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九十八节:无极出手 - 蛊真人

第六百九十八节:无极出手

?一百万年前! 上古时代。 无极魔尊攻上天庭,一路闯荡,天庭蛊仙奋不顾身,全力阻挡。 无极魔尊信步而来,天庭蛊仙无人可与之匹敌,死伤惨重。 中天门崩溃成渣,名牌宫连飞走都来不及,太阳宫、五神殿在无极魔尊面前,脆弱如纸,仿佛只是作为一个笑话存在。 终于,当无极魔尊来到中央大殿之前,天庭震荡,星宿意志降临,启动星宿仙尊曾经布置的后手——九九连环不绝阵。 无极魔尊陷入阵中,连破百阵,这才脱离而出。 监天塔下。 无极魔尊望着星宿意志道:“星宿,你我同为尊者,你苦心孤诣布置种种手段来限制我,我虽恨你,却也佩服你。如今你死我活,就算你留下手段再多,又能如何?你想阻止一位活着的蛊尊?这想法必定不能如愿。九转尊者无敌当世,唯有同样层次的尊者方能对付。” 星宿意志苦笑一声,竟是让开了通往监天塔内部的路:“你所说的,我又岂能不知。但种种尝试总是要去做的,否则又怎么能甘心?请进吧。” 无极魔尊眉头微挑:“你不阻挡我了?” 星宿意志面色平静地道:“既然阻挡不了,又何必多此一举呢?无极尊者,既然你想要摧毁宿命蛊,不妨让我陪同你去。” 无极魔尊愣了愣,旋即他刀削斧劈的脸上,露出了一丝微笑。 “有意思。”他轻声一句,在星宿意志的陪同下,步入监天塔,一直走上塔顶,见到了宿命蛊。 不久之后,无极魔尊下了塔,走出门。 令一群重伤濒死的天庭蛊仙大为惊异的是,无极魔尊并没有摧毁宿命蛊。宿命蛊仍旧完整地保存在监天塔中,没有人知道塔内发生了什么,星宿意志又和无极魔尊探讨过什么。 总之,无极魔尊面色仍旧冷酷,但眼中却似蕴藏着一层薄薄的怒气。 他环视一周,目光所到之处,天庭蛊仙无不打起寒战,斗志降至谷底。 最后,无极魔尊的目光又定在星宿意志身上:“哼,元始仙尊、星宿仙尊你们二人生前,留下的手段和布置,绝不止这么一点吧?是看不起我?都使出来吧,我可要好好见识一番。” 星宿意志苦叹。 但无极魔尊邀战,她只能奉陪到底。 于是,血战再起。 天庭蛊仙在无极魔尊的手下,毫无悬念地折损、牺牲。 无极魔尊走到哪里,哪里就留下一地血泊和尸首。星宿意志跟着他身后,亦步亦趋,面色平静地见证着他的杀戮。 一番厮杀,忘道湖的湖水已经被染成了血红。 无极魔尊眯起双眼,一番杀戮令其感觉愉悦起来。 此刻,他望着湖面上的波澜,问道:“这是什么湖?” “忘道湖。” “忘道湖?湖如其名,好湖,好湖。我若摧毁了岂不可惜,也罢了。”无极魔尊忽然有些意兴阑珊起来,“忘道,忘道,谁能忘道?” 沉默半晌,星宿意志道:“无极尊者你难得来一次天庭,不妨再走走看看?” 无极魔尊深深地看了星宿意志一眼:“你就不怕我把你这天庭都摧毁?” 星宿意志语气仍旧平静:“你摧毁不了天庭。且不说当天庭真正面临毁灭的危机时,会有师尊的无上手段爆发。就算你摧毁了天庭,你摧毁得了宿命蛊吗?” 说到这里,星宿意志的神情变得郑重肃穆起来:“最关键的是——真正的天庭,不是在这里,而是在我们的心中。天庭就算毁了,也会被新一代的人重建。无极尊者你总不能是永生的吧?” 无极魔尊静立原地,盯着星宿意志,眼眸中的冷光冰寒彻骨。 星宿意志与他对视,仍旧是一片平静。 良久,无极魔尊点头:“不愧是星宿尊者,你说的对。” 星宿意志似乎毫无意外:“我们再走走?” 无极魔尊走上星驰山,在最高峰,见到了一座亭台。 这当然也是一座仙蛊屋。 无极魔尊步入亭中,俯瞰偌大的天庭,除了自己闯来造成的血路和惨状,其余广阔的地方仍旧是一片锦绣富饶。 无极魔尊深呼吸一口气,强振精神:“好亭,此亭何名?” “一缺抱憾亭。”星宿意志答道。 无极魔尊双眼一亮,这座八转仙蛊屋在他眼中毫无秘密可言,在第一眼就已被他洞悉了一切构造和运转的奥秘。 他点了点头:“一缺抱憾亭,好名字,恰如其分。” “缺憾、缺憾,我此行目的无法达成,真的是一大缺憾。谁的生命历程能够完美,能没有缺漏,没有遗憾?” 他像是问询星宿意志,又像是自言自语,语气萧索。 星宿意志沉默。 无极魔尊忽然轻笑一声,收敛起萧索神色,恢复往日的冷酷。 他抚掌而赞:“好一个星宿仙尊,好一番布置。