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八十九节:万众一心 - 蛊真人

第六百八十九节:万众一心

?中洲,地气石林。 噗噗噗…… 一股股澎湃的地气,从石林内的地洞中喷涌而出。 一棵棵石柱,有大有小,小的如竹笋,大的仿佛古木参天。 西漠土道蛊仙石敢当远远打量着地气石林,神情有些复杂。 这片地气石林产出海量的土道修行资源,其中有一项圆坤石,乃是石敢当苦苦需求之物。 可惜的是,这种圆坤石在宝黄天中,从未被大量地贩卖过。因为掌管这里的乃是中洲十大古派之一,他们内部就需要圆坤石。 “宝黄天中,我不惜抬高价码,这里的蛊仙仍旧毫不松开,甚至还把我挖苦一通。呵呵,如今我捣毁这里,将圆坤石尽数取走,也算是报了当日之仇!” 石敢当深呼吸一口气,陡然间气势勃发,直冲云霄。 仙道杀招——天降三山! 轰!轰!轰! 三座大山接连从高空砸落,砸破石林的时候大阵。大半的石林都因此被大山碾碎成渣。 石敢当半点都不心疼,他大口喘息几下,脸色苍白地奔赴现场,将石林废墟中的圆坤石等等诸多仙材,扫入自己的仙窍之中。 中洲,灵浒泉。 “何方宵小,胆敢觊觎这里?我已经发现你了,还不现身?”镇守在这里的,乃是古魂门的七转蛊仙强者——杨峰。 他狼背蜂腰,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彪悍勇猛之气。 他有一头白色短发,一对金瞳闪烁着锐利的光芒,穿着劲装武服,腰间系着蓝银腰带,小腿小臂都有灿银铠甲。 灵浒泉不同寻常资源,十分独特,古魂门特意派遣杨峰镇守,不想有失。 杨峰的喝斥声中,一位蛊仙慢腾腾地走了出来。 他是一位老者,驼背弓腰,守住拐杖,蹒跚而来。 杨峰冷哼一声:“老头儿,这么大的年纪,就应当好好珍惜你所剩不多的日子。还这么想不开,来我这里找死?” 蛊仙老者嘿嘿一笑:“没办法啊,老朽想求一些灵浒泉水。” 杨峰冷笑:“这泉水我古魂门上下的太上长老们都不够自用,谈何给你?” 蛊仙老者深深叹息一声:“既然如此,那老朽就只好亲自出手抢夺了。” 杨峰仰头,哈哈大笑:“老头儿,你胆量不小,敢对我出手!你叫什么名字,报上名来!” 蛊仙老者笑了笑,意味深长地道:“老朽的名字,早已经记不得了。不过他人多是称呼我为忘道人。” “你就是忘道人?!”杨峰雄躯一震,眼眸中闪过一抹惊色。 然后他神情微楞:“等等,你说你叫什么?” 蛊仙老者沉默,仍旧站在原地,只是看着杨峰微笑。 杨峰神情恍惚,看着蛊仙老者,深深皱眉:“你是谁?来这里做什么?” 片刻之后,忘道人取走灵浒泉水,杨峰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,反应过来:“你是谁?鬼鬼祟祟,给我站住!” 忘道人消失无踪,杨峰望着干涸的灵泉,惊怒交加,疑惑重生:“该死,究竟是谁盗取了灵浒泉水?我严加防范,对方是如何动手的?!” “不行,我得赶紧汇报门派。”但下一刻,杨峰又愣住,“我要干嘛来着?” “哦,对了,我是接了任务,镇守这片灵浒泉,不能让外人得逞!” “哼,有我杨峰在,我倒要看看哪个不开眼的来这里找死。” 中洲,群山之中。 一场争夺战,中洲十大派的蛊仙含恨撤离:“你们几个给我记住!” “快滚吧,手下败将。”萧虎痴冷笑一声,随后便看向身边之人,目光宛若冷电。 在一旁,站着一位北原蛊仙。 他瘦可见骨,一身皮肤皱皱巴巴,紧贴骨骼,皮上青筋密布,根根可见。 他正是北原魔道七转——皮水寒。 不久前,他和萧虎痴同时看上此次资源,联合出手,赶跑了镇守这里的中洲蛊仙。 只剩下他们两个,气氛顿时微妙起来。 “这位仙友,你说这处资源该怎么分?”萧虎痴假客气道。 皮水寒冷哼一声,没有丝毫犹豫:“你也可以滚了。” 萧虎痴楞了一下,怒极反笑:“我乃西漠萧家的七转强者,你是谁,目光如此短浅,性子却很狂嘛。” “废话真多。”皮水寒脸色不屑,悍然出手,直扑萧虎痴。 萧虎痴脸色顿沉,毫无畏惧,杀向皮水寒。 两人对拼十多个回合,萧虎痴渐渐支撑不住,正在这时,萧十让的身影从天边出现。 萧虎痴大喜过望,连忙汇合萧十让,联手对付皮水寒。 但片刻之后,萧虎痴、萧十让双双撤退,愤恨而走。 “这人究竟是谁?为了这么点修行资源,拼斗起来连性命都不顾了?”萧虎痴暗暗咬牙。