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九十二节:帝君城战场 - 蛊真人

第六百九十二节:帝君城战场

?中洲,帝君城。 “这就是师父曾经说过的仙蛊屋?”叶凡晋升到最后的大比,此刻他仰望天空,满脸震惊之色。 其他参赛的蛊师,也比他好不了哪里去。 “这些仙蛊屋通常是一个超级势力的底蕴,没想到一下子出现这么多。恐怕就算是将来界壁消融,地脉一统,五域乱战,也不会出现这样的大战了。”叶凡心中忽然产生一股明悟。 这个时候,叶凡的身旁忽然传来声音:“叶哥,这一次我们可以好好较量一下,分个高下了!” 叶凡转移视线,笑了笑,心中暗想:“我此番受师父之命,来中洲参加炼道大会,没成想会遇到这样的俊杰。就算是我在最后败下场来,也是一场绝妙的体验。能有这样的结义兄弟,便是最大的收获!”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,洪易和叶凡在之前的比试中屡屡优胜,很自然地便结识在一起。 不断地交流之下,两人亦都惺惺相惜,一场拼酒大战后,结拜为异姓兄弟。 洪易接着道:“此届炼蛊大会可谓盛况空前,前所未有。天上的那些蛊仙就让他们打去,我们要做的就是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。” “多谢易弟关照,为兄明白了。”叶凡心知洪易的善意,道谢一声后,收拾心神,开始专心面对最后的大比。 帝君城外,中洲一方的仙蛊屋或高或低,左右分布,将帝君城团团包裹,隐隐约约形成三重防线。 防线之外,是忽然出现的西漠八转,以及西漠的数座仙蛊屋。 另外一座,则是白凝冰等人操纵驾驭,方源东拼西凑出来的仙蛊屋,连名字都还未起。 方源原本想要现身,但既然西漠蛊仙下场,他便决定再继续观望一阵。 西漠蛊仙伴随着数座仙蛊屋缓缓飞行,不断拉近和中洲的距离,带给后者一股强大的心理压力。 即便是坐镇中央的厉煌,都有点彷徨。 因为就算是他,战斗经验极其丰富,也没有参与过这样规模的大战。 厉煌参加过许多蛊仙的大混战,但也从未见过这么多的仙蛊屋一起参战。 仙蛊屋远比蛊仙要罕见得多,一般而言,很少有蛊仙个人掌握,通常都是超级势力拥有。 单单蛊仙独自一人,很难有这样的财力、精力、能力去组建出一座仙蛊屋来。而且仙蛊屋本身对于蛊仙个人而言,也不是很实用的。 对于超级势力而言,通常都需要拥有一座七转仙蛊屋,在某个紧要的关口,可以充当八转的战力! 八转的蛊仙不是持续涌现出来的,许多超级势力的太上大长老只有七转修为。这个时候,七转仙蛊屋就能镇压局面。 仙蛊屋当然也有缺陷,比如手段固定,容易被克制。 所以许多七转的仙蛊屋,虽然能够抗衡八转,但是并不能真正媲美一位八转蛊仙。 此刻参战的仙蛊屋,最少都是七转,爆发出八转战力是妥妥的。 从某种角度上来看,这就是一场牵扯到了十多位八转战力的大激战! 彷徨的心情,双方都有。 但是这一战,是不得不战! 气氛越加凝重,当双方的距离缩短到一个界限,中洲第二层防线中的一座仙蛊屋发出了攻势。 这座仙蛊屋,小巧精致,乃是一座亭阁,亭阁之中的悬梁之上挂着无数鸟笼,各种鸟类在里面叽叽喳喳。 正是天莲派拥有的五座仙蛊屋之一——揽雀阁。 揽雀阁中大量的鸟笼被打开,一只只火红羽毛的小鸟,飞射而出,宛若一蓬火雨。 这些小鸟飞到半途,体型逐渐膨胀,还原成本来模样。 这些鸟大如车马,身躯赤红,羽毛之间附着着火苗,炙热无比。一对眼眸像是岩浆在流动,鸟鸣之声也比较奇特,宛若岩浆流动的声音。 上古荒兽——火浆鸟! “小心,这种鸟儿能够自爆,威能不俗得很!”西漠当中,立即就有蛊仙出声提醒。 “火道的上古荒兽,哈哈,让我们来。”大笑声中,一座模样酷似水车的仙蛊屋,像是巨大的车轮自己翻滚出来。 车轮中忽然飞射出一道巨大的红光,红光宛若丝带,绕着火浆鸟群圈了一圈。 火浆鸟儿发出惊叫,极力挣扎,大多数都被红光镇压。少部分自爆开来,化成漫天的岩浆,竟也都被红光吸收,红光因此得到增强。 “这是什么仙蛊屋?”中洲一方惊疑不定,没想到火浆鸟群居然如此轻易,就被破解了。 西漠这边也显得吃惊,几位八转蛊仙都稍稍留意了一下这座奇怪模样的仙蛊屋,他们没有一点关于此屋的情报。 “哦?是董家的赤河车么。”方源眼中微微一亮。 这座仙蛊屋乃是董家从一处神秘的传承中,发掘出来。曾在方源五百年前世的时候,绽放过独属于自己的异彩。 