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零三节:阵中亡 - 蛊真人

第七百零三节:阵中亡

?“这招前有古人,应当和后有来者相差不多。它并非是真正将蛊仙,从未来或者过去召唤到现在。而是类似未来身的奥妙,召唤出的只是光阴长河中某个人物的某刻状态!” “正因如此,这些北原蛊仙一个个几乎都处于自身的巅峰状态,仙元、仙蛊一应俱全。” “破解此招,应当和我当年破解‘后有来者’差不多,就是撼动施展杀招的人!放到眼前,就是将劫运坛打残,造成的伤害达到某种程度,就能打断‘前有古人’杀招了。” 龙公把牙几乎要咬碎,他心中的推断并没有错。但是很可惜,他身不由己,遭受九转杀招的束缚,根本无法利用手段和他人进行交流。 “哇,好一番美景!”光阴长河中又走出一人,他面冠如玉,风流倜傥。 眼前的生死搏杀,惨烈地拼斗,让他陶醉。他深呼吸一口气,张开双臂,长吟道:“看来,这就是我东方玉的大舞台了!” “哼,北原蛮子就是北原蛮子,装什么风流潇洒,来战吧!”一位刚刚领取到仙蛊的天庭蛊仙看到东方玉,十分不爽,杀了过来。 他只是一个童子模样,头发黑亮,有一小撮冒尖,再加上圆滚滚的脸蛋,整个头型宛若一颗桃子,分外喜感。 但是他周身狂涌的惊人气势,却是叫东方玉动容,连忙躲闪。 童子杀招未中,见东方玉狼狈的样子,咯咯直笑:“现在知道我旋空童子的厉害了吧?” 东方玉大为气愤:“我的风流乃是本性,你这个老怪物才是装,都快要死了,还装得这么嫩!” 旋空童子顿时收住笑容,再次扑向东方玉。 东方玉刚刚只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此刻早有戒备,不退反进,悍然反扑。 轰! 两人交手,狠狠地对拼一次。 巨大的气浪,对着又一位走出光阴长河的北原蛊仙扑面而来。 “好大的风,差点迷了老汉我的眼啊。”这位北原蛊仙一副老农模样,裤腿卷起,手脚沾泥,腰背佝偻,脸上皱纹深刻,嘴上叼着一袋旱烟。 “哎呀,哎呀。”老农毫无杀气,反而唉声叹气,“我廿二农夫,专修土道,最擅长的是经营仙窍啊。” 的确如此。 廿二农夫在整个廿二部族的历史上,未必是战力最强大的一位八转蛊仙。但他却是影响最深,带给廿二部族最大利益的人。 因为他极其擅长经营仙窍,使得廿二家族的地盘没有增长,但整体的修行资源暴涨了十多倍,骇人听闻! “野樵子见过廿二仙友。”这时,一位天庭蛊仙出现,也是一个身型干瘦的老头。 “阁下认识老汉?”廿二农夫问道。 天庭蛊仙笑道:“在下专修木道,也擅长栽培资源。年轻时奋斗,就以廿二仙友为目标之一呢。” “原来如此。”廿二农夫笑了笑。 两人谈笑间似乎气氛融洽,其实早已动了手脚,相互厮杀在一块,拼凶斗狠更胜周围人一筹! 赤虹飞绕,努尔暴雄满脸凝重之色,不断推掌,凭空引出无数雷暴。 赤虹忽然气势暴涨,正是朱雀儿催使了杀招,顿时一分为八,八条赤虹从八个方向,向努尔暴雄钻去。 努尔暴雄冷哼一声,猛地一吸气,顿时身边闪烁起一层电网交织而成的圆球罩子,将他自己护住。 砰砰砰…… 七条赤虹撞击在雷网球罩上,引出剧烈的爆炸,仅仅剩下的一条则是朱雀儿的真身。 “该我了。”努尔暴雄伸手一把,把自己的胡须拔出一把。 “去。”一根根胡须暴射而出,宛若倾盆暴雨,在半空中化作一支支雷枪,组成密集的火力网,罩向朱雀儿。 朱雀儿娇喝一声,赤虹顿住显化身形,身边升腾起一片彩霞,空气温度骤然升高。 见两人要对拼杀招,附近的蛊仙默契地远离。 地面上,万紫红抬头仰望,神情羡慕,心中咒骂:“该死,偏偏我的攻伐仙蛊缺乏最多,根本没有进攻手段。真想不到,老娘居然有一天成为一位治疗蛊仙了,嗯?!” 万紫红心中警兆骤起,瞳孔猛地收缩,身形一晃,化作无数花瓣,消失在原地。 下一刻,锵的一声,金芒闪过。 耶律寇出现在地面上,他冷哼一声,心道:“天庭蛊仙果然各个了得,我居然连续失手两次了,但除非你飞进气墙后面,否则绝逃不掉!” 说着,他伸出食指指尖,对准某个空无一人的方向。 