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六节:方源,你是好人 - 蛊真人

第六百四十六节:方源,你是好人

?方源漫步在鲛人圣城当中,他并未伪装面貌,仍旧是楚瀛的样子。不过气息完全收敛,仿佛一个凡人。 街道上,人流如梭,和方源摩肩擦踵而过的蛊师们,怎么都不会料想到自己竟和一位八转蛊仙擦肩而过。 街道两旁,各个店铺、房屋鳞次栉比,鲛人的房屋有着独特的风格,大多是贝壳、海螺的形状。这里面有许多,就是巨大的贝壳、海螺或者是巨蟹、巨龟的躯壳改造成的。也有少数的蛊屋,每一座蛊屋都象征着财富、权贵,本身就有很强的防御作用。除去私宅之外,用于商铺的蛊屋,都是旺铺,生意非常红火。 走着走着,方源前方的人流忽然出现异动,响起热闹的叫好声。 走近一瞧,方源正好看见,一位女性鲛人感动的双眼通红,小心翼翼地从一位男蛊师的手中,取走一只玉睛珍珠。 这种珍珠比较罕见,美玉质地,光晕笼罩,形成一个眼睛的形状。 对于一方豪强而言,并不稀奇。对于方源,更是看不上眼的凡材。但是这位男蛊师却只有二转层次,能够拿出四转层次的蛊材玉睛珍珠,非常的不容易。 鲛人姑娘许是看中了男蛊师的心意,在众目睽睽之下取走玉睛珍珠,等若是接受了男蛊师的喜爱之意。 随后,鲛人姑娘将玉睛珍珠含在嘴中,周围顿时响起一片起哄、叫好的声音,令当事人的脸上升腾起一片娇羞的红云。 这个动作的意义就非同寻常了,是接受蛊师青年的求婚! “这片乐土中,没有条条框框,鲛人和人族之间可以自由恋爱,结婚生子也无人阻挡。” “但在五域外界,鲛人和人族的爱恋是禁忌,不会得到任何的鼓励,生下来的子女更会被两族极力的鄙视、排挤,乃至直接打杀。” 方源目光幽幽。 海神祭即将到来,圣城上下都洋溢着欢庆、喜悦的氛围。 这对男女已不是方源见到的第一对,他们或许都很平凡,在偌大的圣城中是微不足道的人物。但平凡并非和幸福绝缘,这样美好的一刻,将是他们整个人生历程中的珍珠。 五百年前世的记忆,慢慢地在心田中升腾而起。 一队鲛人高昂着头颅,盛气凌人地来到谢晗沫、方源等人的面前。 “我是监察使吴德,接到众多族人的举报,我族当代圣女谢晗沫和人族蛊师古月方源有染,特来调查!”为首的一位碧鳞鲛人语气如冰。 “什么?” “你胆敢再说一次!” 谢晗沫身后的两位侍卫立即炸了毛,怒气冲冲,就要动手。 谢晗沫面色平静,方源则是一脸阴沉,双拳捏紧。 他帮助谢晗沫调查赌石坊,查探出了许多贪腐证据,圣女的任务有了突破性的进展。 但对方也绝不会坐视等死,施展阴谋诡计,放出恶毒的流言,说当代圣女不洁,和人族蛊师方源有染。 本来这些流言,无凭无据,完全是捕风捉影,谢晗沫、方源等人都不放在心头。但没想到,居然真的引出了鲛人圣庭中的监察使! “无凭无据,就出动了监察使,恐怕不只是寒潮族长的一人贪腐了,这里面还有大人物!”方源向谢晗沫暗中传音。 谢晗沫眉头微蹙,流露出凝滞之色,她缓缓开口:“我乃圣女,你区区一位监察使,可有族老会的信物?” 碧鳞鲛人笑了笑,立即出示一只信道蛊虫。 谢晗沫一脸平静:“只有这一件信物?” 碧鳞鲛人再笑:“一件信物当然是查不得圣女大人您的,不过方源可不一样,他是人族蛊师。别说是一件信物,就算是没有信物,我们也能查得!” 虽说方源是人族,人族在五域中已经是绝对的霸主,但东海的鲛人圣庭乃是超级势力,方源本身毫无靠山,所以碧鳞鲛人的话并不是大话。 “阴险恶毒,没想到寒潮族长竟是如此的小人!” “对方是害怕了,知道方源小子的厉害,害怕他将来协助我们调查出更多的证据出来。” 两位侍卫主动挡在方源的面前。 这一段时间的相处,他们都认可了方源。 “二位且慢动手,若是双方发生了冲突,恐怕就遂了对方的心愿,更加说不清了。我愿意跟他们走。在赌石坊我们已经有了极大的进展,就算没有我,你们按照之前的方法继续下去,也能大获成功!”方源传音。 “绝对不行!” “方源小子,你太天真了,你若是落到他们手中,必定是生死不能啊。” 两位侍卫连连摇头。 方源笑了笑:“怕什么?大不了是一个死而已。我的命是你们救下来的,如此一来,就能偿还你们的恩情了。二位可不要小瞧了对方此计。这个计谋表面上是针对我,实则是针对圣女大人。一旦圣女大人清誉有损,流言四起,搞不好就会危及圣女之位。牺牲我并不要紧,但一定要保护好圣女的位置,没有这个身份,怎么调查,怎么惩治贪腐?” 两位侍卫不由地迟疑起来。 谢晗沫仍旧一脸平静,她看着碧鳞鲛人直接道:“你们回去吧,人,我是不会交给你们的。” 碧鳞鲛人微微一愣,旋即笑道:“圣女大人要一力袒护这个人族蛊师吗?就算和我们监察的人起冲突,也在所不惜?” 谢晗沫点点头:“你们走吧。” 碧鳞鲛人望了望方源,又看了看谢晗沫,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:“好!既然如此,我们可不是圣女大人的对手,只好败退了。哈哈哈!” 说完,他一挥手,带着一群鲛人扬长而去。 “圣女大人,您这是何必呢?”方源急道,“如此一来,可就……” 谢晗沫罕见地打断方源的话:“方源,你是一个好人。” “呃?” “你不怕死,除了勇气之外,最大的原因是了无生趣吧?你似乎对这个世界,对自己的人生,相当的失望,你的眼底积蓄着厌倦和疲惫。不过这些,都不能否认你是一个好人。”谢晗沫静静地道。 方源:“……” 谢晗沫继续道:“而我,也是一位好人。好人又怎会放弃一个好人呢?” 说到这里,她向方源眨眨眼睛。 方源看得有些呆,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谢晗沫如此生动的表情,有些狡黠,有些可爱。 “那……流言该怎么办?” “是啊,那个该死的监察使回去一定会添油加醋的!” 两位侍卫忧心忡忡。 谢晗沫神情又复淡然,轻飘飘地回道:“那就让他们说。” …… 数日后,海神祭典开始了。 男性鲛人们披上了各种甲壳做成的铠甲,手持着长矛、长枪、长柄大刀等等。按照传统,这些贝壳和长柄的武器,都是就地取材,由他们亲手打磨出来。 而女性鲛人们则系上各种颜色的海带。粉色的海带往往未婚的少女系着,寡妇们带着黑色的海带,贵妇们则是金色、银色、琉璃色。普通妇女们则是褐色、深蓝、灰白等等。 这是鲛人的民族服装,极具特色。 在很久很久以前,鲛人们尚且不会运用蛊虫的时候,他们过着原始生活。男性狩猎,女性采集。 在圣城最中心的广场上,人流汇集到了这里,歌舞升平。 大量的鲛人武士们舞动长枪,彼此的铠甲相撞,撞出一阵阵的巨响。 女鲛人们身上的海带,如同仙衣彩带环绕,在歌声中翩翩起舞,不知疲倦。 这一刻独属于鲛人,所有的人族蛊师都在场外围观。 歌舞持续了数个时辰,不断有鲛人男女带着残破的贝壳铠甲,或者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出场外。 渐渐的,有几位鲛人少女脱颖而出,她们都是今年竞争圣女之位的人选。 令方源微微有些意外的是,总共有八九位竞争者,并非全是白鳞。看来这片乐土中,竞争圣女的资格,也不是白鳞鲛人独有的,其他彩鳞鲛人同样有资格。 在这当中,鲛女苏怡是最闪耀的新星之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