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三十九节:方源被救 - 蛊真人

第六百三十九节:方源被救

?到了这种深度,海水几乎是漆黑一片。 不过在方源的视野中,都是幽绿之色。 “好,新换来的这只蛊还是蛮有用的,有了它,我就能在深海中勉强视物了。”方源心中微喜。 深海中情况复杂,很多时候不能盲目地催发光亮,谁也不知道会引来什么样的猎食者。 在一片幽绿当中,有着那么几股深沉的黑色。 自然是黑油。 这些黑油相互交错、纠缠,仿佛是一群怪异的巨蟒。近乎静止,但仍旧带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。 方源深呼吸一口气,脸颊两边的鱼鳃不断翕动,将海水中的空气过滤进来,供给方源生存。 沉下心来,方源小心翼翼地接近黑油。他双手缓缓探出,距离黑油还有一尺距离,便停止下来。 随后,他催动蛊虫。在他的双手掌心渐渐凝聚出一团明亮的蓝光,两团蓝光各呈现一道小小的光柱,照射在黑油上。一点点、一团团的黑油,便顺着这两道微型蓝色光柱,汲取而出,统统融入到方源的手掌心中。 方源的掌心仿佛是两个无底的小洞,不断吸收黑油。 时间缓缓流逝,方源时刻保持着高度的警惕。 他不仅是对周围保持着侦查,同时也关注着自家空窍中的真元储备。 因为同时催动了数只蛊虫,方源的真元消耗得并不慢。不久后,就达到了警戒点。 “是时候收手,回到海面上休整了。唉,我的资质不够,若是有甲等资质,完全可以再支持更长的时间!” 方源心中暗自可惜,同时果断地停止催动蛊虫,积极撤离。 但就在撤离的最后过程中,意外发生了。 忽然间,平静地海水中传来一股巨力,把方源撞得飞出去。 “不好,遇到了撞击海流!” 方源心中大凛,连忙催动蛊虫想要逃离险地。 撞击海流看上去和普通的海水没有什么两样,但当遇到生命的时候,就会迸发出巨大的撞击力量。 砰砰砰! 方源在逃避的过程中,接连被撞击海流撞到,浑身骨折四五处,鼻腔、嘴角都溢出鲜血来。 方源咬牙,双眼瞪得溜圆,充斥血丝,脑海中思绪狂闪,拼命为自己寻找出路。 但是他本身就不在最佳状态,真元消耗了很多,同时这一次的撞击海流规模很大,方源又能针对的方法,只能凭借运气来躲闪。 很快,方源就真元耗尽,被一记撞击海流撞到了背后的黑油带上。 “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吗?”方源无法挣脱,只能坐视自己被黑油牢牢黏住,然后逐渐被蔓延、吞没。 真元彻底干涸,好在鱼鳃乃是变化流派的蛊虫所为,还能支撑一些功夫。 但这已是名副其实的苟延残喘。 “这是我生命中的最后时刻了……唉,原本还想着尽量采集多一些的黑油,积累财富,去海市上换取方法能够解决我身上的黑油腐蚀……现在好了,我已经不必为此事烦忧了。呵呵呵……” 方源苦笑不已,陷入深深的绝望之中。 最终,他被黑油彻底覆盖,身躯逐渐被黑油吞没。 “我要死了么……” 死亡来临了,方源的心中却是一片平静。 或者更准确地说,是一片的冷漠。 对于自己的生死,他也非常冷漠。 “也好……死就死吧。” “来到这个世界,这么多年,我四处颠沛流离,真的太累太累了。” “谁能免死呢?” “那就不妨彻底休息一下吧。” 方源闭上了双眼。 也不知过了多久,他竟渐渐又有了一些知觉。 模模糊糊中,他听到有人在他身边说话。 “圣女大人,您何必出手,救下这么一个凡人蛊师呢?这些年,人族欺负得我们还不够多么!” “没错,圣女大人,这种蛊师明显是采油蛊师,可是这一片的海域乃是我们鲛人的领地。他就是专门盗取我们黑油的海耗子,无耻至极。我们完全可以任由他去死,不必管他。” 这时,一股清新亲和的声音开口道:“既然碰到了,怎么可以见死不救呢?我知道他是人族,不是鲛人,但他同样是一条命啊。欺负我们的是人族的大势力,和他一个孤单影支的人族蛊师没有关系。他是来盗取我们的黑油,但他一人又能盗取多少呢?冒着这样巨大的风险,来偷偷采集黑油,可见他本身也是被排挤,处境窘困的人。我们能帮一把,何必吝啬呢?” “圣女大人,你这么心善真的好吗?” “他也不是什么大人物,太卑微,救了他根本没什么用啊!” 方源拼尽全力,终于勉强睁开双眼。 视野中仍旧一片模糊,他只见得三个人影。 一白、一蓝、一红。 