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五十三节:芳心乱跳 - 蛊真人

第六百五十三节:芳心乱跳

?“拒绝?”监察使顿时皱起眉头,眼中闪烁着冷光,声音也变得强硬很多,“小姑娘你可要想好了。你年纪轻,凡事还是不要太冲动,要知道胳膊扭不过大腿,更何况你连胳膊都不是。” “我当然知道我无依无靠,小鱼虾一个,所以你们才找我下手不是吗?”夏琳望着监察使,语气嘲讽,又有苦涩和无奈,“不过你放心,我不会吃力不讨好地去反驳,去告状。我接受你们的诬陷,就当是我还清了苏怡姐姐的恩情罢。那什么补偿,我不会要一分,从此以后,我们恩怨两清,形同路人。” 监察使流露出差异的神色,他定定地看着夏琳。在光线晦暗的屋子里,夏琳的眼睛却意外地明亮。这对明亮的眸子,直接映照在监察使的心里,让他感到一种无法直面的虚弱! 监察使很快转移了目光:“你走吧,希望你能说到做到。” “我会的。”夏琳起身,离开的时候,她的神态中竟有一种从容不迫。 几日后。 “夏琳姑娘,不是我们客栈不想做你的生意啊。实在是外面的舆情太过激烈,很多人都反映,若是继续将你留在我们这里,那他们就要……”客栈的老板满脸苦涩地道。 夏琳制止他继续大倒苦水:“你说的情况,我了解,我走不就行了。” “那真是太感谢你了,夏琳姑娘,你真是一个好人。”客栈老板作感激涕零状。 夏琳收拾行李,很快就离开房间,走下楼梯。 “快看,就是她!” “这个女人贪图富贵,暗中卖主求荣啊。” “这样的存在,简直是玷污了海神祭,玷污我们整个圣城。” 大厅中的蛊师们见到夏琳,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。 夏琳将这些话都听在耳中,一脸平静,宠辱不惊地走出客栈。 来到宽阔的街道上,熙熙攘攘的人潮正顺着街道蔓流。 “今天就是海神祭的倒数第二场考验了啊。” “真是期待,今天一定会非常精彩的!” “你们知道吗?苏怡那边之所以一直落入下风,是因为有内间在她的身边呢。” “这谁不清楚?夏琳嘛!真是昼防夜防,家贼难防啊。” …… 绝大多数人都不认识夏琳,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海神祭上面,纷纷朝着中央广场赶去。 就算有人认出了夏琳,也不敢肯定,圣城中此刻人流似海,出现一两个面容相似的人极为正常。 气氛非常热烈,人们摩肩擦踵,欢天喜地。 夏琳汇入人群当中,面色始终一片平静,和周围形成鲜明的对比。 之前她感受到的欢快气氛,此刻就像是一堵堵厚重的云雾,积压在她的鼻腔中,令她呼吸困难。 她再也不能从这座圣城中,获取快乐,满足好奇。 “或许我这一辈子,都再也不会来到这里了。”夏琳微微仰头,望着周围高耸的建筑。 这些房屋好像是要倾倒,整个圣城都要向她压来。 夏琳心中越加烦闷,她快走几步,脱离汹涌的人潮,走入一个阴暗的小巷子里去。 这里飘着臭气,光线晦暗,角落里堆着垃圾。 夏琳却感觉自己呼吸畅快了许多,好像是一座山从她的心口搬走。 走在幽暗的小巷中,周围没有一个人,夏琳微仰着的头垂下来。 “怎么就走到这一步了呢?”她问自己,但得不到答案。 她眼眶泛红,很快泪眼婆娑。 她到底还是年轻人,之前的坚强更多的是一种伪装。 “小姑娘,慢着走!”忽然,从巷子的角落里,奔出三个鲛人来。 夏琳一怔,旋即警惕起来。 这三个鲛人流里流气,目光不正,明显不怀好意。更关键的是,他们每一个都是二转蛊师的气息。 夏琳也不过是二转罢了。 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夏琳后退。 “想干什么?嘿嘿嘿!”三位鲛人对视一眼,都不约而同地坏笑起来。 “小姑娘,相见就是有缘,何必这么着急走呢?” “现在你想走,也走不了了。” 这个时候,又从夏琳的身后,钻出两位鲛人二转蛊师。 夏琳顿时心中一沉,五对一不说,她的前后路都被堵死。虽然这里离着大街不远,但对方可都是蛊师,又明显是埋伏,定然有手段将动静压制到最小。 五位鲛人向夏琳步步逼近。 夏琳心中慌乱,只好后退,背靠在墙壁上。 冰冷的墙壁,令她感到更加的无助。 她咬住牙齿,眉头倒竖,忽然开口:“来吧啊,就算是死,我也要拖你们下水。” “哟呵,小姑娘有骨气啊!” “是挺辣的,哥哥我就喜欢你这样的。” 