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五节:竞争圣女 - 蛊真人

第六百四十五节:竞争圣女

?时间匆匆,一晃又是二十多天。 功德碑前,方源背负双手,望着上面的排行。他在功德榜上的名次已经落到了第五。 起初他一直名列前茅,但变化在不久后发生。 有蛊仙发现,只要投入心神往这功德碑中,就能查探到诸多选择。 这些选择明码标价,可以利用自身积累下来的功德换取出来。仙材、仙蛊、仙蛊方、仙道杀招甚至是仙蛊屋,一应俱全。 依照庙明神等人积累出来的功德,只能换取最底层的一部分酬劳。而不够功德换取的奖励,就像是吊在驴子前面的胡萝卜,极大地刺激了蛊仙们的积极性。 竞争因此越来越激烈。 方源则是心不在此,他的目标一直都是悔蛊。 悔蛊对于方源而言,非常重要。功德碑里展示的奖励,虽然也很丰厚,但是对于方源而言,只能算是锦上添花。而悔蛊却是雪中送炭,有着质变的帮助。 但是这些奖励当中,却是没有悔蛊的,同时也没有方尖功德碑本身。 这就说明了,这里面的奖励是很有保留的。 悔蛊不在奖励当中,并不代表这片乐土中就没有悔蛊了。 方源这些天不是白过的,他四处收集线索,有目的地挑选任务,利用智道手段连续推算,排除种种疑惑。最终,留在他视野中的只有镇魔悔哭海。 有关这片海域的传闻,非常之多。 经过方源的推算,这里面藏有悔蛊的可能性相当的大。 然而,尽管方源知晓地点,但他怎么都接近不了。 二十多天前的那个任务惩治奸商,是方源到达的最接近镇魔悔哭海的地点。但是他也尝试过了,离开那座小海岛不到三十里,就无法再继续前行了。 “怎么样才能进入镇魔悔哭海?” 这个难题令方源头疼不已。 乐土的布置实在太强大了,方源无法随心所欲。方源本身在宇道方面的造诣,也不是很强。定仙游他早就尝试过,根本不行,哪怕是他之后构思出来的仙道杀招。这也就意味着,只要方源将来离开这片乐土,他想要回来,定仙游对他也没有帮助。 “至于这些人……”方源望着功德榜上其他蛊仙的名字,眼睛眯了眯。 这些人他打算留着。 一方面,在乐土中屠杀蛊仙,具有很大的风险。 另一方面,留着这些蛊仙让他们赚取功德,换取了任务酬劳,一个个就好像是喂肥了的鸡鸭。等到他们出去,方源再动手,不仅不迟,而且还能有更多的收获。 所以,方源不仅没有陷害他们,还尽量地帮助他们,提供给他们更多更详实的情报。 庙明神这些人之间,竞争是越来越激烈。尤其是可以探查任务酬劳。毕竟这些酬劳,你我都可以换取,谁先换谁先得,别人得到了自己就没有。 所以,他们之间相互暗杀虽然没有,但是下绊子、阴人,故意抛出假情报等等,是越来越多了。 在这种情况下,“真诚实在”的隐修楚瀛,简直是鹤立鸡群,一下子就凸现出来。庙明神这些人表面上没有多说什么,但是心中对于方源的好感是与日俱增。 转机出现在三天之后。 功德碑上出现了新的任务,前往鲛人的圣城,参加海神祭,保护圣城,不受海兽袭击。 这任务一出现,就被方源选中。 “我苦苦等候的机会终于出现了!”方源心中十分激动。 海神祭是鲛人特有的庆典,在这个庆典中,鲛人中的单身男女结合成全新的家庭,更重要的是还会选拔出圣女。 圣女在鲛人的社会中,有着极高的地位。 而方源已经搜集到关键的情报,在这片乐土中,圣女的作用更加重要。每一任圣女选拔出来后,首要的任务就是进入镇魔悔哭海,用歌声平复海底巨魔的杀意,重新稳定镇魔海域。 “这功德碑上的种种任务,都是造福人族、鲛人,福泽苍生,惩恶扬善。圣女选拔出来后,必定是要进入镇魔悔哭海的,或许到那时,就会有相关的任务出现了。但不管怎样,我得先将这个任务接下来,提前接触到圣女……” “日盼夜盼,海神祭这一天终于到了!”夏琳推开客栈的窗户,顿时大街上的嘈杂和喧闹扑面而来。 她的这间客房,乃是二楼。此刻夏琳从窗台看下去,只见大街上人流如织,摩肩擦踵。各个招牌如旌旗飘扬,临街的商铺中有卖蛊的,有做小吃的,有赌石坊的,各个生意都红火得很。 夏琳的心情也被渲染,变得欢快起来。 