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五十节:白月光 - 蛊真人

第六百五十节:白月光

?谢晗沫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缓缓飞上台去。 她刚落到台上,就是一愣。 “你怎么……”她看向身旁的方源,意外至极。 方源打断她道:“我身为你的跟随者,当然有资格登台,为你伴奏了。” “你快下去……”谢晗沫连忙说道,眉宇间有着一抹罕见的焦急。 “你还想唱相同的歌?就算效果比冬蕾还好,按照规矩也是不作数的。相信我,我有歌曲可以一拼。”方源再次打断谢晗沫的话,传音道。 谢晗沫心中动摇。 歌曲并不能随意更换,因为它要和蛊虫配合起来,要提前经过多次的演练。 换掉歌曲,往往蛊虫的配合就要随之更改。 现在这种意外情况下,谢晗沫已经不能更改蛊虫,这就要求换上来的歌曲要和原来的歌曲,在格律、曲调方面十分一致。 给个百十来天的时间创作,或许有可能。但当下如此匆忙,可能性几乎为零。 “歌曲当然不可能一致。但别忘了,我们创作歌曲的时候,我也一直参与呢。我这里正有一首歌十分相似,但需要你灵机活动,注意蛊虫和我歌曲之间的配合。”方源继续传音,“另外,这是歌曲和词。” 谢晗沫愣了愣,终于微微点头:“好。” 方源深呼吸一口气:“那就开始罢。” 谢晗沫也深呼吸一口气,微微闭上双眼。这是她开唱的习惯动作。 场中顿时开始安静下来。 安静持续着…… 持续着…… “怎么还不唱?”渐渐的有人在心中纳闷。 “哈哈哈,他们怎么唱?他们根本唱不了!”寒潮族长大笑,笑得满脸通红。 “呃,不好意思,有谁能借我一只琴蛊吗?”方源打破沉默。 全场:“……” 你丫的你是伴奏的,在海神祭这么重要的大典中,你居然连琴蛊都没准备吗? 你这么随意真的好吗? “需要三转的琴蛊就可以了,哪位能借我一只。”方源继续道,却看向大族老的方向。 大族老也早已明白,谢晗沫这边出现了意外,她的心中也有几分猜测,连忙命人送上琴蛊去。 方源得了琴蛊,又道:“兹事体大,还请让我当场炼化了此蛊。” 全场:“……” 你什么意思?在海神祭的最后关头,你炼蛊? 你有没有搞错? 你一个人族蛊师想什么呢?是在玩我们呢吧! 鲛人们的情绪普遍都变得不好了。 寒潮族长连忙示意手下,立即便有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:“你这是在借故拖延时间!” 群情就要汹涌,方源连忙大吼:“那你们说,海神祭中是否规定,我不能当场炼蛊?我炼蛊也是为了辅助歌唱,炼成了这蛊我们就立即开始。” 大族老也旋即开口:“的确没有这方面的明文的规定,我赞成。你赶紧炼了蛊虫后,就开始罢。诸位以为呢?” 其他族老你望我,我望你,有些人想开口,有些人保持着沉默。 寒潮族长的手下又喊道:“海神祭这么重大的盛典,你就让我们所有的鲛人等着你炼蛊?” 方源立即反驳道:“我炼蛊就是为了海神祭,海神祭这么重要的盛典,你们等待一会又有何妨?谁不想等待,谁没有耐心的,可以站出来!也可以直接离场嘛。” 这下,再无人敢反驳。 “牙尖嘴利!等以后落到我手里,我一定要将这人族蛊师的牙都敲碎,把舌头给拔出来。”寒潮族长冷笑。 巨大的贝壳悬停在海面上,鲛人武士们吃力地把持着底部。 无数的鲛人有的浮出海面,有点沉浸在海水中只露出一个头。无数道目光集中在方源身上,看着他炼化琴蛊。 谢晗沫反而受到了冷落。 她站在方源的旁边,心情十分古怪。她参加过一次海神祭,并且成为圣女。她也看过数次海神祭,但还从未遇到过眼前这样的情景! 方源炼蛊速度极快,这是因为琴蛊的主人主动配合。 琴蛊在手,方源站起身,站在谢晗沫身后一侧,自信满满:“好了,这下真正可以开始了。” “可算是开始了。”鲛人们无不吐出一口浊气,怨念十足。 “我让你们唱,我倒要听听,你们究竟能唱出什么玩意儿来!”寒潮族长冷笑。 台下,大族老、赤鳞、蓝鳞侍卫们脸上皆有忧色。 谢晗沫缓缓闭眼。 这个时候,琴声起。 琴蛊被方源催动,发出悠长婉转,缠绵至极的美妙琴声。 谢晗沫缓缓睁眼,开始唱道—— 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 那么亮却那么冰凉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 想隐藏却欲盖弥彰 …… 全场寂静,只余浪声。 美妙的歌声,令无数人沉醉其中,无法自拔。 …… 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 在心上却不在身旁 擦不干你当时的泪光 路太长追不回原谅 …… 曲风哀婉,旋律简单却又优美至极,层层推进,令一股忧伤悲郁的氛围笼罩全场。 谢晗沫纯净高亢又具穿透力的嗓音,温柔细腻,就像是苍白的月光透着一点冷,又似乎藏着一点暖。 巨贝开始缓缓散发出一股白色的晕光,浪涛也似乎不想干扰这天籁般的歌喉,越来越小。 …… 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 越圆满越觉得孤单 擦不干回忆里的泪光 路太长怎么补偿 …… 谢晗沫也沉醉,她的目光瞥向身侧,那里站着全神贯注催动琴蛊的方源。 她心中暗想:“你的心里是不是也藏着悲伤?” 无数鲛人落泪。 情爱的疼痛,泪水就藏在心底。 这个世界上有圆满吗? 永远都有孤单。 …… 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 那么亮却那么冰凉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 想隐藏却在生长 …… 一曲唱尽,全场寂然。 蛊屋中,寒潮族长凝如雕塑,满脸的惊愕诧异。 海面一片平静,阴云开始飘散,露出的月光正洒在巨贝上,照亮谢晗沫和方源。 两人轻轻的,对视了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