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九十六节:传奇荒兽大战 - 蛊真人

第六百九十六节:传奇荒兽大战

?太阳宫一破,接下来便是五神殿。而五神殿之后,便是龙公、紫薇仙子等人所在的中央大殿了。 长生天蛊仙来势凶恶,攻势狂猛,不计牺牲,令天庭诸仙都感到压力。 “不能再让他们这些胡作非为下去了。”龙公转身面对紫薇仙子,“它们都给我调过来了么?” 紫薇仙子的脸色有些难看:“只调来两位。” 龙公微微一愣,旋即恍然:“想必是苍玄子没有动身?也罢,当初它答应迁入天庭,已和元莲仙尊约定过。调来的这两位,依凭它们的实力,也能阻挡住劫运坛一时了。” 五神殿已经遥遥在望,忽然狂沙大起,形成磅礴沙浪,挡下劫运坛。 嗷吼! 一声虎吼,震天动地。 沙浪飞开两边,露出一只小山般的斑斓巨虎。 猛虎气势滔天,通体宛若金属铸就,金皮银牙,一双虎眸仿佛晶莹剔透的红宝石,绽射着凶光。猛虎额前的花纹却不是王字,而是“沙”字。 五行大法师回望,吃了一惊:“天庭中也藏有传奇太古荒兽?” “那是当然。”冰塞川神色平淡,“天庭中共有三头太古传奇。这头巨兽看似猛虎,其实不是虎类,而是煞狴。这是一种从煞气海泉中凝聚成形的怪物。如今气道式微,煞气海泉早已绝迹,所以煞狴也只剩下这一头。” “它是由上古时代,天庭气道大能七煞元君栽培。七煞元君成就八转之后,游走天下,专门寻找各处的煞气海泉,从中提炼出煞狴。他一共提炼出了九十九头煞狴,组成大军,军势浩荡。这些煞狴又可搭配他的仙道杀招,更增添无数妙用,在那个时代几乎无人可挡。” “不过如今,只剩下这一头了。这一头煞狴,是最后几只提炼而出,编号九十五。一直以此为名,后来巨阳仙祖受邀,前来天庭,见到这只煞狴,便替它取名为煞狴九十五。” “原来还有这样的渊源。难怪大人对此清楚至极,如数家珍。”五行大法师不由感叹。 他望向身后,只见煞狴九十五掀起漫天黄沙,和“劫运坛”厮杀在一起,声势极其惊人,展露出八转巅峰一级的战力! 冰塞川接着分析道:“煞狴九十五栖息在恒沙洞中,被天庭调遣过来。青玉鹤阮丹估计也会前来,苍玄子恐怕不会来参战了。” 五行大法师问道:“阮丹、苍玄子便是剩下来的两头太古传奇吗?” 同时,心中有些纳闷:为何冰塞川如此笃定苍玄子不会参战呢?难道天庭在这来还安插了内奸? 冰塞川道:“不错。阮丹是一头太古青玉鹤,由仙鹤门栽培,自创丹道,常年蜗居在天庭中修行。而苍玄子便是那株苍天藤。此藤威能浩荡,妙用无穷,三百年抽芽,三百年开花,三百年结果。结出来的果子乃是苍天果,溶于洞天当中,可增大仙窍中的天空。因此苍天藤又被号称为天下第十天!” “天下第十天……”五行大法师心头微颤,他忽然明悟,指着左前方,“就是那株延伸到天际云霄的青藤巨柱么?” 天庭宫殿重重,有一株巨大青藤,连天接地,比中央大殿之后的监天塔还要高耸,极其显眼。五行大法师之前闯入天庭时,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它。 “不错。苍天藤乃是元莲仙尊亲自引进过来,它和元莲仙尊有过约定,在天庭中也是十分特殊的存在,可以不听调不听宣,只需每隔千年奉献一批苍天果子。” 五行大法师听到这里,顿觉大开眼界,他从未想过,天下竟还有一株太古传奇荒植可以不买天庭的账。 仔细一想,又释然。 苍天藤的效用太过特殊,天下唯一。有了这些苍天果,天庭就可以不断地增长仙窍中的天空,能极大地增强底蕴。与其说是苍天藤不买天庭的账,更准确地说,是天庭要利用它,所以包容它。 此刻,中央大殿。 “不对!”紫薇仙子忽然皱起眉头,“这劫运坛是假的。” “哦?”龙公侧目。 紫薇仙子执掌中央大殿,一直借助重重宫殿,无数仙蛊屋关注着整个中洲,当然更对天庭战况保持着高度警惕。 监天塔不能调动,紫薇仙子便催动其他仙蛊屋,发出一道琉璃光虹。 虹光迅速划破天际,正中“劫运坛”。 “劫运坛”一阵恍惚,现出原形来。 这是一头紫色毛皮的四足巨怪。 体型庞大,比煞狴还要大出三分。 它像是一头貂,浑身的紫毛油光顺滑,一双眼睛闪烁着紫晶一般的华彩。身后拖着一条狗尾巴。 “啊!