啪嗒。 忽然,一声轻响,一枚珍珠跳到夏琳的窗台上。 夏琳呆了一呆,脸上迅速闪过一抹羞红之色。 珍珠在海神祭中意义非凡,代表着求爱求婚的意思。有人抛出珍珠给夏琳,就是某位男性看上了她,想要和她结合,成双入对。 “是谁?”夏琳不敢捏起珍珠,因为捏起珍珠这个举动意义非凡,她将目光投向街上,只见数十位男子翘首仰望她这个方向,手中的珍珠还在抛个不停。 “苏怡!” “苏怡!我爱你!” “接受我吧,苏怡。” 抛珍珠的男子们大呼小叫。 “这位小姐姐!”有人叫夏琳。 夏琳视线转移,停到街旁的一个小少年身上,他是一个鲛人,但破衣烂衫,显然是贫民窟的人。 鲛人小少年通红着脸,对夏琳喊道:“这位小姐姐,你那窗台上的珍珠是我抛的。我,我力气小,没扔上去,拜托你把它丢给我。” 夏琳顿时明白过来,原来这个小少年是想将珍珠抛给苏怡,没想到力气薄弱,没有成功,掉落到自己这边来了。 “苏怡小姐不愧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,魅力太大了,不管是小男孩还是老男人,都很痴迷。” 夏琳轻轻吐气,顿时浪花一翻,将窗台上的珍珠卷起,轻飘飘地落下,直至鲛人小少年的手中。 “谢谢,谢谢!”小少年顿时眉飞色舞,用力一抛,将珍珠高高抛起。 珍珠的高度不断攀升,这一次方向十分准确,但苏怡却是皱眉,将窗户猛地用力关上。 小少年的珍珠撞到窗户,跌落下来,和它同样命运的还有其他十多颗的珍珠。这些珍珠可就不同了,有的大如龙眼,有的金光灿烂,不是凡品。 但大街上,男性们并没有因为遭受拒绝而一哄而散,相反他们热情更加高涨,甚至有越来越多的人,听闻苏怡在这里下榻,急忙赶了过来,想要一睹她的绝美容颜。当然还有侥幸心理,想要投去珍珠,万一被对方看上了呢? “一群无聊的凡夫俗子。”苏怡皱起眉头,粉红的团云拖着她的鱼尾,悠悠地飘下楼梯。 她面容绝美,神情傲然,最吸引人的是她有如雪般的白鳞。 鲛人的鳞片各有色彩,白鳞万中无一,被认作是最为纯净的颜色,在鲛人内部极受推崇。 两个鲛人嬷嬷紧随其后,口中嘀咕着。 “这群家伙,也不照镜子看看,他们也想做苏怡大人的裙下之臣?简直是可笑!” “我们苏怡小姐可是要竞争圣女的人,任何男人的珍珠都不会接受的。” 鲛人圣女纯洁无暇,一旦担任,就终身不得婚嫁,必须保持处子之身。 夏琳走出房门,垂首道:“苏怡姐姐。” “夏琳妹妹。”苏怡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,将高傲深深地藏在眼底,“昨晚休息得怎么样?你考虑好了么?” “谢谢苏怡姐姐款待。现在这个时候,客栈家家爆满,没有你出面,我根本不可能有客房休息。”夏琳立即感谢道。 鲛人嬷嬷笑道:“你和我们大小姐相遇,就是一场缘分。汪洋大海,两个鲛人能够偶遇,又能谈得来,是多么大的一场机缘。老身说话有点直,换做寻常鲛人,巴不得和我们大小姐结识呢。” 苏怡不仅是白鳞鲛人这么简单,本身她出身高贵,乃是鲛人一个十分强大的部族族长的掌上明珠。 “容嬷嬷,你这是说的什么话。我和夏琳相遇,那是投缘。夏琳,你不必有什么顾虑,你若有急事,就忙去好了。毕竟你若是跟随我,参加这场海神祭,冒的风险也是不小呢。”苏怡走到夏琳面前,抓住夏琳的双手,神情恳切。 夏琳心中一阵感动:“苏怡姐姐,这一路上你帮助我太多次了,你既然想竞争圣女之位,小妹我一定鼎力支持。但我就怕自己实力低微,毕竟跟随者的名额只有四位而已。” 苏怡双眼发亮,抓紧夏琳的双手,激动地道:“夏琳,多谢你了,有你帮忙,我成为圣女的把握就又增添了几分。” 夏琳的修为十分低微,只有二转层次,但是她却有五转的蛊虫在手中。 采油蛊,这是五转当中的极品! 当然,这只蛊虫本身是没有什么攻伐威能的,但是苏怡却提前打探到圣女之位的考验,其中就有一场,采油蛊会起到巨大的作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