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二节:夏琳赌石 - 蛊真人

第六百四十二节:夏琳赌石

?心中的回忆被方源按下。 他步入了金玉屋。 这座赌石坊算得上高档了,大厅内展示着数十块巨石,镇压着场面,大厅后是一个个的小隔间,里面解石的蛊虫一应俱全,满足客人亲手解石的兴趣爱好。当然,老资历的解石蛊师也是配备十足的。 这些石头中是否蕴藏蛊虫,难不倒方源。 毕竟他已经是蛊仙,用仙家手段侦查出凡蛊并非难事。同样的,哪怕石头里封印沉眠的蛊虫再虚弱,仙家手段也通常能治得好。 就算治不好,别忘了,方源还是炼道准大宗师。所以,横扫一切凡石凡蛊,对于方源而言,简直是掌上观纹的事情。 当然,凡石之上还有仙石,更准确地说是仙材。仙蛊封印沉眠之后,会渐渐地在蛊虫表面,凝聚出相应道痕的某种仙材。要赌这种仙材,绝大多数的仙家手段也要失效。 方源正要动用手段,来让这座金玉屋中的奸商学会好好做人,忽然听到大厅后面有人争吵的声音。 “你耍赖!”鲛人姑娘夏琳高声呼喊,惊怒交加。 “我耍赖?呵呵,我耍什么赖?这信道蛊虫中内容分明,你虽然是还了一些,但还有一大笔没有还清呢。”站在鲛人姑娘面前的,同样是鲛人,不过他身材如熊,脸上有一道长长的伤疤,浑身煞气。 “你、你、你!”夏琳手指着这位鲛人,眼眶泛红,“你们无耻!居然篡改契约,我和你们定下的借据,只有一成的利息。现在你们却偷偷调高了六成!” 伤疤鲛人的脸色顿时严肃起来,用狰狞的目光看着夏琳:“这话可不能乱说啊,小姑娘!你这是要毁我们的名誉,做生意的都在乎这个名。名要毁了,谁还会来我们的店?这里面造成的损失你承担得起么?” “我呸!就算是死,我也要把你们这家黑店的真面目揭露出来。” 伤疤鲛人话锋一转,阴测测地道:“死?真是天真,有时候,生不如死的感觉才更可怕。” 方源的眼中异色一闪即逝,这个熟悉的声音,令他想起数月前救下来的鲛人少女。 她怎么在这里? 夏琳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下去。 在数月前,她唯一的亲人爷爷去世。 鲛人海葬,需要很高的代价。为了海葬她的爷爷,她只有赊借元石。为了还债,她不得不冒险采集黑油,差点死在地沟黑油之中。幸亏遇到方源等人,这才奇迹般地获救。 夏琳还从方源那里,获得了采油蛊,因此采油效率暴涨,很快就因卖油而获得大量元石。 她带着这些元石,来到金玉屋中还债,没想到这店无耻至极,居然篡改了之前的借条。 夏琳的心中升腾起一股死意。 她唯一的亲人已经去了,在这世间她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,从小就遭受部族的排挤,人生遇到剧变,她心中充满了迷茫、灰心,觉得世间苍白一片,找不到生存下去的乐趣。 “死有什么可怕的?死了一了百了!” 念及于此,夏琳娇喝一声,猛地出手。 哗! 一声爆响,激流喷射而出。 伤疤鲛人万万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,一个二转的小蛊师居然主动进攻自己这位三转,同时还在金玉屋——自己的地盘上。 伤疤鲛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被激流狠狠地冲刷出去,一路倒飞,砸倒了两面墙壁,大量的装饰瓶罐。 这个动静就太大了,原本安安静静选石、解石、赌石的蛊师们,纷纷来到大厅。 大量的目光,投注在夏琳和伤疤鲛人的身上。 “怎么回事?” “呵呵,还能怎么回事。一定是这金玉屋又施展了手段,坑害无辜了。” “小声点,这金玉屋的主人可是这里的地头蛇。” “听说金玉屋时常发放高利贷,剥削底层蛊师啊。” 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这是鲛人内部的事情,和我们人族无关。” 这时,伤疤鲛人从废墟中猛地站起:“你好大的胆子,居然真的敢动手,我要让你生不如死!” 他大步逼向夏琳,夏琳脸色苍白,被其气势所摄,但双唇紧抿,咬牙毫不退缩。 双方距离迅速缩短,正当伤疤鲛人想要出手的时候,忽然一道声音传来:“慢!” 伤疤鲛人动作戛然而止,满脸的狰狞和怒意也迅速收敛起来,对阻止他的人垂手低头道:“掌柜的,您怎么来了?” 来者正是金玉屋的主人,一个大腹便便的黄鳞鲛人。 黄鳞鲛人竖起眉头,对伤疤鲛人喝道:“你在干什么?想拆了我的店吗?” “掌柜的,是她……” 伤疤鲛人的话还未说完,就被打断。 “我交代你多少次了,要和气生财,和气生财,懂吗?” “懂,懂。”伤疤鲛人不敢反驳,连忙点头不已,乖的如同三岁小孩。 一股寒意顿时弥漫夏琳身心。 她经历坎坷,从小就和爷爷相依为命,早已尝到世间冷暖。 “能够让伤疤鲛人如此垂眉拱手的人,一定更加恐怖!”