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二十节:他作弊! - 蛊真人

第六百二十节:他作弊!

?“大家不要慌。”戚发开口,声音干涩沙哑。往日里笔挺的身躯,此刻却好像是风中的竹竿,正在轻轻的颤抖着。 无人取笑。 戚家蛊仙三位七转,两位六转,联手起来也不是方源的对手。在方源面前,他们就是砧板上的鱼肉,任由宰割。 戚发开了口后,又鼓起勇气继续道:“我们现在已经在赌斗门前,得到门楼的认可,能够探索那片洞天世界,所以也就受到门楼的保护。方源要来斩杀我们,就得先迈过门楼的障碍。但是他要拆除门楼的话,就破坏了赌约,进不了门另一侧的世界了。” 戚发的一番话,顿时稳定了人心。 方源也不由地打量戚发一眼,微笑起来,不吝赞赏地道:“倒是有些谋算。” 戚发的话,既是对戚家蛊仙说的,也是对方源的劝告。戚家能够成为五相千年赌约中最终的胜利者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这么多年来,戚家发展到如今的状态,把其他四家都打压、奴役,并且一直声名不显,隐藏很深。就算是南疆正道也似乎没有多少发觉,至少一直都没有企图染指过五相至宝,可见戚家的本领。 但是他们本领再大,碰到方源,也要坐蜡。 方源的微笑落到他们眼中,更显得恐怖骇人。他露出的白色牙齿,仿佛是透射着寒光的利剑刀枪。 方源看了戚家蛊仙一眼,就将目光转移到白凝冰的身上。 两人早已经在之前就商议妥当,白凝冰对方源微微点头,飞进门楼。 戚家蛊仙们明显骚动了一下,但也只能眼巴巴地望着。 白凝冰一进入淡蓝冰光之中,就令这股冰光摇曳了一下,旋即又稳定下来。 方源暗中点头,他之前还有点担心白凝冰的龙人身份,毕竟龙人乃是异人,不算是正统的人族了。但是现在就结果来看,门楼认可的只是白凝冰的血脉身份,无关异人、人族区别。 几个呼吸之后,白凝冰正式得到了门楼的认可,顺着一股无形的温和力量,落到了云层上去。 戚家蛊仙们目光闪烁间,透露出遗憾的意味。 “看来这白凝冰并没有被方源操纵奴役,否则的话,门楼是绝不会认可她的。” “可惜了……” “真是该死,白凝冰得到认可,也能进入门楼另一侧的世界!” 白凝冰自从受制于砚石老人,后者也从未试图奴役过她,所有的合作都是交易的性质。 白凝冰依附了方源之后,方源虽有手段能控制她,也从未下手过。 正是因为考虑到了这座门楼的缘故。 白凝冰落到云上,仔细侦查了一番后,转身对方源道:“只要落到此云之上,就算是得到了门楼的认可,并且蛊仙之间,还暂时不能相互出手。” “好。”方源眼中闪过一抹精芒,接下来他的动作,引发了戚家蛊仙的一片惊呼声。 方源竟然也飞到了淡蓝冰光之中。 淡蓝冰光顿时摇曳了一下,稳定下来。 方源虽是本来面貌,但早已经催动了仙道杀招见面曾相识。此招被他改良过,增添了血道仙蛊,使得他能够伪装成后代血亲。当初,他就是这样骗过了武家,伪装成武遗海,混入南疆正道。 但方源还未开始高兴,门楼表面忽然闪现出其他四种光辉。 这四种光辉,各代表着其他四相的力量。 方源神情微微愕然,刚刚他令白凝冰先行一步,就是算计淡蓝冰光。他飞入光中,已经骗过了淡蓝冰光,但没想到其他四相的力量勃发而出。 轰! 门楼一震,一股无形的庞大力量将方源狠狠地推出光外去。 “凭借见面曾相识,都瞒不过去么?”方源心中微微一沉。 巡天五相! 这个曾经领袖南疆蛊仙界的强势组合,在这一刻展示出了他们的风姿和实力。 戚家五位蛊仙无不大松一口气,庆幸和狂喜之色,纷纷浮现在脸庞。 方源的举动,着实吓了他们一大跳,但最终的结果让他们感到无比的欣慰。 “好险,方源终究混不进来!” “我们有希望!这样一来,方源只能被排斥在门外,而我们要对付的只有白凝冰一人了。” “她的白相杀招的确麻烦,但我们的气相真传也不是吃素的。” 方源凝神打量着这座门楼。 不得不说,他把门楼想的简单了。或者更准确地说影宗的情报,以及白凝冰提供的情报,对此门楼涉及不深。 要欺瞒这座门楼,单靠见面曾相识是不行的。 方源并不想让白凝冰独自进入探索。 白凝冰并不可靠,就算她真的可靠,单凭她一人也对付不了戚家这么多的蛊仙。 