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三节:幕后黑手 - 蛊真人

第六百四十三节:幕后黑手

?赌石的确是一件看运气的事情,这一点没有哪个人能够否认。不论是蛊师亦或者蛊仙。 但是黄鳞鲛人却对自己很有自信。 因为他早有准备。 这些年来,他开这家金玉屋,也时常自己赌石。多年下来,他不断观摩、揣测、分析,选出了一些石头,对于这些石头中的东西,他有很大的把握。 这些石头中的东西,当然价值不高,若是价值高,他早就迫不及待地自己先开了,不会留到现在,还留在店里。 他是在为自己的生意着想。 这些石头,十有八九会开出蛊虫,虽然价值不高,但对于客人们而言,却是一次次的小刺激。就像是挂钩上的鱼饵,吸引着他们不断地赌下去,不断地投入资金。 黄鳞鲛人清楚地知道这些石头的摆放位置。有时候他还故意在重要的客人门前,兜售自己的赌石经验,开了这种石头,往往开出蛊虫来,营造出自己在赌石这一块儿渊博高超的形象。 现在,黄鳞鲛人用这些石头来和夏琳对赌,把握极大,他深具信心。 然而第一场,他就品尝到了失败的滋味。 夏琳居然开出了一只三转蛊虫,力压他一头。 这是开门红! 围观的蛊师纷纷惊叹。 黄鳞鲛人也目光惊疑不定起来,难道眼前的这个鲛人少女是深藏不露? 他之前提出三局两胜的赌约,结果却被夏琳主动要求改变,改成五局三胜,赌注更大,囊括整个金玉屋。同时赌法也发生变化,只要夏琳失败了一次,她就要将采油蛊交出来。 但现在,夏琳赢了,她不仅保住了采油蛊,而且还应得了两成的金玉屋。 “开什么玩笑,我居然输了!?”黄鳞鲛人感到难以置信。 他紧紧盯住眼前的鲛人少女,心中的怀疑却是缓缓消散。 黄鳞鲛人经验老道,一眼就看出夏琳完全是新手,尤其是蛊虫开出来后她惊喜的样子,不是假装,而是真情流露。 还有一点更是明证,那就是夏琳根本就不会自己解石。她刚刚挑选出来的石头,还是借助金玉屋里配备的解石蛊师之手。 “该死,看来是她走了狗屎运!” “不过幸好赌约更改,若是之前的三局两胜,我就十分被动了。现在五局三胜,我还有很大的空间。” 想到这里,黄鳞鲛人用隐晦至极的目光,扫了一下夏琳身后的解石蛊师。 解石蛊师微不可察地点点头。 黄鳞鲛人心中不禁得意地笑了,有自己人在,夏琳不管选的什么石头,就算是出了蛊,活的搞成死的,整的搞成残的。看她还怎么和自己斗! 第二局开始。 “这次该我先选了。”夏琳道。 “你请便。”黄鳞鲛人笑着回应。 夏琳左右逛了两圈,便看花了眼。 “我就选这个。”忽然,她停下脚步,手指着面前的一块怪石。 这怪石很奇特,表面有无数的坑洞,形状也扭曲,质地并不紧密,仿佛是沙硕随意积压之后堆积成的。 按照赌石的行话,这是一块沙洞石,很难解出蛊虫来。 看到夏琳的选择,黄鳞鲛人笑了。 他装模作样,四处走走停停,摸摸这个,敲敲那个,片刻后,他拍着一块巨石,道:“那我便选这个罢。” 解石开始了。 黄鳞鲛人亲自动手,而夏琳这边则委托了专门解石的蛊师。 这场赌局公开,因此两方直接在大厅内动手。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小声的交流中,后来的人得知这样巨大的赌注,纷纷感兴趣地停下脚步,选择了观望。 对于蛊师而言,这场赌注很大。 一方是整座金玉屋,经营了许多年,资本雄厚。 另一方是五转极品的采油蛊。 两方赌注相差不多,皆因采油蛊太过优秀,有了它采集黑油,利润将相当可观。 黄鳞鲛人选择的石块十分巨大,解石需要一段时间。 夏琳这边的石块,就十分迅速了。毕竟沙洞石的质地就是这样,十分粗陋。 给夏琳解石的蛊师大手大脚,大开大合,完全没有心理负担。因为就算解石中误伤了蛊虫,反而是令黄鳞鲛人高兴的事情。 但这时,夏琳忽道:“用灰土法解石。” 解石蛊师动作一缓,看向夏琳:“你确定?这种方法解石,对沙洞石效果极其有限。” “我确定。”夏琳道。 解石蛊师缓缓摇头:“小姑娘,我不是骗你,我既然为你解石,就不会弄虚作假。你不妨问问周围的人,他们都知道,这灰土法解沙洞石,几乎是无效的。” “我不需要问,让你做你就做呗。之前的赌约可是说的明明白白。”夏琳坚持道。 “好,好,好。”解石蛊师只有点头。 灰土法一用上去,沙洞石的开解效率顿时暴降地谷底。 解石蛊师心中很郁闷,之前仿佛是厨师用刀切豆腐,现在是用针去刺豆腐,真元消耗还要更多。 “再用火熏法。”片刻后,夏琳又道。 周围蛊师有人惊呼起来,出声阻止。 解石蛊师也道:“火熏法会直接渗透到沙洞石的内部去,若是里面有蛊,还未开采出来,就会被杀死的。” “让你做你就做好了。”夏琳面无表情。 周围蛊师顿时一片唉声叹气,有人直接道:“这小姑娘还和人对赌?她连新手都算不上,完全是胡来胡闹嘛!” 但夏琳却一脸笃定,甚至还带着一丝悠然。 解石蛊师摇头不已:“既然你决定好了,那我就这么做吧,其他人都看得清楚,这可不是我故意坏你的事,是你自己要求的。” “用渗滴法。” “蓝纹法。” “再换种气法。” 接下来,夏琳连续出声,指挥若定。 沙洞石已经被解成一个拳头大小,仍旧未出蛊虫。 解石蛊师面色不善,他认为这是夏琳故意在消遣他,知道一些解石的方法,就随口乱说。 “好了,给我吧,我亲自解石。”夏琳忽道。 “什么?”解石蛊师楞住,很快反应过来,吐出一口浊气,将石头递给夏琳。 夏琳咬破舌尖,对着石头吐出一口鲜血,随后催动采油蛊对着石头猛烈吸摄。 咔嚓。 石头破开,露出一只三转蛊虫来。 “还真的有蛊?” “这是什么蛊?我从未见过。” “它仍在沉眠,看其模样,还是很完整的,并没有受伤。” 围观的蛊师们爆发出了一阵小小的轰动。 解石蛊师彻底震惊了,他呆呆地看着夏琳,心中满是疑惑:“难道这个小姑娘真的是扮猪吃虎?” 黄鳞鲛人也停止了解石,脸色铁青。 就算解开了,他这石块中也只是一只二转,而对方却是开出了三转,并且还是活的! “真的有蛊!楚大师的话,果然没错!”夏琳满心欢喜。 人群中,方源淡淡微笑。 其实这沙洞石中,根本就没有蛊虫,倒是包含了一块蛊材。 方源指点夏琳,间接地指挥解石蛊师,就是在炼这块蛊材。最终当夏琳滴血之后,运用采油蛊,完成了最后一步。 一般炼成的蛊虫,都是生龙活虎,但方源采用的炼蛊法比较特别,炼成的蛊虫会陷入沉眠状态。这就伪装得恰如其分,把在场其他的所有蛊师都瞒住。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端倪和破绽。 炼道准大宗师的境界,可不是说笑的! 所有人心中都很不平静,他们看向夏琳的目光,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 “你到底是谁派来的?!”黄鳞鲛人低喝起来,之前的风度完全消失。 他认识到了不妥,脑海中念头沸腾。 这些年来他得罪了不少的人,他觉得这夏琳恐怕是一个诱饵,他落入了他人精心设计的局里。拿一只五转蛊来做局,也真是大手笔了! “冷静,冷静。” “我不能再冒险了,对方是有备而来的。” 黄鳞鲛人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目光一定。 他还有底牌。 在这金玉屋中,还有一批特殊的石头。 这些石头并非天然形成,而是黄鳞鲛人自己制作的假石。 他首先将活的或者死的蛊虫,弄做沉眠的状态。然后以它们为中心,在外面不断地增添碎石。最终做成以假乱真的“天然”石块。 包含蛊虫的石块,通常都有一些外在的特征,使得它们区别于平凡的石头。 这种石块并不是那么容易寻到的。 有时候为了解决赌石坊货源短缺的问题,黄鳞鲛人就自己制造假石。当然,这些假石不是所有都包含蛊虫的,有的只做出了表面上的奇异特征。 第三场,败。 第四场,再败! 围观的蛊师们一片哗然,这种结果谁也没有料到。 所有人都在打量夏琳,带着忌惮和凝重。 黄鳞鲛人脸色惨白,咬牙切齿,目光中更带着一丝阴狠,好似被逼入悬崖边上的豺狼。 “最后一把,我绝对不能输!看来我必须要动用最大的底牌。” 黄鳞鲛人的底牌牌面自然很大,在一块假石中藏着一只五转蛊的残骸。按照赌石的规矩,只有活着的五转蛊才能胜得过他。 双方选石,解石。 啪。 方源忽然打了一个响指,宙道仙级杀招! 整个金玉屋,乃至小岛都静止下来,一切的人和物一动不动。 方源施施然走出人群,来到黄鳞鲛人的面前。他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火焰,一丝不苟地解石。 方源走到石头前,轻轻一捏,手中就多了一只五转蛊虫的残骸。 然后他将这只残骸送进夏琳选中的石块中,回到人群当中。 下一刻,时间重新流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