怀着这样清醒的认知,夏琳看着黄鳞鲛人笑眯眯的神色,心中的警惕已经提升到了极限。 黄鳞鲛人盯着夏琳好一会儿,这才开口道:“小姑娘,你放心,我是个讲道理的人。有我在,保证你的安全,不会让人动你的。但是我也想请你讲讲道理。你欠下的债,白纸黑字,还想抵赖不成?” 一提到这,夏琳顿时气不打一处来:“你们无耻,私底下篡改借据,原本一成的利息,改成六成。我根本不欠你们任何东西了,我已经都还了。” 黄鳞鲛人笑容更盛:“小姑娘,没想到你年纪轻轻,居然演技如此老道。但没有用!就算你演的再逼真,空口无凭,证明不了什么。反观我们曾经定下的借据,明明白白,谁对谁错,一目了然。” “你、你、你!”夏琳手指着黄鳞鲛人,气得说不出话来。 黄鳞鲛人哈哈一笑,摆摆手:“罢了罢了,你这个小姑娘,我也不欺负你这样的后辈,免得别人乱嚼舌根,说我金玉屋店大欺客。这样,你再还一半,我就让你走,所有的欠债一笔勾销。” “我这个已经很有诚意了。你算算看,你若还上了,就只付了三成的利息。这是外面的行情。哪一个钱庄借钱,不是这个程度的利息?你说我们约定的是一成利息?这说出来谁都不会相信吧?你到外面找找看,哪家钱庄只要一成的利?” 夏琳胸膛上下起伏,气得眼眶泛红。 正是市面上普遍都是三成的利,所以当初夏琳才和这金玉屋借款。没想到这便宜就是陷阱,令她落入黑店手中。 见夏琳不说话,黄鳞鲛人又取出一只信道凡蛊:“这是我们之间的借约,你若是当场还了这钱,我就当场将这借约还给你。” 夏琳微微一愣,旋即冷笑:“我手中可没有足够的元石。” 黄鳞鲛人哈哈一笑,拍掌道:“没有关系,没有元石可以用蛊虫抵债嘛。我知道你手中有一只采油蛊,你把它拿来抵债,这事情就可以了结了。” 夏琳听了这话,恍然大悟道:“原来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,想要我的采油蛊?哼,这可是五转蛊,你痴心妄想!就算是我死了,也不会把这蛊交给你。” 围观的蛊师们听到这番话,顿时骚动起来。 “采油蛊?我没有听错吧?” “就是最近传疯了的那种五转蛊吗?听说用它来采集黑油,效率惊人!” “何止是惊人,绝对是极品。尤其是采油蛊虽然是五转,但是消耗的并非真元,而是蛊师的骨髓,所以一转蛊师都能催动呢!” “我却听说,前不久有人因为滥用采油蛊,自己被抽死了。” “嗨,那是他滥用过量。配备骨道的蛊虫辅助,采油蛊安全得很!” 啪啪啪。 黄鳞鲛人拍手:“小姑娘,你是聪明人,你应该明白怀璧之罪的道理。堂堂的五转蛊,你一个二转蛊师怎么能保得住?拿出来吧,不是我来找你麻烦,今后还会有别人的。把它交出来,换今后的稳妥,不是很好吗?” “不好!就算是我死了,也不会交出来给你这种恶心的家伙。”夏琳态度坚决,顽抗到底。 黄鳞鲛人一阵头疼。 夺取他人蛊师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,夏琳只需要一个念头,就能令蛊虫自毁。到那时,黄鳞鲛人的企图就落空了。 最理想的,当然是让夏琳主动交出来。 其次则是运用偷道的手段。 但偷道蛊师在这片乐土中,根本就没有啊,只是一个传说而已。 而且就算是有偷道蛊师,偷取一只五转蛊虫,难度太大了! 黄鳞鲛人并不慌乱迷茫,他早已谋划过,估计过这样的情况。这种时候绝对不能见夏琳逼得太紧,于是黄鳞鲛人干脆自己做出让步。 “这样吧,我给你一次机会,你也给我一次机会。我们不妨赌一次。” “赌?” “就赌石头,比开出的蛊。有胜无,优胜劣。三局两胜。” 夏琳冷笑:“你这种卑鄙小人,出尔反尔,背地里篡改借约,我怎么信得过你?” 黄鳞鲛人沉思了一下,忽然一扬手,将那只信道凡蛊抛给了夏琳。 夏琳接过来,大感意外。 黄鳞鲛人又道:“我还可以对海神起誓。” 鲛人和人族不同,他们有种族信仰,信仰海神。以海神的名义起誓,非常庄重,赋有极高的诚意。 几乎没有一个鲛人,不信任海神的。 黄鳞鲛人又再次诚意满满地道:“你还犹豫什么?赌石凭借眼力,但更多凭借运气。我给你这个机会,你别不知好歹。实话告诉你,这是你今天唯一能走出去的机会,你可要好好把握。” 黄鳞鲛人软硬皆施,令夏琳方寸大乱。 正当她犹豫的时候,忽然听到一个声音直接在她心底响起:“不要怕,有我在,和他赌!” “楚大师!”一瞬间,夏琳欢喜得差点要尖叫起来。 方源继续道:“但是你这赌约要改一改,因为赌约太小。你若信我,咱们就赌个大的!” “我信你,大师!”夏琳的回应,没有丝毫的犹豫。 因为她的命,就是方源救下来的。方源若是要对她不利,根本不必救她。 “我的命,本来就是楚大师救下来的。若是他要陷害我,那我也认了,大不了就是将这个命还给他就是!” 想到这里,夏琳在心底回应方源:“楚大师,您说怎么做,我都听您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