方源虽然受挫了一次,但他要混进去的决心并没有动摇。 “气相、白相、血相、泥相、吃相,这就是巡天五相。这座门楼明显是他们联手创建,拥有他们五个人的力量。” 方源陷入急速的思考当中。 气相、白相、血相、泥相、吃相,分别对应的是气道、冰道、血道、土道、食道。 血道、土道,方源的相关境界高超,很有底气。 食道上,虽然境界不高,但方源掌握着幽魂真传,里面就包含了世间最源头的食道正统传承。有这样的基础,方源算得上高屋建瓴,有着雄厚底蕴基础。 气道、冰道的境界都很低。但冰道方面,已经不足为虑。因为白凝冰提供的白相真传,很有参考价值,已经让方源瞒过了淡蓝冰光。 “所以唯一的障碍,其实就是气相的力量。”方源眼眸深处神芒一闪即逝。 方源的气道境界不足,有关气道的传承方源也掌握相对较少,毕竟气道式微很久很久了。 “但没有关系,我还有智慧光晕。” 方源决定借助智慧光晕,硬生生地突破过去! 戚家蛊仙暗中交流。 “他在干什么?” “似乎在推算……天庭不是公布过吗,这魔头的智道手段也很非凡。” “呵呵,没有用的。他如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算透五相的布置呢?” 戚家蛊仙们对此有着充沛的自信。 他们早就已经尝试过破解五相的力量,但是终究没有什么成果。不光是一两位蛊仙努力不成,一代代的蛊仙都努力过,仍旧一事无成。 他们在五相封印的力量上,碰壁的次数太多了,凭什么方源就可以? “或许方源的智道手段,远在我们之上。但是他想要现在就推算出来,未免太过想当然了。这种难度就好比是在战斗中,第一次见识到陌生的仙道杀招,还想去推算和破解。简直是天真!”戚发摇头不已,似乎随着他的这番话,他心中的勇气又浮现上来,胆怯之情逐渐消散。 轰! 下一刻,方源狠狠出手,轰击在门楼上。 门楼剧烈震动,戚家蛊仙脸色也随之剧变。 “这、这、这!” “魔头出手了,他居然真的对门楼出手了。打坏了这座传送用的门,他就不想进入另一侧的世界了吗?” “他是推算不成,恼羞成怒了?!” 轰轰轰…… 随着方源猛烈的轰击,整个门楼都在剧烈摇晃。戚家蛊仙也跟着大幅度摇摆,站立不稳,宛若风中的残烛。 他们的脸上也充满了震撼和恐惧之色,有的人甚至开始瑟瑟发抖。 一旦门楼被打坏,他们也就没有了保护伞,被方源捉拿擒杀,都要看方源的心情。 “一定要坚持住啊!”戚家的蛊仙们无不在心中疯狂地祈祷。 方源的攻势渐渐停歇下来。 戚家蛊仙们气喘吁吁,满身冷汗打湿衣服。命悬一线的感觉,真的太糟糕了,他们从未这么紧张过。 但最终,门楼还是屹立不倒。 “魔头没有成功,太棒了!”戚进欢呼起来,其余的戚家蛊仙皆是喜形于色,神情振奋。 方源扫视他们一眼,露出淡淡的嘲讽笑意:“哦?你们以为我为什么停手?” 说着,他催动了一记莫名的仙道杀招,不见任何光影,平平淡淡,惟独全身上下的气息猛然间发生了一丝玄妙至极的变化。 然后方源缓缓下落,沐浴在淡蓝冰光之中,轻轻松松地得到门楼的承认,落到了白凝冰的身边。 戚家蛊仙们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,有的甚至嘴巴大张,一动不动,好像石像凝固着。 他们的脸上都充满了震惊,心中牢不可破的某些观念,随着方源的成功,正轰然崩溃! “这、这魔头竟然真的做到了!” “这一定是梦!怎么可能?” “这么短的时间里,他凭什么就成功了?” 戚家蛊仙们感到无以伦比的疑惑,随后一股深切的寒意,就卷席他们全部身心。 方源的战斗力已经非常过分了,如今他展现出来的智道造诣,更是冲刷了戚家蛊仙的认知极限。 这样的怪物,难怪天庭无可奈何。而自己这一方,又怎么能够对付得了? “门楼!先祖啊!这个方源根本就是外人,他作弊!!”戚裁怒吼,满脸恐惧的神情中还夹杂着一股悲愤。 但门楼静静无声,五相封印的力量偃旗息鼓。并且很快,门楼开始升腾起强烈的气息,五彩之光重新闪耀起来。 戚家蛊仙们见此,脸上纷纷涌现出绝望之色。 因为他们知道,门楼这样的变化,并不是识破了方源的身份,而是要开始传送挪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