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九十七节:尊者对决 - 蛊真人

第六百九十七节:尊者对决

?轰轰轰…… 一连串的剧烈爆炸,五神殿在冲天的烈焰中,被炸得粉碎。 五行大法师脚踏虚空,一步步走出,虽然面目覆盖了一些烟灰,但整个人却毫无伤势。 劫运坛将他接进。 五行大法师笑道:“这五神殿虽然奥妙非凡,但运转之理,正为我熟知,被我手段克制。此行竟比我原先料想中的还要容易得多!” 言语间,一股自得的情绪流露而出。 冰塞川看了他一眼,淡淡地道:“那是自然。皆因你的用的阵道手段,便是我巨阳仙祖一直以来的布置。” 五行大法师愣住,神色变幻,盯住冰塞川:“此言何意?” 冰塞川望着他,眼眸中浮现出一层意味深长的笑意:“你以为你为何攻得进长生天?你的传承中,是不是有着最重要的几句话。还记得那几句话吗?是不是觉得莫名其妙?你不妨颠倒一下顺序,再只读每句最后面的字。” 五行大法师顿时惊疑起来。 他乃是散修出生,一生的转折点就是继承了一份神秘的散仙阵道真传,因此才有了如今的成就。 “我自从得到真传,苦练不休,秘而不传。冰塞川是如何里面的内容,并且如此清楚真传中特意标注的最重要的口诀?这份口诀我一直都不明白什么意思……颠倒顺序,再读每一句最后面的字……” “嗯?听冰塞川,攻上天庭?!”五行大法师失声低呼,目瞪口呆地看着冰塞川。 冰塞川一边操纵着劫运坛前行,一边缓缓地道:“九转尊者就算不是专修智道,到了他们那种境地,已经是触类旁通,留下种种谋划影响后世,并不困难。” “当年,巨阳仙祖游历过天庭之后,便为今次进攻做了谋划。如何巧妙地攻破五神殿便是其中之一的内容。” “只是他若要光明正大地研发出手段来,必定会留下蛛丝马迹,被天庭察觉。所以他暗地里留下传承,和长生天完全做了割舍,互不干预,相互独立,任由散修继承。因为你不是巨阳血脉,所以尽管修成了八转,天庭也没有料到你的手段正克制五神殿。更不会轻易地联想到我们此番突袭天庭的大计了!” 说到这里,冰塞川顿了顿,又道:“法师,围绕着宿命蛊的这场旷世大战,远比你想象中要复杂。普通的六转、七转连参与的资格都没有。八转蛊仙,几乎也都是棋子而已。有的八转始终旁观不下场,这是察觉到什么,有了自知之明。有的参与其中,却不知道真正的局势。” “这场大战的真正面目,是历代的仙尊、魔尊在隔空交手啊!” 五行大法师听得呆住,口中呢喃:“隔空交手,尊者对决?” 人族历史上,相继出现了十位尊者。每一个尊者,都无敌于各自的时代,是人族历史上最高的巅峰,最大的骄傲。 冰塞川揭示真相,令五行大法师身心剧震。 他不由地感到自身之渺小,之前的一点得意骄傲之情,已经荡然无存。 冰塞川看着五行大法师一脸的惊疑,又安慰道:“不过你放心,历代的尊者当中,就属巨阳仙祖最爱护后代、下属。先祖大人更有一个诨名,号称护短仙尊。” “历代尊者都有布置,想要在这个关键的时刻,发挥自己的影响。但是经过光阴长河的不断冲刷,这些布置大多数都已发生了变动。九转尊者当然不能算尽一切,都会有失误。许多布置因为沧海桑田,都变得面目前非。” “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,是被后来的尊者发觉,进行了删改。” “而巨阳仙祖在元莲、盗天之后,后面只有幽魂、乐土二位。位置靠后的尊者,在这方面布局,自然是优势越大。我们此番突袭天庭,一路上势如破竹,便可见其中的端倪了。” 冰塞川一番话,将五行大法师说的一愣一愣。 冰塞川继而又轻笑一声:“所以,龙公算得了什么?能和巨阳仙祖的布置相比么?你无须担心太多,更要有必胜的信心!此番我长生天必将成功夺得宿命蛊!” “夺取宿命蛊?”直至此刻,五行大法师才知晓长生天一行人进攻天庭的目的。 “不错。”冰塞川点头,坦然承认,到此刻已无隐瞒的必要,“天庭来抢夺我们的鸿运齐天蛊,为什么我们就不可以抢夺他们的宿命蛊?” “天庭为什么是人族第一势力?这其中宿命蛊起到了关键作用。我们长生天得了,必然能够冲刺人族第一势力的宝座!” 中央大殿。 紫薇仙子望着越来越近的劫运坛,神情凝重:“他们冲过来了!” 一旁,正元老人亦是深切的担忧。 中央大殿虽然是整个仙蛊屋当中的中枢,但是防御却很薄弱。谁能想得到天庭的中央大殿,会被敌人攻击呢? 虽然这座中央大殿,曾经被三大魔尊相继进攻,更被摧毁过。