终于被发现了,你们这群天庭的笨蛋!哈哈哈……”紫貂巨怪哈哈大笑,嘲讽出声。 “你是……巨阳仙尊的那头狗尾续名貂毛里球?!”煞狴九十五大为惊愕,口出人声。 紫貂面色猛地阴沉下去,身形猛动,宛若一道紫色闪电。 轰的一声。 沙硕飚溅,狗尾续命貂将煞狴死死地压在身下,张牙咧嘴,神情狰狞,声音低沉:“记住,要叫我毛爷!” 煞狴九十五大怒,低吼道:“论年龄,我才是你爷爷!” 它奋力挣扎,狗尾续命貂却是纹丝不动。 煞狴九十五不由心中暗震:“这畜牲力气怎生如此骇人?不过我岂是这么容易被你制住的?” “哈哈哈,笨猫,傻貂门当户对,斗得欢来斗得妙。”正在这时,两兽的头顶天空中传来一阵笑声。 狗尾续命貂抬头一望,只见一位蛊仙盘坐云团之上,望着它和煞狴,发出讥笑。 狗尾续命貂疑惑的神情一闪即逝,眼中闪过恍然的光:“原来你就是那头青玉鹤,干嘛变得如此人模鸟样?下来,毛爷好好教训教训你,让你重新做鸟!” 笑声顿止,青玉鹤大怒:“好个泼貂,让老爷我来扒了你的一身貂皮。” 正要飞降下去,青玉鹤又身形顿止。原来是暗中接到了紫薇仙子的命令,让它不要和狗尾续命貂毛里球纠缠,而是前往五神殿镇守。 真正的劫运坛虽然还未显露踪迹,但前进的路线是确定的。 青玉鹤领命,正要离去,忽然一阵庞大的阴影覆盖住它的前方。 它抬头一望,眼眸顿缩。 毛里球不知何时窜上了高空,庞大如山的身体,挤压空气,狠狠地向它压来。 青玉鹤惊叫一声,连忙化成原形,双翅猛地一扇,修长的鹤躯就要脱离阴影。 但下一刻,毛里球两只爪子猛地抓住青玉鹤的鹤足。 “给毛爷我下来吧!”狗尾续命貂狰狞一笑,强壮有力的前肢全力一拽。 青玉鹤疯狂扇动翅膀,但很快它就绝望地发现,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的。 轰的一声,青玉鹤被掼到了地上,立即砸出一个深坑来。 青玉鹤双耳嗡嗡作响,脑海里萦绕着惊叹:“这北原蛮子的力气好大!” 青玉鹤挣扎欲起,毛里球却已再次扑上。 顿时烟尘四起,土石翻飞。 青玉鹤不断地发出尖叫—— “哎呀!流氓,不要撕我的羽毛啊。” “哎呀,野兽,不要咬我的腿啊!” “更不要拍打我的优雅的脖颈啊!混蛋!” “脖子要折了,要折了!” “啊呀,腿要断了,腿要断了!” 龙公:“……” 紫薇仙子:“……” 五行大法师:“……” 冰塞川:“……” 最终,青玉鹤的尖叫声达到了顶峰:“傻猫,你干嘛呢,还不快来帮忙?!” “哈哈哈,你刚刚不是看戏看得挺欢吗?你们俩慢慢玩吧,我不和你们闹了。”煞狴九十五大笑,飞奔向五神殿去。 “你哪里走?”毛里球冷笑,身形一晃,竟飞出一个分身,闪电般射去,将煞狴九十五扑倒在地。 “大家都是雄性,你动不动就扑倒我们算哪样啊?!”煞狴九十五大怒。 这句话引起了青玉鹤深深的共鸣,它在漫天的烟尘中尖叫:“就是!有种的放开我们……哎呀,别蹬我两腿之间啊!你这个恶棍!” 煞狴九十五很生气,其实扑倒这个动作,它很喜欢。但是它喜欢在上面,在下面的话就代表着深深的耻辱。 煞狴九十五被毛里球分身摁倒在地,愤怒得满脸扭曲,龇起森森银牙:“区区一个分身,就想阻挡我,你未免也太小瞧……呃?!” 下一刻,煞狴九十五的神情茫然了,还透着一丝的小惊悚:“这是真身还是分身?为什么力气还这么大?” 中央大殿中,龙公看出了一丝端倪:“这好像是……” 因为毛里球的全力纠缠,劫运坛争取到了时间,终于杀至五神殿。 “五神殿的奥妙,已经跟你详细说明过了。接下来就看你的了。”冰塞川对五行大法师道。 五行大法师担忧地望了身后一眼:“毛爷能行吗?它还能支撑多久?” “放心,它用的是成双入对杀招,这是我长生天辛苦收藏着的盗天魔尊的手段!它能够催发出一个分身,分身的战力和本体完全一致。”冰塞川嘴角微翘。 “明白了!”五行大法师目**芒,死死地盯住五神殿。 五神殿剧烈震荡,金木水火土五行巨灵凝聚成形,向劫运坛扑来。 劫运坛猛地爆发出一阵玄光,将五行大法师直接射进五神殿内。 五行巨灵惊怒交加,想要回防,却被劫运坛爆发出一阵恐怖的吸摄之力,牢牢牵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