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五十二节:我拒绝 - 蛊真人

第六百五十二节:我拒绝

?苍蓝龙鲸洞天,鲛人圣城。 客栈的房间里,气氛压抑凝重。 “怎么办?” “下一场考验,赵露那边的跟随者就要上场了。那个人可是名扬大海的人物,有他出手,我们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。” 两位嬷嬷皆是面沉如水。 白鳞鲛人苏怡端坐在主位上,手中端着杯盏,看着杯子里的茶水,好似在发愣。 “大小姐,不能再犹豫了呀。” “是啊,海神祭进行到现在,就剩下我们和赵露两方,其余人皆被刷下。而且下一场考验之后,就是最终的考验。我们只要跨越这个难关,就能够对圣女宝座发起最终的冲刺了。” 两位嬷嬷焦急地劝说着。 苏怡叹息一声:“可是我们能怎么办呢?” 嬷嬷们连忙走上一步,走到苏怡的面前来。 “大小姐,咱们家族不也已经邀请到了强者,可以匹敌对方么。” “没错呀,只要我们请这位强者出手,虽然可能胜不了,但差距绝不会拉大到被淘汰。” 苏怡的目光一直盯着杯中的茶水,幽幽长叹:“二位嬷嬷的建议,我明白得很。但是有一点,你们可能忘记了。我竞争圣女,只有四位跟随者的名额,如今这些名额我们都占满了。就算家族方面请来了强者,我们根本拿不出来啊。” 两位嬷嬷对视一眼,眼中均有精芒闪烁。 “原来如此,大小姐早有这样的打算,但这事情她却不好说出口。”她们顿时心知肚明。 其中容嬷嬷便小声地道:“大小姐,这个事情说难难,说容易也挺容易。咱们只要将其中一位跟随者抛弃不就行了!” “是啊。”另外一位嬷嬷接着道,“按照海神祭的规矩,跟随者不能随意舍弃。但只要当中的某位有了贪污、徇私、罪案等等污点,为了海神祭和圣女的纯净,咱们就能名正言顺地将其逐出。空出来的位置,不就能安放家族邀请来的强者了吗?” 苏怡顿时面色微变,拒绝道:“这不妥吧。在海神祭这么重大的庆典中,闹出这种丑闻来,当事人可就要沾染一辈子的污名,再也洗刷不清了。包括你们四位跟随者,都帮助我甚多,我又岂能恩将仇报呢?” “我的大小姐,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小小的牺牲一下又能如何?” “我建议就找那夏琳下手。她根底很浅,一目了然,纯粹是一个不遭人待见的小鲛女,也不知走了什么运气,这才意外获得了五转采油蛊。”看到苏怡的脸色不愉,容嬷嬷立即又道,“当然,我们不是栽赃陷害。而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,夏琳一看就是位通情达理的好姑娘。大小姐,你不妨将此事交给我处理,我来找她谈,付出一些代价也无妨。和圣女之位比较起来,孰轻孰重谁都清楚!” “这个……”苏怡面露犹豫之色。 另一位嬷嬷立即附言道:“大小姐,这不是我们逼迫夏琳,也不是要害她。是我们之间合作,话说回来,区区名誉算得了什么?夏琳是穷困孩子出身,更注重物质。极有可能是她听到我们的这个想法,还可能很开心呢,巴不得和我们做交易,损失一些名声,换来巨大的实利!” “你们退下,再让我考虑考虑吧……”苏怡眉宇轻蹙,下了逐客令。 两位嬷嬷对视一眼,只好退下。 数日后,针对夏琳的流言蜚语已经铺天盖地。 “就是她,不要脸的鲛女,为了攀附富贵,不惜出卖对自己有恩情的苏怡!” “难怪苏怡小姐一直都略微处于劣势,没想到是有内鬼。” “这种小人我恨不得将她抽筋扒皮!” “她居然还有脸面来找苏怡!真是恬不知耻。” 夏琳抿紧双唇,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中,走上客栈的楼梯。 “站住。”走到一半,鲛人容嬷嬷一脸冷漠拦住了夏琳。 “我是被冤枉的,我要见苏怡姐姐!”夏琳抬起头,望着容嬷嬷,一脸急切之色。 容嬷嬷冷笑一声:“夏琳,还想演什么戏?你的事发了,大小姐非常伤心。值此海神祭的关键时刻,你还想见苏怡大小姐?你好阴狠毒辣的心思,是想恶心我们大小姐,让我们接下来发挥失常吗?” “不是这样的,容嬷嬷,您听我说……” “还要说什么?有什么好说的!你这个无耻败类,是我们瞎了眼,收留了你。你给我滚!”容嬷嬷失去耐心,声调尖锐,咄咄逼人。 “你们不信我,但我相信苏怡姐姐。我不见她一面,我是绝不会走的!”夏琳的眼眶泛红,闪烁着倔强的光。 “你这是要逼老身出手了?”容嬷嬷阴狠地道。 “住手。”