但天庭蛊仙事后总结,并没有加强防御。因为面对尊者,再加强中央大殿的防御威能,也不可能挡住尊者,所以就没有这个必要。 现在看来,当年巨阳仙尊游历天庭,恐怕就看出了这里的破绽。长生天的突袭,着实打了天庭一个措手不及,令紫薇仙子等人陷入深深的被动境地。 “看来真正的漏洞,不是防御上的漏洞,而是思想上的缺漏啊。”紫薇仙子有感而发,忽然一愣,“我似乎漏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。是什么……” “距离宿命蛊彻底修复,还有多久?”就在这时,龙公询问。 紫薇仙子操纵中央大殿,洞悉了大殿之后炼炉大阵中的情况,她心情越发沉重,旋即回答道:“至少还要有三个时辰。” “三个时辰……”龙公心中却是微喜,“我的寿元已近耗尽,但上天垂怜我,三个时辰的时间不长,我能看到修复完成的宿命蛊。接下来,就让我来吧。” 紫薇仙子担忧地道:“龙公大人,你身上的伤还未……” 尽管天庭方面极力治疗,龙公身上的伤势仍旧存在。这是东海一群八转蛊仙围攻之下的成果,短时间内龙公无法治愈。 龙公淡笑:“将死之人,一些伤势无伤大雅。况且我有杀招龙御上宾在身,在我生命中最后的时刻,偌大的五域,谁能与我匹敌?” 他一脸淡然之色,但却透露出绝对的自信和霸气! 劫运坛宛若巨兽,对准中央大殿俯冲而下。 空气被撕裂,狂风呼啸。 这要撞实了,中央大殿必将成为一片废墟。 但就在这时,一个渺小的身影,陡然出现,挡在前方。 “龙公!”五行大法师低呼。 “碾碎他。”牛魔嗡声道。 轰! 宛若小山一般狠狠撞来的劫运坛,猛地停滞在了半空中。 而阻挡它的,只是一只龙爪。 龙公悬停在半空中,身形纹丝不动,而他的右手已经变化为狰狞的龙爪,扣在劫运坛上,令其不能再冲进一分一毫。 “这?!”五行大法师震撼了。 牛魔也为此失色:“单凭他一人,竟然如此轻易地就挡住了劫运坛?难以置信!若非是亲眼所见,我绝不会相信这一幕。” 咔嚓嚓…… 龙爪用力,扣进劫运坛表面,一道道的裂纹迅速从龙爪周围蔓延出去。 劫运坛迅速绽放出刺眼的光辉,酝酿出仙道杀招,对着近在咫尺的龙公狂轰滥炸。 爆炸的火光中,龙公的身影屹立不倒。 嗷嗷吼…… 一股股澎湃的气息,从他身上猛地爆发出来。 这些气息凝聚成一条条的长龙,迅速缠绕住劫运坛,并且狠狠积压。 “这是什么手段?龙公在东海一战,并未展现过!”牛魔眯起双眼。 他忽然灵光一闪,口中呢喃:“没有无敌的仙蛊,只有无敌的蛊仙。” 五行大法师一惊再惊。 龙气杀招的威能浩荡无边,五行大法师非常清楚,自己若是亲自面对,根本抵挡不住两三个回合。劫运坛乃是八转仙蛊屋,也被龙公一力镇压! 长生天一行人已然胜利在望,监天塔近在眼前,但因为龙公的阻挡,胜利迅速沦为一场遥不可及的梦幻。 龙公只一人,便构成了天堑,难以逾越的雄关! “明明都是八转,为何差距竟然可以大得如此离谱?冰塞川大人,这可如何是好?”五行大法师无计可施。 敌我这样的差距,已经不是勇武可以弥补的。 五行大法师望向冰塞川,冰塞川却不知不觉间消失不见。 他去了哪里? 下一刻,冰塞川忽然在龙公的身后上空显露身形。 酝酿已久的宙道杀招猛地轰出,正中龙公的后脑。 “成功了?”冰塞川忽然瞳眸一缩。 龙公纹丝不动,一股澎湃至极的龙气,带出一声激越龙吟,猛地一窜。 龙口将冰塞川死死咬住,迅猛抬升,控制在高空中。 冰塞川一边依赖自身防御苦苦支撑,一边爆发杀招,企图轰破龙气束缚。 但他一切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。 龙气并非坚不可摧,但恢复的速度实在是太过迅捷。 “你明明已经负伤……这绝非你正常的战力!”冰塞川狠狠咬牙。 “你又如何懂得我龙御上宾杀招的奥妙?”龙公淡淡地瞥了冰塞川一眼,旋即又将目光集中在劫运坛上。 劫运坛表面已经裂痕满布,它被无数龙形气息死死包裹,狠狠压迫,大量的蛊虫不断阵亡。劫运坛无力挣脱,这种情况继续下去,劫运坛只有毁灭的结果。 五行大法师咬牙:“放我出去,我宁愿战死在龙公手中,也不愿在这里憋屈死。” 牛魔沉默。 冰塞川忽的狞笑起来:“我不是你的敌手,但是那又如何?我还有后手!敬请——无极转身!” “什么?!”这一次,终于轮到龙公面露惊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