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五十七节:悔蛊异变 - 蛊真人

第六百五十七节:悔蛊异变

?海神祭结束了,结果大跌眼镜,成为圣女的是事先谁都没有想到的人——夏琳。 圣女宫中,锦绣辉煌,奴仆成群。 夏琳已经换了圣女特有的装束,鱼尾盘踞在云朵之上,身披白纱。 此刻,她张开窗口,望着偌大的庭院,那些色彩斑斓的珊瑚群吸引不了她的目光。 她的眼眸失神,没有焦点:“自从海神祭结束已经数天了,楚大师在海神祭当天暗中传音给我后,就再也没有出现。他什么时候会回来呢?” “圣女大人,您的姐姐前来拜访。”这个时候,侍女轻轻地走到夏琳的身后,禀告道。 夏琳眉头微微蹙起,叹了一口气,方才道:“请她进来罢。” 夏琳的姐姐赵露步入圣女宫。 她当然只是夏琳名义上的姐姐,不过被方源动过手脚之后,窜改了她的记忆,所以这位姐姐从未怀疑过夏琳身份的真实。 “妹妹,我前几天对你说的话,你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赵露开门见山地道。 夏琳微微摇头:“十分抱歉,我并不想掺和其他的事情。圣女之位其实并非我想,如果有可能,我其实并不想做圣女。” 赵露笑了。 她的笑声中有一种嘲讽,更有嫉妒。 她和苏怡竞争到了最后惜败,然后夏琳横空而出,被支持自己的势力姑且一试,没想到竟然真的成功了! 赵露背后的政治势力,自然不会放过夏琳,想要将她当做自己的利益代表。 但方源临走前,就传音嘱咐了夏琳,让她不要答应任何人,投靠任何的政治势力。 所以夏琳早在几天前,就回绝了赵露。 对于赵露而言,她的情绪当然就不那么美妙了。 首先,对她而言,早已经失散多年的妹妹忽然出现,除了血缘之间的联系之外,她根本没有其他的感情。 其次,自己努力了那么久,结果圣女之位却被后来插队上来的夏琳抢走了。这等于是夺走了她的毕生梦想! 最后,她背后的势力还要她出面,劝说拉拢她的妹妹夏琳,夏琳还拒绝了! 如此种种,赵露的心情当然是美妙不起来! “夏琳,我的妹妹,你若真不想成为圣女,当时何必站出来呢?这种话就不要对姐姐说了,咱们都是明白了。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,这场交易保管让你满意!”赵露索性摊开来明讲。 夏琳的眉头皱得更深了,她是知道的,赵露根本就不是她的姐姐,只是楚大师做的手脚而已。 如今听到赵露这番话,夏琳心中对她的印象,又下降了许多。 “姐姐。”夏琳轻声道,“真不好意思,我真的不想掺和这些事情的。不过你放心,我连你都拒绝了,其他势力我也绝对不会和他们合作的。” 赵露瞪大双眼:“夏琳,你真的是太天真了,居然还真这么想?我一直以为你是待价而沽,唉,我太高估你了。既然如此,那我就再讲明白一点,如果没有我们支持你,你会死的,懂么?” 夏琳微微一愣,盯着赵露:“难道……” 赵露摇头:“你别乱想了,我们从未有谋害你的意思,哪怕最终你不会和我们合作。因为你是圣女,是得到海神认可的人,鲛人的势力中谁敢对你下手?一旦阴谋曝光,他们将死无葬身之地!” “我要告诉你的是,我们每一任选拔而出的圣女,都有一个最重要的任务。那就是去往镇魔悔哭海,歌唱三天三夜,利用歌声来消弭悔哭海中越加浓郁的魔性!这是非常艰险的任务,堪称九死一生。历任的圣女有许多就直接折损在悔哭海中,有人活着回来,也变得疯疯癫癫、神神叨叨。圣女之位虽好,但也有巨大的风险和危机。若非这项任务,竞争圣女的鲛女数量将至少暴涨十倍!” “还有这样的事情?”夏琳愕然。 赵露笑道:“你以为我是在骗你?这个消息虽然隐秘,但也不是什么重大的秘密。以你现在的身份和地位,也能轻易打探得出来。你可以随便找人问问,当然普通的鲛人还是被蒙在鼓里的。” “在圣庭掌管的海域中,最危险的就是镇魔悔哭海。它是绝对的禁地!相传乐土仙尊在此地镇压了一位绝世的魔道蛊仙。仙尊不忍心取走魔道蛊仙的性命,将他镇压,让他悔悟。这位魔道蛊仙不得不忏悔,所以那片海域上时常传出他忏悔哭泣的声音。但他的罪孽实在太过于深重,他的魔性太强大,每隔一段海域中魔性就会积累,影响海中的生灵,令它们变得强大,变得极其凶残恶毒。” “圣女的任务,就是前往镇魔悔哭海的最中央,全力歌唱,用歌声来抵消海域中的魔性。