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九十五节:天庭战场 - 蛊真人

第六百九十五节:天庭战场

?左路! 这是上古时代,一百万年前,无极魔尊在天庭中踩踏出来的路! 起点中天门,经过名牌宫、太阳宫、五神殿、中央大殿、监天塔,忘道湖、最后终止在星驰山最巅峰的一缺抱憾亭。 偌大的天庭,一片辉煌的明光,重重宫殿,亭台楼阁,锦绣恢弘。 劫运坛以碾压之势,一路冲杀向前。 沉寂了无数岁月的天庭,终于在此刻迎来了战火。 劫运坛中,五行大法师居高临下,不断观察。 他咋舌不已,动容道:“非是我亲眼所见,绝对难以想象,这里的所有建筑竟都是仙蛊屋!哪怕绝大多数只是六转仙蛊屋,但天庭的底蕴也未免太过恐怖。” 北荒仙人之一的花子,嘻嘻一笑:“没办法啊,小五,这可是天庭。远古时代,三百万年前就创建出来,一直屹立到了今天。哪怕宿命蛊损坏,也一直是全天下的第一势力。这样的积累,有如此盛景也不奇怪。” “你看到的这些宫殿格局,乃是远古时代天庭八转拓全师的创举。而后经过雕神、兰姑、黄庭老君、峰伯、全妙仙妃等人继往开来,不断发展,最终形成的。” “整片宫殿,所有的仙蛊屋都可算是一体,能够相互扶持。与此同时,这些宫殿也能单独拆卸,各自提升,十分便捷。” “不过,你也不必太过高看天庭。这些仙蛊屋宫殿,绝大多数都是六转级数,更关键的是,它们往往只擅长某个方面,并不是外界的仙蛊屋那么兼顾全面的。” 五行大法师点点头,了然道:“我明白了,若是兼顾全面,势必要消耗更多的仙蛊,以及海量的凡蛊。天庭自视甚高,除了三位魔尊攻打过之外,再没有人入侵过他们。所以他们没有必要投入这么多进去。毕竟这些仙蛊屋宫殿常年停留在天庭之中,并无外用。” 说到这里,五行大法师忽然哈哈大笑:“原来如此!我们进攻天庭,也是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。这是他们思维上的漏洞。有趣,有趣。除了三大魔尊之外,没想到我也有攻上天庭的一日。就算是栽在这里,有这样的经历,我也不枉此生了。” 五行大法师豪气四溢。他当然是北原人,纵然成就八转蛊仙多年,但北原人的性情深入骨髓,从未改过。 北原人以勇武为荣,偷生为耻! 对于他们而言,战死沙场是最大的荣耀和归宿。 劫运坛一路横冲直撞,终于冲到中天门。 这座巨门宛若小山一般巍峨伫立,门面金琉灿烂,门柱高耸粗壮,门匾上闪烁着宝玉之光。 “这就是中天门?” “似乎是信道的仙蛊屋?” 五行大法师四下打量,琢磨着。 “没错,历来天庭招收新的成员,都是从下宗十大古派中选取精英。这些八转中的英杰进入天庭,都是要通过中天门的检验考核。”牛魔嗡声道。 中天门大门紧闭,死死地挡在劫运坛前进的路上。 中央大殿。 龙公询问:“中天门乃是八转信道仙蛊屋,但在攻防上却很薄弱,它必定阻截不了,也拖延不久。金珠子的库存还有多少?” 紫薇仙子立即答道:“只有三千六百多枚了。” 龙公点点头:“都拿出来,投放过去,协助中天门防守。我相信长生天此次突袭,必有后手。北原人勇武不假,但并非有勇无谋。我们要以不变应万变,拖延时间,只要等到宿命蛊彻底修复成功,一切的努力和牺牲就都是值得的。” “是,大人。”紫薇仙子领命,立即操纵中央大殿。 中央大殿乃是天庭所有仙蛊屋宫殿的中枢,紫薇仙子通过中央大殿,开启天庭库藏,尽数取来全部的金珠子。 咻咻咻…… 高空中响起尖锐的呼啸声,金珠子宛若一蓬暴雨,金芒烁烁,灿烂辉煌,倾覆而下。 劫运坛正冲撞在中天门上,中天门旋即不支,大门上裂痕弥漫。 金珠子打在劫运坛上,发出清脆的响声,不绝于耳。 劫运坛岿然不动,一丝裂纹都没有。 金珠子的威能则刚刚显现,一颗颗金珠子变化成一位位巨型兵卒,俱都着甲,将全身遮护得严严实实。头盔下一片黑暗,只有两颗眼眸,向外绽射着刺眼的金芒。而手上着握着斧钺刀叉等等武器。 很快,金珠兵卒就覆盖了劫运坛。无数刀枪对着劫运坛劈砍刺割,打出无数火花。 劫运坛一阵阵的震荡,为了防守,仙元消耗顿时加剧。 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五行大法师眼中迅速闪过一抹惊异之色,“每一位兵卒都拥有上古荒兽的实力,但却没有任何生机,好像是仙道杀招?” “这是金珠子。中古时代,天庭成员中涌现出一位金道大能,号称金珠仙王。这些金珠子正是他的得意杀招,独一无二的手段。”牛魔淡淡地道。 花子捂嘴,嘻嘻笑道:“天庭只投放了这些金珠子,没见到龙公、紫薇仙子现身来战,看来他们是想稳守,拖延时间直至宿命蛊修复成功啊。” 牛魔缓缓点头:“这个战术也很明智,天庭虽大,但清醒的八转蛊仙就只有这么几位。