他也是勇猛之人,是西漠超级势力萧家的七转悍将,但在战斗中却见识到了皮水寒的疯狂,一直被压在下风。 “如果我没有认错,他就是北原魔道蛊仙皮水寒了。”萧十让神色平淡地道。 萧虎痴楞了一下:“原来是北原的蛮子!难怪……算了,中洲资源这么多,不必和这等人物无谓争斗。” 时间推移,地脉震动,五域界壁一直在不断消融。 地脉的融合,带给中洲的震荡,远远不如蛊仙的四处劫掠。 广阔的中洲,一片锦绣山河如今却是满目疮痍,八方烽火。 像是忘道人这种,只是取走资源的行径,还好一些。但大多数的蛊仙动起手来,都类似石敢当,直接摧毁资源点,用意十分歹毒。 数日后。 天庭。 “可以了。人意的积蓄,已经足够。”大殿中,正元老人忽然开口。 紫薇仙子闻言,顿时心中松了一口气,神情振奋几分。 这些天来,无数的坏消息不断传来,中洲各处皆损失惨重,令紫薇仙子心中压力重重。 “哦?那就请正元仙友施为罢。”龙公的面色则仍旧一片平静淡漠。 正元老人点点头,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,随后一股磅礴浩荡的气势,从他身上陡然爆发! 仙道杀招——万众一心! 积蓄的人意迅速消耗,很快就所剩无几。 与此同时,整个中洲的蛊仙、蛊师、凡人身上,都泛起一层光晕来。 光晕一闪即逝,仿佛是一个幻象。 但中洲中人很快都发现了奇妙之处。 “这是……什么意思?” “好奇妙的感觉!” “仿佛和周围的人都紧密地联系起来,我好像能直接感知到其他人的心意!?” 惊奇过后,人们很快发现万众一心的奥妙,就是能将所有人彼此勾连,相互之间能探清心意。 因为被袭击的恐慌,亲朋好友死亡所带来的痛苦和仇恨,对身家性命的担忧,对未来前途的期盼…… 从未有这么一刻,中洲中人的心紧紧地联系在一起。 “你是何人?为何对我们怀着如此恐怖的恶意?!”一处大比场地中,一位北原蛊仙被发现。 他就像是黑暗中的火炬,真正的心意无法隐藏,被众人获知。 他容颜俊秀,一身白袍,身材单薄,书生气浓郁。 正是北原七转魔道蛊仙——自在书生! “好厉害的人道杀招!即便是我如此伪装,都被直接发现了!”自在书生压住震撼之情,对周围的人露出一抹狞笑。 镇守这里的数位七转强者现身,将自在书生团团包围。 “你伪装身份,参加炼蛊大比,是想获取成功道痕?你离开这里吧,主动离开,我们不会为难你的。”为首的蛊仙开口道。 自在书生笑了起来,对首领道:“原来你真的在这里,总算我没有白跑一趟。”语气中,杀意腾腾。 为首的蛊仙疑惑:“你是谁?我和你有何冤仇?” “哼,原来你早已忘了。但是我没有忘!当年你剿灭陈家,今天陈家后人来取你性命了!”自在书生猛地爆发,杀招催动起来,正是他的招牌手段——千解。 半个时辰之后,自在书生拖着残躯,带着泪大笑着飞去天际。 所留下的大比之地,已无任何人存活。 另一处大比场地。 “这位仙友,还请出来一叙。”镇守的蛊仙语气客气,态度缓和。 “被发现了么……”南疆隐仙郑青,摇了摇头,主动配合,走出场外。 “我没有恶意,只是想领略一下中洲炼蛊大会的滋味。毕竟……这很可能是最后一届了。”郑青苦笑着道。 他是南疆隐修,意外获得了一道元莲真传,故对于中洲并无多少敌意。 镇守的蛊仙点头:“通过万众一心,我们都能感知到你的心意。但很可惜,此届大比仙友你是不能再继续参加了。” “我明白了。” “仙友若有意,不妨留下来,我们之间也可交流一番。” “这就不必了。”郑青摇摇头,悄然离开。 有人闹得天翻地覆,有人则客气立场。但不管怎样,万众一心杀招玄妙非凡,通过它甄别敌我十分有效。 隐藏在大比内部的不安定因素,都被剔除出去,令中洲一方再无内部的隐忧。 龙公坚定战略,在严防死守中,时间流逝,终于迎来此届炼蛊大会的决赛。 “这是最后的机会,还没有人出手吗?他们究竟在等什么!”方源咬牙,只能无奈地坐视天庭接近成功。 但长生天方面,一直都没有消息。 “是时候了,该我们动手了!”而在中洲某个角落,武庸忽然现身。 在他身后,是南联的诸多蛊仙。 武庸目光扫视一圈:“诸位,局势如此,我无需多说什么。绝不能让宿命蛊被天庭彻底修复,否则天庭的优势就太大了!” “跟紧我,让我们捣毁不败福地,夺走所有的成功道痕,让天庭功败垂成!” “我等必紧随盟主大人左右!!”南联诸仙齐声应和,士气冲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