人身、鱼尾……从人影中他能辨别得出,这是三位鲛人。 鲛人乃是异人的一种,他们天生就能在水中呼吸,自由生存。鲛人亲近江河湖湖,最擅长的是水道。不管是男,还是女,都生的十分精致秀美。 “谢……谢谢……你们的救命之恩,我会报答你们的。还请问三位恩公尊姓大名。”方源艰难开口,嗓音沙哑,但越说越顺。 但这已经是他目前的能力极限,他的身体太过乏累,一丝力气都聚拢不起来,能说出这么一番话已经是拼尽全力了。 “哼。我们不需要你的回报。若不是圣女大人坚持,我们是不会救你这个肮脏的人族的。” “我们俩的名字你也不需要知晓,不过圣女大人姓谢名晗沫,你可得好好记住,一辈子记住!能被圣女所救,这真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呢。” “好了,你们两个适可而止吧。”当中的白色人影温柔地叹息一声,随后便对方源道,“你虽然现在非常虚弱,但身上的伤已经被我治好了。你之前似乎被黑油腐蚀着,这样的伤势我也不能一次将它治好,不过我留下了一只蛊虫给你,有了它你就可以自己治疗了。” 说完,白色人影便带着两位随从,慢慢离开,直至完全脱离了方源的视野。 方源想要开口,但力气已经耗尽,说不出话来。 极度的疲惫和虚弱,令他的视野再次重归黑暗。 以上的一幕幕都是五百年前世的事情了。 方源的目光重现清明,从回忆中脱离而出。 此刻,他已经率领着小渔村的蛊师们,回到了岛上。 这是老村长的一座小屋,一点都不昏暗。 傍晚时分了,晚霞的光,透过窗户,照射进来。 窗外,海鸟在沙滩上空盘旋,发出喳喳的悠长叫声。 被意外救下来的鲛人,是一位小姑娘,此刻的她仍处在昏迷当中。被方源救治之后,她原本苍白的脸色,已经泛出一丝健康的红润之色。浓密的睫毛在霞光的照耀下,在脸颊上投下两团阴影。 望着这位鲛人小姑娘,方源的目光恍惚了一下。 现在仔细分辨,小姑娘和方源记忆中的谢晗沫并不相似,容貌上差别很大,虽然两者同样都十分的美丽动人。 “只能算是神似吧。并且……” 并且鲛人小姑娘和谢晗沫之间,还有一个最大的区别,那就是鳞片的颜色。 鲛人人身鱼尾,下半身的鳞片有各种各样的颜色。蓝色、红色都比较普通,白色、黑色十分罕见。 白鳞鲛人拥有竞争圣女、圣子的资格,而黑鳞鲛人则被视为诅咒和不详,一旦出生就要被绞死、扼杀,更常常是亲身父母出手。 谢晗沫乃是白鳞鲛人,是鲛人一族的圣女。而这位鲛人小姑娘是蓝色的鱼鳞,在鲛人的风俗中,十分普通平凡。 “楚大师。”这个时候,老村长和中年蛊师来到了小屋门口。 方源微微点头之后,他们俩这才轻轻走了进来。 从海底采集黑油回来,不管是老村长,还是中年蛊师看向方源的目光,都带着极度的尊敬。 一方面是方源深不可测的实力,另一方面则是方源带给他们的好处。水壳蛊有多么实用,这一次采油的蛊师们都深有体会。 更关键的是,回到之后,方源开口允诺下来,他还要设计出一种蛊虫送给他们,这种蛊虫会在采油这一块,带给他们极大的帮助。 “楚大师,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。您是不是……”老村长笑着道。 “就由在下来代为照顾,请大师放心。待她苏醒过来,在下就领着她来拜见您。”中年蛊师接着道。 方源忘了鲛人小姑娘一眼,缓缓摇头,随后他转身走出小屋:“不必让她来见我了,等她苏醒过来,就叫她离开吧。这虽然是我们人族的地盘,她前来采集黑油,算得上是盗取。但看起来,她也不容易,你们看在我的面上,不妨放她一码。” “楚大师放心,我们绝不会为难她一分一毫的!” “是啊,其实这些年来,也有不少鲛人来我们这个小岛附近,偷取黑油。我们向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毕竟海底地沟有那么多的黑油,我们自己根本采集不完,分出一点来没有什么关系的。”老村长呵呵笑着。 方源点点头。 该搜的情报,他都从老村长以及这位鲛人小姑娘的魂魄中搜出来了。 有一点很有意思。 在外界,鲛人地位低于人族,双方之间矛盾重重,时有摩擦。但在这里,鲛人和人族的关系则大为缓和,交流有很多,双方和平相处,甚至还有大量的通婚现象。 “看起来,这片洞天既是人族的乐土,也是鲛人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