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二十二节:天相争夺 - 蛊真人

第六百二十二节:天相争夺

?“天相?!”方源讶异,同时又恍然。 一切都明白了。 盗天魔尊乃是天外之魔,他擅长宇道,开创偷道,炼道方面也有极强的天赋。 他一生致力于超脱蛊师世界,回到自己的家园去。 他是所有尊者中最为富有的一位,四处收集仙材,大炼仙蛊。他游历地方最多,足迹几乎遍布五域两天。 在某一次游历白天的时候,他意外地发现了一个奇妙的存在,研究之后,命名为自然天灵。 饶是他有魔尊实力,也无法炼化这个自然天灵。 这一点并不难以理解。 按照盗天魔尊留下的讯息,这个自然天灵无法被带出太古白天,而在白天当中,它又时刻受到天意的海量补充。而蛊仙炼化仙蛊种种,其本质就在于用自己的意志,驱逐消灭仙蛊本身的野生意志,最终将仙蛊炼成自己的工具。 盗天魔尊想要炼化自然天灵,哪怕手段繁复,但本质是一样的。魔尊的意志虽然强悍,面对自然天灵体内的天意,还是得到时刻充分补充的天意,那也是无法战胜的。 盗天魔尊受到挫败,却并未气馁。人乃万物之灵,他想到了一个办法,将自然天灵和其他的蛊虫一起,形成一记九转仙道杀招。 这令方源不仅联想起了自己身上的鬼不觉杀招,它也同样是九转杀招。和它配对的是神不知,虽然盗天魔尊催发之后,过了漫长的时间,但这两招仍旧长存。 这似乎是盗天魔尊的一种风格。 问题是,就算盗天魔尊想方设法,将自然天灵化为了一记九转仙道杀招天相,他也无法操纵和利用它。 因为,他还是没有真正的炼化自然天灵。 不过这都在盗天魔尊的计划当中,他知道自己短时间内无法炼化自然天灵,便想到这个方法,将自然天灵转化成了仙道杀招天相。 如此一来,自然天灵得到天意补充的程度,就大为减弱了。 盗天魔尊创造出天相之后,就再也没有用到它。在他神秘失踪之前,他留下了多道盗天真传,也没有忘记天相。 “天相杀招还未被真正炼化,单靠我一人之力,是不行的,它需要的是一个漫长的时间,一代代人的意志不断地冲刷。终有一天,它会被蛊仙真正炼化成功。到那时,它将为一人所用。” 盗天魔尊的讯息还说到,这个杀招虽然是他留下来,但因为并不可控,所以不算在盗天真传里,还需要后人的努力,充其量只能算是半个盗天真传。 之后的发展,方源完全可以自己推测。 在某一天,巡天五相探索太古白天的时候,意外地发现了这半份盗天真传。 盗天魔尊留下的讯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这是九转杀招,又只能用作一人,五相谁都想要,各自争执不下,内乱顿生,五相这个组合已经名存实亡。 五相出手,发现单靠他们五人,也无法将这个杀招炼化,所以最终,五相定下千年赌约,商议用赌斗的方法,来角逐出仙道杀招的归属。 光阴长河河水滔滔,时间的风吹雨打,打消了多少风流。 沧海桑田中,五相陨落,一代代的五族蛊仙涌现又消逝。最终到了现在,戚家取得了决定性的优势,并且仙招经过无数代人的努力,也终于到了快要成功的时候。 方源插手了! 可想而知,戚家蛊仙心中是多么的恼怒、仇恨。 我们五家自从先祖开始,这么多代人的努力,前仆后继,心血浇灌,快要结果子,你却来摘取! 还要不要脸! 太无耻了,太卑鄙了。 正是这种情绪,在很多程度上支撑着戚家蛊仙和方源放对。 方源不过是八转蛊仙,他们相信,只要自己这一方获得了九转杀招,就能够战胜方源,最起码也有了令方源忌惮的力量,有谈判的资格。 方源来到白凝冰的身边,也将自家意志灌输到白相杀招之中。 白相杀招中,还有一股天意,顽固不化,宛若坚固至极的堡垒,占据着制高点。 而在天意堡垒的下边,则盘踞着无数的意志。 这是意志的海洋! 千年赌约进行了一次又一次,大量的蛊仙都在这里留下了自己的意志。强者如五相,均是八转蛊仙,亦有七转精英,比如倪家的蛊仙倪仁。 有这样的积累,并不奇怪。 但令方源诧异的是,这些意志无动于衷,静默若死,好像是岩石堵塞,一动不动。 惟独刚刚进来的这些意志,宛若游龙,又似江水,在意志海洋的上空相互纠缠、绞杀。 戚家五位蛊仙的意志,分出三道来,对付白凝冰的意志。而剩下两道则在进攻最高处的天意堡垒。 “那是天相杀招的最中枢,不管是谁只要炼化了那块地方,谁就能成为天相杀招之主!” “方源魔头的意志也进来了!” “坚持住,绝不能松懈,我们就要大功告成了。” “这是我们戚家多少年的努力啊,为了这一刻,我们牺牲了太多太多。绝不能让方源这个外人得逞!!” 戚家蛊仙相互交流,不断鼓舞彼此,士气达到了最巅峰。 其实他们也没有办法,方源凶残的性情广为人知,若是他们不炼化了这个九转杀招,他们的下场将极为凄惨。 没有任何犹豫,方源的意志狠狠地冲杀上去。 他的意志凝聚成一股,好像是蛟龙腾飞,又仿佛是江水滔滔。 三位戚家蛊仙的意志,虽然配合默契,但根本抵挡不住方源的凶猛攻势,节节败退。 他们终究只是气道蛊仙,而方源在这方面有着巨大优势。 “坚持,不管付出任何代价,都要拖延时间!” “你们快进攻,把中枢攻下来啊!” “只要我们夺得此招,说不定还能反杀了这个盖世魔王,让他灰飞烟灭。或许我们还能缴获大量的蛊尊真传啊……” “就算我们挡不住他,也要尽力耗费掉他的意志,让他无法攻陷最上方的天意堡垒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