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零二节:天庭乱战 - 蛊真人

第七百零二节:天庭乱战

?天庭战场。 一道道身影或在空中飞舞,或在地上缠斗。 隆隆炸响,不断回荡,火光四溢,烈芒爆闪。 北原一方的蛊仙强者,和天庭成员万我地厮杀。 轰! 陡然间,一声巨响,巨大如山的黑熊整个右肩都炸没了,大块的血肉不翼而飞,肩骨也被炸碎。 黑熊脸上凝固着痛楚之色,眼睛闭起来,当场竟被炸昏了过去。 轰隆! 随后,它如山般的身躯慢慢倾倒,最后一声巨响,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。 在它头顶的高空,一位北原蛊仙哈哈大笑:“我努尔暴雄的杀招昏雷,可不是这么好接的。别仗着你们变化道皮糙肉厚,我杀死的变化道蛊仙已经不知多少了,哈哈哈!!” 他专修雷道,是曾经纵横北原蛊仙界的狂暴杀神。长生天不出,在他担任努尔家族太上大长老的时候,努尔部族便是当之无愧的北原第一势力。 但努尔暴雄的笑声刚落,一个清脆动听的女音传来:“大言不惭,我也兼修着变化道,你倒是来杀死我呀。” “哪个不长眼的……”努尔暴雄刚刚转头,话才开了个头,就看到眼前一道红光闪过。 他还未来得及反应,就听轰的一声炸响,火焰四射,烟尘滚滚。 他一头从高空栽落下去,浑身都还燃烧着熊熊热焰。 “趁现在,救醒张飞熊!”坐在轮椅上的顾六如一边喊着,一边伸手一指。 顿时,张飞熊所变化的黑熊身上就有了一道光晕闪耀,暂护住他的身家性命。 “哼,老娘喜欢杀人,可不喜欢救人!”一道魅影划破长空,俯冲而下,迅速接近张飞熊。 这人正是万紫红,形貌妖媚,修行木道,本来是魔道蛊仙,杀性十足,被天庭招安。 “这张飞熊还是有两把刷子的,就算昏迷过去,变化的形态也竟未消退!”万紫红眼中闪过一丝慎重,她并未减慢速度,竟直接一头撞进张飞熊的右肩伤口中。 在撞上去的一瞬间,万紫红忽然一散,化作片片粉红花瓣,落在血肉模糊的伤口上。 花瓣散发着浓郁的香味,随后竟在血肉伤口上,飞快地长出了一朵朵的鲜花。 鲜花的花瓣再次飘落下来,落在周围的血肉上,长出越来越多的鲜花,形成一片花海。 张飞熊减损的血肉,不断上涨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复原起来。 “哼!”高空中,努尔暴雄面色阴沉。他的雷道杀招威能极强,但天庭蛊仙的手段亦不弱。万紫红的疗伤手段,居然能消除他打在张飞熊身上的无数雷道道痕,并且恢复的速度极快,效果极佳。仿佛万紫红的木道道痕,和张飞熊身上的变化道道痕,完全不互斥一样。 努尔暴雄只是匆匆一瞥,就又被对手抓住破绽。 一道红光迅速闪过,努尔暴雄再遭杀招轰击,浑身燃烧着火焰。 见此,努尔暴雄彻底放弃了追杀张飞熊的念头,震去火焰,全神关注眼前的敌人:“你究竟是谁?天庭的蛊仙就会遮掩面目,躲躲闪闪吗?” 飞舞在空中的红光中,传来清脆的笑声,红光本身则仍旧忽左忽右,一刻不停,让努尔暴雄左右观望,难以下手。 “应当是朱雀儿前辈了。她炎道、变化道双修,战斗风格似乎正克努尔暴雄。”见到这一幕,紫薇仙子不由地面露喜色。 时间推移,仙墓中苏醒的蛊仙接连不断,朱雀儿就是其中之一。 “但是长生天的宙道杀招,实在是太强了,它也在不断地召唤其他人手!”紫薇仙子又望向劫运坛的方向,看着天空中的光阴长河的幻影,心头不断震动。 “这恐怕是红莲魔尊的杀招,龙公大人说不定知道一点什么。”