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五十四节:人生和面具 - 蛊真人

第六百五十四节:人生和面具

?啪。 方源再次打了个响指。 周围的一切顿时又从静止转为活动。 那对鲛人情侣,手牵着手,继续前行。 店铺中讨价还价的两人之间,飞溅的吐沫终于落到客人的脸上,客人却无察觉。 小狗的三只爪子落到了地面上,它顺利地将身侧的蓝鳞鲛人甩到身后,又继续在腿脚的丛林间穿梭,灵活至极。 夏琳瞪大双眼,充满惊奇地看着这一切。 这真是太奇妙了! “楚大师的手段真的好强!这恐怕是宙道的五转杀招了吧?” 夏琳在心中猜测着。 扑通。 那个被夏琳撞歪的人族蛊师,跌倒在地上,又牵连到身后的人,引起一片小小的混乱。 “这么大的人,怎么走的路?”有人抱怨道。 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。”强壮的人族蛊师态度很客气,连忙道歉。这里毕竟是鲛人的圣城,同时这片乐土中的戾气也比五域外界低得多。 “我走的好好的,怎么会跌倒呢?真奇怪。”人族蛊师神色纳闷,赶紧站起身来,跟随人流走远了。 夏琳吐了吐舌头,望着人族蛊师远去的背影,轻声道歉。 很奇怪的,她的心中还有一些恶作剧的小快乐。正当她要因此检讨自己的时候,她的手被方源一把抓住。 “跟我来!”方源拽着她,加速几步,奔行到舞狮队伍的前方。 整个舞狮队的人,先是一愣,旋即舞动得更加欢快,伴奏的乐曲瞬间拔高一度。 “我们的人终于齐了,哈哈!”当中有人大声地笑道。 “会跳的吧?”方源笑着,首先甩动腿脚,他扮演的是卧冰的孝子,动作简洁又潇洒,别有一股美感。 周围的人立即齐声叫好,方源一边跟随着人流,一边舞到夏琳的面前。 “该你了。”下一刻,方源的声音暗暗传到夏琳的耳中。 夏琳的心砰砰直跳,她紧张得要死。尽管这个戏曲她小时候经常演练,但她从未在如此情况下,大庭广众里表演。 她开始舞蹈,动作僵硬。 方源哈哈一笑,伸出手来,牵着她的双手,带动着她舞蹈。 智道的手段被他暗中调用出来,夏琳顿时感觉渐渐灵动起来,脑海中有关这个戏曲的舞姿纷纷从记忆中浮现,从未有多的清晰。 两人载歌载舞,顺着人流而动。 舞狮的成员都穿着五颜六色的戏服,带着奇形怪状的面具,还有几个人合作扮演一头巨大的金色海狮。所到之处,大家的目光都首先投向他们。 而作为队伍核心的男女主角,更是目光中的焦点。 夏琳起初还非常紧张,但随着她越跳越好,她也变得自信起来。她沉浸在欢乐的氛围当中,蒙受冤屈的悲郁之情已经抛之脑后,耳畔时常传来人们的叫好声、呐喊声,还有浪荡子的口哨。 即便夏琳做错了一些动作,也只是引来善意的哄笑声。 人潮汹涌,一路行来,舞狮的队伍有人走,又有人加入。 不知不觉间,夏琳发出笑声,如银铃般清脆。 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和快乐,充盈在她的心胸,这是她来到圣城从未感受到的。 她沉浸在这种幸福当中,不能自拔,同时心底又藏着一种恐惧,她问自己这一切都是真的吗? “真的是好像在做梦啊!”夏琳的目光一直牢牢地粘在方源的身上,心中感慨万千。 “该离开了。”忽然,方源动作一变,拽着夏琳迈开大步,脱离戏曲的队伍,走到街边。 夏琳猝不及防,被方源一下子带到了怀中。 她撞到方源的胸口,一股浓郁的男性气息顿时扑鼻而来,夏琳的面具差点被碰掉下来,她连忙扶住,借助面具遮掩通红的俏脸。 “走这边。”方源又拽着她,紧走进步,进入了小巷中。 又是一条小巷,幽暗的光线,有着垃圾和臭气,无人问津。 