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九节:截胡 - 蛊真人

第六百四十九节:截胡

?夜里的海,阴风呼啸,浪潮汹涌。 从黑色的海底深处,忽然亮起一连串的光珠。随后激昂的鼓点,清越的琴声,回荡在浪涛声中。 为首的数十位鲛人武士,身着贝壳制作的古典铠甲,托举一块巨大的雪白贝壳,一路上浮。在他们身后,鲛人们载歌载舞,围绕着谢晗沫、冬蕾二女。再更后面,则是无数的鲛人,他们怀着高涨的热情,要见证最后一场考验。 巨贝浮出水面,海浪拍击在巨大的贝壳上,激起漫天的浪花。 贝壳周围,鲛人武士们拼尽全力,勉强稳住。 巨贝的壳缓缓掀开,这是一座天然的舞台。 贝壳来头当然不小,乃是荒兽巨音贝死后留下的。贝壳上有着海量的音道道痕,哪怕是凡人在贝壳中说话,也能将声音扩大,传出很远很远。 冬蕾首先登上了贝壳。 无数鲛人浮在海面上,翘首以盼。 一个角落里,楼船一样的蛊屋里,步素莲一边望着,一边对身旁的寒潮族长道:“你就对冬蕾这么有信心?首先上台的有先天的劣势啊。” 寒潮族长微微一笑:“你就瞧好了吧,此间妙处不可言传。” 步素莲深深看了寒潮族长一眼,旋即目光又投向巨音贝上。 冬蕾开始歌唱。 歌声清越优雅,引人入胜,鲛人们纷纷陷入这美妙的歌声当中。 一时间,巨音贝的传导下,方圆千里之内,都萦绕着冬蕾的美妙歌声。就连滔滔的浪潮声音,也被压在了下面。 鲛人天生就有超越其他种族的歌喉,能够唱出极其优美动听的歌声。 按照人族的标准,每一个鲛人都是天生的歌唱家。 这是因为鲛人的身上,蕴含丰富的水道道痕。而在他们的咽喉处,却有着一块软骨,上面充斥着音道道痕。 在历史上有一段时间,人们大肆屠戮鲛人,就是为了取走他们咽喉里的音道软骨,这是极佳的音道蛊材。 而竞争圣女的鲛女,歌喉更要超越绝大多数的鲛人。 在海边生活,经过会听到一种相似的传说,船上的水手们听到鲛人的歌唱都入了迷,忘记时间,忘记方向,甚至船搁浅触礁都毫无察觉,沉迷在歌声中。 这并非夸张,而是事实。 冬蕾的歌声十分美妙,让大多数人都非常沉醉,惟独方源一行人却是脸色难看,有的愤怒,有的眉头紧锁。甚至就连一向冷静的谢晗沫,此刻都脸色微变,美眸中流露出一股震惊和哀伤的情绪。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 “为什么冬蕾居然提前唱出了我们准备的歌?!” 蓝鳞、赤鳞两位侍卫怒目圆瞪。 方源脸色阴沉至极,咬牙切齿地道:“这还不简单?我们当中出现了内奸,给敌人通风报信了!” 蓝鳞、赤鳞两位侍卫对视一眼,又纷纷看向方源。 方源毫无畏惧地和他们俩对视:“我们准备的歌,只有我们四人知晓,内奸必然就出现在我们当中。你们俩谁是内奸?” 谢晗沫肯定不会通敌,那么剩下的三人方源、蓝鳞、赤鳞,必然就有内奸。 “放屁!” “你才是内奸!” 蓝鳞、赤鳞气得脸红脖子粗,接连否认。 谢晗沫叹息一声,微微摇摇头:“也未必是真出了内奸,或许我们的准备,被对方动用了什么特殊的信道手段探听到了。” “哈哈哈。”远处,蛊屋中寒潮族长大笑。 步素莲早已在关注着谢晗沫等人,此刻见到他们的异样表情,顿时明白过来,双眼一亮:“你在她的身边安插了内奸?” 寒潮族长冷笑不止:“那是当然!谢晗沫这小姑娘还太嫩,想跟我斗,太天真了。你是不知道,我为了安插这样层次的内奸,付出了巨大的代价。” 步素莲眼中精芒烁烁:“不愧是寒潮族长。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,如今已经物超所值了。冬蕾既然唱出了谢晗沫的歌,那么谢晗沫就不能唱相同的歌曲,她几乎无歌可唱,已经被逼入了绝境。” 谢晗沫被寒潮族长狠狠地算计了! 竞争圣女最后一场考验,要唱三首歌。这三首歌需要精心的准备,配合音道蛊虫,演练纯熟。 每一首歌,都有着不同的效果。 第一首,需要平息风浪。第二首,则要引来生灵。第三首,唱退海兽。 所以,谢晗沫尽管准备了三首,被冬蕾截胡了第一首后,她剩下来的两首歌因为效用不同,也不能拿出来救场。 “该怎么办?”蓝鳞、赤鳞两位侍卫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。 “可恶,可恶,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,居然被陷害了。” “没有用了,现在准备早已来不及!” “这一定是寒潮族长的诡计,我们把它揭露出来,让他身败名裂!”赤鳞大吼。 方源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他:“你有证据吗?空口无凭谁能相信?到时候他们反打一耙,告你诬陷,你怎么办?” “呃。”赤鳞侍卫呆住。 谢晗沫幽幽一叹:“既然如此,那就算了吧。” “圣女大人?”蓝鳞、赤鳞侍卫愣住。 谢晗沫苦笑一声:“你们现在就可离去了,快走吧。趁着现在还有一点时间,离开这里。” 谢晗沫竞争圣女失败,再也不是圣女。如此一来,她必然会受到新圣女冬蕾,以及寒潮族长的反击,下场必然凄凉。 为了不拖累她身边的三位跟随者,哪怕他们当中可能藏有内奸,谢晗沫愿意为他们争取一些时间。 “圣女大人……”明白了谢晗沫的心意,蓝鳞、赤鳞两位侍卫皆哽咽起来。 这边的异状,早已经引起了众人的关注。 “谢晗沫那边发生了什么?” “似乎是有什么很不妙的事情发生了!” “他们慌了,哈哈,看来是因为冬蕾大人的歌声令他们感到了绝望!” “谢晗沫完了。”蛊屋中,步素莲幽幽一叹。 寒潮族长狞笑道:“此战一败,我虽然奈何不了大族老那老东西,但这谢晗沫我定要好好拿捏折辱一番,方可泄我心头之恨!” 冬蕾施施然走下台,眉毛飞扬:“我已经将海浪平息了半丈,接下来可要看谢晗沫姐姐您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