五位鲛人蛊师嬉嬉笑笑,毫无畏惧的样子,不过他们的脚步却是悄然放缓了许多。 砰。 忽然,夏琳感到一阵强烈的眩晕。 遭受袭击了! 她心头大惊,极力回头望去,就看到墙壁溶解,又钻出第六位鲛人蛊师来。 “中计了!”在昏倒的那一瞬间,夏琳心头一片冰冷。 “倒了倒了……” “哈哈哈,头儿你这一手真不赖!” “赶紧下手,把现场处理了,毕竟这是海神祭!” 六位鲛人对夏琳围拢上去。 “醒来,醒来……”低沉的声音,在黑暗中萦绕。 夏琳渐渐睁开了眼皮,小巷的景象再次映入她的眼帘。头脑后的疼痛提醒着她,她悚然一惊,猛地挣扎,从地上站起身来。 然后,她就看到那六位鲛人,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,姿态千奇百怪。 六位鲛人中央站着一位人族蛊师。 下一刻,夏琳惊喜地叫出声来:“楚大师,是您啊!” “是我。我一直在关注海神祭,你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,是被苏怡抛弃了吧?”方源微微一笑。 一瞬间,夏琳便落下泪来,哽咽道:“楚大师,您……” “我看人还是有一套的,虽然和你接触的不多,但你绝不是那样的人。”方源继续道。 夏琳听到这句话,终于忍不住,双手捂脸抽泣起来,像是被冤枉的小孩终于沉冤得雪。 方源静静地看着她哭了好一会儿,这才拍拍她的肩膀,道:“走吧。” “去哪里?”夏琳微微一愣。 “你之所以落到现在的处境,也有我一部分的责任。”方源叹息一声,“如果我没有赠与你采油蛊,你也不会被苏怡看中,参加这场海神祭了。所以,我要带你走,跟我走吧,离开这里。” “嗯。”夏琳点头,她早就对圣城不感兴趣了。 方源在前头领路,夏琳乖乖地走在他的身后。 小巷的尽头,是另外一条大街,仍旧是人潮汹涌,两边店铺热烈红火,街道中央还有舞狮的队伍。 又要面对人群,夏琳心中顿时有些畏缩和反感,但方源已经走在前面,她只要咬牙跟随。 啪。 刚走出小巷,方源忽然打了一个响指。 下一刻,夏琳瞪大双眼,嘴巴张大能直接吞下一个鸡蛋。她震惊无比地看到整个街道都陷入了静止的状态。 “这,这是……”她语无伦次。 “一点小把戏而已,来吧。”方源向她招招手,然后钻入人群当中。 夏琳连忙加快脚步,紧跟而上。 这是她从未经历过的奇妙体验! 她从一对密切交谈,似乎是情侣的鲛人面前堂而皇之地走过。她看到店铺中,客人和伙计讨价还价的样子,从伙计口中飞溅出来的吐沫就这样悬停静止在半空中,就差一点点便要落到客人的脸上。 还有一条小狗,在密密麻麻的腿脚和鲛尾将穿梭,它身体扭曲,正绕过一个蓝鳞鲛人,三只爪腾空,一只爪着地。 夏琳瞪大了双眼,看着众生百态,如此鲜活,如此趣味盎然,她心中的烦闷都被抛之脑后。 方源走的很快,身体非常灵活,夏琳追赶得很辛苦。 砰。 她一不小心,就撞到了一位强壮的人族蛊师。 人族蛊师飘起了,动作还是之前走路的动作,但是脚底已经和地面分离了大半,整个身体都倾斜了。 “不好意思!”她刚想将这位人族蛊师扶正,就被方源一把抓过来。 “来。”方源递给她一个面具。 “楚大师,您这是……”夏琳纳闷,方源没有带着她直接横穿街道,而是来到中央那舞狮的队伍面前。 方源递给她的面具,色彩斑斓,用鱼鳞、鸟羽编织而成。 方源指着这只舞狮的队伍,道:“你不觉得这里面缺少两个关键的人物吗?” 夏琳点头:“他们演的海狮冬泉戏,里面缺少男女主人公,一个是卧冰钓鱼的孝子,一个是在外游玩的鲛人公主。不过这种戏应该是他们自发演的,并非是真正的戏曲班子,人马不全十分正常。” 刚开始或许只是一个蛊师,为了抒发自己的愉悦,拿出脸谱,穿起戏服。然后一路走来,渐渐就有更多的蛊师加入进来。 这些人平常一定都是戏迷,爱好这种文化。 事实上,在整个洞天中,流传着各种各样的戏曲,乃是此处乐土的潮流。 “我的手段只能维持一小会儿,快,把这面具带上,我们随着人流走。”方源语气急促,不给夏琳拒绝的机会。 “哦哦。”夏琳下意识地就接过面具,戴上之后,她的心猛地平静下来。 这样一来,就没有人会认出她来了。 她心中的压力剧减。 不过很快,她的脸上就升腾起了两抹红云。因为她看到方源也旋即戴上了一个面具,正是卧冰钓鱼的孝子扮相。 “这样一来,我岂不是和楚大师成了男女主角么?” 这个发现让夏琳心头乱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