紫薇仙子一直在寻找机会,想要插入战场,将龙公救出来。 但是龙公的位置,相当不好,正处在劫运坛的附近,光阴长河的幻景之下,时时刻刻都有北原蛊仙走动。 紫薇仙子若是要冲进去救人,风险极大,并且她还有重任在身。 “之前一缺抱憾亭中双尊身影再现,龙公大人身上中着九转杀招,虽然被制住,但也保障了性命安全。” “我还有重任在身,一是抽调仙蛊,及时地给予苏醒的蛊仙,二是护住正元老人,他可是此战的关键人物之一!” 紫薇仙子眯着双眼,身处后方,按捺不动。 龙公出击之前,也关照过她,命她身处后方,总领全局。 锵! 一道金光忽然在紫薇仙子眼前闪现,随后金芒散去,露出一位北原蛊仙的身形。 他肤色黝黑,目光如隼,精悍之气四溢,乃是耶律部族的强者耶律寇,修行金道,是第二批从光阴长河幻景中走出来的史上强人! 耶律寇在少年时,就脱颖而出,有着凶悍的性情,同时又有犀利至极的眼光,常常能看到一场战斗最关键的地方。王庭争霸中,他常常单枪匹马,一人冲击万人敌阵,在众目睽睽之下,杀将斩旗,无人可挡。 成为蛊仙之后,更是四处劫掠,攻敌弱点,身为正道蛊仙,却有着魔道的糟糕名声。不过这个名声,等到他修成了八转后,就有了改变。当时的北原蛊仙界,人人都惧怕他,对他的声讨和责骂,都转成了表面上的恭维和背后的诋毁。 紫薇仙子心头一跳,面对耶律寇的目光,她感觉自己仿佛是草原上奔跑的兔子,被天空中的鹰隼盯上。 她连忙往后飞退,身形迅速消失在重重宫殿之中。 “这该死的气墙!”耶律寇面色不愉。 他对任何战斗,都有着一种敏锐,能够洞悉敌方的弱点,在最关键的地方加以打击。 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的天赋。 但是他的进攻,被元始仙尊留在天庭中的气墙杀招挡住。 这气墙杀招能区分敌我,对于天庭成员而言,并没有多少的阻碍。但是对于长生天一方,就是天堑一般。 北原的蛊仙只能在无极魔尊当年开辟出来的路线附近活动,和天庭蛊仙交手。 正因为如此,八转蛊仙之间的激战,被局限在固定的范围内。天庭中还有不少的重地,比如诛魔榜,又比如仙墓。这些地方都在气墙的严密保护之下,令北原蛊仙无法染指。 不过在战场上,北原蛊仙占据着明显的上风,天庭蛊仙往往需要依赖气墙,时进时退,才能维持战局。 “我方蛊仙从沉眠中苏醒,一身蛊虫都未搭配齐全。凡蛊还好说,仙蛊却残缺得很,导致实力从未充分发挥出来。”紫薇仙子心忧不已。 天庭蛊仙沉眠于仙墓之中,拥有的仙蛊都交付给天庭。一方面是充分利用资源,另一方面也需要天庭喂养仙蛊。 这些仙蛊大部分都用来搭建仙蛊屋,组建出天庭里的琼楼玉宇,重重宫殿。还有一部分,发放下去,交给下宗的某些人物使用,比如交给凤九歌的命甲仙蛊。真正收藏在库藏中,闲置下来的仙蛊是很少的。 天庭蛊仙都是八转当中的精英、强者,但是因为仙蛊缺乏,导致实力发挥不出,纵然有着充沛的仙元,也无法改变战局。 反观北原一方,红莲魔尊的前有古人杀招实在是绝妙至极,一下子就冲抵了天庭积蓄无数年的雄浑底蕴。 龙公的心中充斥着痛苦和悲怒。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,他动弹不得,只能看着激战在自己的眼前发生。 最关键的是,造成这一局面的是他亲自教导出来,曾经寄予厚望的爱徒——红莲魔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