只是我又起了兴趣。” 星宿意志不禁面色微变。 星宿仙尊生前的布置,不只是九九连环不绝大阵,事实上,忘道湖、一缺抱憾亭都是她的精心策划。 无极魔尊无敌天下,难以正面阻挡。唯有消其斗志,解其杀意,方能最大程度地保存天庭的实力。 而这一方面,正是智道蛊仙最擅长的方面。 无极魔尊虽然着了道,被星宿仙尊算计成功,但心中的斗志只是消沉了片刻后,复又昂扬勃发起来。 无极魔尊却没有再动手,而是望着星宿意志道:“我是生不逢时,无可奈何,参与不了百万年后的大时代。星宿尊者你也同样如此。所以我有一个提议。” “请讲。” “你我不妨就在此亭,下一局棋。” “下棋?”星宿意志微微一愣,“也好,你我都需要这盘棋。” 之后数天,无极魔尊就留在一缺抱憾亭内,与星宿意志斗棋。 当无极魔尊飘然而去,星宿意志也消失在亭中。一缺抱憾亭,至此成了天庭中的禁地。 寻常的时候,一缺抱憾亭毫无异状。但有时候,天庭的蛊仙会意外地在亭中,发现两个身影。 不管从哪个角度去看,这两个身影都是侧对着外人。两个身影一男一女,酷似星宿仙尊、无极魔尊的模样。 但凡见到这样景象的天庭蛊仙,绝大多数都在数天之后暴毙身亡。极少的幸运儿挺过难关,继续活下去,自身实力得到夸张的进步。 许多年后。 元莲仙尊想要解除一缺抱憾亭这个隐患,结果摇着头,下了星驰山。 又过了许多岁月。 巨阳仙尊受邀,来到天庭参观。他见证了绣楼,看到了狂蛮魔尊留下的三张血皮,又进入监天塔,见识到了宿命蛊。最后他来到此处,却不上山,只是遥遥望了一缺抱憾亭一眼,便转身离去。 这些记载在一瞬间,都迅速地在龙公的心中流淌而过。 “巨阳仙尊忒的奸诈,当初一定是看出来什么。冰塞川竟然能调动无极魔尊特意留下来的力量?” 龙公急速思索,他想要阻挡冰塞川,却没有克制的手段。 他敏锐地感觉到,一股玄之又玄的气息,从冰塞川的身上迸发而出,转眼就消失无踪。 在远处,星驰山顶峰。 原本空无一物的一缺抱憾亭里,徐徐显露出两个对弈的身影,还有他们之间的棋盘。 两个身影一男一女,虽只能望得见侧脸,仍可见女子的绝世容颜,男子的冷酷神色。 正是双尊对弈的情景! 空气中泛起一阵涟漪,双尊对弈的景象原本一动不动,忽然鲜活起来。 星宿目泛复杂神情,抬眼望着对面的无极:“你等的人到了?” 无极魔尊微微摇头,叹了一口气:“我等的人还未来,不过是有一位继承了我一道真传的家乡人。既然如此,不能不帮。” 说着,他手中轻轻捏起棋盘上的一枚棋子,然后随手一弹。 整个过程,无极魔尊始终没有回头看战场一眼,更谈不上转身。 棋子飞出一缺抱憾亭,双尊对弈的身影便又徐徐消散,空留一座山顶亭台。 棋子速度惊人至极,刚刚飞出亭子,就已射中了龙公。 龙公身躯剧震,满脸震骇之色。 扑通。 下一刻,龙公直愣愣地从高空摔下去,砸在地上。 棋子的力量化为一套银白色的虚幻锁链,将他五花大绑,并且深深地插入他的虚窍中,将虚窍内的所有蛊虫也都牢牢禁锢。 龙公瞪大双眼,呼吸自如,却不能动弹分毫。 他发现他的力气还在,但每当他用力尝试挣脱,锁链上总会传来一股相等的力量,尽数抵消他的一切努力。 这是九转仙道杀招! 龙公被死死束缚住,他催发的龙气自然分崩瓦解。劫运坛、冰塞川再次得到自由。 冰塞川长啸一声,狠狠向龙公扑杀过去。但他催发出的最强杀招,刚刚抵挡龙公头顶,那银色的锁链就发出一阵毫光,将冰塞川的杀招轻易遮挡。 龙公因此安然无恙。 冰塞川心头一沉:“这九转杀招虽然束缚了龙公,但似乎也在保护他。是因为双尊对弈,虽然是有无极魔尊的力量,但同时也掺和了星宿仙尊的意志么?” 杀不死龙公,冰塞川果断放弃。 他跳入劫运坛,下一刻,劫运坛轰的一声,将中央大殿撞得稀巴烂! 紫薇仙子只得带着正元老人,仓皇飞遁而出。 ps:《蛊真人》繁体赠书活动正在进行。敬请本书的盟主们,有意向参与此次活动的,联系本人,会有本人签名的书籍赠送。联系方式:威信guzhenren1987,企鹅1·6·1·5·4·8·0·6·9·6。联系时,请备注起点id名称。赠书盟主活动截止到6.30。7.1开始进行《蛊真人》繁体书抽奖赠送活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