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五十五节:不要再这么天真 - 蛊真人

第六百五十五节:不要再这么天真

?“大师,您这番指点,我终身难忘!”鲛人姑娘一脸肃穆之色,后退半步,对方源振重地鞠了一躬。 方源哈哈大笑:“不枉费我一番苦心。可是有时候知易行难,我问你,你现在最想做什么?” 夏琳迟疑起来。 “我想跟着楚大师您!”这句话第一时间就在她的脑海中升腾起来。 但她还未来得及张口,就见方源摇头道:“你还没有想好,将来有时间好好想吧。其实你想什么,我都不关心。你知道我想要做什么吗?” 夏琳摇头,然后下一刻,她瞳孔猛地扩张,身体僵住,一动不动。 因为方源缓缓地伸出手来,抚摸她的脸庞。 砰砰砰砰砰! 夏琳腾的满脸通红,芳心爆跳,眼眶中荡漾出秋水的涟漪。 她感受到方源手掌的宽大和温暖,这种感觉就像是一股股微小的电流,传播她整个身心。明明只是一个很平凡的动作,却令夏琳动弹不得。 方源收回手:“你这脸上还有面具。” 夏琳纳闷,就听方源又道:“有时候我们自己主动带上面具,有时候则是别人强行逼迫我们带上面具。现在,我想要把你脸上的面具摘下来,你要配合我,知道么?” “大、大师,您不必……”夏琳隐约知道方源要做什么,结结巴巴地劝阻道。 方源摆手:“不把这层面具摘下来,我的心就欢畅。我可不想委屈我的心意,你既然觉得亏欠我,那就配合我,当做是对我的补偿吧。” 话说到这个份上,夏琳怎可能拒绝? 她跪倒在地,对方源拜了三拜,然后默默起身:“楚大师,你叫我怎么做,我就怎么做!” “好,那就成为圣女罢。” “什么?” 数日后。 海神祭最后的考验,万众瞩目。 苏怡极度震惊地看着夏琳,脸上神情像是见了鬼一样。 台下的两个嬷嬷也是惊呆如石。 随后,听到大族老的解释后,人群哗然一片。 苏怡原本稳操胜券,因为在上一场的比试中,她的竞争对手受了重伤,时间太短,根本上不了台。 但没想到,意外发生了。 竞争对手失散多年的妹妹被找到了,就是眼前的这位鲛女夏琳! “这也太狗血了吧?” “难以置信!” “夏琳……不就是背叛苏怡,卖主求荣的那个人吗?” “那只是苏怡一方故意放出来的流言罢了。真正的原因,是苏怡要挤出一个跟随者的名额来。听说那个监察使已经认罪了,当时他逼迫夏琳的对话都有呢,铁证如山!” “这……这可比戏里唱的还要精彩啊。” 人群议论纷纷,逐渐沸腾起来。 两位嬷嬷暗中传音: 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 “怎么一下子舆情的风向就变了?” “而且我们根本就没有安排监察使啊,他怎么莫名其妙就认罪了呢?” 苏怡的脸色非常难看,对面夏琳却是一脸的平静,她目光扫视人群,态度从容淡定。方源之前的一番教导,让她整个人生都似乎升华了一个档次。 将夏琳不将自己放在眼里,苏怡心中更是气闷,她冷哼一声:“夏琳,我实在没想到,我们会以这种方式再次见面。” “我也没想到。”夏琳望向苏怡,实话实说。这些天的遭遇大起大落,仿佛是一场梦。 苏怡再次冷哼一声:“不管你有什么阴谋,这最后一场考验,可不是随随便便的鲛人就能通过的。此次海神祭的圣女,必将是我。” “哦。”夏琳淡淡地回道。 苏怡顿时感觉自己一记猛拳打在了棉花上,难受至极。 夏琳又开始扫视周围的人群,人太多了,密密麻麻。 “楚大师说过,他会在人群中看着我的。但是究竟哪一个是他?我怎么始终没有找到?会不会他伪装了面目呢?他的神通太广大了,他想要隐藏身份,我是万万找不到他的。” “这次的事情了结后,我就和他说,想要跟随他一起走。不知他会不会答应我?” 夏琳心中萦绕着这个问题,圣女之位和这个问题的答案比较起来,根本没有什么吸引力。 第一场,夏琳略胜苏怡一筹。 第二场,夏琳又略胜苏怡些许。 这样的结果,大大出乎意料,令观众们一片轰然,议论纷纷表达着自己的震惊之情。 方源隐藏在人群中,表面上神情和周围人仿佛,心中却是一片冷漠。 