合,宛若箭矢一般,射破多道水浪城墙,迫近今古亭。 但哪知四旬子忽然齐声轻喝,今古亭中那面屏风忽然散发出缥缈青烟。 青烟飞到战场之中,太古年兽均受影响,速度骤降,如落泥沼之中。 青烟沉淀下去,全部融入到光阴长河的水面下,将表面一层光阴长河都染成碧绿颜色。 今古亭狠狠一震,冲天的光芒巨柱陡然消散,化为盈盈翠芒,笼罩四面八方。 浪潮声猛然间变得汹涌澎湃起来,掀起的浪潮比之前强猛数倍,高达十丈有余。不仅如此,更有数十道漩涡,在光阴长河的表面产生,成为牵绊太古年兽的最佳陷阱。 九头太古年兽原本集结在一起,但经过一番巨浪袭击,漩涡暗陷,很快阵型就分崩离析,陷入到各自苦战的不妙境地。 一时间,今古亭稳坐中央,掌控战局。方源的太古年兽,完全落入下风。 四旬子面色顿时轻松许多。 上旬子吐出一口浊气:“总算是撑过了最初阶段,没有被魔头的攻势击破。” 旬果子则笑道:“今古亭已经控制了战场,方源的太古年兽虽多,但无法集结,已经不足为虑。” “没错没错。”下旬子抚须点头,“虽然今古亭终归不是对手,最后会落败。但我们只要拖延一小段时间,就有恒舟支援。到那时,就是我方实力一跃而上,超过对方了。” 中旬子目光深沉:“魔头狡诈,不可大意,还是小心为妙。” 他话音刚刚落下,一头最靠近今古亭的太古年猴猛地暴起,竟然施展出仙道杀招。 只见一把巨扇被它握在手中,照准前方猛地一扇。 八转仙道杀招——夏扇! 刹那间,狂风骤起,卷席天地,横扫一切,整个战场为之晦暗。 在太古年猴原本奔涌着数道巨浪,宛若撑天的雄厚城墙,被这夏扇一扇,顿时分崩离析,坍塌粉碎。 太古年猴怪笑一声,长驱直入。 今古亭中四旬子大吃一惊,旋即就意识到这只太古年猴乃是方源假扮伪装。 “是那魔头亲自参战!” “不可能!我们手中有着紫薇大人传授的侦查杀招,能勘破他的见面曾相识。为什么会仍旧被蒙骗?” 方源肚中冷笑,数月时间他都是争分夺秒,充分利用,把全部的时间、精力都压榨到极限,见面曾相识自然也进行了改良。 方源终于杀到四旬子面前。 今古亭再次爆发出刺眼的华光,方源依仗太古年猴的雄健体魄,双拳直捣,却如蚍蜉撼树,只爆发出一声轰鸣,今古亭岿然不动。 “没有用的,现在的今古亭宛若千年巨树,土生土长,扎根在光阴长河之中。你如何能撼动?”旬果子尖叫,身上颇为紧张。 “是么……”方源眼中精芒爆闪,下一刻催动出仙道杀招春剪。 咔嚓咔嚓。 春剪连连剪去,起初今古亭还能支撑,但三两下后,表面华光就明显不支,五六下后今古亭已被春剪破去一个屋檐飞角! “这是八转宙道杀招,但怎可能有如此威能?” “今古亭都不敌它?怎么可能!” 四旬子惊慌失措起来。 方源眼中满是冷电闪烁。 他原本的宙道道痕,就有七万多,乃是八转水准。此刻他变作太古年猴,原本的变化道痕都临时转变成宙道道痕,这就又多了五万。 所以,总共就有十二万多的宙道道痕! 正常的七转蛊仙,一身道痕不超过三万。十二万道痕已经不是寻常的八转蛊仙,常常只有渡过了一次万劫后,才有这样的积累。 十二万道痕,能够将任何的宙道杀招,增长一百二十倍的威能! 而方源本身运用的,就是两大八转层次的仙道杀招。 尽管今古亭占据地利,但方源的杀招同样在光阴长河中,受到大环境的增益。 方源的宙道实力暴涨飙升,就算是今古亭也难以抵挡他的魔威! 方源两大杀招左右开弓,把今古亭杀得节节败退。 今古亭中四旬子极力支撑,偶尔反攻,方源根本不需要冬裘杀招防御,单凭太古年猴的身体本身,就硬挨下来。 “坚持住!”一艘巨大的楼船,乘风破浪,遥遥赶来。船上数位蛊仙,齐声高呼,神色紧张。 正是恒舟到来。 “已经晚了。”方源暗自冷笑一声,夏扇猛地一挥,掀起无边飓风,今古亭被吹得瓦片四散,摇摇欲坠。 春剪飞到身边,狠狠一剪! 今古亭的庭柱就被剪断,彻底轰塌。 方源大笑一声,跳到今古亭的上空,太古年猴的大脚板重重一踹。 轰! 整个今古亭四分五裂,四旬子或死或伤,都被方源踹进光阴长河当中。 方源和仙蛊屋雏形扬长而去。 恒舟旋即杀到,但差之毫厘谬以千里。舟上的蛊仙们迟疑了一下,还是选择先救下四旬子,再去追杀方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