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九十九节:天庭苏醒 - 蛊真人

第六百九十九节:天庭苏醒

?紫薇仙子面沉如水。 中央大殿乃是天庭所有宫殿的中枢,它被毁掉,顿时令紫薇仙子对己方的掌控力度直线下降!继续调动起来,必定耗费更多时间和精力。 而往往在如此生死大战的激烈对决中,每一个呼吸的时间都非常宝贵。 中央大殿成了一堆废墟,劫运坛的前方,是一座耸立的高塔。 “监天塔!”劫运坛中,冰塞川目光炙热。 监天塔名动天下,五域蛊仙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此刻它静立不动,身旁有一座炼道大阵发出璀璨光辉,将其包在中心。 “宿命蛊就在监天塔的塔顶,受到炼道大阵的支配,正不断地被修复!”冰塞川眉头微皱。 天庭防备得很周密,最后关头居然还有一座监天塔守护着。 中洲炼蛊大会还未结束,但只剩下最后的决赛。因为无数蛊师的炼蛊失败,不败福地中已经凝聚出了许多成功道痕。 这些道痕已经被天庭连续提取到手,此时正用来修复宿命蛊,确保万无一失。 “不能直接破坏这座炼道大阵,否则搞不好,大阵反噬之下,宿命蛊的修复前功尽弃,一朝回到最初的受损状态。看来只能入阵去抢了!”想到这里,冰塞川立即对五行大法师、牛魔二人下令。 牛魔领命,五行大法师却有些犹豫:“冰塞川大人,有一点我怕拿捏不好。若是我们有了抢夺宿命蛊的良机,但是偏偏宿命蛊还未被彻底修复,我们该如何是好?” 这的确是个麻烦。 天庭有修复宿命蛊的手段,是依靠人道杀招,举办中洲炼蛊大会,积累海量的失败,再通过不败福地,收集到用于炼蛊的成功道痕。 长生天却是没有这样的手段的。 冰塞川看着五行大法师,到了此时此刻,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,他坦白道:“我们就是要这样状态的宿命蛊。它被天庭努力无数年,辛辛苦苦修复,终于接近痊愈。这样的宿命蛊才是我们想要的。” “彻底修复好的宿命蛊,任何人都无法直接利用。即便是天庭,也只能旁敲侧击,借助仙蛊屋监天塔,观察世间万物的生命轨迹。若是有人能真正地掌握宿命蛊,那必定能定下宿命的轨迹,安排生命的历程。可惜,天庭历代的仙尊都做过无数努力,都铩羽而归,没有一丝成功的迹象。” 五行大法师奇道: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们抢夺来濒临完好的宿命蛊,又能有什么用呢?” 冰塞川微微一笑:“我们无法直接操纵宿命蛊,历代尊者都推测过原因,恐怕是宿命蛊的催动标准极高,唯有天意方可运转。但这并意味着,我们就不能利用宿命蛊了。” “天庭的监天塔,就是最好的例证。只是对宿命蛊的利用,有些浅薄。” “除此之外,天庭还有一个方法,那就是将宿命蛊当做一份蛊材,与运道仙蛊一起合练,成就命运蛊!” “命运蛊?”五行大法师瞳眸微微一缩。 冰塞川嘴角的笑意越发明显:“这也就是天庭之前,进犯北原,出手抢夺鸿运齐天蛊的原因了。” “原来如此。”五行大法师恍然。 冰塞川继续道:“但是他们却不知晓,所谓命运蛊的设想,最早就是巨阳仙祖提出来的。