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七十八节:红莲真传争夺战 - 蛊真人

第六百七十八节:红莲真传争夺战

?“方源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凤九歌的声音从仙蛊屋中传来,饱含感慨之意。 “的确好久未见。”方源兴叹。 时隔数年,方源再次和凤九歌相遇,仿若老友见面,语气不带一丝火星。 但两人到底不是老友,说完这话,就都沉默。 一时间,只有光阴长河的水声,滚滚激荡,滔滔向前。 凤九歌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方源的时候,那时的方源连蛊仙都未成就,只是一届凡人,却都得了狐仙福地。如今的方源,已经名传天下,修为高达八转,成长之速可谓历史罕有,惊世骇俗。 凤九歌如何也成就了八转,战绩越加彪赫,实力今非昔比,拥有八转命甲仙蛊,明白自己护道人的身份,受到天庭大力的支持。 方源曾经救过凤九歌一命,凤九歌也还了人情。因为阵营之分,凤九歌追杀方源但屡屡失败。多次交手的经历,令方源和凤九歌之间知己知彼,了解极深。双方都忌惮彼此,又都从骨子里欣赏对方的能力和才华。 “方源,你这个手下败将,上一次在光阴长河之中让给你逃了,没想到你这一次还敢回来找死!”一个声音传出,打破短暂的沉默。 说这话的人,身着湛蓝星甲,容貌粗犷,身躯见状,周身八转气息洋溢,此刻站立于鲨流撬上。 方源只望一眼,便辨认出来,这是上一次就参与追杀他的人。 不过上一次,他不知晓此人来历,此刻却早已打探清楚。此人也是从天庭仙墓中苏醒过来,老牌资深的八转星道强者星野望。 方源又扫视天庭阵容。 三旬子占据今古亭,望着方源眼瞳仿佛在喷火,满脸仇恨之色。上一次方源利用光阴飞刃,斩杀了旬果子,导致四旬子的复活手段失效,如今只剩下三人。 八转蛊仙清夜和星野望同样身份,掌管恒舟,面容沉凝。 星野望站在鲨流撬上,对方源虎视眈眈。 而凤九歌则坐镇三秋黄鹤台,并未显露真身。 “四座宙道仙蛊屋、三大八转蛊仙,还有以三旬子为首的诸多七转,以及这座超级大阵……”方源估量着对方的实力。 总体上,还是不错的。 因为天庭没有明显增派人手。想想也是,如今中洲地脉频动,天庭除了维稳,重点都扑在九转宿命蛊的修复上,牵扯了巨大的人力物力。 对于天庭而言,方源绝不是最主要的敌人。天庭的大战略中,并不包含方源。 所以,紫薇仙子曾经在琅琊福地中亲口招揽过方源。 天庭的目标是整个天下,是梦道的大时代,是人道正统的王霸地位。 这是天庭的雄阔气量! 因此,天庭的重点至始至终都是彻底修复宿命蛊! 况且,上一次方源狼狈逃窜,险死还生。之后,紫薇仙子又动用天庭底蕴,大肆收购宙道仙材,严重地干扰压制方源。 方源又一直隐藏行迹,就算是地脉频动,翻起无数仙蛊仙材,都未现身出手。 种种原因,令天庭并未往光阴长河中增兵。 “当然,也有可能埋伏着其他力量?”方源冷冷一笑,不管怎样,只要战斗进行下去,天庭一方的底牌总会一一掀开的。 吼! 巨吼声中,方源运用见面曾相识,再次化为太古年猴。 年猴身躯如山,直扑最近的三秋黄鹤台,那里正是凤九歌坐镇。 “好个悍勇的魔头,让你星爷会会你!”星野望驾驭鲨流撬,速度惊人,主动拦截过来。 方源踏水飞奔,猛地伸手一指,仙道杀招春剪飞出。 春剪通体翠绿,飘飞迅捷灵动,体大如象,飞到鲨流撬面前忽然变小。 星野望小小一惊,春剪杀招他已熟知,还有这等变化? 变小的春剪猛地俯冲下去,接近鲨流撬前的拖撬巨鲨时,又在瞬间变大。 咔嚓。 一声轻响,剪刀干脆利落地一合,就将一头巨鲨的脑袋直接剪掉。 咔嚓。 又一声轻响,又有一头巨鲨掉了脑袋。 星野望大惊失色,慌忙止住鲨流撬,再无法顾及阻挠方源,直想着如何招架春剪杀招。 方源一招阻了星野望,迅猛似风,此刻已冲到三秋黄鹤台前。 仙蛊屋中,凤九歌面色淡然,冷静操纵。 三秋黄鹤台爆发出灿烂的光晕,挡住方源的进攻,一下子令他如撞铁板,冲势全无。 方源化身太古年猴,狞笑一声,伸出巨拳轰轰直捣。 