一般而言,若是某个超级势力打算研发、组建出一座仙蛊屋,整个过程一定是很漫长的。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,许多情报和线索就会为人所知。 也只有这种忽然得到的仙蛊屋,会令人意外。 董家的蛊仙心中不免得意,没想到这一次是来对了,刚刚交战就收获了一批火浆鸟。有了这些火浆鸟,整座赤河车的威能都会全方位地提升上去,尤其是速度方面。 “来而不往非礼也。”房家蛊仙在仙蛊屋中轻喝一声,放出大量的上古荒兽,都是犬类、鸡类。 对于这座仙蛊屋,方源更加熟悉。 它便是房家的鸡笼犬舍,乃是两座楼阁并肩而建。左边那栋屋通体明黄,檐下有着圆盘式的匾,门匾上只有一个大写的“鸡”字,右边那栋则是朱红,圆盘门匾上有个“犬”字。 每一座仙蛊屋虽然都兼顾各个方面,但也有各自的特长。 鸡笼犬舍和揽雀阁都是在奴道方面,有着侧重。前者擅长奴役鸡犬,后者则是蓄养雀鸟。 两者转数一样,都是七转层次。 奴道的优势,就在于消耗战。 这一大群的鸡犬冲击过来,中洲最外阵线上的仙蛊屋应势而动,施展种种杀招,打得鸡犬哀鸣,大片跌落。 但是西漠的队伍,也紧随其后,掩杀而上。 一时间,仙蛊屋相互对轰的雷鸣声,狠狠碰撞的巨响,还有杀招撕裂空气的尖啸声,响彻一片,震撼寰宇。 西漠的冲势很猛,很快中洲的第一层防线就被突破,第二层也险险被突破,勉强维持下来。 “西漠这边的人手和仙蛊屋,还是少于中洲。”方源心中暗叹。 西漠和南疆、北原、东海都不同。 南疆方面,有着南联,超级势力之间的合作越加紧密。如今遍布整个南疆的烽火台,就是明证。 北原则有长生天领袖群雄,最近这些年来,长生天方面更是积极招揽散仙、魔道,尽最大努力将整个北原蛊仙界凝合一体。 东海这面,则是龙公强夺了仙蛊屋,令东海几乎所有的八转蛊仙都颜面无存。能够修成八转,都是一方霸主,俯瞰天地的人物,心气很足。龙公一下子得罪了这么多人,便造成了东海八转的联手。 而西漠这边,虽然也意识到了天庭修复宿命蛊的严重性,但是真正参与进来的,只有超级势力。方源没有见到任何一位散仙或者西漠的魔道。 “而且西漠此战,各大超级势力投入进来的力量,也很保守啊。” “出动最多的是房家。” “房家将鸡笼犬舍、问津坞、落英馆都带来了。不知道豆神宫他们有没有修复好,是不是也带来了?” 方源心中急速思考。 豆神宫乃是八转仙蛊屋,若是带来的话,就会很精彩了。 不过方源也知道,这种可能性很小。因为就算豆神宫已被房家掌握,房家将其留在大本营的可能性极高。 在此届炼蛊大会中,西漠、东海的超级势力,即便出动了力量,也比较保守,他们更忌惮彼此。 “你们上,走这边。”方源居高临下,指挥白凝冰等人。 白凝冰等人当即驾驭着仙蛊屋,沿着方源指点的路线,竟巧妙地穿过了第二层防线,在众仙惊愕的目光中,直扑帝君城。 但帝君城仍旧在中洲第三层防线的保护之下。 两座仙蛊屋一左一右,冲向白凝冰等人。 左边这座宫殿,锦绣恢弘,乃是天莲派的仙蛊屋——岳阳宫。 右边这座庄园,结构精妙,白玉地砖,寒气森森,飞来时带出一片龙魂呼啸。乃是古魂门的仙蛊屋——寒螭庄。 白凝冰等人催发仙蛊屋的杀招,但这杀招威力不高,被岳阳宫、寒螭庄直接撞破,杀到白凝冰等人的面前。 白凝冰等人深知自家仙蛊屋的羸弱,无奈之下,只能后撤。 “不能撤!”一位西漠八转蛊仙大吼,这一撤好不容易刺破的阵线漏洞,就要被弥补,错失战机。 “撤!”方源的命令却很干脆。 这座仙蛊屋绝非是寒螭庄和岳阳宫的对手,方源必须尽量保存下来。若是在大战前期就崩溃毁灭,那就太可惜了。 然而,并非事实并非是方源说撤就能撤的。 关键时刻,狂风袭来,将白凝冰等人牵绊凝滞。 出手的是一座七层高楼,楼间幔帐飘飞——七转仙蛊屋风满楼! 这座楼乃是风云府的两大招牌仙蛊屋之一,和过云楼冰并称。 风满楼、过云楼,能够相互组合,形成八转仙蛊屋风云府,威能超凡,恐怖绝伦。在方源前世五百年,风云府在仙蛊屋的排行榜上曾经一段时间名列榜首! 有了风满楼的牵制,岳阳宫速度更快一筹,宛若流星赶月,重重地撞在方源的仙蛊屋上。 随后,寒螭庄的杀招也命中。 一瞬间,方源的仙蛊屋瓦片翻飞,栋梁倾倒,露出大片的缺口。海量的凡蛊被毁,仙蛊也损失数只。 方源冷哼一声,陡然现身。 阎帝杀招! 一记大盗鬼手迅猛一捞,直接捞了一大把蛊虫,仙蛊两三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