指尖前段先是凝聚一个金芒圆球,旋即圆球爆炸,一道恢弘的纯金巨柱暴射而出,压爆空气,速度骇人听闻。 “他居然能发现我的真身!”万紫红这时想要撤退,已是晚了。 纯金巨柱已就在她的背后,不得已,她返身正对,咬牙切齿拼尽全力防守。 耶律寇狞笑,他的这招可不是那么好接的。 但下一刻,他的笑容僵住。 只见纯金巨柱猛地缩减,然后全部投入到一个蛊仙的口中。 蛊仙一口将耶律寇的得力杀招吞进肚子中,还意犹未尽地拍拍肚皮:“没想到刚醒来,就有机会饱餐一顿呐。” 这个天庭蛊仙十分肥胖,皮肤白皙,此时笑起来,很满足的样子。 “来者何人!”耶律寇目光阴冷。 “赵山河!”白胖子笑道,“我可不会让你这么轻易,就将我方的治疗蛊仙杀死呢。” 耶律寇不语,身上气势节节攀升,显然正在酝酿另一个强力杀招。 万紫红则气哼哼地道:“老娘可不想做什么治疗的事。若是给全了老娘的仙蛊,老娘一个能挑五个!” 另一边,数位蛊仙在紫薇仙子的指引下,抱成团,一起冲向劫运坛。 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龙公见到这一幕,心中顿喜:“好,看来紫薇仙子关键时刻没有掉链子,想必她已经推算出前有古人杀招的破绽了,所以调集兵力来冲击劫运坛。” 劫运坛中,冰塞川一直在领袖着北原一方。 见到天庭蛊仙扑来,他冷哼一声:“这前无古人杀招虽强,但却是一次性的消耗品。若是此刻被天庭打断,就再无法继续。不过我早已留下兵力,专门来防守你们的冲击。” 劫运坛中同样暗藏着数位北原蛊仙,此刻纷纷飞出,将天庭来犯的蛊仙们阻挡住。 远方,紫薇仙子却是松了一口气:“幸好冰塞川并非智道,如此一来,局面算是稍稍稳定住了。” 紫薇仙子采取了最正确的战术! 尽管天庭一方,处于弱势,但紫薇仙子敢于纠集兵力,来冲击劫运坛。 如此一来,北原一方为了稳妥,只有调集更多的力量进行防守。 弱势的天庭在进攻,强势的北原则在防守。 谁都知道,进攻的一方更占据主动。所以天庭成员,得到了更多的喘息时机。 他们一旦受伤或者失利,便退回气墙之后,进行休整。 当北原一方关注于保护劫运坛,天庭蛊仙们明显感到压力减轻,更能轻易地撤回气墙休整。 轰! 两记宙道杀招悍然对拼,黑凡、顾六如双双吐血,向后飘飞。 顾六如正要撤回气墙,忽然一个身影闪现。 “给我留下命罢。”身影一闪即逝。 顾六如距离气墙只剩下几步距离,却是满脸难以置信地倒在地上,失去了性命。 得手的便是刘家的强者刘流溜。 此人性情狡诈奸猾,生前被称之为北原之耻,因为他从不正面作战,欺软怕硬,总是突袭偷盗。他的敌人常常损失惨重,却抓不到刘流溜的一根毫毛,气得要死。 顾六如的死亡,令双方蛊仙俱都心头一震。 长生天入侵交战以来,这还是天庭方面出现的首位牺牲者! 顾六如的蛊虫不全,更关键的是随着参战的蛊仙越来越多,战斗烈度越来越强,已然达到了某种极限。 像是一个信号,很快,第二位、第三位牺牲者相继出现。 耶律寇终于得手,杀死了万紫红,但也身受赵山河的重创。 北原一方,黑凡陨落。 他和顾六如对拼得太凶,更关键的是他没有上佳的防御杀招,不幸被数位天庭蛊仙忽然集火。 总体而言,当然还是天庭战损牺牲的蛊仙更多。 “可恶!” “这些蛊仙都是我天庭的底蕴,居然就这样陨落了。” “太不值得了!” 紫薇仙子大感不值,因为对方的牺牲者不过是杀招的某一部分。杀招再催动的时候,这些“陨落”的北原蛊仙又能再度现身参战。 这些北原蛊仙并非真身。 但天庭蛊仙纵然寿元无多,但其性命却是实打实的。 “这九转宙道杀招,应当就是红莲魔尊的手笔!可恨,他太狠了,完全是在针对我天庭啊。”紫薇仙子十分气愤,又深感无奈。 冰塞川的脸色也同样不好看。 因为随着时间推移,他发现召唤过来的这些北原强者,战力正在下滑,并且下滑得十分明显。 很快,紫薇仙子也发现了这一点。 “我明白了,是因为宿命蛊修复得越来越多,已经接近最后的成功。”紫薇仙子双眼放光,心中大喜,“红莲魔尊的这记杀招虽强,但是利用光阴长河,逆反历史,有违宿命。当宿命蛊彻底修复成功,这记杀招恐怕就要失效了。”