巨拳打在三秋黄鹤台上,打得亭台摇曳,砖瓦碎片四处翻飞,不断后退。 “这方源实力又有了突飞猛进!” “没错,至少他大大改良了杀招春剪和冬裘。前者忽大忽小,防不胜防,后者则和他的太古年兽变融合一体,猴皮如冰,猴毛似霜,防御厚重得惊人。” 三旬子坐镇今古亭,相互议论,脸上都有惊容。 自从上一次方源狼狈溃逃,底牌尽数暴露,天庭一方就推算了他的种种杀招手段。没想到这一次开战,之前的推算都显得过时了,方源改良的程度远超天庭估料,打了天庭一个措手不及。 不仅如此,方源显然还对四座仙蛊屋有过许多推演。看他此刻轻易对付了鲨流撬,又将三秋黄鹤台打得节节败退,就可见一斑。 方源智道造诣不俗,关键还是有智慧蛊暗中相助。天庭一方始终没有算得到这一点。 拥有智慧光晕的方源,凭借情报,推算天庭这四座宙道仙蛊屋的跟脚,大有斩获! 在上一战中,方源暴露出了底牌,但同样的,对于天庭也是底牌尽出,被方源悉数洞悉。 蛊仙创造仙道杀招已极为不易,改良更添艰难。而仙蛊屋是什么? 仙蛊屋便是无数仙道杀招的结合体。 所以,改良仙蛊屋更是难上加难。 方源能够改良仙道杀招,那是因为他有智慧蛊。天庭改良仙蛊屋,没有智慧蛊,难度更大,所以这四座仙蛊屋并无多少改变,几乎维持现状。 方源上一次败北,收获良多,此刻对这些仙蛊屋都有应对之法。这也是他暂时放弃龙宫,选择进攻光阴长河的缘由之一。 “北角尽毁,无法回收蛊虫。” “秋光罩被攻破三层,只剩下一层了!” “仙蛊秋光表面出现裂痕……” 三秋黄鹤台中数位蛊仙连连汇报,神情都带着惶急。 凤九歌坐镇主位,脸色却依然一片冷静。 他没有亲自动手的任何迹象,因为他知道自己专修音道,在这光阴长河中根本无用武之地。唯有依靠宙道仙蛊屋,方能抗衡方源。 凤九歌暗道:“方源能压制两座仙蛊屋,但天庭一方还有其他两座。这场大战才刚刚开始!” 方源一连串的猛攻,打得自己气喘吁吁,三秋黄鹤台虽然外表破碎不堪,但底盘未损分毫,只是损失大量的凡蛊而已。并且仙蛊屋中的那些七转蛊仙,都在全力修复修补。 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,三秋黄鹤台捱过前期,方源猛烈的攻势迅速减弱。鲨流撬上星野望已解决了春剪杀招,再度赶来。 同时,今古亭、恒舟一左一右,形成围杀的网。 “方源,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对付得了我们四座仙蛊屋联手!”星野望大吼着。 方源眼看自己要身陷重围,眼中精芒爆闪,忽然大笑一声:“冰塞川,你还不出手?” 他话音未落,冰塞川身形陡现,出现在今古亭的后面。 “什么人?!”三旬子大为震惊,因为今古亭最擅长侦查,此次仍旧发现得了方源,却发现不了冰塞川。 冰塞川轻啸一声,双掌猛地一推,瞬时寒风呼啸,冻气汹涌,将今古亭团团罩住。 下一刻,整座今古亭被封印在一块巨大的透明玄冰之中,三旬子在冰中一动不动,脸上凝滞着惊恐之情,栩栩如生。 恒舟甲板上,一直面带从容的八转蛊仙清夜,终于变色:“这个仙道杀招是……现时冰封!你是巨阳仙尊时代的宙道大能冰塞川!” 冰塞川专修宙道,最擅长静止时间,宙道杀招多能模拟出冰道的威能效果来。他是八转传奇,战力在巅峰一级,和厉煌相若。 但如今厉煌被调走,只换来初入八转的凤九歌。最要命的是这里是光阴长河,就算是厉煌在此,不借助宙道仙蛊屋和冰塞川单打独斗的话,也绝非是后者的对手。 冰塞川酝酿多时,一出手石破天惊!他攻敌最弱,竟将一座宙道仙蛊屋直接封印,排除战局。 “好身手!”方源也不禁赞叹一声。 冰塞川看了一眼清夜:“在下正是长生天的冰塞川,没想到这个时代还有人能认得出我。” 他说这话时,面泛微笑,手下却毫不含糊,再扑恒舟上的八转蛊仙清夜。 方源有了冰塞川的帮衬,一时间竟将天庭剩下的三座仙蛊屋都压入下风! 下一刻,第五座宙道仙蛊屋出现。 这是一座门楼,结构简单却形制华美,门柱赤红之色,十分喜庆。门匾上两个大字金光灿烂——年关。 七转宙道仙蛊屋——年关门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