否则天长日久下去,镇魔悔哭海里的魔性会越来越强,令海水里的生灵变得越加凶残霸道,侵略四方八面。这种魔性甚至还会传染,让镇魔悔哭海的海域扩张开来,越来越广阔。” 夏琳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秘闻,脸上涌现出吃惊的神色:“这么说来,她们即便有了支持和充分准备,都凶险异常。若我单独前往,没有你们的帮助,几乎就是找死了?” “不是几乎,而是一定!”赵露语气坚定。 她满以为就此能说服夏琳,但没想到夏琳还是摇头:“就算如此,我也不想合作。” “就算是死?”赵露脸色冷清下来。 夏琳不是没有犹豫,但她心中方源的身影,让她坚守着和方源的约定。 “是的,我坚持,就算是死。” 赵露气极,勉强笑了一下:“那么……我就只好祝你好运了!” 姐妹俩不欢而散。 “哈哈,果然是出现了!”功德碑前,方源双眼绽射着精芒。 功德碑上,一道全新的任务显现而出——帮助新任圣女完成最重要的使命! 任务没有再详细的内容了,对于使命究竟是什么,单看这个任务,旁人只会毫无所知。 但方源却早已打探清楚。在这里的鲛人圣庭中,选拔而出的圣女都身负一个最重要的使命,就是净化镇魔悔哭海! 如果有这样的任务,那么方源就能够进入镇魔悔哭海了。 但问题是:方源并不确定功德碑上会出现这样的任务。所以方源需要扶持一个圣女出来,而这个圣女应该无依无靠,实力低微。 如此一来,圣女无法完成她的使命,这就需要外人的帮助。 在这片洞天当中,除了被镇压的魔仙之外,大概就没有本土的蛊仙了。镇魔悔哭海危害极大,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累积魔性。洞天中遏制的办法,就是选拔圣女,不计牺牲,前赴后继。 圣女的使命非常重要,若是圣女断代太久,魔性就有渗透蔓延到整个洞天的可能。当然,也不排除乐土仙尊埋伏后手。 方源所做的一切,都是尽可能地促成这项任务的产生。 就结果看来,他的计划相当完美。 没有犹豫,方源接下这个任务,再次传送到圣城。 数天后。 圣女夏琳站在一头巨龟身上,缓缓地向镇魔悔哭海前进。 在她的身后,就站着方源。 路途一片风平浪静,但忽然疾风刮来,哭声顺着大风传出:“我好后悔啊!为什么我要招惹乐土仙尊,我好悔啊!” 夏琳被吓了一跳,连忙望向方源:“楚大师……” “无妨。”方源微微一笑,暗中催动智道手段,顿时令夏琳以及脚下的巨龟,都平静下来。 这哭声好似仙道杀招,能够干扰常人的情感、心绪。 越往镇魔悔哭海中央前行,哭声就越大,并且越加密集。 “我后悔!我不该杀死那么多人呐。” “我痛悔!我不应该出走追寻力量,我若是能停留在父母身边尽孝多好啊!” “我忏悔!我欺骗了所有人,藏匿了仙蛊,我让最信任我的朋友背锅,自己得到了好处!” …… 一声声的悲哭,令夏琳听得脸色苍白,方源却越加兴奋,因为他已经感知到了这里的巨大仙阵。 “我现在几乎可以肯定,悔蛊就在这里啊!只是我要取走悔蛊,会不会破坏了乐土的布置,引发他的后手?”方源心中有着疑虑。 悔蛊事关重大,用于镇压海底巨魔,显然不会是乐土真传中的内容。 但对于方源而言,又是必取走的关键蛊虫,所以方源已下定决心要冒险一试。 他放开心神,全力催动侦查手段,这片镇魔悔哭大阵渐渐地呈现在他的脑海中,并且越加清晰全面。 这次轮到方源脸色苍白起来。 “好厉害的大阵,简直是浩瀚得宛若星空!我的阵道境界已是不凡,还有极强的智道手段,但是要参悟出这座大阵的全部奥妙,非得要有数十年的光阴!” 方源额头渗出冷汗,忽然他心头一震:“悔蛊!” 他发现了悔蛊。 虽然悔蛊隐形匿迹,但方源却已经从各种线索、布局中判断出来,悔蛊就藏匿在中央海底的那一处地方。 “我该怎么得到悔蛊?冒然行动,引发大阵反噬,可就万万不妙了!” “或许,我可以凭借逆流护身印,硬拼一次?” “还是,借助被镇压的巨魔之力呢?” 方源挖空心思,不断思考。 放出巨魔,恐怕会让这片小世界生灵涂炭,但方源毫无顾虑和怜惜。 就在方源思考的时候,异变陡生。 整个大阵蓦地催动起来,悔蛊飞射而出,竟直接射向方源。 与此同时,一股极其磅礴的力量猛地涌出,作用在方源的身上。 “怎么回事?!”下一刻,方源骤然消失,竟直接脱离了这片洞天乐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