方源松开夏琳的手,在前面疾走。 夏琳顿时感觉心头一空,连忙跟上。 两人一前一后,在长巷里行走,方源不发一声,巷子中响荡着他单调的脚步声。 喧闹繁花的大街,汹涌澎湃的人潮声响,都越来越小,被夏琳抛在身后。 一种幽清孤冷的气氛,从周围渗透到夏琳的身心里。 之前的欢快和幸福感,就像是漏水的桶,跟随着夏琳一路行来,一路漏下。渐渐的,烦恼又重新找上了她,之前的悲郁情绪又袭上心头。 夏琳很想找一些话,和方源交谈。但方源始终在前走,头也没有回转一下,压抑的气氛让夏琳不敢随意开口。 终于,要到小巷的出口了。 这边的街道,虽然不如之前那般热闹,但也是人潮不少,十分喧闹。 方源忽然停住了脚步,转身问夏琳道:“你想好了吗?” 夏琳愣住:“想,想什么?” 方源笑了笑,指着夏琳脸上带着的面具:“你想要带着它穿过街道,还是想以你本来的面目行走在大庭广众前面呢?” 夏琳再楞。 方源继续道:“我刚进入小巷,就随手将脸上的面具抛弃了,但你却一直戴在脸上。怎么?觉得自己丢脸吗?怕用真面目见人吗?担心直面人生,会失去刚刚的快乐和幸福么?” 一连串的问题,让夏琳手足无措,无法回答。 沉默片刻,她似有所悟,摘下脸上的面具,露出真容:“楚大师,您的一番心意,我知晓了,谢谢您,真的感谢您。我只不过是一个平凡的鲛女……” 方源伸出手掌,打断她的话:“我说过,你现在的处境有很大一部分原因,是我造成的,我当对你有所补偿。” “大师,您说哪里的话。您能赐予我采油蛊,就是天大的恩德了。您根本不亏欠我什么,事实上是我欠您太多了!”夏琳连忙分辨。 “这是你的想法,不是我的。”方源摇头,神情变得严肃起来,“你看,你之前遭受他人的冷嘲热讽,刚刚却又受到人们的欢迎和鼓舞,两者之间区别甚大,是因为什么?难道就是因为这个面具吗?其实,至始至终你还是你自己,不是么?” 夏琳点头。 方源望着巷子外的街道,指着那些行走的人群,又道:“你现在再看,这些人并不是想探究你的本质,你夏琳真正是谁,当我们歌舞的时候,他们甚至不会想弄明白我们的姓名。他们只是表明他们的态度而已,真相对于他们而言,并不重要。普罗大众追求真相,往往只是因为不甘被愚弄的愤怒罢了。” “所以呢,我们对他们而言并不重要,他们的态度对我们而言,也同样不过如此。” 夏琳深呼吸一口气:“楚大师,谢谢你这么劝解宽慰我,我真的不知怎么感谢你才好……” “我还没说完。既然外人的态度并不重要,那我们的生命中真正重要的是什么呢?”方源笑着问道。 夏琳第三次愣住:“大师,请恕我愚钝……” 方源面带微笑,手指着夏琳,又指着自己:“是我们自己啊,是我们自己最真实的心意。问问你自己,听听你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。你想要做什么,你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,你想要去那里?在你自己内心深处都能得到答案。” “如果你想旅行,那就周游五湖四海吧。如果你想善待家人,那就好好善待。如果你想尝试去飞,那就不妨筹集资财,准备收购或者炼出能飞行的蛊虫来。” 方源又指着小巷,然后指向街道:“你想要留在小巷里,你就留着。你想要汇入街道,和人群同乐,那就走出去。不要因为他们的态度,而委屈自己的心意。如果你常常委屈自己,那么就会收获后悔,你会时常带上面具,变成另外的人,反正不是真正的你。” 夏琳听得这一番话,顿时感觉心中透亮无比,如醍醐灌顶,之前的悲伤忧郁,真正的一扫而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