这个时候,苏怡终现身,顺着阶梯缓缓飘下。 “苏怡姐姐!”夏琳大喜,想走上前去,但被容嬷嬷张臂,再次拦下。 “夏琳……”苏怡看着夏琳,语气复杂。 “苏怡姐姐,你要相信我,我绝不是出卖你的人!”夏琳分辨道。 “是不是需要我们的调查。”正在这时,一队鲛人闯入客栈的一楼大厅,顿时将全部目光都吸引过去。 这队鲛人径直走到夏琳的身边:“夏琳是吧?我是圣城监察使,有人举报你受贿,出卖苏怡,企图玷污神圣的海神祭,操控圣女的选拔。我们现在就是来拘捕你,跟我们走一趟吧,把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。” “不,我是清白的!”夏琳吓得脸色苍白,高声反驳道。 “是不是清白的,要等我们调查的结果了。”监察使面色一直都很冷漠。 “不,我不会跟你们走的,我是被冤枉的,有人栽赃陷害我!”夏琳神情惶恐,不断摇头。 “不想跟我们走?哼,这可由不得你!来人,抓她回去!”监察使一声令下,身后的鲛人蛊师便要动手。 “慢着。”这个时候,苏怡开口。 “苏怡姐姐!”夏琳的眼中顿时亮起希望的光。 但苏怡却对她微微摇头:“夏琳妹妹,我也不信你会背叛我。但现在监察使已经来了,我们也要相信圣城的公正!我坚信他们会还你一个清白的。跟他们走吧,只要调查出结果来,正好证明你的清白不是吗?” “苏怡姐姐……”夏琳眼中的光暗淡下去。 “去吧,去吧。” 夏琳低下头,走到监察使的面前:“我是被冤枉的,但我会跟你们走。” 监察使露出满意的笑容:“这就对了,走吧。” 夏琳很快就被带到了审讯室中。 “这些信道蛊虫,都是实打实的证据,你好好看看吧,我奉劝你一句,不要有任何的侥幸心理!”监察使阴笑着,指着房间中唯一一张桌子上的信道凡蛊道。 夏琳探入心神,一一阅览。 很快,她的脸上便浮现出强烈的震惊:“这些影像和声音都是伪造的,我从来都没有说过这样的话!” “面对这些证据,你就想这样解释过去了?谁能信你?!”监察使冷笑。 “我绝对没有说过这样的话!我……”夏琳急了。 监察使抬起手掌,直接制止了夏琳的分辨,他笑起来:“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。” 夏琳愣住:“你,你说什么?” “你是被冤枉的。”监察使重复道。 夏琳蒙了,眼睛眨了眨后,这才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为什么……” “因为这是苏怡小姐那方的要求啊。”监察使再次笑道。 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休想挑拨离间!”夏琳发怒道。 “你这个小姑娘,还真是天真呐。那我就和你好好说说吧。你知道苏怡小姐的父亲,是什么人吗?你知道当下海神祭的局势是怎样的吗……” 监察使徐徐开口,一番话说得夏琳目瞪口呆。 好半天,她才反应过来:“我不信这一切都是苏怡姐姐的计谋!她既然想让我退位,我退出就是了。只要她和我明说,我是不会拒绝她的。” 监察使嘲讽地看着夏琳,立即无情地反驳道:“海神祭是你想退就退的?若是人人都能随意退出,那么圣女之位的竞争纯粹就是比拼家底和势力了。只有一种情况,跟随者会被强制退出,同时他(她)的位置,还会空缺下来,可以再塞人进去。” 夏琳呆呆地道:“就是我这样的情况……” 监察使笑起来:“没错。你变聪明了么。好了,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。第一条路,就是否认这些证据,坚持你自己是无罪的。当然这些证据无法磨灭,不会有人相信你的。” “第二条路,则是和我们好好合作。你认罪,虽然名誉上会有一些损失,但是我们还是会给你相当丰富的补偿。你选一条吧。” 夏琳苦笑一声,深深地埋下了头。 她还有的选吗? 对方如此设计她,将她诱骗到审问室中,如此情景,就是为了防止她拒绝。 就算她拒绝,也会被栽赃陷害,也会被判做有罪。 她根本就没有反抗的力量,更没有拒绝的权利! 沉默。 良久的沉默。 监察使轻声开口:“夏琳,你再不说话,我便当你默认选择第二条路了。事实摆在眼前,我相信聪明人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的。这对你我双方都有好处,不是么?” “我拒绝。”夏琳忽然抬起头,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