天庭想要直接炼制出十转的命运蛊,心气太大了。我们却不一样,只想炼制出九转的命运蛊来。所以充当蛊材的宿命蛊,无须彻底修复。” “只要拥有了九转命运蛊,我长生天便能够和天庭抗衡,在接下来的大时代中制霸,取天庭而代之,乃至统治五域,成为天下地上万物主宰,也是有可能的!” 五行大法师听得瞠目结舌,为长生天的雄心壮志而震惊,更对巨阳仙尊的大计叹为观止:“原来长生天进攻天庭,早在巨阳仙尊之时就开始谋划了,直到今天才加以实施!” 得到冰塞川的解释和鼓舞,五行大法师再无犹豫,和牛魔并肩,电射而出,闯入炼道大阵中去。 监天塔就在大阵中心。他们必须一路闯进监天塔的顶层,将宿命蛊带走。 “他们有人闯入大阵里去了!”正元老人远远望见,满脸担忧之色。 紫薇仙子却不是特别慌乱:“这座炼道大阵,是我们特意布置,并不是之前的炼炉大阵,并且里面不只是袁琼都一人,还有其他两位八转辅助他炼蛊呢。” 炼炉大阵虽然修复宿命蛊效用上佳,但是因为是仿造了琅琊福地的炼炉,所以天庭果断地舍弃了。 毕竟如今,长生天已经将琅琊派吞并,炼炉仙蛊屋的构造之法,必然是被长生天掌握的。 炼道大阵中,袁琼都主要主持大阵,必须时刻维系,不能脱身。但辅助他的那两位天庭八转,却是可以暂时舍弃手头上的工作,为袁琼都保驾护航。 紫薇仙子脑海中的思绪不断闪现:“长生天既然派遣他人闯阵,这就说明他们要抢夺宿命蛊,而不是毁掉宿命蛊,因此有所顾忌。能毁掉宿命蛊的只有天外之魔,而方源此刻仍旧在帝君城战场之中。我们还有时间。” 想到这里,紫薇仙子不忙急着出手参战,而是先将正元老人安置。 正元老人只有七转修为,没有亲自参战的资格。但他的作用非常关键,他是开启元始仙尊留下的种种人道手段的钥匙! 将正元老人安置妥当,紫薇仙子立即返回战场。 劫运坛悬浮半空,威凌炼道大阵,堵住大阵的入口。 大阵的内部空间中,牛魔、五行大法师已经和天庭的两位八转开始交手。 紫薇仙子低喝一声,无数念头宛若狂风暴雨,向劫运坛兜头砸下。 这是仙道杀招,威能不凡,尤其是经过星宿棋盘的增幅,即便是劫运坛都不敢轻忽小视。 冰塞川一边疗伤,一边操纵劫运坛,对抗紫薇仙子。 紫薇仙子掌握着星宿棋盘,这同样也是一座八转仙蛊屋。劫运坛是巨阳仙尊所创,星宿棋盘是星宿仙尊所创。 两大仙蛊屋对决,也可以看做是巨阳仙尊和星宿仙尊的一场隔空的小小较量。 一时间,场面火爆异常。 两方各展其能,都拼尽全力。八转仙道杀招威能卓绝,好在天庭中有着历代仙尊的手段护持,并没有被破坏惨重。 久战之下,紫薇仙子的气息越来越重。 她虽然掌握着星宿棋盘,但后者到底十分袖珍,单掌就可托住。相比较而言,劫运坛规模宏大,横霸大阵入口,死死守住阵地,占了一些小便宜。 期间,紫薇仙子想要救走龙公。 但龙公身上银白锁链,乃是无极魔尊的手段,紫薇仙子刚靠近一些,就遭受强劲无比的阻力。施展仙道杀招,也都被银白锁链尽数抵消。 好在这一点,也可看做是对龙公的保护。因此龙公虽然身处战场当中,动弹不得,却毫发无损。在他附近的宫殿都成了废墟,平整的地面坑坑洼洼,满是洞沟,狼藉不堪。 “该死,该死!”龙公咬牙切齿,从未放弃过挣扎,但是一点效果都没有。 “这样下去,可就不妙了。”