外面的战场为天庭分去了许多战力。” “那我们就更要抓紧时间了。”花子眼中明亮。 牛魔沉声道:“让我来动手。” 说着,他全神贯注,开始操纵劫运坛。 一记手段被牛魔催发出来,劫运坛顿时绽射出夺目的光辉来。 光辉当中,祥云阵阵,将金珠兵卒都推开。 下一刻,轰的一声巨响,劫运坛撞破中天巨门。 长生天一行人没有大力屠戮这些金珠兵卒,更没有对损毁大半的中天门下死手,他们继续展开了冲锋。 这是一场攻防战,亦是时间的争夺战。 既然天庭方面想要拖延时间,长生天一行人自然要针锋相对,不能让天庭如愿以偿。 一路轰杀,尽管陆续有金珠兵卒拦截,但都难以撼动劫运坛的冲势。 很快,长生天的蛊仙们就杀到了名牌宫。 但他们看到的,却是名牌宫远远高飞的景象。 “天庭方面居然主动将这座名牌宫挪移走了!”五行大法师又喜又疑。 冰塞川沉声道:“这同样也是信道的仙蛊屋,里面一块块名牌,都标注住人名。这些人为天庭组成了一张巨大的情报网,覆盖整个五域。” 五行大法师讶异:“那岂不是说,只要我们攻破这里,就能让天庭的情报网彻底曝光吗?难怪天庭不惜代价,也要挪移走这座宫殿了。” 五行大法师感到相当可惜。 天庭的情报网,极其庞大,触脚覆盖整个五域。其他的势力虽然也努力刺探外域情报,但就规模和能力,完全和天庭相差甚远。 天庭有十大古派作为下宗,统治整个中洲无数岁月,因此它总能挑选出适合的人,加以栽培,成就精英,大规模地输送出去。 而其他四域,长生天、南联都是最近才出手,试图整个各自本域。其余的超级家族,就算是向外派遣人员,比起天庭的手笔而言,都可算是小打小闹。 “也罢了。名牌宫飞走的情况,也在我们的意料当中。没有它的阻碍,我们也节省了大量的时间,继续前行!”冰塞川下令。 太阳宫。 劫运坛很快来到第三关。 太阳宫散发出炙热的光辉,逼得人睁不开双眼。 宫殿附近光线一片片的扭曲,极致的热浪,一阵阵扑面而来。 长生天一行人就算是在劫运坛中,亦都感觉到猛烈如虎的灼热,烘烤着身心。 众仙试着催动劫运坛,想要冲撞过去。但还未接近,劫运坛表面就开始融化,海量的凡蛊被烘烤成了焦炭。 太阳宫之强,竟然连劫运坛都接近不了。 它是掌管调控整个天庭的光照,拥有数只光道八转作为核心,本身防御力十分薄弱,比中天门还要差劲,但劫运坛根本接近不了。 轰、轰、轰。 劫运坛停留在半空中,一记记杀招催发出来,遥遥轰击太阳宫。 但是种种杀招,最多打到太阳宫面前,就被无限的光明和热浪消融瓦解。 “这关难过了,可惜我们这里并无光道、暗道的人手。”五行大法师眉头深皱。 “无妨。”牛魔嗡声道,“太阳宫外强中干,只要冲入内部,就能轻易捣毁。就让我来吧!” “嗯嗯,我们一起去。”花子趴在他的肩头,笑嘻嘻地道,浑然没有一丝的紧张感觉。 五行大法师吓了一跳。 他深知此举极具危险,外面的光照太过猛烈,若无针对防护,八转蛊仙都撑不了多久,就会像蜡烛一样被溶解。 “这是否太冒险,我们可以想想其他办法。”五行大法师斟酌语气道。 冰塞川却缓缓摇头:“兵贵神速,去吧。” 他操纵劫运坛,不断轰击,为牛魔、花子二人开道。 牛魔、花子暴射而出,速度惊人,眼看就要突进太阳宫中去。 “想得美!”中央大殿中紫薇仙子冷笑,太阳宫威能猛地暴涨。 “糟了。”五行大法师惊呼。 关键时刻,花子娇喝一声,小小的身躯猛地一跳,变化做一蓬粉光,替牛魔遮挡住光照。 牛魔悲壮地大吼一声,只身撞破太阳宫的大门,冲杀进去。 紫薇仙子面色旋即阴沉下来,涩声道:“太阳宫也被破了。” 果然,十几个呼吸之后,太阳宫坍塌毁灭。 缺少了太阳宫,整个天庭的天空都晦暗下来。 一片废墟中,牛魔双手托着花子的尸躯,神情宛若铁铸,一步步回归劫运坛。 太阳宫毁灭,长生天一行人也付出了代价。 花子牺牲! 看到沉默中的牛魔,五行大法师想要安慰,张了张口,却说不出话来。 牛魔、花子并称为北荒仙人,平日里形影不离,关系亲密至极。此刻一人牺牲,一人生还,这种悲伤痛苦十分沉郁。 花子虽死,却面含微笑。 牛魔注视着花子的尸体良久,花子化作无数花瓣飘飞零落,最终之余下一株娇嫩的小花。 牛魔将这株小花插在自己的头发中,小心翼翼,动作罕见得温柔,和他强硬冷漠的外形有着鲜明对比。 “继续。”牛魔转过身,再次面对前方。 而劫运坛在冰塞川的操纵下,一直在冲锋的路上。 Ps:龙套活动结束了,起点书评区置顶的龙套楼,将于今晚删除。取而代之的是赠书活动的相关书评。《蛊真人》繁体第一集赠书,前期赠送给本书的诸位盟主,后期是抽奖赠书。请本书的盟主朋友们,有意向参与活动的,联系作者本人。威信号:guzhenren1987;企鹅号:1615480696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