这几天里,他一直暗中栽培夏琳,不惜动用宙道仙家手段,争取了大量的时间,对她进行一定程度上的培训。 再加上方源亲自创作的歌曲,别树一帜,还有方源赠送给夏琳的音道蛊虫,专门是为她量身打造。 而在苏怡、夏琳分别登台歌唱的时候,方源更是暗中同时做了手脚,影响了她们的发挥。前者发挥很不流畅,而后者却是在方源的暗中支持下,表现得越来越好。 “这洞天中除了我们外来的这伙人,恐怕原本是没有蛊仙存在的。现在我动用仙家手段,还不能左右一届纯粹是凡人蛊师的盛典?” “怎么办?第三场就要开始了啊。”两位嬷嬷急得满头大汗,她们俩是家族派遣过来,特意辅佐苏怡的。若是苏怡没有得到圣女之位,那么她们俩个也难逃家族的追责。 苏怡脸色苍白,望着另一边的夏琳。 这一切就像是一个梦! 在苏怡看来,夏琳本就是一个灰不溜秋的平凡丫头。只是因为拥有采油蛊,又是鲛人,她这才起了利用的心思。 之前排挤夏琳,她虽然不太舒服,但也觉得没有什么。 夏琳就算是想要报复,能报复什么?她势单力孤,修为只有二转,还不是任由他人搓扁揉捏? 若非圣女之位在望,苏怡不想分心,她都想借此机会,谋夺了夏琳手中的五转蛊虫。 这可不是恩将仇报! 一位二转蛊师能护得住一只五转的蛊虫吗? 这是怀璧之罪。 所以,在苏怡看来,与其将来夏琳被人谋害,还不如劝说她将采油蛊主动贡献给自己的家族。这样自己这一方得到好处,她也不至于死亡,也算是帮助了她。 这是苏怡心中的一个小小计划。只是圣女之位太过重要,苏怡不敢分心,也不想惹来非议,只好暂时放弃了夏琳。 若是之前,有人告诉她,夏琳会成为她竞争圣女之位的最大阻碍,苏怡的回答一定是两个字:呵呵。 现在苏怡很想对自己呵呵一声,这命运实在是太残酷了。 没错,方源亲自出手,为夏琳身份造假,谁能看得出破绽? 偌大的圣城中没有一个人! 所以,证明夏琳身份的那些证据,无懈可击,铁证如山。包括苏怡都相信,夏琳的身份真是如此。 “命运啊,你给我开的这个玩笑未免太大了。”苏怡在心中长叹。 “大小姐,这可怎么办呐?”两位嬷嬷也是六神无主。 “大庭广众之下,我们根本无法做什么手脚,时间上也来不及。只有一个途径了,我来亲自劝说她。”苏怡沉默片刻,忽然咬牙道。 她旋即向夏琳暗自传音:“夏琳,我是苏怡。” 夏琳大为讶然,但旋即她神情平复下来,暗中回道:“有何事?” 苏怡酝酿了几个呼吸道:“我是想和你做一笔交易,你收缩实力在下一场败给我,令我成为圣女。我向海神起誓,愿意付出绝对令你满意的代价。就算我力不能及,我的家族也绝对能让你满意。” 夏琳沉默了一下,这才道:“很抱歉,我……” “你别急着拒绝,夏琳,你太年轻了,或许还没有认识到圣女之位的意义。你以为圣女是什么?是单纯的信仰?还是一种肤浅的选秀?都不是!它涉及到利益,涉及到整个圣城高层的利益角逐,这是一场政治的游戏。” “我知道,你是想报复我,但你知道吗?你此时此刻的情景,也非常危险。一旦你成为圣女,你会更加危险。你姐姐这一方的势力,把你推上台,只是因为他们没有其他的选择,所以就死马当做活马医。你一旦成为圣女,他们就会尽最大的努力,把你打造成他们的傀儡,让你做许多符合他们利益的事情。” “我虽然和你相处的时间不长,但我很了解你,夏琳。你心地纯洁善良,若是成为圣女,恐怕会为广大的鲛人谋求福利。但你绝不会成功的,因为你本质上不是任何一个政治势力的人,你只是一个外人者。除非你融入他们中的一个,成为他们的利益代表,否则你就会被所有的人排挤,你将成为历史上最碌碌无为,有名无实的一届圣女。” “而如果你选择和我交易,你得到的东西绝对会超出你的想象,比你从你姐姐那边得到的要多得多。请相信我的诚意!” 苏怡的口才极其了得,撬动三寸不烂之舌,饶是夏琳也为之心动。 但她下一刻却回道:“苏怡小姐,你的诚意我知道,但是这件事情,我不能答应你。” “为什么?”苏怡语气急促,“你还以为我在诓骗你?虽然很残酷,但我说的真就是事实。不要再这么……天真了,好么?” 夏琳沉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