紫薇仙子心情也十分沉重,她激战良久,却无法支援到炼道大阵中的袁琼都。 长生天此次来犯的蛊仙虽然人手不多,但各个都是八转精英,并且分工明确。 照此情况发展下去,真的极有可能被他们夺走宿命蛊。 正当紫薇仙子无计可施之时,天庭的某个角落忽然震动起来,一股股气息从无到有,由弱至强,迅速升腾。 “那是……仙墓!”紫薇仙子顿时大喜过望。 天庭的仙墓中,沉眠着历代的八转强者。这里面的水太深,究竟有多少位八转沉睡着,就连紫薇仙子自己都说不清。 危机关头,天庭终于启用自身的底蕴,沉眠的蛊仙有所感应,纷纷从沉睡的状态中苏醒! “胆敢犯我天庭,真是找死!”爆喝声中,一位熊头人身的雄壮蛊仙扶摇直上,身上高空,冷漠霸道的目光俯视劫运坛。 话音刚落,他消失在远处。 “好快的速度!”冰塞川惊异。 下一刻,轰的一声巨响,劫运坛宛若山峦倾倒,被一股巨力砸飞出去。 一头体型比劫运坛还要盘踞的黑熊,站在劫运坛之前的地方。 紫薇仙子双眼顿时一亮:“这位是天庭变化道大能张飞熊前辈!他最擅长熊类变化,力可撼地,肩可抗山。” “小辈无能,居然让他人攻打到了天庭深处,嗯?中央大殿都毁了?”又一道声音,响彻天空。 空中漂浮出一位蛊仙老者。 他皮肤苍白,形销骨立,一脸病色。此刻坐在一张轮椅上,浑身无力的样子,但双眼中闪烁的寒芒,叫人不由地心惊胆战。 “啊。”紫薇仙子低呼一声,“是顾六如大人。唉,他是宙道大能,若是早些时候苏醒,镇守光阴长河。有他取代厉煌前辈,方源绝对逃不出去!” 劫运坛重新飞升上空,顾六如对着劫运坛轻轻一指。 整座八转仙蛊屋,立即动作缓慢了数倍! 张飞熊哈哈大笑,猛地扑上,乘机将劫运坛轰的一声,压倒在地,镇在身下。 “是谁把老娘我叫醒?唉,年纪大了,再睡得少,皱纹就多了,更不漂亮了!小妹妹,你说是吗?”一个娇媚的身影,忽然浮现在紫薇仙子的身旁。 紫薇仙子顿时大吃一惊,她居然毫无察觉。 “晚辈见过万紫红前辈。”紫薇仙子连忙行礼。 “不要叫我前辈,叫我姐姐就好。你看,我眼角是不是又多出一些皱纹了?”这位从仙墓中苏醒过来的女仙,拿脸贴近紫薇仙子,关切地问道。 紫薇仙子看着对面光滑得仿佛剥了壳的鸡蛋似的俏美脸蛋,心中无语,但脸色却越发恭敬:“哪里有一丝皱纹,万……姐姐您多虑了。” 她很小心。 因为这位万紫红女仙,来历并不寻常。 大多数的天庭成员都是从中洲十大古派中,选拔出来。但这位万紫红却是曾经祸乱西漠的大魔头,被天庭招安,吸纳进来的。 张飞熊、顾六如、万紫红……一位又一位的天庭蛊仙,从仙墓中苏醒过来。 一时间,双方人数差距急速拉大,局势彻底改变! “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增援啊?还有没有更多?”劫运坛中,传出冰塞川的笑声。 在如此严峻的情势下,他居然还能笑得出声。 紫薇仙子心中闪过不妙的情绪,长生天一方既然攻入天庭,怎可能没有料到仙墓这个变数? “知道为什么我要将劫运坛带过来吗?因为曾有一位魔尊的杀招,就附着在它的身上啊。”这一刻,冰塞川的目光显得深邃莫测。 究竟是什么样的手段,让他如此自信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